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門生》全文閱讀

作者:莫麻公子  道門生最新章節  道門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道門生最新章節第1402章 佛引自燃(18-12-18)      第1401章 化幹戈為玉帛(18-12-18)      第1400章 封印(18-12-18)     

第821章 三清墟


  (未完待續,有票的捧個票場啊。)
  這一日,東方墨盤坐在由兩隻墨角獸拉動的紫色輦車中,一手托著下巴,臉上露出沉思的神態。
  兩隻墨角獸四蹄邁動,在黑暗無垠的虛空當中疾馳穿梭。而他如今所在的位置,乃是瑤光星雲之外的星域空間。
  青靈道宗雖然隻有天樞、天璿、天璣、天權、玉衡、開陽、瑤光七大星域,但除了七大星域之外,還有諸多的星域碎片散布著。
  比如青靈道宗的跨星雲傳送陣,就是建立在一處漂浮在虛空中的星域碎片上的。
  而今東方墨的目的地,是一處叫“三清墟”的地方。
  三清墟這三個字,還是他恩威並施之下,從古姓夜靈族修士口中得知的。
  當年古姓修士就是因為擅闖此地,被青靈道宗發現後,才抓住關押在塔牢中。
  紅櫻也曾說過此人闖入了不該闖的地方,所謂“不該闖的地方”,指的就是三清墟。
  東方墨在第一次聽說三清墟時,著實被震驚了一把。而震驚的原因,僅僅是因為“三清”兩個字。
  這讓他瞬間想起了太乙道宮的開山祖師,三清老祖。
  修行至今,有意無意的他似乎都和這個三清老祖,有著一些難以察覺的牽連,或者叫因果關係。
  東方墨如今身為聖子,原本對青靈道宗的諸多秘辛,比起常人知曉得更多才是,但這三清墟他還從未聽說過。
  詫異之下,他立刻私下大肆查閱起來,可最終的結果卻是什麼都沒有查到。
  一籌莫展的他,抱著僥幸的心理,問了問祁長老此事,讓人意想不到的是,他還真的從祁長老口中得知了有這麼一個地方。
  祁長老曾言,三清墟乃是早年青靈道宗一位神秘莫測的長老的修行之所,但後來這位長老因為某些不為人知的原因,死去後他的名諱被青靈道宗列為了禁忌般的存在,不準任何人提起,更不能在私下有任何相關的傳言。
  包括這位長老的修行之地三清觀,也被有大法力之人連根拔起,拖動到了虛空,化作一片星域碎片漂浮,無數年來少有人踏足。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才有了“三清墟”三個字的由來,墟,就是廢墟的意思。
  隨著時間的推移,加上沒有相關典籍的記錄,所以知道三清墟,以及那位長老傳聞的人越來越少。或許隻有內門弟子中的一些人,還有青靈道宗的長老,才知道此地的存在。
  得知這些消息,東方墨自然震撼不已,他幾乎有九成的把握可以確定,那位青靈道宗的神秘莫測的長老,就是太乙道宮的三清老祖。
  後來他還從祁長老口中得知,三清墟雖然漂浮在虛空,但並非是隨波逐流的,而是以陣法固定在某個地方。
  而且因為陣法的玄妙,三清墟隻有在滿月之日才會在虛空顯現出來,並敞開。平日隱匿時,即使是破道境修士都無法進入,而這,也是東方墨為何會讓姑蘇婉兒多等幾日的原因。
  三清墟和三清老祖息息相關,他當然不可能置若罔聞,所以一定要打探清楚。
  最主要的是,東方墨心中有一種莫名的心緒,總覺得他應該來此地一趟。
  “少族,到了。”
  某一刻,紫色輦車一頓,同時車外傳來了孫然一清脆的聲音。
  東方墨回過神來,此行並未用多長時間,隻是區區一日功夫而已。
  他站起身順著孫然一拉開的卷簾走了出去,抬頭一看,隻見在前方虛空中漂浮著一個巨大物體。
  那巨大物體有點像是一個陀螺,陀螺下端,是一座黑漆漆的猶如倒置的山峰,倒置山峰死氣沉沉的,給人一種壓抑的感覺。不用說這就是被人拔地而起的部分了。
  而在上方則相對平坦,是一閃廣袤的開闊之地。
  其上能夠看到山石、花草、瀑布,甚至還有亭台樓閣,長廊畫坊。隻因距離太過遙遠,因此這些景物都顯得虛無縹緲,甚至修為低下者根本就看不見。
  不止如此,巨大的陀螺四周,東方墨還發現有四條虛影呈現放射狀散開。他隱隱發現四條虛影外觀上應該是四條鐵鏈。正是因為這四條粗大鐵鏈,才將中間的巨大陀螺固定在虛空的。
  而不用說這“巨大陀螺”,就是三清墟了。
  三清墟還有當年那位神秘莫測的長老,雖然對於常人來說乃是禁地和不可提及的存在,但東方墨從祁長老口中,還得知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那就是青靈道宗的內門弟子,以及諸多長老,甚至外門弟子,若是想要進入此地的話,隻需通告一聲即可,青靈道宗並不會多加阻攔。也就是說,三清墟青靈道宗的很多人都曾踏足過。
