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河傳承》全文閱讀

作者:水平麵  冥河傳承最新章節  冥河傳承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冥河傳承最新章節第六百四十五六章 想了解真相的聶風(19-08-14)      第六百四十三四章 泥菩薩被抓(19-08-14)      第六百三十七八章(19-08-14)     

第二百五十九章 戰書


  第二百五十九章戰書
  “絕情天人,鑄兵不理會江湖恩怨和私人恩怨。”馮天人自然不會端著老前輩的架子和陳曉說話,因為他明白陳曉是沒有感情和情緒的,稍有一點兒誤會,就是一場惡戰,偏偏這場惡戰他還沒有把握。
  馮天人就是再傻也不會為了陌生人的私人恩怨把自己的小命給賭進去。
  陳曉點了點頭,冰冷地說道:“多謝。”
  說罷,提劍便是一斬,幹淨利落。
  沒有人看到他是怎麼出劍的,隻見劍光一閃,那名聖甲門大宗師的腦袋便被割了下來,一道血柱噴了一尺高。
  馮天人麵無表情地看著這一切,眼角還是不自覺地收縮了一下。拱手一禮道:“在下告辭,請。”說罷閃身離開了原地。
  陳曉沒有阻攔,他隻是沒有感情,不是腦殘。
  雖然說馮天人也是一個不錯的獵物,但現階段他的主要精力還是放在聖甲門的身上。他的主要敵人還是聖甲門和真靈門。
  慢慢來,不著急。
  陳曉轉身離開了。
  這一戰,陳曉可謂是徹底宣告了他強大的實力以及睚眥必報的性情。
  紅岩涯之約,聖甲門是確定缺席了。
  這個類似於菀州武林大會的盛會,可不會因為聖甲門的缺席而中止。參與的勢力實在太多,聖甲門是上門,難道真靈門和浣花劍派就不是上門了嗎?
  聖甲門缺席,他的名次就會被默認為第三名,接下來的大會就是真靈門和浣花劍派之間的爭奪了。
  消息傳得很快,不僅僅是菀州,甚至整個江湖都聽說了。
  陳曉竟然一個人殺掉了聖甲門兩個天人,簡直秀得飛起啊。
  而且還是鐵山城東萊客棧,眾目睽睽之下,陳曉斬殺鐵木天人,強悍的實力得到了所有人的承認和崇拜。
  菀州江湖,特別是聖甲門勢力範圍內的武林各派都幸災樂禍,一個個都瞪大了眼睛,準備著繼續看這場好戲。
  同時,一些有心更進一步的門派都開始動作了起來,可以說聖甲門勢力範圍內,暗流湧動。
  —————————————-
  不過好在聖甲門統治範圍內的中門和下門,實力和勢力都有限,他們可沒有一字慧劍門的強大和好運。
  上門,沒有天人撐腰,根本就不可能得到同級宗門的承認。
  而且,沒有天人存在的中門也上不了位。
  一字慧劍門敢覬覦浣花劍派的上門之位,那是因為一字慧劍門有天人存在,並且浣花劍派處於虛弱之中。
  即使如此,一字慧劍門覬覦那個位置,在各方麵努力活動,活動了幾十年,仍然沒有踢翻浣花劍派上位的機會。
  上門底蘊不是說著玩的,真要逼急了,分分鍾就能夠滅了一字慧劍門,隻是損失和收獲不成正比而已。
  聖甲門明麵上隻有三名天人坐鎮,這個數量有近百年沒有變化了。
  而且它麾下沒有一個中門有實力上位,所以,麵對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一眾中門也隻能夠在暗中覬覦一下,攪動一下暗流。
  還致於直接跳出來挑戰上門。
  這要是換成一字慧劍門遇到這個好機會,說不定早就開始聯絡各大門派,一起出力挑戰上門地位了。
  可是,這一次聖甲門損失了兩名天人和一批中堅力量,損失太大了,足以用傷筋動骨來形容了。
  聖甲天人接到消息之後,第一個反應就是不相信,隨後詳細情報以及各方情報匯總之後,他又不得不相信這個殘酷的事實。
  聖甲門現在的情況很不妙,接連兩位天人隕落,新生代的天人還沒有出現,雖然已經有三位大宗師閉了死關,準備突破。
  但這種突破不得不慎重,一旦失敗,必然身心受到重創,嚴重的甚至會危及性命,次一些可能武功盡失,哪怕沒有這麼倒黴,失敗之後的下一次突破的成功率就渺茫了。
  聖甲天人不得不請外援相助。
  上門,之所以難以被取代,除了實力、底蘊之外,還有影響力和人脈關係!
