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田家的明國武士》全文閱讀

作者:幸福來敲門  武田家的明國武士最新章節  武田家的明國武士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武田家的明國武士最新章節第五百二十八章謙信遺命(12-11-02)      第五百二十七章英雄遲暮(12-11-02)      第五百二十六章相離複相聚(12-10-29)     

第五百二十八章謙信遺命


  ~日期:~11月03日~
  ,nbsp;大雪簌簌地落下。
  屋敷之上堆了一層厚厚的積雪,壓得屋上的木板咯咯作響。
  寒風吹拂,落盡紅梅深處,飄落不見。
  那一簇紅梅不住顫抖,在周側的雪景映襯之中,頗有幾分寒梅印雪之感。
  李曉見宇佐美奈美立在寒風之中,頗有幾分弱不勝衣之感,加之她一副拒人於千之外的涅,就似如這寒梅一般孤傲。
  嗯,沒錯,傲嬌娘,我最喜歡了。
  李曉壓下心頭那一分熱切之意,麵上卻頗有幾分調笑地言道:“無事就不能來訪麼?不說我是你的主公,讓客人久立在風雪之中,亦不是你們宇佐美家的待客之道吧。”
  看李曉如此,宇佐美奈美當下不可再拒絕,何況李曉又隱隱拿出自己主公的名頭,無論如何,宇佐美奈美都是李曉的臣下。
  當下宇佐美奈美將頭一低,言道:“主公,請進。”
  李曉在門前拖下鞋子,而宇佐美奈美上前服侍李曉脫下蓑衣,鬥笠。
  宇佐美奈美顯然不太懂得服侍別人,幫李曉解衣時,手腳有幾分慌亂,而李曉隻感覺到對方貼近自己時,那沁人的香味。
  兩個人的心思一時都飛到別處,顯然不在這解衣之上,待二人手指錯亂相觸時,宇佐美奈美猶似觸電一般收回了手,見李曉目光投來,忍不住側過臉上。
  而李曉一麵回味著對方手上的滑膩。一麵看著對方的神情,暗中點頭,心道:很好。有戲。
  將蓑衣,鬥笠放在門外之後,李曉進入宇佐美奈美的屋敷之中。
  宇佐美奈美在李曉麾下擔任佑筆,是文職,每年可以從李曉這領取九十貫俸祿,這個俸祿相當於足輕大將級了。
  宇佐美奈美又是孤身一人,所以生活應該還算是不錯,況且為了保護她身份的秘密。平日沒有要一人侍奉。
  李曉坐在火塘邊就做,而宇佐美奈美從屋,拿起茶具,以及一包茶末進來,顯然是要給李曉煮茶。
  李曉看去茶具形貌古樸,頗似舶來物。
  不過最讓李曉欣慰是,宇佐美奈美從屋出來之後,並沒有換上男裝,反而是將長發挽起。在素衣之外更是加了一層紫色的單衣。
  這看起來是添衣的舉動〉際上宇佐美奈美卻換上了一身女裝,以女兒家的樣子出現在李曉麵前,紫色的單衣更襯得她氣質典雅高貴。
  宇佐美奈美低頭。溫順地李曉麵前煮茶,刷碗,動作嫻熟。顯然不愧是武家的閨閣,久學過茶道。
  以李曉所見,宇佐美奈美之茶藝絲毫不遜於自己所見過的任何茶人。
  宇佐美奈美將一杯墨綠色茶湯的茶碗放在李曉,輕聲言道:“主公,請用茶。”
  之後宇佐美奈美將雙手置於雙膝之上,李曉盯了一眼宇佐美奈美渾圓飽滿的大腿○作一副無事的態度,端起茶碗放在嘴唇。
  滾燙的茶湯≡稍入唇,李曉先是感到茶湯之中的苦澀之味,但隨即之後,李曉即覺得全身為這熱氣一蒸騰,背心還是微微冒汗,這冬天的寒氣一驅而散。
  之後茶湯入肚之後,口齒間的苦澀之位渡去之後,反而化作了一絲苦盡甘來的味道。
  李曉又呷了一口茶湯,對宇佐美奈美笑道:“好茶。”
  宇佐美奈美得李曉誇獎,微微一笑。
  李曉將茶碗放置在一邊,對宇佐美奈美言道:“得到越後可靠之消息,謙信公命不久矣了。”
  聽聞上杉謙信的名字時,宇佐美奈美雙目一動,顯出她心底的波動。
  李曉言道:“謙信公一死,他覆滅你宇佐美家的大仇,也算報了,過去之事應該可以就此放下吧。”
  宇佐美奈美聽李曉如此說,默然不語,隻是低頭的坐在哪。
  李曉笑道:“有什麼心事,不妨說出來。”
  宇佐美奈美抬起頭看向李曉,言道:“主公,不須提醒,臣下記得當初曾經答允過主公,若是宇佐美家大仇得報,那麼我會終身侍奉主公,放下這段仇恨。”
  李曉聽宇佐美奈美如此說,哈哈一笑坦然言道:“你果真還記得。怎麼還是不願意嗎?”
  “我……”宇佐美奈美繼續低頭。
  李曉端起茶碗來又喝了一口,氣定神閑地言道:“這話是五年前,我問你的。而對於你的答案,我始終是在等候的♀五年來,你我君臣相宜,我從未用過任何主君之權力,對你有所施壓,大家仍是相處如賓。”