  這就著實讓人匪夷所思了。
  東方墨不管怎麼琢磨,也猜不出原由。在他看來,既然是禁地,那就不該如此隨意才對。
  反之,若是此地常人可以出入,又何必設為禁地,甚至不讓青靈道宗的人私下談論。
  最終他勉強找出了一個理由,那就是此地應該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這個秘密青靈道宗不想廣布天下,但同時又想讓人將這個秘密給找出來,因為就連他們自己都不知道這個秘密是什麼。
  如此想到時,東方墨一步跨出,踏在了虛空。
  “在此地靜候。”
  留下一句話後,他雙手倒背向前走去。至於周遭的星空擠壓,當年他都能承受,如今更不會放在眼了。
  “是。”
  孫然一躬身領命。
  望山跑死馬,三清墟看似並不遠,可東方墨將遁術施展,足足兩個時辰後才來到了近前。
  到了此地他眼前已經是左右看不到盡頭的白蒙蒙的一片霧氣了。在滿月之日,遠處能夠看清三清墟的真容,但靠近之後就有陣法阻擋視線,這也是東方墨早就了解到過的,因此並未太過於驚訝。
  然而就在東方墨準備繼續邁步,踏入白蒙蒙的霧氣中時,忽然間“嗡”的一聲,一股霸道的神識猛地向著他掃了過來。
  在這股神識之下,東方墨寬大的道袍無風自動的被吹起,發出獵獵聲響,偃月冠垂下的兩條絲帶,亦是在耳畔飛舞起來。
  這股神識在他身上來回掃視了足足七八遍,最終才潮水一般退了下去。
  被這股神識籠罩的瞬間,東方墨隻覺得喉嚨有些發幹,隻因這股神識絕對不是破道境修士能適當出來的。暗中那位必然是歸一境修士。
  咽了口唾沫後,他定了定身,隨即邁動腳步,一步跨入了白霧中,接著身形就消失無蹤了。
  隻是行走了半刻鍾不到,東方墨眼前逐漸清晰,前方出現了一片大地。
  這片大地青蔥遍布,尚未靠近一股濃鬱的靈氣已經撲麵而來,讓人聞之精神一震,渾身經脈都被貫通了一般。沒想到此地的靈氣赫然比尋常之地濃鬱三四倍。
  不止如此,當東方墨繼續靠近後,某一刻他感受到自己似乎穿過了一層無形的禁製,或者叫做結界。
  並且他有一種直覺,這層禁製或者結界,乃是三清墟自身所持有的,並不是青靈道宗的高人布置。
  因為穿過結界的感覺,跟當初剛剛踏出低法則星域時的經曆一模一樣。唯獨不同的是,當初他是脫離低法則星域,而今他是踏入三清墟。
  東方墨搖了搖頭,接著身形一動,緩緩降落在了地上。
  就在他雙腳踏在地麵的瞬間,不知為何,他心神一顫,腦海中亦是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奇異波動。
  仿佛對腳下的這片大地,他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訝然的同時,他抬頭環視了一圈。隻見他如今所在的地方,是一座幽靜的山穀,山穀兩旁有各色的綠草鮮花,一隻隻飄飛的蝴蝶閃動翅膀,無聲的翻飛著。四周還彌漫著靈氣和花香混合的清香。
  東方墨向著山穀走去,不多時便聽到了嘩嘩的流水聲,側頭一看,一條潺潺小溪蜿蜒流淌,溪水中漂浮著一片片扁舟一樣的樹葉。而在小溪的盡頭,他看到了一座小橋,小橋連接一處涼亭。
  “嗡!”
  東方墨神識轟然探開。
  讓他意外的是,此地神識居然沒有受到任何影響,輕易的就覆蓋了方圓十餘。
  不過神識籠罩之地,大都靈氣盎然,景致細膩,哪跟“墟”字,扯得上關係。
  這般想到時,東方墨已經跨過小橋,駐足在那座簡單的涼亭上。
  到了此地,那種對此地的熟悉之感依舊在心間揮之不去,就像這地方他曾幾何時來過。
  東方墨摸了摸下巴,接著向著懷中一抹,拿出一顆潔白的珠子。
  “古道友,這地方你應該很熟悉吧。”隻見他嘴角上揚的說道。
  其話語落下,在他手中的白色珠子,蕩出了一股淡淡的神魂波動。
  “東方道友這不是存心打趣古某嗎,古某正是因為潛入此地,才被貴宗的高階修士發現,並打入囚牢的。”夜靈族修士道。
  “嘿嘿,現在古道友應該可以告訴小道,當初為何你會潛入此地吧。”東方墨嘿嘿一笑。
  “告訴你也無妨,隻是古某就怕東方道友不信。”
  “是嗎,古道友姑且說來聽聽看。”東方墨道。
  “古某進入此地,自然是跟一個人有關。”
  

Snap Time:2018-12-19 04:52:41  ExecTime:0.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