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陽警事》全文閱讀

作者:卓牧閑  朝陽警事最新章節  朝陽警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朝陽警事最新章節第七百一十九章 微服私訪(18-09-28)      第七百一十九章 公示了(18-09-28)      第七百一十七章 新局長(18-09-28)     

第三百零九章 拿下一城


  如此搞笑的事不是每天都能遇到的。
  石局正在局,沒急著給專案組通報,而是先向周局和政委匯報,同聞訊而至的範局一起圍坐在茶幾前,打開手機免提,當著周局和黃政委的麵撥通了高新區分局刑警大隊長騰吉明的電話。
  “石局,您有什麼指示?”騰大正忙得焦頭爛額,真沒心情接這個電話。
  “老藤,我們什麼關係,還您有什麼指示,你這不是埋汰我嗎?”
  “沒有沒有,我哪敢埋汰你,你是副局長,我隻是大隊長,你是領導。”
  幾十歲的人了,度量還是這麼小,如果度量大一點,不可能到現在還是大隊長。雖然現在不一個單位,但以前共事過,石局對他太了解了,不動聲色問:“老騰,知道你忙,不開玩笑了,我就是想問問那起命案破得怎麼樣,有沒有進展?”
  騰大暗想開案情分析會時不是沒通知過,這個老狐狸找各種借口不來,擺明了不想被拖下水,現在突然問起偵破進展,太陽是不是從西邊出來了,但還是據實說道:“進展不大,被害人不是本地人,在燕陽的社會關係到現在沒查清楚。”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別著急,慢慢查。”
  “現在已經是今年的最後一個季度,換作你,你急不急?”
  “理解理解,”石局抬起頭看看局長和政委精彩的表情,隨即話鋒一轉:“對了,我們分局那兩個參與偵破的民警表現怎麼樣?”
  天天在砂石場盯著民工篩沙子,能有什麼表現!
  騰大腹誹了一句,敷衍道:“還行,不過篩到現在也沒篩出什麼有價值的線索。”
  “篩什麼,篩查嗎?”石局強忍著笑明知故問。
  “他們對我們轄區的基本情況不太熟悉,安排他們走訪詢問不太合適,就安排他們在砂石場盯著工人篩那堆沙子,看能不能從沙堆篩出被害人的手機或凶手作案使用的凶器,不是篩查。”
  “現場我去過,那堆沙子估計有上千噸,這要篩到什麼時候?”
  “石局,這是沒辦法的辦法,換作你,你一樣會安排人去篩,事實上你們篩得比我們早。”
  “這倒是。”
  “石局,你還有什麼指示,如果沒其它指示先掛了,我這邊還有點事。那麼多在外麵查,這個手機也不能總占線。”
  “又來了,我能有什麼指示。老騰,我隻是覺得這麼分工不太合理,那天在現場當著駱支麵我說得很清楚,我安排去的是我們分局最年輕也是最能幹的民警。好剛要用在刀刃上,安排他們盯著民工篩沙子,讓正式民警幹輔警的活兒,這不是大材小用,這不是浪費資源嗎?”
  說來說去,原來是對安排你們的兩個民警去盯著工人篩沙子不滿。
  稀糊塗攤上一起命案,騰大本來就窩著一肚子氣,豈能因為石局這三言兩語就調整分工,不卑不亢說:“篩沙子也很重要,並且他們對我們分局轄區的情況確實不太了解,現階段隻能這麼安排。”
  “既然你認為這麼安排合適,我也沒什麼好說的,隻想給你通報一個情況。我們分局的兩個小夥子,對你們分局轄區的情況確實不太熟悉,但偵辦這樣的刑事案件又不是做社區工作,估計你們刑警大隊的刑警隊那一片也不是很熟悉……”
  剛才還說沒什麼好說的,結果又是一大堆。
  周局和黃政委忍不住笑了,範局更是緊捂著嘴生怕忍不住笑出聲。
  基層所隊之間有競爭,各分局之間一樣有競爭,石局怎麼可能錯過這個顯擺的機會,從政委手接過煙,接著道:“作為專案組的一員,他們不僅沒參加過案情分析會,不知道案情,甚至不知道專案指揮部設在什麼地方。全靠對現場的分析,對被害人屍體為什麼會被埋在沙堆進行大膽推測,並利用業餘時間小心求證。
  結果真被他們給蒙對了,北太河南岸的砂石場不是第一現場,也不是第一拋屍現場,被害人屍體之所以被埋在沙堆,之所以被無意中拉到高鐵站項目工地,不隻是巧合並且是一起誤導你們偵查方向的惡作劇。把屍體運到南岸砂石場,並埋進沙堆的兩個嫌疑人已落網,剛被帶到南岸砂石場,你趕緊安排人去接手吧。篩沙子很重要,萬一沙堆有線索呢,他們不能總看著嫌疑人,不能因小失大。”
  惡作劇,真的假的!
  騰大一時間竟愣住了。
  “別以為我們分局真對這起命案不聞不問,我們是兄弟分局,怎麼可能不協助?知道你忙,其實我也不閑,就這樣了,如果再發現什麼線索,我會及時給你通報。”
  石局掛斷手機,周局等人再也控製不住頓時哄笑起來。
  “給我們的民警小鞋穿,結果我們的民警放了顆衛星,這就有點尷尬了。”
  “惡作劇是小韓想到的,還是……還是另一個民警想到的?”
  “小韓想到的,小吳查實的。”石局想想又忍不住笑了。
  “臭小子真是個福將,這運氣沒誰了!”周局敲敲茶幾,忍俊不禁地說:“老石,以後我們分局轄區再發生大案,再成立專案組,一定要算他一個。別的不需要,就要他的好運氣。”
  “小韓運氣是不錯,不然也不會在大西北撿那麼大一個漏,不過這次不隻是運氣,誰能想到有人會搞這樣的惡作劇,畢竟那是一具人的屍體,不是死貓死狗。騰吉民這會兒是很尷尬,如果換作我,我一樣會尷尬,因為我也想不到,根本不會往這方麵想。”
  “所以說辦案時很容易先入為主,一先入為主就會鑽牛角尖,以後再發生大案,開案情分析會時要讓一線民警參加,多聽聽一線民警的想法,兼聽則明麼。”
  “是!”
  周局微微點點頭,接著笑道:“找到第一現場,哪怕隻是拋屍的第一現場,這起命案就好破了。現場是我們的民警找到的,搞惡作劇的嫌疑人是我們的民警抓獲的,他們以後不好意思再說我們推諉,況且這個案子本來就應該歸他們管轄。不管怎麼樣,我們先拿下了一城,市局應該不會對我們有什麼看法,我們也用不著覺得有什麼對不起他們的。”
  

Snap Time:2018-10-21 01:56:14  ExecTime:0.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