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陽警事》全文閱讀

作者:卓牧閑  朝陽警事最新章節  朝陽警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朝陽警事最新章節第七百一十九章 微服私訪(18-09-28)      第七百一十九章 公示了(18-09-28)      第七百一十七章 新局長(18-09-28)     

第三百八十章 尊重領導


  
  content
  蘇主任和老金正指著分局領導幫著促成城東交通樞紐項目的保安服務大單。dt分局需要社區義務治安巡邏隊協助,她和老金怎麼可能不答應?
  當即表示包括她在內的社區幹部今晚全部加班,去各執勤點幫著看門,盡可能多抽調幾個隊員協助分局行動!
  可能在韓朝陽去大西北交流時,理大保衛處與朝陽社區保安公司在演唱會的安保行動合作得很默契。也可能考慮到理大義務治安巡邏隊掛牌成立這麼長時間沒幹出什麼成績,理大保衛部蔣副部長也非常好說話,一口答應抽調三十五名保安協助分局行動。
  主校區這邊的保安是不少,但主校區這邊的工作也很多,能想象到蔣副部長打算同時從幾個校區抽調人。
  感謝的話說太多顯得虛偽,韓朝陽隻是由衷地道了一聲謝,便當著顧爺爺和康所麵掛斷蔣副部長的電話,撥通分局指揮心邢副主任的手機。
  “邢主任,我們這邊能抽調124人。考慮到您那邊沒確定到底行不行動,我跟理大保衛處和我們社區的領導也沒把話說死,先讓隊員們在各自執勤點待命。”
  “一百二十多人,太好了,你們先做準備,等我電話,隨時準備集合。”
  “是!”
  這麼大行動不能不跟所領導匯報,雖然康所在麵前,雖然他一樣是所領導,但他畢竟隻是副所長,並且不是分管社區隊的副所長。
  在原則性的問題,韓朝陽也顧不康所會不會不高興,又當著顧爺爺和康所的麵,撥通劉所的手機。
  劉建業此刻正一肚子鬱悶,看看同樣對局要求所調整領導班子分工有些不滿的許偉忠,拿起手機淡淡地問:“小韓,什麼事?”
  “劉所,十分鍾前,分局指揮心邢副主任……”韓朝陽簡明扼要匯報完情況,想想又小心翼翼地說:“這是理大校衛隊第一次正兒八經地協助分局行動,人是我管理大借的,我要對他們負責,所以我可能也要參加行動。”
  “什麼行動?”
  “不知道,邢主任沒說,考慮可能要保密,我也沒問。”
  “康所知道嗎?”
  “知道,康所在我身邊。”
  掃黃、掃毒、打黑、清查城村的外來人口……分局最不缺的是行動,從年頭到年尾,各種專項行動一個接著一個,且年複一年從來沒斷過。
  而分局最缺的除了經費是人!
  下午杜局為什麼在會極力幫朝陽社區保安服務公司爭取城東交通樞紐項目的保安服務大單,不是想把朝陽社區的那些保安利用起來麼。
  劉建業剛才隻是隨口一問,事實對分局今晚要開展什麼行動並不感興趣,真正想問的是第二句“康所知不知道”。
  事實證明,小夥子沒忘記他依然是花園街派出所的民警,不然也不會當康海根麵打這個電話。
  劉建業心稍稍舒服了一點,不動聲色說:“你們山路綜合接警平台同時接受新園街派出所、分局指揮心和我們花園街派出所領導,指揮心下達命令,你們要堅決服從。”
  “是!”
  領導提到指揮權,這是話有話,韓朝陽下意識看了看康所,暗想劉所在電話說的這番話也不知道他有沒有聽見。
  如果聽到了,又會有什麼感想。
  正胡思亂想,警務通又響了,分局指揮心邢副主任又打來電話。
  “朝陽,局領導剛下達命令,按原計劃行動!請你立即通知參與行動的隊員整理著裝、佩戴齊裝備,在居委會大院兒集合,我正在準備車輛,車一到組織隊員登車。”
  “是!”
  “還有,從剛掌握的情況看,要抓捕的女嫌疑人不少,分局女民警又不多,請你們巡邏隊的女同誌全部參加行動。”
  “邢主任,我們這邊女同誌也不多。”
  “有總沒有好,算隻有兩三個都能幫大忙。”
  “好的,我這安排。”
  韓朝陽放下手機正準備去後院兒找蘇主任,劉所居然打過來了,剛摁下通話鍵聽見劉所在電話那頭說:“小韓,所剛接到命令,秀娟也要參加行動,並且讓秀娟立即過去跟你們匯合。”
  看樣子邢副主任沒開玩笑,今晚要抓捕的女嫌疑估計不會少,不然局不太可能從所抽調女警。
  韓朝陽正不知道該說點什麼,電話又傳來劉所的聲音:“小韓,秀娟是女同誌,在所一直負責內勤,幾乎沒出過外勤。我一樣不知道晚到底是什麼行動,一樣不知道有沒有危險,這麼讓她去不太放心。”
  “劉所放心,我會照顧好陳姐的。”
  “好,有你這句話我放心了。”
  時間緊急,韓朝陽顧不跟康所致歉,一掛斷電話拉開後門跑去找蘇主任。
  顧爺爺對小徒弟剛才的處事方式很滿意,幹脆拿起康海根的行李,借故幫他搬家,把康海根請到居委會一樓的社區民警辦公室。
  康海根不是傻子,豈能不知道顧爺爺是故意避開老丁,順手帶門,一臉尷尬地說:“顧警長,您是我最敬佩的前輩,如果我有什麼做得不對或者不合適的地方,還請您多批評多提醒。”
  顧爺爺笑了笑,一邊招呼他坐,一邊歎道:“康所,知道我平時為什麼不怎麼去所,為什麼喜歡天天呆在社區嗎?”
  “為什麼?”
  “是怕你們這樣,公安局是什麼單位,是準軍事化管理的執法部門,下級關係應該跟部隊一樣嚴肅。
  結果因為我工齡長一點,警銜高一點,每次去向所長教導員匯報工作,說著說著變成他們向我匯報工作,下級關係全亂了,這不好,這也不利於工作。”
  “……”康海根愣住了,怎麼也沒想到顧爺爺會說出這番話。
  顧爺爺拉開窗簾,看看正在院子跟蘇主任說話的韓朝陽,意味深長地笑道:“知道朝陽為什麼越幹越順,為什麼能幹出那麼多成績嗎?”
  “為什麼?”康海根鬼使神差地問。
  “有人說他運氣好,必須承認,運氣是一方麵,但歸根結底還是他為人處世很謙虛,也能沉得住氣,不管遇到好事還是壞事,都能一如既往地尊重領導。”
  顧爺爺笑看著他,像拉家常似的接著道:“這個領導不隻是所領導或者局領導,隻要是領導他都尊重,隻要參加工作時間他長,甚至隻要年齡他大的都尊重。
  你想想,這樣的小夥子誰不喜歡?也正因為社區幹部、街道領導乃至理大領導都喜歡他,都支持他工作,所以他是越幹越順。”
  /content
   https:///html/book/44/44014/l
  

Snap Time:2018-10-23 13:41:49  ExecTime:0.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