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陽警事》全文閱讀

作者:卓牧閑  朝陽警事最新章節  朝陽警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朝陽警事最新章節第七百一十九章 微服私訪(18-09-28)      第七百一十九章 公示了(18-09-28)      第七百一十七章 新局長(18-09-28)     

第五十七章 大清查(九)


  手有重犯,蔡主任心中不慌。
  看看後視鏡,確認派出所的人沒追上來,一邊示意司機再開快點,一邊撥打起手機。
  “您好,這是110……”
  “別您好了,我是燕東區花園街道綜治辦主任蔡鑫陽,我們在組織社區幹部和社區義務治安巡邏隊入戶采集基礎信息、登記外來人口時抓獲一個畏罪潛逃12年的殺人犯,姓計,叫計慶雲,原府縣人,12年前在門崖縣殺的人,一共殺害二人,他對犯罪事實供認不諱。”
  110指揮中心每天都會接到數以百計群眾的報警,接警員什麼警情沒遇到過,唯獨沒遇到過這樣的警情。
  她一邊飛快地做記錄,一邊急切地問:“蔡主任您好,請問您在什麼位置?”
  “我正在把殺人犯往你們分局扭送的路上,剛過東明路口,剛進入人民路,請你立即向你們領導匯報,準備接手殺人犯。”
  “好的好的,請您注意扭送途中的安全。”
  涉嫌殺害兩人的嫌犯,這可不是一件小事!
  接警員結束通話立即向值班副主任匯報,值班副主任大吃一驚,急忙調看交通和治安監控,液晶大屏出現三輛車,前麵兩輛打著雙閃,後麵一輛執法車不光打著雙閃還開著警燈,意識到這不是惡作劇,不是無效警情,一邊讓一個民警查詢有沒有計慶雲這個通緝犯,一邊拿起電話回撥過去。
  “喂,您好,請問是花園街道綜治辦蔡主任嗎?”
  “對對對,我就是蔡鑫陽,請問您哪位。”
  “蔡主任好,我是分局110指揮中心邢洪昌,我通過交通監控看到你們了,請你們協助我們看押好嫌犯,注意扭送路上的安全,前麵第二個路口有我們的民警巡邏,我立即通知他們,讓他們一路護送你們來分局。”
  “好好好,太好了,讓他們給我們開道。”
  一切安排妥當,給值班副局長匯報。
  正在辦公室等消息的杜副局長糊塗了,舉著電話問:“洪昌,花園街道綜治辦扭送過來的嫌疑人也叫計慶雲?”
  “杜局,難道有幾個叫計慶雲的通緝犯?”
  “怎麼可能有幾個,我是說花園街派出所剛打電話匯報他們在清查朝陽村外來人口時成功抓獲涉嫌殺害兩人的嫌犯計慶雲。”
  邢副主任糊塗了,喃喃地說:“如果是他們抓的,嫌犯怎麼會在花園街道綜治辦手,怎麼又會被花園街道綜治辦扭送來分局!”
  杜副局長沉思了片刻,啪一聲拍了下大腿,咬牙切齒地說:“這個關遠程,好大喜功,就知道搶功報功!先通知刑警大隊準備接收嫌犯,花園街派出所的賬回頭跟他們算,我倒要看看他們怎麼收場。”
  聽領導的口氣,應該是花園街派出所也知道花園街道綜治辦在入戶采集基礎信息、登記外來人口時逮著一個殺人犯,頓時欣喜若狂,還沒去現場接管嫌犯就急不可耐地向局匯報。
  他們想立功,街道綜治辦一樣想立功。
  人家為什麼要把嫌犯交給派出所,想露大臉、立大功當然要往分局送,而且不管義務治安巡邏隊也好,治安聯防隊也罷,遇到犯罪分子都有權往公安機關扭送。
  邢副主任意識到花園街派出所這個烏龍搞大了,不僅會被局領導罵個狗血噴頭,甚至會成為全分局的笑柄,對劉建業和關遠程表示無限同情,但也隻是同情,因為現在有更重要的事辦。
  ………
  與此同時,火急火燎趕到朝陽村中街與五隊路口的關遠程,顧不上跟工作組的兩位副組長打招呼,舉著手機急切地問:“韓朝陽,你在什麼位置,嫌犯在什麼地方?”
  街道領導太坑了!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事已至此韓朝陽能說什麼,隻能硬著頭皮道:“教導員,我……我……我快到分局了,嫌犯就坐在我身後,我們正在把他往分局扭送的路上。”
  “扭送?”關遠程懵了。
  “我本來是打算等您過來的,結果蔡主任非要扭送,工作組、社區、綜合行政執法大隊和巡邏隊的人全聽他的,我實在是沒辦法。當那麼多村民的麵,我總不能往車前一躺,跟他們說想扭送就從我身上壓過去吧?”
  挖槽,這是釜底抽薪!
  十五分鍾前剛給局領導打電話報喜,結果嫌犯被街道直接扭送去分局了,這不是自己打自己臉嗎,關遠程氣得暴跳如雷,啪啪啪砸著警車的引擎蓋,咆哮道:“韓朝陽,你知道你在幹什麼,你到底是不是我花園街派出所民警,你到底有沒有最起碼的集體榮譽感……”
  工作組穀副組長從來沒見到過如此搞笑的事,想到派出所在朝陽村征地動遷期間總是推諉頓時一陣暢快,不禁走過來笑道:“關教導員,發什麼火,嫌犯交給你們派出所跟交給你們分局有什麼區別,不都是為了幹工作麼。”
  “穀局長,您別落井下石,這事沒您想得那麼簡單。”
  “也沒那麼複雜,”穀副組長點上支煙,故作神神叨叨地說:“聽我一句勸,別再跟小韓發火,蔡鑫陽就坐在他身邊,要是這些話被蔡鑫陽聽見,被蔡鑫陽誤解,到時候可不是往分局扭送。綜治辦幹出點成績容易嗎,搞不好會往市公安局送,甚至往公安廳送,反正又不遠。”
  罪魁禍首是韓朝陽,肯定是那小子的個人英雄主義又犯了,想去分局邀功,估計也有以此報複所領導的想法。但現在已經不隻是跟那個小王八蛋的事,街道卷進來了,這件事很麻煩,搞得所很被動。
  關遠程很快冷靜下來,立馬轉身拉開車門:“老胡、老丁、管稀元,你們留下組織清查。老陳,我們一起去分局。”
  “是!”
  關遠程鑽進警車,一邊忙不迭撥打所長手機,一邊催促道:“老陳,開快點,抄近路,爭取追上他們,護送他們把嫌犯安全扭送到分局。”
  “好的。”從來沒遇到過這樣的事,老陳暗想韓朝陽這下不光把所長教導員害慘了,所人估計全要跟著倒黴,現在所能做的隻有補救,一刻不敢耽誤,拉響警笛,猛踩油門火急火燎往分局趕去。
  

Snap Time:2018-10-23 13:18:02  ExecTime:0.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