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陽警事》全文閱讀

作者:卓牧閑  朝陽警事最新章節  朝陽警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朝陽警事最新章節第七百一十九章 微服私訪(18-09-28)      第七百一十九章 公示了(18-09-28)      第七百一十七章 新局長(18-09-28)     

第六百二十三章 打假(二)


  fontcolor=redb/b/font
  趕到527廠,叫上小柯,再次來到煙酒店後麵。
  張老板居然沒爬窗進店休息,正躺在轎車捧著手機玩遊戲。外麵太冷,不過車上的抱枕是那種可以展開的小被子,蓋著兩條小被子,時不時點著引擎吹一會兒暖風,躺在車倒也不冷。
  韓朝陽敲敲車窗,張老板楞了楞,急忙爬起身推開門。
  “韓警官,你怎麼又來了?”
  “不太放心,”韓朝陽看看被撬開的後窗,笑問道:“張老板,你怎麼不進去休息,麵有床有被子。”
  “那張床不是老劉睡的,他不是找了個人幫他看店嗎,姓江,平時是那個姓江的小夥子睡。過年,人家也要回去跟家人團聚,好像是臘月二十七走的。如果小江沒走,店晚上有人,也就不可能發生被偷的事。”張老板似乎意識到說了一大堆沒說到重點,又無奈地補充道:“那小子幹活蠻賣力,看店挺負責,人也很精明,就是有點邋遢。被子不知道有多少時間沒洗過,一股臭腳丫子味兒。”
  “我說你怎麼不進去呢!”
  “受不了,真受不了。”
  “理解。”韓朝陽笑了笑,看著南門保安值班室提議道:“張老板,在車睡容易著涼,要不去門衛那兒歇會兒,值班室有暖氣。”
  “不麻煩了,在車也不冷。”
  “不開暖風一會兒就冷了,開暖風在車睡很危險,萬一睡著了,很可能會引起一氧化碳中毒。”
  “是啊,在車睡不開窗太危險,開窗又冷,還是去我們值班室吧,”小柯豈能不知道韓朝陽邀請眼前這位過去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指著被撬開的後窗笑道:“這兒您放一百個心,今晚我值班,本來就不能睡覺,我幫您盯著,丟了東西我負責。”
  張老板也想打探打探韓朝陽的口風,幹脆答應道:“那我就不跟二位客氣了。”
  “客氣什麼呀,再說你也是幫朋友忙,走,過去坐會兒。”
  ……
  張老板跟著韓朝陽走進保安值班室,一進門就掏煙。
  韓朝陽婉拒了他的好意,一邊招呼他坐下,一邊笑問道:“張老板,你是做什麼生意的?”
  “小生意,”張老板收起煙,笑道:“跟老劉一樣開煙酒店,來燕陽七八年了,他開了兩個店,我開了三個,房租那麼高,煙酒的利潤那麼低,生意是越來越難做。沒好的門路,不然早改行了。”
  “你有三個店!”
  “小店,真是小生意,最小的一個店沒這個值班室大,就能擱下兩個櫃台。”
  “生意再不好也比我們這些上班拿死工資的強,張老板,你那三個店開在什麼地方,以後有機會可以去你那兒玩玩。”
  “歡迎,就怕韓警官不給麵子。”張老板覺得眼前這個小民警挺好說話的,笑道:“一個開在人民商場後麵,一個豐收路海鮮一條街,還有個在機電市場東門。我平時在人民商場那個店,我老婆在豐收路看店,還有個店也是請人看的,請得是個小姑娘,人家嫌工資低,昨天打電話說過完年不來了,又得找人。”
  “現在生意不好做,人也不好找。”
  “真是,我正頭疼呢。”張老板輕歎口氣,隨即話鋒一轉:“韓警官,梁警官剛才走時說帶走的煙要請物價部門估值,這個值怎麼估,是按批發價算,還是按零售價?”
  “張老板,不怕你笑話,我是治安民警,不是辦案民警,到底怎麼估我真不清楚。”
  “你也不知道?”
  “沒接觸過,應該不是很麻煩。”
  物價局不是工商局,更不是煙草專賣局,並且帶走的煙中隻有一部分是假的,張老板覺得問題不是很大,正準備進一步跟套近乎,韓朝陽冷不丁來了句:“張老板,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是應該的,但也要看看是什麼事,如果涉嫌違法犯罪的事也幫,那不但幫不上忙,還會把自己搭進去。”
  “韓警官,你這話什麼意思?”
  煙草是具有高利潤和高稅收雙重特性的產品,在國家的經濟建設方麵做出了巨大貢獻。誰都知道兩桶油、電信、移動、聯通和幾大銀行一年賺多少多少錢,每年給國家上繳多少利稅,但跟煙草比起來可能隻是一個零頭。
  據說煙草行業去年的利潤上萬億,上繳財政總額也上萬億,而全國財政總收入也才十幾萬億,也就是說煙草繳納的稅收常年高達全國財政收入的百分之十以上。
  所以卷煙打假不隻是企業行為,實際上是國家行為!
  市有卷煙打假領導辦公室,區一樣有,專門協調煙草、工商、公安和稅務等職能部門打擊處理卷煙製假售假問題。分局每隔一段時間就組織治安大隊和經偵大隊與燕東區煙草專賣局開聯席會議,研究怎麼打假。
  韓朝陽相信既然已確認煙酒店涉嫌賣假煙假酒,劉所肯定不會錯過這個聯合煙草專賣局打假的機會,緊盯著張老板的雙眼,直言不諱地說:“我們懷疑追回的香煙中有假煙,店可能也有。梁警官正在向上級匯報,正在請煙草稽查鑒定真偽,很快就有結果。”
  “韓警官,你別開玩笑了,怎麼可能是假的!”
  “到底是不是假煙,很快就知道。”
  “不可能,老劉做生意一直很本分,怎麼會賣假煙。”
  “我也認識劉老板,平時見著麵還打打招呼說說笑笑,我一樣不希望他因為賣假煙被處理。”
  “怎麼會鬧成這樣,”張老板驀地站起身,氣呼呼地說:“就他要過年,我就不要過年,一個電話讓我來幫他擦屁股,算了,我也不管了!”
  說完之後,轉身就要走。
  小柯很默契地攔住去路,韓朝陽更是起身道:“張老板,事情沒搞清楚之前你不能走,也不能打電話,坐下喝口水,梁警官他們馬上到。”
  “憑什麼不讓我走,這又不是我的店,這又不關我的事!”
  韓朝陽拿出執法記錄儀,很認真很嚴肅地說:“張老板,你跟劉老板打電話時說你們老家方言,梁警官聽不懂,我也聽不懂,但有能聽懂的人。你們當時的通話全錄下來了,全存在記錄儀,我們也請能聽懂的人翻譯過來了,你說關不關你事?”
  

Snap Time:2018-10-23 17:58:14  ExecTime:1.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