《總裁的替身前妻》全文閱讀

作者:安知曉  總裁的替身前妻最新章節  總裁的替身前妻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總裁的替身前妻最新章節兄友弟恭九(14-01-29)      兄友弟恭八(14-01-29)      兄友弟恭七(14-01-29)     

兄友弟恭二


  墨小白在地上裝死了一陣子,最終確定墨遙拋棄他了,不會回頭,他才磨磨蹭蹭起來,如老頭爬山一樣慢吞吞地追上去,墨小白這叫一個淚啊。都市小說www.9pwx.com
  明明可以掛在墨遙身上跑到終點呢,又是那句話惹到老大了?
  墨小白一邊跑一邊尋思,莫非是老大悶騷,喜歡小惠,結果他說要去追小惠,老大生氣了?吃醋了?所以就把他丟到山道上?
  還是這麼無情地丟下去,也不講追一下美感。
  嗚嗚嗚,老大,不帶這樣的啊啊啊啊……
  墨小白磨磨蹭蹭跑到終點,墨遙和墨晨已到了,比他了五分鍾,正在基地休息,葉薇和十一站在吉普車前麵,葉薇一手慢吞吞地揮動著教鞭,啪啪地響,墨小白一看這架勢就想扭頭跑到森林避一避。
  嗚嗚嗚,有必要這麼嚇唬人嗎?
  我一定是抱養滴。
  墨小白累得趴下了,果斷丟了背包,扔到地上,人也不講究了,摔倒在地上,夕陽在他身上慢慢地鍍上一層餘光,看起來倒是有幾分悲壯,很符合墨小白如今這心情。
  葉薇走過來,踢了踢墨小白,“你又是最後,作弊都最後,說吧,今天想怎麼死?”
  墨小白滾起來,抱著葉薇大腿,“嗚嗚嗚,我一定是你抱養的是不是?”
  葉薇嫵媚一笑,“錯,垃圾桶撿起來的。”
  墨小白嗷嗷的一聲,抬手看表,“我在規定時間跑回來的。”
  “慢了一秒種!”
  “錯,誰說的,我踩線過的,十一美人,我是踩線過的對吧?”墨小白眨巴著可愛的眼睛,扭頭去抱十一大腿,撒嬌耍賴逃避懲罰。
  墨晨看著墨小白著挫樣,無語淚千行。
  墨遙果斷連看的欲望都沒有了。
  墨小白抱著十一大腿搖啊搖,表情越發無辜可愛,十一放佛看到一款大型牧羊犬,如果有尾巴的話,估計還會在後麵搖擺呢,這模樣的小白,怎麼忍心讓人不作弊呢?
  所以葉薇還沒說話,十一就開口,“算踩線過吧。”
  葉薇怒,“十一……”
  “算啦,小白算進步啦,上一次還慢了十分鍾呢,有進步了。”十一說道,踢了踢他,示意他可以滾了,不然老佛爺發脾氣可不是他受得住的。
  墨小白一滾從地上起來,香噴噴地親了十一一下,果斷扭頭跑了。
  葉薇指著某隻小白的背影,“他這是負重越野幾十公回來的速度嗎?跑得比兔子還……”
  墨遙和墨晨也默默地溜了。
  這是第一恐怖組織位於中東一所訓練基地,第一恐怖組織有兩處最後訓練基地,一是在南美,一是中東。是所有特工訓練的最後一次曆練,凡是從這所學校走出去的特工,全是能獨當一麵的特工。年紀莫約15歲到25歲。分成三十區,一個區五十人,前二十個區是第一恐怖組織特工島嶼上培養起來的特工,年紀都比較小。後麵十個區是第一恐怖組織挖人牆角,經過嚴格篩選,或是在街頭,黑幫挖掘的人才,集中培養,有些年紀就比較大。
  分區很嚴格,但不阻止大家相互交流。
  然而,他們幾乎也沒什麼時間交流。
  葉薇和十一帶墨家幾個孩子在特工島訓練過一年,墨遙和墨晨已經能夠自己處理黑手黨事務了。墨遙十四歲的時候南美基地受訓過一年,後來因為墨曄和墨玦被人暗算受傷回去接手黑手黨。這一次葉薇和十一是心血來潮帶他們來基地受訓三個月,且是全封閉式的訓練。
  這才是第三天。
  葉薇和十一帶他們受訓的同時,也兼任第二十四區和第二十五區的總教官。
  墨小白隨便找了一塊陰涼的地方癱軟著,墨遙和墨晨也走過來歇著,墨小白翻滾起身,趴在墨遙麵前問,“老大,你剛剛在吃醋對不對?”
  墨晨正含著一口水,突然噴出來,咳得臉都紅了。
  “小哥哥……”墨小白鄙視地看他一眼,接著說,“我剛剛我要去追小惠,他就把我丟到山道上去了,小哥哥你說老大不是吃醋是什麼?”
