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陽警事》全文閱讀

作者:卓牧閑  朝陽警事最新章節  朝陽警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朝陽警事最新章節第七百一十九章 微服私訪(18-09-28)      第七百一十九章 公示了(18-09-28)      第七百一十七章 新局長(18-09-28)     

第六百一十八章 廠進賊了


  fontcolor=redb/b/font
  章金海緊握著警棍,好氣地問:“是小偷藏起來了,是跑丟了,還是那個店主記錯了?”
  “小偷沒藏起,也沒跑丟,店主也沒記錯。”
  “那錢呢?”
  韓朝陽湊到後窗邊往看了看,回頭道:“說了你一樣不相信,少了五萬塊錢,這不是小事!局知道了,立馬讓刑警隊接手,查到最後竟發現壓根兒就不存在這五萬塊錢,那個店主財迷心竅,明明隻被偷走七萬多,信口開河說丟了十二萬。”
  “居然這樣的事,那家夥想訛小偷!”章金海禁不住笑了。
  “問題是他不但想訛小偷,還差點讓我們背鍋。”
  “後來呢?”
  韓朝陽聳聳肩,無奈地說:“後來他狡辯說什麼小偷太可惡,擔心關幾天就放了,故意把金額說多點,讓小偷受到應有的懲罰,給小偷長長記性。我們能拿他怎麼樣,隻能批評教育。”
  這不是報假案嗎?
  章金海沒想到居然會有這樣的人,正不知道該說點什麼,一輛警車從南門處緩緩開了過來。
  “梁隊,就是這兒。”
  梁東升推門下車,走到窗邊探頭朝看。
  管稀元鑽出駕駛室,舉手跟韓朝陽打了招呼,隨即打開執法記錄儀。
  “朝陽,你們的人正在搜是吧?”梁東升回頭問。
  “正在搜,廠區這麼大,估計沒半個小時搜不完。”
  “這交給我,你去看看吧,提醒隊員們注意安全,防止嫌疑人發現逃不掉狗急跳牆。”
  “行。”
  廠區說小不小,說大也不大。
  韓朝陽沒開警車,同章金海一起爬山電動巡邏車。
  梁東升同樣沒爬窗進去,一邊看著章金海倒車調頭,一邊舉著警務通打電話:“老孔,我們到現場了,很好找的,從527廠南門進來,看見水泥路左拐,開到最麵就是了……”
  廠區外外現在有三個民警,三十多個保安!
  梁東升一到現場又打電話叫人,章金海覺得有些勞師動眾,忍不住問:“朝陽,花園街派出所的這位又叫什麼人?”
  “應該是請技術民警來勘查現場。”
  “等會逮著人拿著贓不就行了,這種撬門溜所的小案至於搞這麼勞師動眾!”
  辦小案和辦大案在程序上其實是一樣的,考慮到一時半會說不清楚,韓朝陽隻能笑道:“章主任,不管我們公安還是你們保衛部門,逮著小偷肯定會想方設法把小偷弄進去。但抓人乃至起訴判刑是講究證據的,現在上級對證據要求很高,如果小偷發現跑不掉,把贓物扔了死不承認怎麼辦?”
  “他死不承認就拿他沒辦法?”
  “有時候真拿他們沒辦法,法製部門會審核證據的,拿不準的要和檢察院商量,問憑現有的證據能不能逮捕,就算能逮捕能不能起訴,要是逮捕不了也起訴不了就是錯案。檢察院有時候也拿不準,要去跟法院商量憑現有的證據能不能判,如果判不了,案子訴不出去,對他們而言也是錯案。”
  “這麼麻煩!”
  “涉及到辦案質量,要考核的。”
  正說著,巡邏車已開到法院貼著封條的老電影院門口。
  這個丁字路口是廠區的中心位置,往東是東門,北麵是家屬區,西麵是527廠行政樓、勞動服務公司、食堂和幼兒園等建築,南麵是剛才經過的生產車間及倉庫。
  一輛電動巡邏車停在路口中央,田小彬正舉著對講機跟各搜捕小組通話。
  本應該10點準關掉的一大半路燈全部開了,能順著主幹道一眼看到三個門,能清楚地看到每隔十來米就有一個保安站崗,防止小偷從沒搜過的區域跑到已經搜過的地方。
  韓朝陽跳下巡邏車,正準備問問情況。
  老廠長和梁老師從行政樓後麵跑了過來,一看見韓朝陽就急切地問:“小韓,怎麼回事,是不是廠進賊了?”
  “西南角的煙酒店被撬了,小偷應該沒跑遠,很可能就躲在廠區。”
  “敢跑我們這兒作案,吃熊心豹子膽了!”老廠長回頭看看四周,掏出手機點開微信一邊發信息,一邊咬牙切齒地說:“廠區這麼大,死角那麼多,靠你們這點人要搜到什麼時候。發生這樣的事要發動群眾,你也真是的,怎麼不早點給我打電話。”
  “大過年的,我不想驚動您,也不想破壞春節的祥和氣氛。”
  “賊都進來了,還祥和!”老廠長一直認為527廠是他的地盤,嫌打字太慢,幹脆舉起手機語音:“各位各位,趕緊相互轉告下,廠進賊了。小韓正在組織保安們抓,能出來的都出來幫忙。家有小孩的就算了,關好門窗,看好孩子,注意安全。”
  梁老師不是很義憤而是很興奮,也舉著手機喊道:“大家夥都搞快點,來晚了賊就被人家抓了!”
  這是嫌這個年過得不夠熱鬧,想來個抓賊狂歡。
  韓朝陽啼笑皆非,章金海也樂了,禁不住來了句:“王廠長,小偷是從廠區麵撬開後窗爬進煙酒店的,而且窗戶是用不鏽鋼封的,沒撬棍之類的工具很難撬開,我覺得小偷對廠區環境很熟悉,這是有預謀的作案,很可能是內賊。”
  “內賊?我們廠的人幹的?”
  “不排除這種可能。”
  “不可能!”老廠長放下手機,不快地說:“我在廠幹了幾十年,住了大半輩子,天天在廠轉,誰家什麼情況我最清楚。以前是有幾個手腳不幹淨的,但不是被處理了也洗心革麵重新做人了,就是早搬走了。我敢打保票,肯定不是廠人幹的。”
  韓朝陽相信他老人家的判斷,回頭看著那一排排車間和倉庫問:“有沒有可能是生活在廠區的外人幹的?”
  “不是有沒有可能,如果真是內賊,肯定是他們幹的。”
  老廠長話音剛落,從南往北搜的保安們已推進到行政樓不遠處,正打著手電搜綠化帶的四角,田小彬跑過去問:“江鋼,前麵幾排車間和倉庫有沒有人?”
  “應該沒有,門全是從外麵鎖的,而且過年都放假了,有的倉庫還貼了封條。”
  

Snap Time:2018-10-21 01:14:30  ExecTime:0.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