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門生》全文閱讀

作者:莫麻公子  道門生最新章節  道門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道門生最新章節第1275章 師兄你(18-10-20)      第1274章 種族大戰(18-10-20)      第1273章 修士大軍(18-10-20)     

第1021章 孱離


  東方墨之所以行事如此高調,其實隻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他不希望沿途耽誤太多的時間。
  既然北弧星域上修為最高的就是這傳送殿的殿主,而且對方跟他一樣是神遊境修士,那他便不會有絲毫的懼怕。因為如今的他,就算麵對神遊境大圓滿,也遊刃有餘。
  在他話音落下後,一股強悍的神識,突然從傳送殿深處向著他所在的地方席卷而來,並將他罩在了其中。
  東方墨身軀巍然不動,並且從他身上同樣隱隱散發出一股神遊境的修為波動。
  “嗯?”
  那神識的主人顯然沒有料到東方墨竟然也是神遊境修士,一時間此人竟然沉著起來。不消片刻,此人散發的神識轟然收了回去,四周一下子恢複了安靜。
  東方墨微微一笑,依然駐足在原地等待著。
  僅僅是半盞茶的功夫不到,他就看到一個老態龍鍾的身影,步履蹣跚的從大殿深處走來,最終站在了他麵前十餘丈的地方。
  仔細一看,那是一個滿頭銀絲,皺紋有如溝壑一般深邃的老嫗。
  老嫗雙目就像毒蛇般陰冷,一眼掃來常人麵對必然不寒而栗。
  其手中拄著一根綠色的木杖,木杖的頂端還有一顆同樣是水綠色的圓潤珠子。而觀其修為波動,跟東方墨一樣,赫然都是神遊境中期修士。
  方一出現,老嫗幹枯的雙手同時放在了木杖之上,拄在地上定神上下打量著東方墨。
  這時的東方墨同樣在打量著眼前的老嫗,並且他心中還稍稍的吃了一驚,因為他一眼就看出了這老嫗體內的氣息紊亂,躁動。
  “道友是誰。”
  良久之後,老嫗率先出聲。
  聞言,東方墨回過神來,看向此人拱手道:“小道方墨,不知道友高姓大名呢。”
  “老身萬穀宗孱離。”老嫗淡淡道。
  “原來是孱道友。”東方墨點了點頭,隻是對於這萬穀宗他卻是沒有聽說過。
  “道友之前說想要借用此地的傳送陣,敢問方道友師門何處呢!”名叫孱離的老嫗看向東方墨繼續問到。
  聽到她的話,東方墨沒有開口,這時他翻手取出了一枚圓形的玉質令牌,呈現在了老嫗的麵前。
  當看到此物的瞬間,老嫗呼吸一窒,並且眼中還有一抹淡淡的怒色閃過。可隨即她就壓下了心中的怒火,看向東方墨繼續道:“原來是九連宗的道友,老身失敬了。”
  東方墨收回了手中韓靈給他的玉佩,同時也暗自點了點頭,看來有此物在行事果然方便的多,似乎整個陰羅族中,韓靈所在的九連宗都是一個讓人仰望的存在,絕大多數勢力都會給一定麵子的。
  “孱道友似乎有恙在身。”這時東方墨看向孱離話鋒一轉。
  “這就不勞方道友掛心了。”孱離話語中的生人勿近之意顯而易見。
  對此東方墨隻是嘿嘿幹笑了兩聲,便道:“言歸正傳,小道想借用此地的傳送陣,不知孱道友可否行個方便呢。”
  “既然是九連宗的道友,想用此地的傳送陣自然是可以的,不過……”話到此處,孱離語氣一頓。
  “不過什麼!”東方墨意味深長的看著此人。
  “不過傳送陣數日前被同樣是你九連宗的一位道友動用了一次,想要用第二次,還要等上三日的功夫。”
  聽到此人的話,東方墨立刻就想到了韓靈,不用說孱離所說那位九連宗的道友,也是此女了。
  但得知要使用傳送陣,需要等上三日的時間,他還是不解的看向孱離:“哦?這是為何?”
  “因為北弧星域上的傳送陣,乃是以水靈之力操控的,每一次傳送之後,陣法中的水靈之力都要恢複一段時間,才能第二次開啟。”孱離道。
  “這……”東方墨一時間有些無語,沒想到還能碰到這種事情。但這種陣法他還是有所聽聞的,在人族一些偏僻星域上,同樣布置的就是這種陣法,隻為省去打量的珍貴材料,因此他並未覺得奇怪。
  思量片刻後,便聽他繼續道:“既如此,小道便等上三日即是。”
  “可以,那方道友請回吧,老身還有事要處理,這就不久留道友了,三日後方道友再來吧。”說完之後孱離轉身就要離去。
  “慢著!”
  但就在這時,東方墨忽然出聲。
  聞言,孱離轉過身來,麵帶不快的看向了他。
  “,小道常年在九連宗深居簡出,而今好不容易出了一趟宗門,不知道可否跟孱道友交流一二呢。”說著東方墨還露出了一個讓人如浴春風的笑容。
  “這恐怕就要讓方道友失望了。”孱離拒絕了東方墨的提議。
  可是東方墨依然沒有放棄,反而看向她道:“若是小道有辦法能夠解決孱道友身上的火毒,不知孱道友又覺得小道剛才的提議如何呢。”
  “你……”孱離震驚的看著他,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東方墨嘴角一勾的看著她,他之所以一眼能夠看出此人中了火毒,是因為他從孱離身上聞到了韓靈那一縷火魄的氣息,而且此人體內紊亂法力中的灼熱之感,讓他體內的那簇黃色火苗都微微顫了顫。若是他所料不錯的話,麵前的孱離之所以有傷在身,多半也跟韓靈有關。
