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陽警事》全文閱讀

作者:卓牧閑  朝陽警事最新章節  朝陽警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朝陽警事最新章節第七百一十九章 微服私訪(18-09-28)      第七百一十九章 公示了(18-09-28)      第七百一十七章 新局長(18-09-28)     

第七十三章 挽回影響


  韓朝陽在督察室吃完飯,從警務保障室的一個民警手接過車鑰匙,跟著鄒競男走樓下,來到一輛有了年頭的昌河麵包車前。
  這絕對是分局使用時間最長的警車,與其說是警車不如說是貨車。
  如果沒記錯它應該是警務保障室用來拉東西的,隻有駕駛室和副駕駛兩個座椅,後麵兩排座椅拆掉了,可能警務保障室的人都不知道後排座椅扔在什麼地方,想找都不一定能找到。
  不過韓朝陽此刻想的不是車,而是今天發生的事。
  紀委和督察辦事太不講究了,不分青紅皂白就跑居委會“抓人”,當那麼多人麵像嫌犯一樣被帶上督察的車,被帶到局反複盤問一上午,現在又像什麼沒發生一般讓你走人。
  韓朝陽越想越委屈,越想越不服氣,轉身問:“鄒科長,我被您當那麼多人麵從社區帶到局調查,影響已經造成了,人言可畏,您是不是給我一個說法,是不是幫我恢複一下名譽?”
  居然敢跟紀委要說法!
  鄒競男被搞得一肚子鬱悶,暗想且不說紀委和督察本來就是監督你們的,並且剛結束的調查可以說全是為你小子好,這邊把問題調查清楚,政治處就可以整理材料上報市局給你小子評功評獎,將來立功受獎不就是最好的說法?
  鄒競男徹底服了,像看怪胎似的看著他問:“要什麼說法?”
  “您早上搞那麼大動靜,個個以為我韓朝陽有問題,您不給我一個說法,不幫我恢複名譽,我以後怎麼在所幹,怎麼在社區混!”
  “怎麼在社區混,你是混子?”
  “鄒科長,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這事確實對我個人名譽造成了惡劣影響。”
  紀委和督察幹什麼的,就是監督你們的。
  如果找你了解點情況,還要給你道歉,那紀委和督察以後的工作怎麼開展,誰還會怕紀委和督察。
  自己在工作中不注意小節,被人家舉報居然振振有詞。
  鄒競男禁不住瞪了他一眼,冷冷地說:“韓朝陽同誌,你雖然不是黨員,但你是公務員,既然是公務員就要接受監督,上級監督你怎麼了,上級難道都不能找你了解情況?”
  “可是,可是對我個人的惡劣影響已經造成了!”
  “什麼惡劣影響,都說了是了解情況。早點回去吧,別耽誤工作,第一次摸這車,路上開慢點,注意安全。”
  “鄒科長,您不能這樣,我更不能就這麼回去。”
  不依不饒了,鄒競男真是頭一次遇到這樣的事,緊盯他問:“非要我給你一個說法?”
  “不是我非要一個說法,而是您應該給我一個說法。”
  “行,我給你一個說法有則改之,無則加勉!”
  有則改之無則加勉,這算什麼說法?
  韓朝陽不是矯情,而是見過類似的事。
  老家一個幹部被紀委叫去了解情況,沒查出他有問題也沒給一個說法,結果回鄉之後個個以為他有問題,走到哪兒都被人指指點點,不光他自己,連他家人都抬不起頭。
  韓朝陽不想走到哪兒都有人議論,暗想你們不給我說法,不給我恢複名譽,我自己給自己一個說法,自己給自己挽回影響。
  顧不上那麼多了!
  他深吸了一口氣,看著鄒勝男很認真很嚴肅地說:“鄒科長,實不相瞞,就算您今天不去居委會找我,我一樣要來分局找您匯報情況。事實上您和督察去找居委會找我時,我正在跟輔警許宏亮同誌、協勤徐成山同誌商量這件事。”
  事挺多,鄒競男不耐煩地問:“什麼事,什麼情況?”
  “我們在工作中發現一條線索,我們花園街派出所可能出了內鬼………”
  ……………
  下午3點,黃瑩坐在花園街道財政所辦公室心神不寧,從早上聽到消息到現在一直心不在焉。
