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法王座》全文閱讀

作者:寂然摘星  冰法王座最新章節  冰法王座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冰法王座最新章節第一百七十五章 突變(18-09-15)      第一百七十四章 去哪個港口(18-09-15)      第一百七十三章 初級精神藥水(18-09-15)     

第一百六十八章 向上的階梯


  “船……船長,咱們……咱們,現在該怎麼辦”,望著前方,籠罩了半個船隻的冰雪世界,身為大副的光頭海盜,有些顫巍巍的說道。
  “弄出這麼大的動靜,他應該半死不活了吧”,刀疤海盜看著冰塊下的紅色碎末,有些心有餘悸的說道。
  “既然這樣,那刀疤你帶人去麵看看”,冷著臉,看著隻剩下一半的人手,女船長心疼的幾乎要滴血。
  這都是她一點一點,征服,收編其他小海盜,辛辛苦苦,訓練出來的人手啊。
  這次損失這麼大,不從那個小p孩,身上找回損失的話,隻要消息泄露出去,估計自己又要麵臨新一輪的圍剿了。
  一想到艾爾那張清秀的麵孔,女船長就恨得牙癢癢。
  恨不得立馬拿出皮鞭,狠狠的鞭打,教訓他,讓他跪下來求饒。
  “咳咳,這個,這個……船長,要不咱們在等等看吧”,平常驕傲自大的刀疤,頭一次露出了心虛的一麵,有些幹巴巴的解釋著。
  哪還有平常那股凶狠淩厲的氣息。
  “如果還想回到港口的話”,女船長疲倦的指著天邊黑壓壓的烏雲,麵色沉重的說道:“那麼最好在風暴來臨之前,把他給我拖出來”。
  還有,船帆趕快給我放下來,修補甲板的工作也要盡快去做。
  “咕嘟”,艱難的咽了口口水,看著遠方越來越近的黑雲,光頭和刀疤互相地望了一眼。
  都是常年在海上打拚多年的老手,看這景象,哪還不知道一場暴風雨就要降臨。
  “我去,找人降船帆”
  “那我去找人修補甲板”
  正當二人互相推諉時,一道人影,晃悠悠的從漫天的冰雪中,鑽了出來。
  “哢嚓,哢嚓”,踩著已經開始融化的冰塊,麵色蒼白,沒有一絲血色的艾爾,在所有人驚懼的目光中,慢騰騰來到了眾人的麵前。
  “你還活著”,跟見了鬼一樣,望著眼前除了麵色蒼白外,其他一切正常,活蹦亂跳的艾爾,光頭忍不住叫出了聲。
  “嗯”?
  察覺到艾爾不善的目光,光頭海盜慌忙解釋起來:“不是,我是說,沒想到您……”
  “沒想到我還有力氣是吧”,疲倦的接過光頭的話,艾爾的手一伸,伴隨著圍繞在他身邊的最後一道霜氣的微微縮減,一把冰雪組成的圓刃,開始在艾爾的手中顫鳴起來,散發出森森寒氣。
  “交出我的東西,我可以考慮留下你的性命”,瞥了眼半空中被越來越大的海風,吹得獵獵作響的船帆,艾爾緊盯著女船長,一字一句的說道。
  咬著鮮豔的紅唇,看著身旁的手下都緊張的望著她,深怕她腦子發昏要和艾爾拚命,甚至有個別的人,已經悄悄的向著旁邊移去,擺明了要和她撇清關係。
  “我能得到什麼”,頂著艾爾越來越冰冷的氣息,女船長強硬的問道。
  “你有資格跟我談條件嗎”,嗤笑了一聲,看著這個時候,還妄想跟他談條件的女船長,艾爾毫不客氣的指著女船長,對著一旁的海盜說道:
  “把她拿下,我之前許諾的進階藥水,依然有效”。
  “真的”,海盜中有人驚喜的叫出了聲。
  而光頭和刀疤兩位海盜頭目,眼中更是閃爍不定。
  海盜這個職業,說穿了,就是誰強大,誰能帶他們吃香的喝辣的,就依附誰。
  背叛,對他們來說是,如同吃飯喝水一樣自然,每一年都有不少小海盜被吞並,而原先的人員,自然也被吸納進來。
  在這種環境下,除非真正的心腹,大多數海盜根本就沒有什麼忠誠的概念。
  隻是一句話,場中的氣氛就已經變了味。原先緊緊的擁簇在女船長身旁的海盜們,眼神已經開始閃爍起來,帶著野心,**,等複雜目光,貪婪的注視著女船長。
  “我有資格,如果我可以消除你“血脈爆發”的隱患呢”。
  “什麼,你能消除血脈爆發的隱患”?聽到這句話,原先已經不耐煩的艾爾,立馬望向了女船長。
  “不可能,你連施法者都不是,怎麼可能會有那種寶物”!搖了搖頭,感受著隻是初級青銅職業者的女船長,艾爾一臉不信的望著她。
  顧名思義,血脈爆發的隱患雖然嚴重,但是如果在一定的時間內,服下珍貴的寶物的話,還是有很大的概率,修補血脈爆發,帶來的隱患的。
  更有甚者,如果服下的寶物功效夠強大的話,說不定還能更上一層。
  但是這條件也太苛刻了,除了有時間限製外,還要有符合血脈者本源的黃金級藥材。
  比如,符合艾爾屬性的黃金級寶物冰魄。
  這種珍稀的寶物,根本不她所能擁有的,想到這,艾爾望向女船長的眼神又冷了幾分。
  或許是感受到了艾爾眼中的冰冷,女船長迅速的從鼓囊囊的懷,拿出了一個灰蒙蒙的法術卷軸。
  這是我專門找了幾位法師學徒,分別翻譯來的法術卷軸,麵記載的秘書,雖然不能根除你的隱患,但是能讓你有更多的時間,尋找解決的辦法。
  如果隻是單純的延緩“血脈爆發”的隱患的話,說不定還真的可以試一試。
  聽著女船長的回答,艾爾的眼神中露出一抹希翼之色。
  “如果可行的話,我可以留下你的性命”,思索片刻後,艾爾幹脆的給出了自己的答複。
  “不夠,這遠遠不夠”,得知自己死逃生後,女船長雖然放鬆了下來,但是卻出人意料的開始得寸進尺起來。
  “我要你以家族的名義起誓,給我一份向上的階梯”。
  “你說什麼”,隨著女船長的話語充斥在場中,聽著她的要求,艾爾的眼神徹底冰冷了下來。
  這個世界,以家族的名義起誓,允諾的事情,是十分慎重的,也是必須做到的。
  如果做不到的話,那麼冥冥中一些詭異的事物,恐怖的東西,將會不斷的像你,像你的直係親屬襲來,直到你的直係血脈,和你,徹底消失在曆史長河中,才會罷休。
  比如,三萬年前,一統中部大陸的神聖帝國國王,當時被尊稱為,光輝之子的那位存在,因為以皇室的名義,允諾的事情沒有完成,造成當時的皇室血脈幾乎斷絕。
  最後,還是當時的主神,光輝之主出手,才得以為皇室留下一支支脈。重新統治神聖帝國。
  而因為這件事,造成的最大後果和影響,就是神聖帝國的分裂。
  如今的光明帝國,得以分裂,占據將近一半的中度大陸,可以說,當時皇室的血脈斷絕,是最大的原因。還在為找不到的最新章節苦惱?安利一個或搜索熱/度/網/文,這有小姐姐幫你找書,陪你尬聊
  

Snap Time:2018-12-12 08:32:42  ExecTime:0.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