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門生》全文閱讀

作者:莫麻公子  道門生最新章節  道門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道門生最新章節第1389章 我佛有緣(18-12-12)      第1388章 找到了(18-12-12)      第1387章 恐怖的恢複力(18-12-12)     

第741章 混沌玄寶


  這時數萬隻靈蟲已經覆蓋在了青年男子的周身的罡氣上,不斷的啃食,發出喀嚓喀嚓的聲響。
  感受到四麵傳來強烈的擠壓,青年男子身軀瘋狂顫抖,額頭汗珠密布,沒想到這些靈蟲的力氣如此大,這讓他臉色聚變。
  “喝!”
  此人一聲爆喝,體內法力盡數宣泄而出,周身的罡氣立馬變得凝實,而後開始撐大。不過這樣做他顯然不好受,額頭的汗珠滾滾落下,月色長袍都被浸濕。
  與此同時,不遠處的東方墨就看到包裹青年男子的蟲群,開始膨脹起來。
  見此他淩色一閃,不想此人就算被蟲群給淹沒,都還有餘力反抗。
  看來神遊境中期修士,果然不是初期能夠比較的。而且他還判斷,此人就算在中期修士中,也是屬於佼佼者一類的存在。
  他不知道那布衣老者和中年男子之間的戰鬥什麼時候結束,也不知道二人最終誰勝誰負。但無論如何他也毫不起,唯一的辦法就是解決此人好盡快跑路。
  念及此處,他再次對著腰間一拍。
  隨著嗡嗡之聲,有是一大片黑白二色的靈蟲鑽了出來,細數之下同樣有五六萬之多。
  這些靈蟲剛剛出現,根本不需要他的操控,就向著前方凝聚在一起的蟲群衝去,二者遮掩合二為一。
  有著這股蟲群的摻入,青年男子的壓力暴增了一倍之多。
  片刻間就聽他驚怒交加的喝聲傳來,甚至能從中聽出顯而易見的驚恐之意。
  此時嗡嗡的蟲鳴一浪接著一浪,修為普通者聞之,恐怕會頭暈胸悶的從半空栽倒。
  同時,前方融合為一的蟲群,也再度開始收縮。
  “哢嚓!”
  僅僅是十餘個呼吸,青年男子周身蛋殼狀的罡氣麵對蟲群的擠壓和啃食就四分五裂。
  “不!”
  而後此人淒厲的慘叫從中傳出。
  正在東方墨興奮的舔了舔嘴唇時,某一刻,收縮成一團的蟲群,“”的一聲忽然間炸開。
  “咻!”
  從中一個巴掌大小,呈現紫、紅、白三色的元嬰急速衝出,將零落的一隻隻靈蟲撞開,向著遠處奪命而逃。仔細一看,那元嬰的模樣正是之前的青年男子。
  看到這一幕,東方墨一聲冷笑道:“抓住他。”
  “嘰嘰嘰!”
  就聽靈蟲母體口器張開,發出古怪嘶鳴。
  “嗡嗡嗡……”
  四散的黑白二色靈蟲,翻滾間化作了一隻鵬鳥。
  鵬鳥雙翅震動一扇,速度比起那元嬰快了不止一籌,頃刻間就追上了此人,並張嘴將此人元嬰咬在喙嘴中。
  “小輩住手!”
  而就在青年男子的元嬰,即將被蟲群化作的鵬鳥給咽入腹中時,隻聽他發出一聲絕望的吼聲。
  東方墨對於此人可不會心慈手軟,隻是當他想起之前在姬家時,此人提到那夜靈族修士的身份之際,被那破道鏡老者故意打斷的事情,心中不禁生出了一抹遲疑。
  略一思量後,他心神一動,給靈蟲母體下了命令。
  那間,就要將此人元嬰給吞噬的鵬鳥動作一頓,接著雙翅震動折返而回。
  修士被斬殺空留元嬰的話,元嬰因為沒有法體承載,自身實力連十分之一都無法發揮。所以東方墨麵對此人的元嬰,並沒有之前麵對青年男子本尊那麼忌憚。
  這時他右手食指伸出,向著此人的元嬰驀然指點而去。
  “咻!”
