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陽警事》全文閱讀

作者:卓牧閑  朝陽警事最新章節  朝陽警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朝陽警事最新章節第七百一十九章 微服私訪(18-09-28)      第七百一十九章 公示了(18-09-28)      第七百一十七章 新局長(18-09-28)     

第一百零六章 偏心的師傅


  遷墳是一項重要工作,工作組管飯。
  一聞到空氣中古怪的味道,一想到那些被架在柴火上焚燒的森森白骨就反胃,結果盒飯送到現場,包括韓朝陽在內的許多人都吃不下去。
  “穀局長,蘇主任,下午應該不會再發生什麼事。警務室那邊挺忙的,要不我先回去,金經理和隊員們留這兒協助你們工作。”
  萬事開頭難,上午已遷走一大半,下午應該不會再有情況。
  穀局長回頭看看四周,笑道:“忙去吧,有事再給你打電話。”
  “謝謝穀局長。”
  “謝什麼,你是協助我們工作,先走也是為了工作。”
  穀局長很喜歡小夥子,可惜穀局長已退居二線。如果沒退居二線,說不定真會想辦法把他從公安局調到民政局去。
  然而,這個世界上沒那麼多如果。
  蘇嫻覺得有些好笑,禁不住說:“朝陽,再吃幾口走唄。”
  “吃不下,真吃不下,各位領導,先走一步。”
  看著他一提到吃就想反胃的樣子,眾人頓時哄笑起來。
  韓朝陽不無尷尬地笑了笑,舉起手跟他們道別。
  開巡邏車趕到警務室,接警台隻有小鍾一個人在值班。
  頭發和身上肯定沾了骨灰,韓朝陽越想越晦氣,跑到麵打開櫃子一邊翻找幹淨的警服,準備去洗澡換上,一邊問:“鍾哥,我師傅呢?”
  “在六院,”小鍾起身走到門邊,調侃道:“朝陽,我發現顧警長對俞鎮川比對你好,一大早就帶著邱海洋去對麵走訪,先去六院,再去理大,轉完回來換身衣服又去六院。他老人家是花園街派出所民警,怎麼淨幫俞鎮川幹活!”
  “對麵情況比我們這邊複雜,再說我師傅不隻是花園街派出所民警。”
  “我們這邊在征地動遷,一大堆事,怎麼就不複雜了?”
  “我們轄區事確實不少,但人口沒對麵多,流動性也沒對麵大。你想想,光理工大學就有多少人,市六院的醫護人員不算多,但病人有多少,而且走馬燈似的,絡繹不絕。”
  “我承認對麵治安情況比較複雜,但那是新園街派出所轄區,屬於新園街道,我們保安公司派人去算什麼?”
  眼前這位不隻是朝陽社區義務治安巡邏隊副大隊長,也是朝陽社區保安服務公司副經理。作為副經理他必須精打細算,韓朝陽豈能聽不出他的言外之意,忍不住笑道:“你可以不派,可以讓海洋回來!”
  “我敢麼我,領導說過,誰都能出事,唯獨顧警長他老人家不能出事。”
  “這就是了,一個人而已,回頭再攬點業務,多賺點保安費,人員工資不就來了。”
  等的就是你這句話,小鍾詭秘一笑:“朝陽,提起這個我想起件事,六院後麵街上好像要開一個大飯店,正在裝修。小飯店不需要保安,大飯店不可能不要,回頭讓俞鎮川幫我們問問,問問飯店老板願不願意用我們的保安。”
  之前不管多麼不受所領導待見,但來警務室上任時所至少讓許宏亮和老徐一起過來幫忙。
  俞鎮川在新園街派出所雖然混得不錯,可他們所領導在工作上的支持力度太小,不僅不給他安排人,甚至跟以前一樣讓他繼續協助辦案,甚至跟以前一樣讓他每星期回所值一個24小時的班。
  他轄區治安情況那麼複雜,他一個人顧得過來嗎?
  這麼下去不是事!
  韓朝陽覺得這是一個辦法,沉吟道:“可以讓他幫你問問,如果能在對麵攬下幾個保安業務,以後在對麵執勤的保安就可以聽他指揮,至少能多多少少給他幫點忙。”
  “我這邊沒問題,就看他能不能打下幾塊根據地。”
  “這個思路好,朝陽,小鍾,回頭你們跟鎮川好好說說。”
  回頭一看,原來顧爺爺回來了,韓朝陽不禁疑惑地問:“師傅,您怎麼穿便服?”
  顧國利放下手提包,從包取出執法記錄儀,若無其事笑道:“穿警服太顯眼,穿這身方便點。在醫院門口轉了轉,在大廳坐了會兒,情況不容樂觀,有倒賣專家號的黃牛,有往那些騙子醫院拉人的醫托,光靠醫院的保安肯定不行,等鎮川回來要好好研究研究。”
  案子雖然不大,但辦案程序是一樣的。
  光一個涉嫌破壞商戶門鎖再通過維修牟利的柯建榮就把警務室搞得焦頭爛額,想到打擊黃牛和醫托難度更大,韓朝陽便苦笑著問:“師傅,這些情況新園街派出所應該重視,是不是讓鎮川跟他們領導匯報一下,讓新園街派出所組織力量打擊。”
  “他們又不是沒打擊過,關鍵這不是打擊一次就能徹底解決的問題。取證難,處罰力度不大,那些家夥的違法成本不高,打擊一次他們消停幾天,風頭一過他們又卷土重來。而新園街派出所又不可能把所有精力都放在這上麵,所有還得靠鎮川,還得靠我們。”
  “好吧,什麼時候行動,怎麼行動,我聽您的。”
  小徒弟沒因為不是他的轄區就推諉,顧國利滿意的點點頭,捧起杯子喝了一口水,接著道:“六院的問題主要是黃牛、醫托和三天兩頭跑收費大廳渾水摸魚的小偷,理工大學的問題主要是大學生借貸。保衛處的人反應,經常有一些不三不四的社會人員跑學校去騷擾學生,有時候還成群結隊,搞得學生們人心惶惶。”
  韓朝陽畢業沒多久,雖然沒經曆過但沒少見過。
  一個同學就因為還不上第一次借的三千元,隻能拆東牆補西牆,最後利滾利變成十幾萬。那些債主見她還不上,天天跑學校找他,甚至給老師打電話。要不是學校老師通知她父母,要不是她父母咬著牙幫她還上,她真可能會被逼上絕路。
  想到這些,韓朝陽凝重地說:“師傅,那些鑽法律空子放高利貸的家夥不是東西,管那些家夥借錢的學生同樣有問題。而且欠債還錢,天經地義,那些家夥隻要沒尋釁滋事我們就無權管,所以我覺得這事應該找學校領導,請學校加強這方麵的教育。”
  “學校要加強這方麵教育,我們一樣要做一些宣傳。你們都會上網,回頭收集點案例,搞個宣傳材料,我去找找校領導,看能不能安排個時間,跟學生們好好說說。”
  

Snap Time:2018-12-20 00:18:02  ExecTime: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