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陽警事》全文閱讀

作者:卓牧閑  朝陽警事最新章節  朝陽警事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朝陽警事最新章節第七百一十九章 微服私訪(18-09-28)      第七百一十九章 公示了(18-09-28)      第七百一十七章 新局長(18-09-28)     

第十六章 又是她


  朝陽村三隊其實是朝陽村三組,朝陽村一共有6個居民小組,一至六組很有規律地由南向北聚居,涉及到各自的宅基地,不可能出現一組的人把房子建在二組的事。
  三組位於村中央,距村委會不遠。韓朝陽從西街進入村,一路小跑到村委會辦公室門口,許宏亮已經開著“警車”到了。
  盡管隻知道報警人在朝陽三組,不知道是具體哪一家,但找起並不難,甚至不需要給報警人打電話。
  朝陽村民不同於東明社區的居民,也不同於527廠的退役職工,他們大多以務農、做小生意、幹木工瓦工等手藝活以及出租房屋維生,不需要朝八晚五的上班。而且政府正在動遷,三天一大會、一天一小會,涉及到切身利益,家家戶戶都有人,讓他們出去他們也不會出去的。
  今天村沒開會,村辦公室大院沒幾個人沒幾輛車,而前麵巷口卻聚滿人,幾十個男女老幼在看熱鬧,遠遠便能聽見麵的吵鬧聲。
  “我們是派出所的,請讓一讓。”
  “有什麼好看的,把路都堵死了,影響交通知不知道,這是誰的電動車,挪到邊上去。這輛轎車誰的,村辦公室外麵那麼大地方不停,為什麼停這兒!”韓朝陽別上執法記錄儀擠進人群,許宏亮很默契地先維持起外麵的秩序。
  事實證明警察形象這幾年雖然不怎麼樣,要麼沒新聞,一有新聞大多是負麵的,但威懾力並沒有下降太多,村民們挪車的挪車,靠邊的靠邊,不過絲毫沒散去的意思。
  他們反正閑著沒事,遇到熱鬧能看到天黑。
  韓朝陽早習以為常,擦了一把汗,走進一個砌有大門臉的院子,隻見院子同樣站滿人,兩個三十多歲的婦女正指著死死守住堂屋大門的一個女孩破口大罵,院子的人顯然是兩個婦女帶來的,七嘴八舌地跟在後麵起哄。
  見警察來了稍稍消停,不約而同靠到一邊。
  怎麼又是她!
  韓朝陽一眼便認出守在堂屋門口的張貝貝,跟昨晚一樣吟著眼淚,跟昨晚一樣楚楚可憐。
  “有事說事,吵什麼吵?”
  現場人太多,必須板起臉,語氣必須嚴厲,不然控製不住局麵,韓朝陽指指仍在罵罵咧咧的兩個婦女,再指向她倆帶來的人:“我姓韓,叫韓朝陽,是花園街派出所民警,你們這是幹什麼?”
  “韓警官,她們一大早闖進我家,開口就罵,還打人!”
  “你家,你個臭不要臉的狐狸精,這兒怎麼成你家了!警察同誌,你去附近打聽打聽,看街坊鄰居怎麼說,問問這到底是誰家!”
  “警察同誌,你要為我們做主啊,這南方人壞著呢,一肚子壞水。她是詐騙,她想搶我們的財產,這兒是我家,我從小長大的地方,怎麼可能變成她家!”
  ……
  兩個婦女一個比一個胖,情緒一個比一個激動,說著說著就要上去打張貝貝,許宏亮眼疾手快,衝上來攔住二人,用警棍指著她們身後那些蠢蠢欲動的男人。
  張貝貝頭發亂了,上衣被扯破了,臉上有明顯的淤青,右臂有兩道抓傷,看樣子剛才吃了不小的虧。
  先是江二虎,現在又冒出兩個婦女。
  來龍去脈幾乎不用問,她倆絕對是張貝貝大舅媽與前夫生的女兒,親爹死得早,親媽也不在了,繼父把房產留給一個對她們而言完全不相幹的人,她們肯定不服氣。
  明明是她們出生成長的地方,一夜之間變成別人的家,換作誰也無法接受,何況這涉及到上百萬的拆遷補償。
  她們的心情可以理解,但動手打人可不行。
  不等張貝貝開口辯解,韓朝陽便厲聲問:“好啦好啦,我們一碼歸一碼,這個家到底是誰的回頭再說,先說說誰先動手的,誰動手打人的?”
  “警察同誌,你聽我解釋。”
  “解釋什麼,打人有理了?”外麵看熱鬧的村民越來越多,倆女人帶來的人有騷動跡象,韓朝陽不敢拖泥帶水,冷冷地說:“這不是說話地方,走,去村辦公室。”
  “去就去,誰怕誰啊。”
  “站住,跑什麼跑,”韓朝陽猛地跑到大門邊,攔住一個想開溜的小年輕:“事情搞清楚之前誰也不許走,看見沒有,這是執法記錄儀,在場的人全拍進去了,想跑是吧,行啊,跑跑看,我讓你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1、2、3、4……16,朝陽,一共16個,包括報警人在內17個。”許宏亮點點人數,緊握著警棍像門神般守在門口。
  剛才要動手的婦女居然很有擔當,竟振振有詞地說:“警察同誌,一人做事一人當,這個狐狸精是我打的,跟他們沒關係。”
  關係到好幾百萬呢,她倆能來第一次就能來第二次,今天不給她們個下馬威,以後別想安生。
  韓朝陽可不想每天都往這兒跑,用銳利的目光環視著眾人,嚴厲地說:“到底有沒有關係,問完之後才知道。走,排好隊,全去村辦公室。宏亮,你在前麵帶路,我在後麵盯著。”
  “走啊,愣著幹什麼。”
  本來就沒多大事,隻是在吵架過程中發生了一點肢體衝突。
  倆婦女不認為自己有多大錯,甚至覺得很委屈,氣呼呼地走在最前麵,她倆帶來的人同樣覺得沒什麼好擔心的,罵罵咧咧地跟了過去。
  “韓警官,我拿一下東西,我鎖一下門。”
  昨晚明明給過你警民聯係卡,遇到事還是打110,打110又怎麼樣,還不是轉到我這兒,韓朝陽越想越窩火,麵無表情地問:“拿什麼?”
  張貝貝捂著臉,咬牙切齒地說:“證據!”
  “證據,昨晚不是給我看過嗎?”
  “不是那些,是她們打人的證據。”
  張貝貝下意識抬起頭,韓朝陽順著她的目光看去,赫然發現門框上裝著一個小攝像頭。
  防範意識挺強,看樣子是有備而來,真有那麼點不是猛龍不過江的意思,韓朝陽徹底服了,不禁笑道:“有證據,有證據最好,弄快點。”
  “馬上。”
  

Snap Time:2018-10-23 12:52:19  ExecTime:0.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