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豔遇記》全文閱讀

作者:夜十三  流氓豔遇記最新章節  流氓豔遇記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流氓豔遇記最新章節2040章人算不如天算(16-01-13)      2039章紅葉收徒(16-01-11)      2038章匯合(16-01-09)     

2037章天意


  “嘎吱!嘎吱!!!!”
  楊洛邁著腳步走向那具屍體,陸戰靴踩在雪地上,響起嘎吱嘎吱的聲音。屍體俯臥在雪地,半個身體已經被厚厚的積雪掩埋。他的身上穿著一件羊皮大衣,是自製的,幾張羊皮縫起來的那種,看起來非常粗糙。但在這種環境下,這樣自製的羊皮大衣,比那些幾萬十幾萬的所謂高檔皮草要暖和得多。
  楊洛蹲下身體速的把羊皮大衣剝下來套到自己身上,然後哈了口氣,嘿然一笑:“真***暖和!”說完這才仔細打量麵前的屍體,大概三十多,四十來歲,濃密的絡腮胡須遮住了半張臉,典型的阿富汗土著模樣。
  楊洛抬起冰冷的手,摸著自己的下巴,拿起屍體手中握著的一把軍刀看了看,接著又搜了一下,在屍體身上又找到一把M9手槍,嘀咕道:“這個家夥是什麼人,怎麼會出現在這呢?”琢磨了一會,他也沒琢磨明白,這個家夥怎麼會出現在這,而且還想要殺他。
  “哎!”楊洛歎口氣,站起身走向右側不遠處有一塊三四米高的大冰塊。他也想過,這個家夥是不是買合蘇木艾山的手下。可這跟買合蘇木艾山要行走的路線,根本就是南轅北轍,不在一條路上,真是讓人想不透。楊洛就這點好,想不明白就不想,心寬的就跟二傻子似的。
  楊洛繞著冰塊,用刺刀在冰塊底部哢哢的一陣猛敲,很,冰塊的底部出現一圈寬四五寸的冰槽。接著,解開係在要上的攀山索,順著冰槽綁在了冰塊上。然後走到來到懸崖邊,探頭往下看了看,彎腰把麵前的雪往下扔,大片大片的雪往下飄落。沒有無線電,隻能用這種古老但卻非常有效的辦法,通知下麵的人登山。
  李濤他們仰著頭,看見山頂飄下來的雪,臉上露出了笑容,瘋子哈哈大笑:“他上去了!”
  眾人都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紅葉一把抓住攀山索,用力的拽了拽,笑嘻嘻的說道:“我先上去!”說完抓著攀山索的手臂一用力,身體就像離弦之箭一樣向上躥出去五六米高,接著哢的一聲,七寸高的鞋跟狠狠敲在了冰麵上,在冰屑紛飛中,抓著攀山索的手臂又是一用力,身體再一次向上躥去,短短的五六分鍾就已經失去了她的身影。
  鬼狐看向血天使,“你來還是我來?”
  血天使沒有說話,走到攀山索前,抓住攀山索,如法炮製,速的向上躥升。接著鬼狐對著眾人一笑,嫵媚的笑容即使是夕陽也失去了瑰麗的顏色。
  “我上去了,你們小心一點!”
  有了攀山索,登上這座冰山,對於在場的眾人來說沒有什麼難度。
  最後剩下了李濤和阿布,李濤說道:“我先上去,你在下麵等待信號,然後把攀山索綁在腰上,我們會拉你上去。”
  阿布點頭,不要看他年紀小,但也知道這可不是逞能的時候,即使是有攀山索,憑他的能力也爬不上去。隻能等著上麵的人,把他拉上去。
  楊洛坐在雪地上,靠著那塊冰塊抽著煙,看著一個嬌小的身影猛然躥了上來,詭異的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向他急速的撲了過來。
  楊洛一撇嘴,把手中的M9舉了起來。那個嬌小的身影就好像被一根看不見的繩子猛然拉住,在空中停頓了一下,接著砰的一聲,重重落在地上,濺起漫天飛雪。等飛雪散盡,露出了紅葉氣鼓鼓的小臉。
  “你怎麼這麼賴皮,居然用槍!”
  楊洛把槍扔到了一邊:“老實的待著,我可沒有閑心陪你玩。”
  紅葉狠狠的給了楊洛一個衛生眼:“沒勁!”接著好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跑到楊洛身邊,一把抓住羊皮大衣的領子,“哇,這個皮大衣是不是很暖和,你在哪弄到的?”說完拚命的把羊皮大衣在楊洛身上扒下來,然後又把自己身上的棉大衣脫下來,把羊皮大衣套在了自己身上,“真的很暖和,就是味道有點讓我受不了。”
  楊洛把棉大衣穿上,聽到紅葉的話,沒好氣的說道:“受不了就脫下來,我可沒逼著你穿。”
  “想的到美,到了本小姐手的東西,休想再要回去。”紅葉哼了一聲。
  這時血天使、鬼狐、瘋子、龍鑫、許航一個接一個的爬了上來,最後是李濤,爬上來之後探出腦袋向下看了看,然後把腳下的雪往下扔,過了能有十多分鍾才抓起攀山索,雙臂用力猛地向上一拉。短短的十多分鍾,阿布被拉了上來。