  一條比發絲還要纖細的銀線,從他食指上激射而出,下一刻就將青年男子元嬰的脖子纏繞了一圈。
  此物正是當年姑蘇婉兒給他煉製的碧遊絲,雖然這些年來他甚少動用此物,不過隻要青年男子敢妄動,他一個念頭,以碧遊絲的犀利,便能將此人頭顱給割下來。
  不止如此,東方墨還不放心的伸手打了個響指,一簇火苗在他食指上燃燒。隨著他屈指一彈,這簇火苗激射而出,當觸及青年男子的元嬰那,就爆開成一層火幕將他全身包裹起來。東方墨願意的話,此人頃刻間就能被他焚燒成飛灰。
  做完這一切之後,他才伸手一抓將青年男子的元嬰抓了過來,並不由分手的封印到了一隻石盒當中,最終還在那石盒上貼上了一張能夠隔絕法力和神識波動的符。
  看了看之前青年男子肉身被靈蟲啃食的地方,東方墨將此人遺落的數隻儲物袋也攝了過來。
  至此,他又將諸多的靈蟲還有那隻靈蟲母體收起,這才法力鼓動,繼續向著正北的方向破空而去。
  此次仗著這群變異靈蟲,斬殺神遊境中期的青年男子,東方墨清晰的認識到了這些靈蟲的威力,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凶殘幾分。
  而且他之前還隻釋放了三分之二的靈蟲,全部釋放威力起碼還要暴漲三成。
  對此他自然是興奮異常了,因為這些靈蟲的威力越大,他的底牌就越強硬。
  東方墨沒有發現,在他懷中的南宮雨柔,當看到神遊境中期的青年男子,幾乎沒有任何反抗之力,就被他連續釋放的兩股靈蟲給吞噬的隻能自爆法體逃走元嬰,此女眉目中露出一抹驚詫和異色。
  但這抹驚詫和異色一閃即逝,就不見了蹤影。
  就這樣,東方墨一路疾馳,期間不但調整了幾次方向,還謹慎的祭煉了三具血影分身,讓它們從不同的方位逃離,希望有人追來,也能借此迷惑他人視線。
  直到半個月之後,他終於暗暗的鬆了口氣。這麼久都沒有人追來,想來應該是安全了。
  而南宮雨柔經過這些時日的調整,也差不多恢複了過來。隻是當初接下青年男子的全力一擊,她體內有些傷勢依舊沒有痊愈,需要調養一段時間。
  東方墨找了個荒僻之所,潛入地底開辟出了一座簡易的洞府。
  這半個月不眠不休的逃遁,就算是他也極為疲憊。
  二人鑽進各自的石室後,東方墨立刻盤膝而坐,開始恢複起了虧損的法力。
  至於南宮雨柔,亦是打坐起來,希望將體內的傷勢痊愈。
  東方墨隻經過了一日的調整,一身法力就徹底的恢複了過來。唯獨神識的耗損,不是短時間通過打坐能夠恢複的。
  而剛剛蘇醒過來的他,將石眼術施展,就輕易的看穿石壁,發現另一間石室中南宮雨柔還在調息著。
  為了不打擾此女,他將鎮魔圖中的魔魂之氣釋放了出來,籠罩他周身數丈範圍,接著才將封印青年男子元嬰的石盒取出。
  將石盒打開後,他一眼就看到了此人正牙關緊咬,臉色異常難看的樣子。
  見此東方墨隔著一層火幕將他抓在了掌心,嘴角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青年男子對於他的舉動,惱怒之色不加掩飾。
  “要殺要剮,悉聽尊……啊!”
  原本青年男子看向東方墨一聲冷笑,而後傲然的開口,隻是他話還沒有說完,罩著他的那層火幕,就火焰大漲,看似平淡無奇的黃色火焰,熊熊燃燒在了他身上。
  一時間,此人口中發出淒慘的叫聲。若非有魔魂之氣隔絕,想來必然能將驚擾到打坐的南宮雨柔。
  東方墨嘲諷的看著此人,任由他被火焰焚燒。
  青年男子的慘叫持續了數十個呼吸,東方墨才掐動法決,火焰收斂了起來。
  而等此人剛剛喘了口氣之後,黃色火焰再次開始大漲。
  “啊!”
  隨即又是此人淒厲的慘叫。
  就這樣,東方墨一連折磨了青年男子十餘次,眼看此人眼神中終於露出驚懼後,這才罷手。
  “現在我問你答,如果你回答的不滿意,後果我不想多說。”
  東方墨丟下這句話後,就繼續開口:“先告訴我,你是何人。”
  “司……司馬家,司馬義。”青年男子深呼吸,緩過氣後,就如實回到。
  在他麵前的東方墨,雖然隻有化嬰境後期,可手段比起一些老怪物還要老練和狠辣,因此讓他之前的諸多算盤全部落空。
  “這次司馬家為何會出現在黑岩星域的姬家。”東方墨又問道。
  “為那女子而來,準確的說是為了她身上一具夜靈族修士的神魂而來。”
  “當年在古凶之地,看到她被夜靈族修士的神魂破入識海的,是不是你。”
  “不錯。”青年男子並未否認。
  “這次到姬家的來的,隻有你還有之前那布衣老者二人嗎。”東方墨接著發問。
  “對……啊!”