  墨晨暗忖,幸好沒喝水,不然又噴了。
  墨遙臉色很難看,放佛有一種被人看穿的羞恥感和慌亂感,不敢直視墨小白的眼睛,但人卻迅速地冷靜下來。
  墨晨忐忑地問,“老大,你吃醋了?”
  墨遙破罐子摔破,正想回答,墨小白就說,“他一定是吃醋了,他喜歡小惠,一聽我說要去追小惠,他就吃醋了,摔得我啊……老大,不帶這麼見色忘弟的啊。”
  墨遙的臉色已經不能用黑來形容了。
  “我不喜歡小惠。”
  “別解釋了,解釋就是掩飾,你放心好了,我不追她了總成了吧,真是的,這麼悶騷,喜歡人家又不說,還吃醋殃及池魚,小哥哥,你說我冤枉不?”墨小白可憐兮兮地尋求同盟。
  墨晨,“……”
  小白,你真相了。
  你又真相了。
  墨遙刷的站起來,忍無可忍地看著墨小白,咬牙道,“你這個小白癡……”
  “為什麼罵我嘛?老大,你還追遷怒我,嗚嗚嗚嗚,我發誓我一定不和你搶女人。”
  墨晨,“……”
  老大你真可憐。
  為了防止自己被某個小白癡氣吐血,墨遙果斷轉身就走,背景說一片燃燒的火焰。
  墨晨見勢不妙也趕緊追上去。
  墨小白實在太累了,也不在意,躺下來休息,人休息的時候昏昏欲睡,突然聽到一陣吵鬧聲,墨小白剛一睜開眼睛就看到一個球體飛過來,他下意識伸手去揮,這球體飛回去,砸到牆壁,他的手臂幾乎都麻木了,鑽骨得疼。
  “誰砸的球?”墨小白怒聲問。
  這他不遠處是有十來人,幾名印度人和幾名歐美人,還有幾名中國人,正圍在一起對他指指點點,墨小白眯起眼睛,看到他們身上的學員牌。
  二十四區的學員。
  他們對他來者不善,從他們的動作就知道。
  “我砸的,怎麼著,還想砸回來不成?”一名人高馬大的印度人A囂張地笑著,“就你那小身板,要是揍哪兒傷著了,那老巫婆還不整死我啊。”
  葉薇是個魔鬼教練,這整個三十區都是出了名的。
  她和十一偶爾會來中東的基地接受三個月的訓練教官職務,因為她們是第一恐怖組織培養出來的人,理所當然要回饋,然而,葉薇的手段,可不是每個人都是受得起的。
  凡是她訓練的區,死亡名額都是排第一的。
  手段殘酷也是排第一的。
  所有的變態項目都是排第一的。
  想當然,她訓練出來的學員在三十區比賽中,也是排第一的。
  然而,她的學員對她的怨言可不小,幾乎隻要聽到葉薇的笑聲幾乎就有人會打顫,可想而知,身為葉薇兒子的墨小白想當然就是被人當靶子的。
  尤其是這個兒子粉粉嫩嫩,還是一個不到十五歲的小少年,那小身板細得比女人還好看的時候,那就更成為靶子了,大的我不能動,小的還不能動嗎?
  基地有規定,允許學員向教官挑戰,允許學員向學員挑戰,且生死不論,後果自負。
  在這,被人打死,也是自己本事不夠。
  但這不允許群架。
  印度人B說,“走了,瞧他那樣,還敢和你打不成,他們三人又不是基地,被人打死了,你可就慘了。”
  其餘人一陣哄笑。
  羞辱性甚明。
  墨小白伸出舌頭,慢吞吞地潤過自己幹澀的嘴唇,那模樣有一種說不出的**和誘惑,當然,小白並不是故意的,隻見他笑了一聲,“誰說我不是基地的人,我同樣是基地的學員,當然守基地的規矩。瞧你們這憋屈的,被我媽咪操練得老二都硬不起來的吧,一個一個都成廢人了吧,也就站在這吹噓的份兒了,你們還能幹什麼?”
  “你這小子……”印度人A怒,“既然守基地的規矩,那就叫老巫婆來給他兒子收屍!”
  突然聽得一聲口哨聲,眾人回頭,隻見葉薇坐在扶欄上,慢吞吞地晃蕩著雙腿,笑得妖嬈嫵媚,眾人吃了一驚,特別是印度人A,雙腿都有點打顫了,葉薇說,“我瞧這小子也不順眼很久了,今天跑最後竟然撒嬌耍賴逃避訓練,有人幫我教訓一下,我也很樂意,我就等著給他收屍。”
  葉薇跳下扶欄,手中教鞭一甩,“一個一個給我上,今天沒人弄死墨小白,我就全部弄死你們!”
  

Snap Time:2019-05-22 08:42:03  ExecTime: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