  稍稍有些曆史的上門,豈會沒有與之交好的上門和盟友?
  真要逼急了,拿出關係,請來其他上門援手,絕對可以輕易鎮壓下麵中門的挑戰。
  —————————————-
  一字慧劍門,上竄下跳這麼久,也沒有辦法成功上位,甚至連真正的正麵衝突和挑戰,他們都不敢主動掀起,隻能夠暗中搞小動作,以及聯絡其他上門相助。
  其中的原因也未嚐沒有懼怕浣花劍派請外援的可能?
  不過,堂堂上門真的被人逼到請外援,那就真的是到了快要山窮水盡的地步了。
  這會極大折損聲望和麵子。
  所以,基本上沒有幾個上門在麵對下麵中門挑戰的時候去請外援相助的,因為丟不起那個臉。
  但是,如果換成上門之間,那就不存在什麼丟臉不丟臉的了。
  聖甲天人也非常明智地把臉麵揣進了褲袋,直接請外援了。
  說起來,聖甲天人一個人也未必會怕了陳曉,但他為什麼還是要請外援呢?
  很簡單,聖甲天人一個人,本事再大,也顧不了聖甲門全派上萬弟子吧?
  緊接著,聖甲天人全力收集有關於陳曉的情報,匯總之後,仔細分析。
  “果然是天縱奇才,鐵木師弟做得是有些過分了,而且還不智了。原本不致於如此的啊,”聖甲天人這些年時不時地就閉關修煉,宗門的事情很少插手了。
  在聖甲天人看來,陳曉突破成為天人的時候就該收手了。鐵木天人竟然策劃了一場陰謀,斷了陳曉的道途。
  也難怪陳曉會發瘋地報複了。
  阻道之仇,不死不休啊。
  這樣的作為,在整個江湖都是犯忌諱的,而且為人所不齒。
  物傷其類,誰都不想成為第二個陳曉,被別人斷了自己的道途。
  所以,陳曉的報複哪怕再酷烈十倍,在江湖中人看來那也是天經地義的。
  聖甲門天生就不占理。
  在聖甲天人看來,根本用不著這麼極端,哪怕陳曉道途完整,難道就能夠保證他一定能夠衝擊虛境嗎?
  根本就不可能,天人境的修煉,每一步都比前麵所有境界加起來還要難,道途完整的天人海了去了,可是突破虛境有幾個?兩隻手伸出來就能數得過來。
  何必為此與陳曉與浣花劍派結下不死不休的死仇呢。
  —————————————-
  現在好了,一個斷了道途的天人,就是一個瘋子。
  最可怕的是陳曉這種毫無感情,冷靜得讓人害怕的瘋子。
  瘋子不可怕,理智的瘋子才可怕。
  不死不休,那就不死不休好了。
  陳曉第一步就讓上了一字慧劍門,滅了一字慧劍門滿門,緊接著就把矛頭對準了聖甲門。
  從這可以看出,陳曉此人行事果斷酷烈,殺心深重。
  不過,這不奇怪,陳曉修的便是殺戮之道,也狠得下心。
  “報最新情報,絕情天人離開鐵山城,按照方向估計,他是直奔我聖甲門山門而來。”掌管情報的三長老嚴肅又緊張地匯報道。
  人的名,樹的影。
  陳曉連斬聖盾天人和鐵木天人,聲名赫赫,想不出名也難啊。特別是在聖甲門高手的眼中,簡直就是大惡魔一樣的存在。
  三天後,陳曉的身影出現在聖甲城。
  這是距離聖甲門最近的一個大城池,也是聖甲門直接掌管的城市,從上到下都和聖甲門有著不可割裂的深厚關係。
  許多居住城內的平民百姓,哪怕本身平庸,但要往上數個七八代,其先祖都是聖甲門的弟子。
  說白了,聖甲城乃是不少出師或者是被淘汰出去的弟子,不甘心就這樣回歸平凡,便留了下來,就近開枝散葉,慢慢地一步一步發展到如今的規模。
  聖甲門個聖甲城,而真靈門和浣花劍派也一樣有類似的直轄大城,甚至不隻一個!
  這也是一種底蘊!