  倒黴蛋果然很倒黴,居然被分局紀委和督察帶走了,他一個正在試用期的小民警能有什麼問題,十有八九是派出所的領導在收拾他。但收拾的方式有很多種,搬出紀委和督察未免太誇張,這可不是扔小鞋,這分明是拍板磚,是往死拍的節奏。
  想到紀委和督察調查是一件很嚴肅的事,黃瑩又覺得不太可能是派出所領導幹的。
  正百思不得其解,手機突然響了,是蘇主任打來的。
  辦公室有一位很八卦的同事,在這兒接聽不太方便,她拿起手機跑到院的樹蔭下,摁下通話鍵問:“蘇姐,是不是有消息?”
  “很緊張啊!”
  “不管怎麼說也是朋友,朋友出事能不緊張,蘇姐,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心情開玩笑。”
  蘇主任抬頭看看許宏亮和老徐,一邊嫻熟地轉著筆,一邊笑道:“楊書記說情況基本搞清楚了,他好像是在執法過程中得罪過人,被處理過的人心存不滿,跑分局紀委舉報他以權謀私收受賄賂。說得有鼻子有眼,紀委和督察當然要重視,所以把他帶到分局了解一上午情況。”
  “有沒有這事,他到底有沒有收人錢。”
  “剛才還說是朋友,怎麼對朋友一點信心都沒有?”
  “這麼說是誣告。”
  “嗯。”
  “沒事了?”
  “沒事,應該很快就回來工作,以後還是我們社區治安巡邏隊的大隊長。”
  黃瑩終於鬆下口氣,禁不住嘀咕道:“還真是打不死的小強!”
  “聽語氣你好像挺失望。”
  “我是看不慣他那瑟的樣,紀委應該多關他兩天,省得他再得意忘形。”
  打是親罵是愛,還說對小韓沒感覺。
  蘇主任越想越好笑,正準備調侃她幾句,外麵傳來汽車引擎聲,湊到窗邊往下一看,立馬道:“宏亮,老徐,你們所長來了,趕緊去隔壁躲躲。”
  劉所來幹什麼?
  許宏亮和老徐大吃一驚,不想被所長撞見,急忙起身跑出辦公室。
  劉建業很清楚楊書記對派出所依然不太滿意,讓來找居委會是在打太極拳,但為了接下來全麵徹底清查轄區外來人口,回去接待完去所檢查工作的治安大隊的人,想想還是硬著頭皮來了。
  他一路小跑著上樓,敲敲虛開著的門:“蘇主任,忙不忙?”
  “哎呦,原來是劉所長,您可是貴客,請講請講,歡迎歡迎。”
  “蘇主任,我不渴,別這麼客氣。”
  劉建業攔住正準備倒水的蘇嫻,放下包,坐到辦公桌前一臉痛心地說:“蘇主任,韓朝陽被分局紀委和督察帶走的事你是知道的,雖然不知道到底因為什麼,但作為所長我有很大責任,平時對他不夠關心,管得不夠嚴。”
  原來你還不知道韓朝陽的“問題”已經搞清楚了!
  蘇嫻反應過來,不動聲色問:“劉所長,這麼說小韓確實犯了錯誤,確實有問題?”
  “不管他有沒有問題,有一點不能回避,說到底還是我劉建業的責任,不應該讓他這個正在試用期的新同誌常駐社區,如果當時安排一個經驗豐富的老同誌來警務室,肯定不會發生這些事。”
  “劉所長,您工作那麼忙,親自跑我們社區……”
  “蘇主任,我就不跟你繞圈子了,無事不登三寶殿,今天登門就是想談談你們社區義務治安巡邏隊的事。韓朝陽被紀委和督察帶走了,各項工作不能耽誤,楊書記也認為應該重新任命一個大隊長,我想先征求下你的意見。”
  還“楊書記也認為”,這桃子摘得未免太急了吧。
  別說現在已確認韓朝陽沒問題,就算查實韓朝陽違法違紀,這個治安大隊長也不可能任命你派出所的人。
  事實上就這一問題,上午與蔡主任已達成共識,也給楊書記打電話匯報過,楊書記既沒同意一樣沒反對。
  至於工作,反正你們派出所要安排民警常駐警務室,不管有什麼行動拉著他參加就是,為什麼一定要任命民警擔任大隊長,讓駐警務室的民警按規定“指導”就可以了。
  蘇嫻越想越好笑,禁不住問:“劉所長,如果你們分局紀委和督察確認韓朝陽同誌沒問題呢?”
  “沒問題也不適合再常駐社區。”
  劉建業的語氣不容置疑。
  蘇嫻猛然意識到現在不是高興的時候,縣官不如現管,他是所長,怎麼調配所的民警他說了算。更何況韓朝陽確實是個新同誌,不適合常駐警務室這個理由夠充分,就算楊書記也不好幹涉。
  

Snap Time:2018-10-22 22:13:29  ExecTime:0.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