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陽警事》全文閱讀

作者:卓牧閑  朝陽警事最新章節  朝陽警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朝陽警事最新章節第七百一十九章 微服私訪(18-09-28)      第七百一十九章 公示了(18-09-28)      第七百一十七章 新局長(18-09-28)     

第一百四十六章 第一個真正的義務巡邏隊員


  黃瑩放下手機暗暗地想他到底什麼意思,是在開玩笑,還是用這種近乎開玩笑的方式表白。
  狗嘴吐不出象牙,肯定是在開玩笑!
  就算不是開玩笑又怎麼樣,黃瑩覺得有些好笑,不是笑韓朝陽而是笑自己怎麼會冒出這樣的想法,對於未來早有規劃,找體製內的太沒有意思,更不用說找一個一眼就能看出幾十年後會是什麼樣的片兒警。
  正胡思亂想,外麵傳來敲門聲。
  “請進。”
  “瑩瑩,忙什麼呢?”
  “蘇姐,你怎麼來了?”
  蘇嫻走進辦公室,順手把包放到一邊,坐到她麵前笑道:“找顧主任匯報工作,坐公交車來的,想著馬上就下班,過來看看能不能搭你的順風車回去。”
  “好啊,等會兒一起走,還有幾分鍾,我先收拾收拾。”
  下班不積極,腦子有問題。
  黃瑩看看手機上的時間,給蘇嫻做了個鬼臉,立馬收拾起桌上的賬冊。
  蘇嫻回頭看看外麵,笑看著她問:“瑩瑩,朝陽確定買你介紹的那個房子?”
  “定金都給了,應該不會有變化,”黃瑩鎖著保險櫃,不無感慨地說:“為了他這個兒子,他爸他媽是豁出去了。尤其他媽,特厲害,兩百六十萬就兩百六十萬,一錘定音,一點不含糊。我爸我媽要是有這魄力,現在還用得著還房貸?”
  蘇嫻跟她關係好是有原因的,很早就認識她小姨,對她家情況並非一無所知。
  她家以前住單位的筒子樓,房改時把那兩間買下來了,鄰居們覺得住宅環境不好,陸續買商品房陸續搬走,她爸她媽瞻前顧後,確切地說是認為房價太貴,錯過一次又一次機會。
  房價兩千多的時候沒買,四千多的時候沒買,六千多的時候又沒買,直至漲到九千多才意識到不能再等,而她家原來住的筒子樓麵積既不大,家屬院環境又不好,再加上是四十多年的老房子,根本賣不上價,現在想想怎麼算怎麼虧。
  “你家跟他家不一樣,你是姑娘又不是小子,你爸你媽沒緊迫感。”蘇嫻笑了笑,接著道:“我家也是閨女,我跟你爸你媽的想法是一樣的。隻聽說過男的娶不到媳婦,沒聽說過女的嫁不出去,閨女早晚是要嫁給人家的,我們著什麼急。”
  “重男輕女!”
  “這你就說錯了,我真沒重男輕女,我是重女輕男。生女兒多好,既貼心又不要幫她買房買車。女兒是招商銀行,小子是建設銀行。如果生個小子,我也要像馬老師一樣吃苦受罪。馬老師還算好,至少韓朝陽懂事。如果遇到個不省心的,真要給兒子做牛做馬。”
  還有五分鍾下班,不能提前走。
  黃瑩確認全收拾好了,回到位置上笑問道:“總是韓朝陽,蘇姐,能不能換個話題?”
  “說韓朝陽怎麼了,韓朝陽挺好的,”此一時彼一時,蘇嫻覺得現在可以“重啟”撮合,直言不諱地說:“瑩瑩,好小夥子不多,你千萬別不當回事。論人品,韓朝陽沒得說;論長相,用你們的話說是顏值逆天,如假包換的小鮮肉。
  人家原來是學音樂的,小提琴拉多好,好像也會彈鋼琴,真是多才多藝;論家庭,人家雖然是從農村出來的,但他爸一樣是公務員,一樣是國家幹部。他媽是中學教師,桃李滿天下!現在房子也買了,你介紹的,那房子怎麼樣你比我清楚。”
  “又來了,姐,您能不能別亂點鴛鴦譜。”
  “聽我說完!”
