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獵人》全文閱讀

作者:步槍  中國獵人最新章節  中國獵人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中國獵人最新章節第1494章你的級別不夠(18-01-11)      第1493章飯店要專訪牧哥(18-01-10)      第1492章我不走!(18-01-09)     

第1492章我不走!


  大口徑炮彈像火車疾馳而過那樣發出刺破空氣的聲音,一顆一顆的從空中落下來,砸在房屋上、街麵上、掩體上,掃平了一切,巨大的衝擊波讓殺傷範圍內的部下紛紛被震飛,隨即重重的落地,一些人也許會被炸得粉身碎骨。
  張炎雙目通紅看著這一幕,僅僅眼下這一輪炮擊,他的惡鬼七隊就損失了三分之一的人員。
  “殺豬刀我-操-你-媽-的空中支援什麼時候到!”張炎在通訊頻道狂吼著。
  “一分鍾!一分鍾我就能辦了他們的重炮陣地!給我一分鍾!”徐瑾咬牙切齒地吼道。
  “我-操-你-媽-的!你早過來我就不會損失這麼多人!我-操-你-媽-的!我-操-你-媽-的!我-操-你-媽-的!”張炎悲憤的狂罵著,一聲比一聲重,刺入了徐瑾的心。
  後方指揮的孫江濤非常理解張炎的心情,惡鬼七隊的行動幾乎可以稱之為完美。當這一切產生變化的是,戰鬥的規模變成了戰役級別的對抗,那已經不是張炎指揮的這樣一支三十幾分的突擊隊能夠左右勝負的量級了。
  他們非常清楚張炎花費了多少心血才拉起的惡鬼七隊,那不比其他人做的事情容易!
  正如張炎所說的,徐瑾的航空服務隊如果早一步介入戰事,他就不會蒙受如此巨大的損失。
  ……
  “師長,師長?師長?”
  李牧慢慢睜開眼,看到的是李澤文,他的勤務兵。
  李澤文輕聲報告道,“師長,到站了。”
  “天亮了?”李牧已經記不清楚有多少個夜晚是能夠睡得安穩的了。
  李澤文說道,“還有一個小時天亮,一小時零五分後抵達終點站。”
  這是李牧交代的時間。
  軍列抵達高鐵站之後,會迅速卸車轉為公路機動前往日大和戰術訓練基地。換言之,一個小時零五分之後,實際上對抗就開始了。而在李牧這,對抗已經於三天前開始他派出的偵察部隊已經於三天前悄然潛入了日大和戰術訓練基地展開偵察活動。
  李澤文要去打水,李牧道,“不用管我,去通知情報主任,十五分鍾後開會。”
  “是!”
  李澤文連忙去了。
  陸戰第一師模擬藍軍陸戰師,對抗日大和戰術訓練基地的紅軍旅。
  列車很平穩,很難察覺到顛簸。王國慶走進來,李牧正在悉數。
  “頭兒,小蘇到了,他想見見你。”王國慶低聲報告。
  李牧用冷水洗了一把臉,冰涼冰涼的,精神頓時好了許多。他看著鏡子的自己,臉上有了一些仔細看是能看見的皺紋。他才三十五歲。
  “讓他進來吧。”
  李牧擦幹淨手回到小型會議室那去。
  王國慶很把蘇小兵帶進來,蘇小兵站在李牧麵前,王國慶給李牧倒了一杯隔夜茶,李牧早上起來喜歡喝一杯隔夜茶,這已經成了習慣,自從他走上高級領導崗位。
  “頭兒。”蘇小兵臉色憔悴黑眼圈嘴唇幹裂,顯然一晚上沒睡好,而隱隱約約他的神色之中帶著不甘心以及委屈。
  李牧指了指座椅,“坐下說。”
  蘇小兵卻是不坐下,梗著脖子道,“頭兒,我不想走!”
  李牧慢慢的喝了一口隔夜茶,點了根煙抽了兩口,道,“這件事情已經談過了。”
  “頭兒。”蘇小兵眼眶慢慢出現淚水,“沒錯,我在你身邊工作的時間不長,前後不到兩年。我記得剛到陸南特戰訓練基地的時候,還狗眼看人低做了一些傻事。”
  王國慶出言打斷他的話,道,“小蘇,頭兒根本就不是因為這個願意你。”
  “班長,我知道。”蘇小兵沉著聲音說道,“以前的我是個什麼樣的兵我自己很清楚。仗著家的關係,就是個混日子的廢物!頂著特戰連長的頭銜,實際指揮作戰能力連一個上等兵都比不上!我算他-媽-的什麼特戰軍官!頭兒,我一直認為什麼忠黨愛國保家衛國都是比大胡話的口號,在你身邊工作之前,我認為這些都是很扯淡的東西!混日子,都在混日子,混資曆混官帽,托關係走後門,都是為了腦袋上的官帽!”
  “直到調到你身邊工作,我才發現自己錯得很厲害!我完完全全的錯了!我根本不知道,咱們這支軍隊依然是那支渾身上下都流著紅色精神血液的軍隊!堅定信仰從未動搖的人大有人在!盡管你平時極少的講理論,但是你用實際行動告訴了我們,什麼樣的軍人,才配得上腦袋上的軍徽!”
  蘇小兵看著李牧,堅定不移地說道,“駐外回來之後,我想了很多。勇士12號小隊活著回來四人,歐陽倩重傷,死了八個。我親眼看見他們戰死在我身邊!為什麼是他們!為什麼不是我!為什麼不能是我!”
  “頭兒,我的熱血還沒冷,我還想多殺幾個敵人!我懇求你讓我留下來!”
  蘇小兵猛然立正,軍姿筆挺。
  一番話說得王國慶都心情激動,被他深深的感染到了。顯然無疑,駐外歸來的蘇小兵,尤其是經曆了八達城十字街口一戰之後,他真正的成長為了一名鋼鐵戰士,一名具備了優秀指揮能力的軍事幹部!
  李牧感慨著緩緩說道,“小蘇,我為你的成長感到高興。說實話,當初把你留下來,的確是受了一些外力的影響,我做出了妥協。不過你的表現很就讓我滿意了,你的工作做得很好,是我李牧的兵。我甚至敢說,你走到哪,都可以對別人說,老子是李牧的兵。我是絕對的承認的,我不怕別人說什麼牧家軍李牧係。那都是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在搞派係,咱們隻要堅定黨的領導,什麼妖魔鬼怪陰謀詭計,都奈何不了我們。”
  緩緩歎了口氣,他抽了兩口煙,繼續道,“隻是有些時候,在具體工作上,不能一味的依照自己的意願來做事。我不跟你講什麼革命軍人是塊磚哪需要哪搬的大道理。把你調出陸戰第一師,既是我的意思,也是上麵的意思。你懂這個意思。”
  蘇小兵沉聲說道,“我明白,但是,我想留下!”
  李牧頓時笑了,“小蘇,演習結束之後,我也是要離開陸戰第一師的。”
  “你去哪我就去哪!”蘇小兵堅決地說道,“我和王班長配合工作了兩年,已經配合得很默契了。你再找一個機要秘書,那需要多久才能完成磨合!”
  李牧看著蘇小兵,嚴肅地說道,“小蘇,你要為了自己的前途考慮。跟在我身邊你就永遠隻能是機要秘書,你永遠沒有獨當一麵的機會。”
  “那王班長呢?他呢?”蘇小兵反駁。
  王國慶搖頭說,“小蘇,我們不一樣,我是士官,你是幹部。”
  蘇小兵慘淡一笑。
  我們不一樣。
  

Snap Time:2018-09-22 23:09:58  ExecTime: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