  陳曉的到來,立即引發了全城的敵視。
  不過,敵視歸敵視,倒是沒有人腦殘到動手,因為他們沒有那個資格。
  武林之中,強者為尊,弱者冒犯強者,被殺了也是活該。
  這方世界的朝廷力量弱得可以忽略不計,沒有朝廷的保護,等級森嚴無比。
  不像大周世界,武林人士要敢對平民百姓舉屠刀,絕對會引來六扇門的幹預和抓捕。
  —————————————-
  陳曉來到了聖甲城中心,這是城主府,由聖甲宗弟子管理。
  管理這座城池的是一位聖甲門排名靠後的長老,大宗師修為。
  此刻的城主是有如熱鍋上的螞蟻,急得團團轉。
  “報告長老,那人已經到街口了,再過不久就要過來了,我們派去阻止他來此的衛兵全被他給殺了。”來匯報的是聖甲門的內門弟子,接了任務,在此駐守的。
  此刻的他,真的是後悔得腸子都青了。
  一般來說,這類駐守任務輕鬆又自在,既能拿貢獻點,又有足夠的時間修煉。在內門之中,這樣的任務非常搶手。
  但是誰能夠想到遇上陳曉這樣的殺星呢?
  所有敢阻攔他的人,不論男女老幼盡數被殺,派去的數百名衛兵,也一樣。實在是可怕至極,而且這名聖甲門內門弟子可是十分清楚陳曉是什麼樣的人物,天人級數的大人物啊。
  可問題是,他還不敢擅自逃跑。
  聖甲門,或者說所有上門的門規都是極為森嚴的,違反者必受處罰。臨陣脫逃,輕則加倍扣除貢獻點,重則直接廢除武功逐出門牆。
  浣花劍派同樣有類似的門規。
  享受著門派的好處,卻不肯為門派出力,關鍵時刻還臨陣脫逃。
  這樣的弟子,哪個門派都不允許。
  這名長老在聖甲門之中屬於連排名都沒有的外事長老,別看他也是大宗師,但他的潛力已盡,壽元無多,隻能夠借著這樣的機會,管理一個城市養老了。
  事實上,所謂的管理,也用不著他來操心,這個位置位高權重還輕鬆。
  “走,外出迎接,擺開禮節依仗。”這位長老幹脆就把陳曉當陌生客人一樣接待好了。
  總之,拚命他是不會和陳曉拚命的,這輩子都不可能和陳曉拚命的。
  “啊?”這名內門極為意外,聖甲門和陳曉之間,不是不代戴天之仇嗎?怎麼還擺開依仗相迎呢?
  —————————————-
  陳曉來到城主府門前不遠處就看到了兩排依仗,一個老者站在前麵,看到陳曉出現了,拱手相迎道:“絕情天人駕到,有失遠迎,有失遠迎啊。”
  伸手不打笑臉人,放諸四海皆準。
  陳曉沒有感情,但楊盤有啊,血神子受楊盤本尊的影響,有的時候,也要講一下道理和禮數的。
  所以,陳曉沒有拔劍,而是從包裹之中取出了一個大盒子,用巧勁送了出去。
  那名大宗師伸手接過盒子,打開其中一個一瞧。差點叫出聲來。
  麵放的是人頭!
  是兩名天人的人頭,這是陳曉在離開鐵山城之前,調頭回去割下來的人頭。
  “這是陳某的禮物,給我送給聖甲天人,就說陳某以此為禮,正式約戰他,希望他不會令我失望。否則陳某的禮物會更多,多得不可思議。”陳曉淡淡地說道。
  這名長老豈會不認識自家的兩位師叔?
  早有消息稱,兩位師叔死在了陳曉的手上,原本他是不相信的,但現在看來是真的了。
  別說天人之間的交手。
  就算是大宗師之間的交手,也是勝負易分,生死難見。
  天人之間,更加是勝負難分,生死更難見!
  陳曉出道以來,竟然一個人殺了三名天人,簡直不可思議。
  聖甲門的這位長老,神色複雜地看著盒子的人頭。
  按照常理來說,這名長老的壽元到盡頭,坐化掉。自家門派的兩位師叔也不會死掉,甚至活得更好。
  可誰知道,現在卻是這樣的結局,真是足夠諷刺的。
  讓這名長老為難的是,送人頭上山,恐怕會被聖甲師伯給當場打死吧?
  問題是他不送,現在就可能會被殺掉。
  這不是開玩笑的,絕情天人陳曉百無禁忌,真有可能做得出來。
  人家是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這一位剛剛鞏固了修為,立即便開始瘋狂地報複,其手段之酷烈,讓人恐懼。
  -------------------
  謝謝大家的打賞和訂閱。
  

Snap Time:2019-08-21 00:59:05  ExecTime: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