  真不知道挑來挑去有什麼好挑的,真不知道她的底氣從何而來,蘇嫻給了她個白眼,沒好氣地說:“就這條件,在市也算好的。你以為我是在幫他說話,錯,我是在為你著想。其它我不知道,反正工作組的呂主任她們個個在幫著介紹,還有市六院的女醫生和小護士,一個比一個漂亮,一個比一個水靈。”
  黃瑩覺得有些好笑,下意識問:“蘇姐,這麼說倒黴蛋還挺搶手?”
  “你以為呢,人現在是‘最帥警察’,不知道有小姑娘喜歡。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層紗,錯過這個村就沒那個店,說不準過幾天他就成人家的男朋友,你幫介紹買的房子就成人家的新房了。”
  蘇嫻說得很認真,能聽出她是為自己好,她是在替自己著急。
  黃瑩之前真沒想過這些,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一幅韓朝陽跟一個漂亮女孩卿卿我我的畫麵,心真有那麼點酸溜溜的,欲言又止地說:“蘇姐,我才二十四……”
  “我知道你不想這麼早結婚,我也沒讓你現在就結婚生孩子,如果有感覺就談談處處,覺得合適先確定關係,結婚的事以後再說。如果處處發現不合適,好聚好散,再找再看。”
  “好聚好散,這對人家不公平,這不是玩弄人家感情嗎?”
  “沒看出來,你思想比我還保守。這是處對象,性格不合分手很正常,人家結婚還離婚呢。”
  說得倒是簡單,談談處處,那與確定戀愛關係有什麼區別。
  黃瑩對韓朝陽確實有好感,但也隻是好感。同時有些不好意思,更重要的是心目中的白馬王子不是倒黴蛋那樣的,就這麼談談處處覺得有些不甘,她猶豫了一下,用蚊子般地聲音說:“蘇姐,你別逼我,讓我好好想想。”
  “又不是舊社會,沒人逼你,隻是提醒你。”蘇嫻抬起胳膊看看手表,起身道:“下班了,走,去車上說。”
  ……
  與此同時,韓朝陽已回到警務室。
  外孫女回來了,那是顧爺爺的命根子,他老人家很難得地到點下班。
  也許知道他老人家今天要回去,也可能新園街派出所今天不忙,俞鎮川“早早”的到了,坐在電腦前一邊登陸內網上傳下午的筆錄材料,一邊好奇地問:“朝陽,房子的首付籌得怎麼樣,如果不夠我這兒有兩萬。”
  “我媽下午打電話說籌得差不多了,星期天下午跟我爸一起過來。連我這兒的一萬多也不讓動,哪能管你借錢。”
  “可以,你才上幾天班,就能存一萬多。”
  “工資沒存多少,試用期一個月兩千多能存得下來嗎,我這點私房錢是上大學時存的。”韓朝陽摘下執法記錄儀,捧著茶杯坐到他對麵。
  “上大學能存錢?”餘鎮川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下意識抬起頭。
  韓朝陽不無得意地笑道:“你上的是警校,軍事化管理,出門都要請假的。我上的地方高校,學得是器樂專業,我們這個專業正式工作是不太好找,但想賺點小錢也不難。我們班上有人在外麵當家教,有的在外麵跑場,有的去琴行打工,就是幫人家教孩子彈琴拉琴。東海那麼大,學器樂的又不多,競爭不是很激烈,想想賺錢挺容易的。”
  “有多容易?”
  “反正我從大二到畢業沒花家錢,學費生活費住宿費全是自己賺的。”
  “人家上大學花父母錢,你上大學賺錢,早知道我也報考音樂學院!”
