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門生》全文閱讀

作者:莫麻公子  道門生最新章節  道門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道門生最新章節第1280章 見不得人嗎(18-10-23)      第1279章 帶上一起走(18-10-23)      第1278章 我很尷尬(18-10-23)     

第1009章 美人計


  東方墨萬萬沒有想到,天底下還有人為能夠煉製出來的這種逆天寶物,這讓他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見此,又聽禹九道:“而且那個級別的十二生羅珠,僅僅是凶煞之氣就能讓人退避三尺,威力隻能用恐怖二字來形容。有此物在手的人,同階修士當中,絕對是無敵的存在。”
  看了此女一眼後,東方墨摸了摸下巴,不禁陷入了沉吟。
  若是禹九所說的不假,那麼他手中的那顆血色珠子,從凶煞之氣的濃鬱程度來看,極有可能就是十二生羅珠當中的一顆。
  念及此處,他瞥了密室中某個角落的位置一眼,穿過濃鬱的魔魂之氣,看著那隻用尾巴倒掛在半空的白色小猴。
  這潑猴真是膽大包天,當年在蝠魔人裂縫,不知道從何種存在手,將這十二生羅珠給他奪來了一顆。
  “那要操控此珠,需要用何種方式。”片刻後,他再度看向了禹九。
  “我勸道友還是放棄吧。”
  可是禹九卻說出了一句讓他眉頭一皺的話來。
  “為何!”東方墨不動聲色道。
  “小女子這六顆生羅珠,千年來一直被我用精血溫養,因此天底下除了我之外,沒有人能夠操控它們,就算是歸一境修士也不行。”
  然而東方墨卻一聲譏笑:“你想多了,你這六顆生羅珠雖然威力不小,可小道對它們的興趣不大。”
  聽到他的話,禹九明顯有些將信將疑。
  見此,東方墨翻手從儲物袋中取出了一隻被封印的玉盒,當他將玉盒的封印開啟之後,從中夾出了一顆鴿蛋大小,殷紅似血的珠子。
  這顆珠子同樣被一層晶瑩的薄膜包裹,透過薄膜,禹九一眼就看出了這顆珠子跟她的六顆生羅珠,外形上幾乎一模一樣。
  在她驚駭的目光當中,東方墨手指用力一搓,隻見血色珠子表麵那層薄膜,波的一聲碎開,露出了此物的本來麵露。
  “嗡!”
  僅此一瞬,一股滔天的煞氣,呈現環形蕩開,頃刻間轟在了密室的四麵八方。
  盤坐的東方墨,一身寬大的道袍被這股煞氣帶起的勁風,吹拂而起,發出獵獵的聲響。
  而禹九此女,一頭長發迎風飛舞,露出了整張妖異的臉頰。並且在被煞氣衝擊的瞬間,她眼眸中的瞳孔驟然一縮,其中的暴戾之色越來越濃。
  關鍵時刻,此女幡然醒悟,並一口咬破了舌尖,劇痛之下,她終於從那種被煞氣影響心智的狀態中醒悟了過來。
  “這難道是……”禹九看向東方墨手中的血色珠子就像想到了什麼,一臉的難以置信之色。
  可是不等此女說完,這時讓她還有東方墨二人意想不到的一幕發生了。
  隻見東方墨手中的血色珠子,忽然間一顫。
  與此同時,在他另外一隻上的六顆生羅珠,開始瘋狂的顫抖起來。
  “咻咻咻……”
  在連續六道破風聲中,六顆生羅珠向著血色珠子電射而去,尚未靠近就砰砰爆開,化作了六股粘稠的血漿,盡數沒入了血色珠子當中。
  這一切發生的快若閃電,僅僅是兩個呼吸不到。
  直到這時,東方墨依然沒有從訝然中回過神來。
  “哇!”
  就在這時,在他麵前的禹九陡然張嘴,噴出了一大口熱血。隻見此女本就萎靡的氣息,更是變得虛弱不堪。這是因為她溫養了上千年的六顆生羅珠,被東方墨手中血色珠子吞噬掉的原因,讓她元氣大傷。
  “果然是十二生羅珠!”禹九霍然抬頭,目光有些呆滯的看著東方墨手中的血色珠子。
  此刻東方墨也終於從震驚中恢複了過來,他略顯興奮的舔了舔嘴唇,既然禹九都如此說了,看來他的猜測絕對不會錯。