  楊洛站起身說道:“阿布,你去看看,那個人你認識嗎?”隨著楊洛手指的方向,眾人這才發現,不遠處還躺著一具屍體。
  眾人走過去,阿布低頭一看,失聲喊道:“阿卜紮姆!”
  “啪!”楊洛打了個響指,已經不用問了,這個阿卜紮姆肯定是買合蘇木艾山的手下。
  “買合蘇木艾山的手下?”李濤看著阿布說道。
  阿布點頭:“對!”
  “他怎麼會在這?”許航皺了下眉頭,所有人都看向了楊洛。
  楊洛聳了聳肩:“我也不知道,我剛上來的時候,這個家夥想偷襲我。”
  李濤踢了踢阿卜紮姆的屍體,沉思著說道:“他出現在這,絕對不是偶然,估計很可能是他們出現了什麼問題。”
  楊洛點頭:“我也是這麼考慮的,可他們又能出現什麼問題呢?這跟他們要走的路線南轅北轍,可不順路。”
  瘋子嘿的笑了一聲:“想那麼多幹什麼,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王朝陽說道:“話是這麼說,可他們突然出現在這,對我們來說可是很危險的。”
  楊洛看著雪地上一排深深的腳印,沉思著說道:“你們說,他們會不會遇到了暴風天氣!”
  眾人眼睛一亮,伊萬說道:“你說的對,這很有可能,興都庫什山海拔五千多米,經常出現暴風雪的天氣。可即使的遇到暴風雪,他們也不可能多繞路近百公。”
  “迷路!”王朝陽說道,“他們在暴風雪中迷路了,因為當年我就遇到過這種情況。有一次我們在昆侖山進行雪地訓練,沒有任何電子設備,可就在那一次,我們在雪山上遇到了暴風雪,失去了方向。當時氣溫一直在下降,我們僅憑著一股信念在往前走,後來找到了一個山窩躲避暴風雪,也撿回來了一條命。直到暴風雪停止,我們才發現已經偏離行進路線四十多公。”
  許航說道:“還有一個可能,那就是雪崩。他們才不得不繞路跑到這,然後迂回到邊境?”
  “遇到雪崩他們還能活著?”紅葉眨著大眼睛說道。
  許航微微一笑:“這種事誰能說得清,奇跡永遠都存在的。還有,也許是之前發生了雪崩,路已經不能走了。”
  紅葉點了點小腦袋,楊洛把地圖拿出來,手指點在地圖上說道:“這個區域距離我們大概八公,是一處縱向斜坡,下麵地勢平坦,能夠很好的躲避寒風。如果買合蘇木艾山真的到了,那就很可能在這個區域。”
  李濤笑的說道:“如果真是這樣,那可真是天意。估計是閻王爺等不及,讓我們早點送他們下去。”
  楊洛拍拍手:“好了,檢查武器!”
  “嘩啦,嘩啦!!!”
  一陣拉槍栓的聲音過後,楊洛接著說道:“濤子、龍鑫、楊風雲、張龍剛、敖欽你們在東南方包抄過去。”
  “是!”
  “是!”
  “……”
  “許航、瘋子、孫滿江、羅帥、周浩你們在東北方包抄過去。”
  “是!”
  “是!”
  “……”
  “韓偉光、周浩、王朝陽、德爾你們跟著我!”楊洛說完看了看時間,“現在是晚上六點一刻,六點四十分在預定地點匯合。”
  “是!”
  “出發!”隨著楊洛下達了命令,李濤帶著一個小隊,許航帶著一個小隊,兵分兩路向縱向斜坡區域速狂奔而去。
  楊洛說道:“我們也走吧,順著這個家夥的腳印走!”
  興都庫什山脈東段,距離華夏、巴基斯坦和阿富汗交界點的帕米爾山脈一百七十公的地方,一個高達六十多米高的縱向斜坡下,聳立著一個行軍帳篷。買合蘇木艾山披著羊皮大衣,坐在一塊厚厚的毛毯上。他的對麵坐著三個人,中間擺放著一個汽油爐,上麵有一個小鋁鍋,雪水已經燒得翻滾。
  其中一個家夥在背包找到兩個罐頭,還有一塊巴掌大小的風幹羊肉:“這是我們最後一點吃的了,如果明天找不到下山的路,我們都得死在這。”說著把罐頭打開,麵也是肉,然後連那塊風幹的羊肉都扔在了小鋁鍋。
  “咳咳咳……”
  買合蘇木艾山一陣猛咳,他臉色有些蒼白,身體還在輕輕打著擺子,看起來情況不太好:“阿卜紮姆怎麼還沒有回來!”接著又是一陣猛咳。
  另一名手下說道:“我去看看吧!”
  “看什麼!”剛才說話的那個家夥說道,“在這不會有什麼危險。”
  天漸漸的暗了下來,喝了點湯,買合蘇木艾山臉色恢複了一些紅潤,抬頭看著外麵的天色說道:“阿加木,你去看看阿卜紮姆,這個時候還沒有回來,可能出事了。”
  阿加木點點頭,站起身走出帳篷,然後順著阿卜紮姆留下來的腳印,繞到帳篷後,突然眼前黑影一閃。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一隻大手捂住了他的嘴,接著一股無法抗拒的力量,把他拖向遠處一個高大的雪堆後。
  

Snap Time:2019-05-22 08:35:50  ExecTime:0.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