  “報考音樂學院雖然分數線不是很高,但要有基礎有一技之長,我從8歲就被我媽逼著跟我家隔壁的楊老師學琴,學了十幾年、練了十幾年才考上的,這跟學手藝差不多,上大學開始賺錢不算早。”
  人家是教師家庭長大的,從小就被培養成多才多藝,這種事真羨慕不來的。
  俞鎮川正想說自己沒音樂細胞,一個靚麗的身影拉開玻璃門走進警務室,扶著接警台問:“韓警官,您在啊,忙不忙?”
  原來是張貝貝,你又來幹什麼,而且一來就找韓朝陽。
  今天值班的鄭欣宜不知道為什麼,打心眼兒不喜歡眼前這個漂亮的南方姑娘,幹脆收拾好東西起身拉開離間的門,看樣子打算從間去後院兒。
  她不接待韓朝陽不能不接待,走到接警台前笑問道:“張小姐,什麼事。”
  張貝貝朝正看向她的俞鎮川微微一笑,目光轉移到韓朝陽身上,一臉不好意思地問:“韓警官,中午見你們巡邏隊的人在村貼海報,海報上說您這兒招義務巡邏隊員,因為拆遷和打官司我現在上不了班,閑著也是閑著,想……想報個名,不知道您收不收?”
  說是海報,其實是幾十張A4紙,隔壁打字複印店老板娘幫著打印的,落款處蓋了個居委會的章。
  上午讓在村巡邏的巡邏隊員幫著張貼,剛才還想著有沒有人看,沒想到居然真有人看,真有人來報名,韓朝陽樂了:“張小姐,你有沒有看細則,這是義務的,沒工資沒補貼,連飯都不管。”
  “我知道,相當於誌願者麼,我上大學時就做過誌願者,以前還想去西部支教,結果因為我舅去世沒去成。”
  熱心公益,這是好事。
  韓朝陽想想還是提醒道:“張小姐,我們這次招的義務巡邏隊員不光沒工資沒補貼,而且每周至少要參加一次巡邏。”
  “沒問題。”
  “你想好了?”
  “想好了,不就是跟巡邏隊一起在村轉麼,就當散步,就當鍛煉身體,真沒問題。”張貝貝重重點點頭,一臉期待。
  群防群治,參與進來的群眾當然是越多越好。
  好的開端是成功的一半,有一個來報名就會有第二個第三個,韓朝陽豈能拒絕,手忙腳亂地翻出一張空白表格,指著接警台上的筆笑道:“既然想好了就填個表,歡迎加入我們朝陽社區義務治安巡邏隊。”
  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想來想去也隻有以這種方式報答。
  張貝貝拿起筆嫣然一笑:“謝謝韓警官。”
  “應該是我謝謝你,謝謝你支持我們的工作。”
  “什麼時候上崗,什麼時候開始巡邏?韓警官,我天天晚上有時間,用不著一周一次,我可以天天參加,反正晚上也沒什麼事。”
  照理說應該組織新報名的人學習一下法律法規,教一下遇到突發情況應該如何處置,應該怎麼保護好自己,但現在隻有一個人報名,組織不起來。
  韓朝陽權衡了一番,拍拍接警台:“今天晚上就可以上崗,先和欣宜一起值班,先熟悉警務室、巡邏隊及我們轄區的情況,等報名的人多了我們再組織學習組織培訓。”
  “好的,我吃完飯就來。”
  “不好意思,讓你幫忙還不管飯。”
  “沒關係,本來就義務的,”張貝貝一邊認真地填表格,一邊笑盈盈地說:“想起來了,其實我協助過你們公安執勤。以前學車,駕校讓我們學員先去十字路口協助交警指揮交通,戴紅袖套,穿紅馬甲,拿著小紅旗,想想挺有意思的。”
  “我們也有紅袖套,回頭給你找一個。”
  

Snap Time:2018-10-23 14:06:08  ExecTime:0.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