  “但是到了今日,我仍忍耐不住,還是想聽聽你的答案,若是不允,我仍尊重你的決定,君臣之情依舊如何?”
  麵對李曉的詢問,宇佐美奈美抬起頭看向李曉,深深吸了一口氣,她本來想說道:“對於主公對臣下的抬愛之情,臣下銘記於心,但無奈奈美心若死灰,上杉家覆滅之後,還請主公允許,臣下能夠侍奉佛前。”
  但是待聽見李曉之言後,這句話又按了下來,目光之中反而皆是晶瑩之色。
  宇佐美奈美苦笑一聲,言道:“主公……五年之光陰,臣下已非當年奈美,現今主公見過奈美之女子打扮後,仍覺得如往昔般傾慕嗎?”
  宇佐美奈美記得,李曉正室與側室,小幡姐妹二人都是傾國傾城之色。
  李曉聽了微微一笑,站起身來,走到了宇佐美奈美的身後,之後將手按在她的雙肩之上。
  這一動作令宇佐美奈美氣息微微急促了起來。
  李曉按住宇佐美奈美柔軟的雙肩,按捺下進一步試探的動作,言道:“隻有比想象中更好,其他讚美之詞,無以複加。”
  聽了李曉的話,宇佐美奈美幾可見微微點點頭,而李曉見之,當即雙手伸進了她的衣間。
  宇佐美奈美肌膚微涼,身軀在微微的顫抖,李曉手指下探終於觸碰到她胸前飽滿之處,終於宇佐美奈美發出了羞澀的呻吟之聲。
  外周大雪紛飛,寒徹入骨,而室內火塘上的柴火漸漸燃熄,終於化作了一絲嫋嫋的青煙。
  一室皆春。
  火塘旁李曉低喝一聲後,兩人停止動作。
  宇佐美奈美滿頭汗水地貼在李曉的胸膛之上,雙目之中卻滑下的淚水。
  李曉輕輕地撫摸著宇佐美奈美的纖背,感覺她冰涼的淚水落在自己身上,不由問道:“為何哭泣,剛才弄疼你了嗎?”
  宇佐美奈美以手拭淚,言道:“多謝主公憐惜,隻是想起了過去之事。”
  宇佐美奈美抬頭看向李曉,見他緊張關心自己的神情,不由心底一動。
  一日夫妻百日恩,何況李曉文武雙全,乃是天下間之名將。
  這樣的男子,絲毫亦不遜色於上杉謙信。
  宇佐美奈美與李曉相處十餘年,此間感情一抹一抹的浮上眼前,淡淡的暖流從心底而過。
  這一刻她的心底,覺得上杉謙信那個名字,終於開始離她遠去。
  奈美,或許真的是到了該放下的時候了。
  就在宇佐美奈美逐漸將上杉謙信在心底的烙印淡忘之時。
  這位與武田信玄,毛利元就,北條氏康同一時代之戰國梟雄,此刻在春日山城之中,卻到了呼吸人生最後幾口氣的時候。
  春日山城,毘沙門堂之中。
  越後的眾將們皆是靜靜地聳立在堂外,任由豪雪降落在自己身上。
  大將身上黑色鎧甲之上,皆是一層白色。
  方才已昏迷了一個月的上杉謙信突爾醒轉,並宣布召集眾將,交代身後之事。
  位於春日山城下的越後家臣們,聽聞之後皆是一齊騎馬快速趕到城中。
  不過令他們失望的是,上杉謙信隻是短短清醒了片刻,又昏迷了過去。
  現在這座供奉著毘沙門天之相的僧堂之中,醫師正努力地施救著,而僧人們卻是盡力念誦著經文,但一切都不能令上杉謙信有所好轉。
  在場的越後眾將們,皆是心知雖不願意接受這個現實,但是他們這位號稱軍神的主公,已到了日薄西山的一步了。
  若是上杉謙信撒手人寰,那麼上杉家這偌大的地盤,將由哪一位人來繼承,將來眾家臣效忠的對象是哪一位,是上衫景勝,還是上杉景虎。
  這一切皆在昏迷的上杉謙信的腦海之中。
  不過聽聞上杉謙信方才醒來之後,對周近之人交代了幾句,這些話可能就是他的遺囑。
  為了確認這遺囑,謹防他人篡改,上衫景勝,上杉景虎二人皆是目不交睫地守在上杉謙信的身邊,就想聽見他最後的答案。
  而上杉家眾譜代家臣中,亦是輪流派出兩人亦是陪同這二人,日夜守在上杉謙信的身邊,以作為最後的公正。
  現在這個答案,已然揭曉。
  今日隨同上杉謙信在側的上杉家家臣,上杉信景,本莊實乃二人大步從堂內走出,他們身後跟從的則是上衫景勝,上杉景虎兩位公子
  上杉信景作為上杉家一門眾,地位高於本莊實乃,隻聽他沉聲言道:“禦館大人,方才留下遺命,要我越後將士能夠遵循此遺命,不可有違。”
  眾將聽了皆是喔地一聲。
  隻聽上杉信景沉聲言道:“禦館大人遺命,自我謙信死後,首先之事,乃與武田家,李曉議和,繼任家督者,自此熄了上洛之心,爭霸天下之野望,守備領地,不可再動刀兵。”
  ,org
  

Snap Time:2021-08-03 04:58:12  ExecTime:0.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