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侵型月》全文閱讀

作者:我是唐僧我不騎白馬  入侵型月最新章節  入侵型月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入侵型月最新章節202.(18-04-29)      201.(18-04-29)      200.(18-04-29)     

193.暴走


  【求訂閱!求打賞!求推薦!】
  “saber你就盡情的戰鬥吧,我會盡量提供支援的。【】”遠處,archer一麵注視著兩位saber到的戰場,一麵搜尋著對方archer的蹤跡,提防這位實力高強的女獵人暗中偷襲交戰中的己方saber。
  “喝啊reads;!!!”
  不約而同的一聲大喝,對峙中的兩位saber同時動了!
  鏘——!!!
  如魅似幻的兩道身影急速對撞,紅色的原初之火與不可視的聖劍碰撞到一起,當即迸發出一道無比清脆的響聲,一股龐大的魔力在兩劍交際處迸發,攪動著空氣,四散的風壓更是將四周的樹木的樹枝生生吹斷。
  一擊過後,隨即便是無盡的金鐵交戈聲接連不斷的響起,每一次武器的揮舞和交錯都帶動著空氣的劇烈抖動,那嗚嗚的破空聲仿佛連空間也要撕裂!身披鎧甲的兩位女騎士就這麼在人跡罕至的森林奮力廝殺著,交鋒著……
  鏘——鏘——鏘——
  劍氣縱橫,顫音激蕩,不可視的聖劍與原初之火一次次的碰撞,引發出一聲聲的爆音,森林中的大地被迫出現一道又一道的裂痕,無數的塵土因此飛上半空,樹木斷折,草片紛飛,視野急速降低。
  因著這個緣故,arher阿塔蘭忒都因此失去了狙擊敵人的機會,勝負也就落在了兩位saber的實力本身上。
  事實上,兩位archer都明白,這是一場沒有結果的戰鬥!
  在觀看了兩個人的激烈碰撞之後,兩位眼力高明的都看得出來,兩位saber根本是棋逢對手。戰力相差不大。
  從屬性值來說,藍saber與紅saber相差不大,前者的弱點是在魔力上。後者的弱點是在耐力上,短時間的交鋒並不能出現一方占據明顯優勢的情況。而在戰鬥經驗上。兩者的戰鬥技巧也都非常豐富,優勢很不明顯。
  在這種情況,她們要想分出勝負就隻有使用大招,也就是解放真名,使用寶具。不過,這種情況暫時是不會出現的。在聖杯戰爭還未出現明顯的走向之前,明智的都是不會輕易暴露自己寶具和真名的,別看藍saber和紅saber打的激烈異常。但距離不顧一切的求勝還差的太遠,遠遠不足以到達使用寶具的程度。
  “我的任務就是牽製到對方的archer!!”在明了這場戰局的情形之後,兩位archer的職責也都非常明確了。
  鏘——鏘——鏘——
  在一次又一次的交鋒之中,紅saber的表現慢慢出現了些許的不足。很明顯,這是因為藍saber手持的不可視的聖劍的影響。由於“風王結界”的存在,紅saber無法看穿藍saber手中劍的形狀和長度,更無法準確的捕捉到其運動的軌跡,這讓她在應對的時候不得不表現的更加小心。
  索性她的原初之火也不是凡品,那是她生前集合整個國家最優質的材料親手鑄造的寶劍,那彎彎曲曲而又帶著火焰的劍身在應對的時候明顯比應對直長的劍身更加費勁。這也讓藍saber因此多費了不少心力,多少彌補了兩者消耗的察覺。
  激鬥之際,藍saber瞅準了對方的空隙。不可視的聖劍以一記直刺刺向紅saber。由於無法準確的估算聖劍的長度,紅saber自然不敢做出一些冒險的舉動。隻見她微微一側身,右手單手手持著原初之火,從側麵斬向藍saber胸前。
  兩者的距離貼的非常近,就算藍saber的聖劍能夠刺傷紅saber,紅saber的原初之火也能斬傷她。無意於進行這種兩敗俱傷的打法,藍saber手持聖劍往上一體,劍鋒朝的擋住了對方的這記斬擊reads;。
  鏘——!!!
  兩把卓越的武器再次交鋒,空氣中蕩漾起一股清脆的金屬碰撞聲。
  這一劍之後。兩人又落入了互相攻伐但卻難以取勝的僵持戰的狀態,誰也無法占據明顯的上風。
  說起來。這兩位的戰鬥方式都是西方大開大合的運劍之法,講究的都是以力碰力。對於細微的技巧並不注重。所以當兩人力量相近速度相近技巧相近的時候,自然而然的就會出現僵持不的場麵,唯一左右勝負的就隻有她們的耐力和體力了。
  ……
  爆炸聲轉瞬即過,等到一切恢複平靜之時,遠阪邸剛剛建好沒多久的房子已經徹底崩塌,變成了一片兀自冒著焦煙和火焰的廢墟。天空中那飛行著的船隻和胭脂紅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唯一挺立如山的,就隻有那個戰袍上染滿了黑煙與汙色的三國戰將。
  呂布不愧是呂布!
  弗朗西斯臨死的一擊雖然恐怖,但卻被他承受了來,就算身體受到了一些創傷,仍然是笑到了最後的贏家。
  “喝啊!!!”
  毫無理智的雙眼在廢墟中瞅了一圈,直到確定沒有任何一個人影之後,呂布突然一聲狂喝,人影朝著某處狂奔而去。
  隻見這位berserker迅疾如風的衝出了遠阪邸,然後一路遠去,竟是往柳洞寺所在的方向去了。
  見到他這種行為,他的r頓時慌了。
  “喂,berserker,你要幹什麼!?”
  “……”
  毫無理智的berserker不答,隻是一味疾奔。
  見狀r魔術師頓時大聲叫喊道:“還不給我站住,berserker!”
  然而任憑他如何叫喊,疾奔的berserker都沒有絲毫的頓足和停留,人如同疾風一般在現代化的馬路上迅速穿過,時不時的還踩著房子的屋頂往前方筆直前進。那凶猛的氣勢,就仿佛是在追逐獵物的野獸一樣。
  “混蛋!berserker居然在這個時候暴走了!”r大罵起來,剛剛殺死弗朗西斯的喜悅一瞬間就消失的幹幹淨淨。
  “總而言之,還是assassin跟上去看看情況,別讓他出了事情。”暗中躲藏著的其他r迅速做出支援,berserker的戰力在剛剛的一戰中已經得到了充分發揮,這一方的r絕不會輕易讓這麼一個戰力失去效用的。
  “嗯,我已經讓assassin過去了。”另一個r很回道。
  對此,berserker的r沒有絲毫意義。
  事實上,他如果真想阻止berserker的行為,完全可以動用一劃令咒來強製另起冷靜來。然而他卻並不打算這麼做,令咒的效用非常珍貴,就這麼使用掉的話對他以後在聖杯戰爭中的處境會非常不利,他必須盡量避免這種情況才行。
  ...
  

Snap Time:2019-12-08 06:35:27  ExecTime:0.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