  想來這也是孱離雖然對九連宗忌憚,可對他卻沒有什麼好臉色的原因。
  “方道友隨我來吧!”
  片刻後孱離看向東方墨道。
  話語落下後,她蹣跚的向著大殿深處行去了。
  見此東方墨自然邁步跟上了她的步伐。
  雖然這十幾年的時間,他都跟韓靈在一起,可他從韓靈口中對於整個陰羅族的了解並不算深,其一是因為韓靈的性格高冷,不善言談。其二是韓靈此人本來就少有出沒九連宗,對於整個陰羅族她同樣不甚了解。
  他隨著孱離很快就來到了內殿,孱離坐在了一張木椅之上,在她的示意下東方墨坐在了她的一側,二人中間還有一張造型精美的梨木桌。
  “方道友竟然能夠一眼就看出老身身上的傷勢,眼力還真是讓人吃驚。”
  “哪哪,小道不過是修煉過一種秘術,對此才有所感應的。”東方墨打了個哈哈。
  “實不相瞞,老身身上的火毒,乃是在三百年前跟一個火皇族修士鬥法中,被對方一擊之下,便殘留至今的傷勢。”
  聞言,東方墨詫異的看向孱離,他本以為乃是韓靈所謂,沒想到此人的傷勢還另有隱情。隻是他分明從此女的身上,聞到了韓靈那一縷火魄的氣息,這又該如何解釋。
  正在他內心疑惑之際,又聽老嫗道:“這內傷一直被老身壓製了三百年,直到在數日前,跟方道友那九連宗的同門鬥了一鬥,最終引起了此傷的複發。”
  “原來如此。”東方墨明悟的點了點頭,暗道竟然是這個原因。
  “若是方道友能替老身解了體內的火毒,此物便送你了,另外老身還可以答應,將來為方道友做任何一件在能力範圍之內的事情。”
  說話時孱離從袖口中拿出了一隻四四方方的石盒,放在了兩人之間的一張木桌上。
  當石盒觸及桌麵的瞬間,發出了“咚”的一聲悶響,看來此物分量應該不輕的。
  並且在東方墨神識掃過後,也被石盒給阻擋了下來,讓他無法看清其中到底是什麼東西。
  “此物是……”
  東方墨神色一動,就這將手伸向了麵前的石盒。
  可是就在這時,孱離幹枯的手掌伸出,擋在了石盒的上方。
  見此東方墨幹笑著收回了手掌。
  “此物是什麼,隻要方道友能夠替老身解了毒,自然就知道了。而若是方道友無法解毒,看不看其中之物也沒有什麼意義。”
  東方墨還是第一次遇到行事如此古怪之人,但最終還是聽他道:“對於解孱道友身上的火毒,小道雖然有些把握,但具體還要看上一看才能斷定。”
  聞言孱離雙目直勾勾的看著他,一時並未開口。東方墨雖然不知道此人這是何意,但還是毫無懼意的更此人對視著。
  直到良久之後,孱離顫巍巍的身軀向著他湊近了幾分。“老身的這個病根子落下了數百年,期間找過無數的人看過,其中甚至包括歸一境修士,但最終他們都束手無策。若非之前方道友一眼就看出了老身的恙體,以道友的修為,老身是絕對不會跟你提及此事的。事到如今,老身不過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來試一試,但結果不管如何,還希望方道友對此事要嚴加保密才是。”
  東方墨萬萬沒有想到,此人身上的火毒就連歸一境修士都無法解除,這讓他大吃一驚。
  良久之後,他便鄭重的頷首道:“孱道友放心,此時小道會保密的。”
  “好,你想怎麼做說來聽聽,老身自然會配合你的。”說著孱離湊向他的身軀也坐了回去。
  “很簡單,孱道友將手伸出來吧。”東方墨道。
  而他話音剛落,孱離皮包骨頭的手臂,已經放在了他的麵前。
  東方墨沒想到此人如此爽快,於是他也沒有猶豫,修長的五指立刻抓在了此人的手腕之上,隨之一股精純的法力,順著手腕注入了此人的身軀當中,開始查看起孱離體內的情況。
  讓他訝然的是,當他的法力在注入孱離體內的瞬間,極為水到渠成,沒有任何阻礙。這倒不僅僅是因為孱離主動配合的原因,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為他麵前的孱離,主修的應該是水係術法,相應此人體內的也是水靈根,跟他的木靈根相生。
  而且東方墨還吃驚的感受到,此人體內的水靈力,竟然充沛渾厚到了極點。雖然孱離隻有神遊境中期,可體內的法力渾厚程度,近乎不下於神遊境大圓滿了,跟她老態龍鍾的虛弱模樣大相徑庭。
  就在東方墨對此極為驚訝之際,突然間讓他始料未及的一幕出現了。他注入了孱離體內的法力,這時瞬間被一股灼熱之氣給點燃。
  僅此一瞬,孱離被他握住的手臂變得通紅,還變得滾燙猶如燒紅的烙鐵,隨即在此人臉上,更是浮現了一抹明顯的痛苦之色。
  不止如此,被點燃的法力就像凶猛的火舌,向著他手掌蔓延而來。
  “呼啦!”
  孱離體內法力鼓動,此人手臂猛然間爆發出一股驚人的震蕩之力,將東方墨的五指給硬生生彈開。
  盡管東方墨肉身強悍無比,這一刻也覺得虎口有些發麻。
  “方道友竟然主修的木係功法!”
  這時孱離看向他勃然大怒,臉上的痛苦依然沒有消除。
  

Snap Time:2018-10-20 10:44:06  ExecTime:0.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