  他之所以此物毫無顧忌的拿出,並呈現在此女麵前,就是想要確認一番他手中的血色珠子,到底是不是禹九口中的十二生羅珠。
  “你怎麼可能會有這種東西!”不多時禹九看向了東方墨,雖然心中依舊震撼,可此女的神態卻顯得極為平靜,甚至平靜中還有一絲複雜。
  聞言東方墨並未回答此女,而是話鋒一轉:“此物的操控之法,禹道友應該是知道的吧。”
  禹九沉吟片刻後,便搖了搖頭。“雖然不知道你從哪弄來的此物,可既然它完好無損,便說明這必然是有主之物,普天之下除了它的主人之外,沒有人能夠操控生羅珠。而且此物還有一個特性,那就是主人身死,它也會自爆。”
  “是嗎!”東方墨不置可否的看向此女,看不出他對此女所說的話是信了還是不信。
  “若是小女子所料不錯的話,道友的這顆生羅珠,應該跟你鎮魔圖中的諸多蝠魔有關吧。”這時又聽禹九說到。
  “嗯?”僅此一瞬,東方墨詫異的看向此女。沒想到禹九不但認出他鎮魔圖中的諸多魔魂都是由蝠魔人煉製而成,而且還看出了這顆珠子的來曆,也跟蝠魔人有關。
  從他的神情,禹九就知道自己沒有猜錯。於是又聽此女繼續道:“道友不用這麼驚訝,實不相瞞,蝠魔乃是我血蝠族的一個分支,隻是早在數萬年前,這個分支就脫離我血蝠族自立門戶了。”
  “這……”東方墨訝然更甚,不想蝠魔人還跟眼前的血蝠族有關。
  並且下一刻,禹九語不驚人死不休,又說出了一句讓他臉色大變的話來。
  “另外小女子還看得出,道友應該修煉過陽極鍛體術。”
  “你……”東方墨看著此女瞪大了眼睛。
  “咯咯咯……”禹九終於恢複了一點體力,隻見她盤坐了起來,並看著東方墨捂嘴笑的花枝亂顫。
  而後此女繼續道:“之前在火河秘境的火乳池中,我曾仔細的檢查過了,池水內沒有一絲的火乳靈絲,可謂被煉化的幹幹淨淨。這一點常人無論如何都是難以做到的,不過天底下卻是有兩種秘術,隻要修煉了之後,就能輕易做到這一點。其中一種,便是陽極鍛體術。”
  聽到她的話,東方墨眼睛眯了起來。思量間,他看向此女驚異的問道:“你可不要說這陽極鍛體術,也是你血蝠族中的一種秘術。”
  “你還真是猜對了。”禹九點頭。
  聞言他古怪的看著此女,沒想到今日從禹九口中,還能得知如此多的秘辛。
  並且這時東方墨下意識就想到了當年低法則星域上的那些血族修士,暗道莫非血族修士也跟眼前的血蝠族,或者是跟蝠魔人有關不成。而越想,他越發覺得自己猜測的極有可能是對的。
  而緊接著,他就神色一動的看向此女問道:“禹道友之前曾說有兩種秘術,都能夠將火乳煉化的一絲不剩,一種是陽極鍛體術,不知道另外一種又是什麼呢。”
  “道友有此一問,多半心中已經有答案了吧。不錯,就是跟陽極鍛體術對應的雙修術法,元柔鍛體術。”禹九道。
  東方墨表麵看似沒有異樣,但心中又一次動蕩起來。
  而不等他細思下去,突然間他身軀沒由來一震,接著皮膚表麵金光一閃。竟然是他體內陽極鍛體術,自行運轉了起來。
  東方墨就像是感應到了什麼,唰的抬頭,看向了麵前的禹九。
  隻見而今的此女貝齒緊咬著朱唇,眼波如水的看著他。
  “實不相瞞,小女子便修煉過元柔鍛體術。”語罷,此女小巧的舌頭伸出,舔了舔嘴唇,模樣勾人心神。
  對於她的話,東方墨甚至沒有絲毫的懷疑。因為這兩種雙修術法,單方麵運轉之下,也能使得男女之間相互感應和相互影響,當年他就曾這樣**過牧心。
  可是看著眼前秀色可餐的此女,東方墨內心殺機一閃,表麵卻一聲輕笑:“禹道友這是什麼意思!”
  “小女子的意思……你猜呢!”說話之際,禹九湊到了東方墨麵前近在咫尺的地方,如蘭的氣息噴在了他的臉上。
  並且這時他身軀表麵的金光,越發的耀眼了,跟禹九嬌軀上的柔光交相呼應。
  

Snap Time:2018-10-23 13:00:31  ExecTime: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