  青年男子剛剛點頭,一股火焰再次熊熊燃燒在了他的身上。
  良久之後,東方墨將火焰一收。“我要聽真話。”
  青年男子臉色痛苦之色依舊沒有消散,臉色扭曲的說道:“我……說的就是真話,這次來姬家,時間上隻來得及聯係到司馬太南長老一人。”
  “聽你的意思,似乎可以的話還會召集更多的人。告訴我,為何你們那麼想得到那夜靈族修士的神魂。”東方墨驚疑的看著此人。
  聽到他的話,青年男子陷入了遲疑,接著就見他咧嘴一笑:“告訴你也可以,不過你必須發下誓言,事後一定要放我元嬰安全離開,否則就算我死也不會說出口。”
  “你覺得你還有跟我講條件的資格嗎。”東方墨殺機浮現的沉聲問道。
  “小子,其實你我都是一類人,若換做我是你,在問完話之後也不會讓對方活下去。既然明白左右都是死這個道理,你覺得我還會告訴你想要知道的答案嗎,無非就是多受點痛苦而已。實話告訴你,我司馬家有一種秘術,就算落在你手中,我也能自爆識海,所以你也別想著強行搜魂之類的了。至於如今我還沒有選擇自爆,甘願承受你的折磨,是依舊抱著一線生機的希望而已。但如果你真想要用強的話,那我保證你將什麼都得不到。”
  語罷,此人臉上浮現一抹決然的癲狂之色。
  東方墨詫異的看了此人一眼,沒想到他能說出這麼一番話來。
  並且他對於此人所說,甚至不由相信了幾分,因為那種秘術,東方家也有,而且不止一種。
  “有意思,好,我答應你了。”
  接著就見東方墨拇指和小指扣住,將其餘三根手指伸直,並手臂高舉過頭。
  “我對天道發誓,隻要你如實告知我想要知道的東西,事後我放你元嬰毫發無損的離開,如若不然,從此道止不前,願遭心魔反噬。”
  誓言完畢之後,東方墨放下手來,看向了青年男子。
  當看到他如此幹脆的就發下了誓言,青年男子反而有些不可思議,覺得這不合常理。
  直到他仔細的推敲了一番東方墨的誓言,發現沒有什麼紕漏和問題後,此人才嘿嘿一笑。“東方家什麼時候有了你這麼一號人物,既如此,那你就問吧。”
  “還是剛才的問題,為何你們會對那夜靈族修士的殘魂這麼看重。”東方墨道。
  “其實很簡單,因為那夜靈族修士的身份,是夜靈族中一位位高權重的長老。”
  “僅此而已?”聽到他的回答,東方墨顯然不信。
  並似是提醒的說道:“你可不要想著誆騙我,剛才我可是說了,要放你離開的前提,是你如實相告。”
  “不要著急,我話還沒有說完。你應該聽說過,黑岩星域上數萬年前那場大戰吧。”青年男子繼續開口。
  “略有耳聞。”東方墨點了點頭。
  “當年那場大戰的原因,表麵上是為了爭奪那片大陸,實際上卻是為了爭奪一件混沌玄寶。”
  “混沌玄寶?”東方墨滿臉的不可思議。
  各種法器的品階他已經極為熟悉了,不過他當初在東方家的藏書閣中,得知除了本命法寶,靈寶,天寶之外,還有一種本身是誕生於天地之間的寶物,而這種寶物,就叫做混沌玄寶。
  混沌玄寶並非人為煉製,人為也無法煉製。它的存在和異獸差不多,隻不過異獸乃是活物,而混沌玄寶乃是死物。
  而每一件的混沌玄寶的威力,已經很難用言語來形容了。
  “不錯,為了這件混沌玄寶,當年那場大戰不僅有夜靈族,藍魔族,妖族,人族,木靈族參與,據說暗中還能看到魘魔族、僧侶和青靈道宗的影子。隻是那件混沌玄寶最終落入了誰人手中,沒有人知道。”
  “而那位夜靈族長老有著歸一境修為,乃是當年親身參與爭奪那件混沌玄寶的人之一,所以隻要抓住了此人神魂,說不定就能知道那件混沌玄寶的下落。”青年男子道。
  聽到此人的話,東方墨也一時沒有開口,而是陷入了沉思。如此的話,的確解釋的通為何司馬家會出現在姬家,暗中對南宮雨柔出手。因為換做東方家,或者其他勢力恐怕也會一樣。
  隻是當他剛才聽到“藍魔族”三個字後,沒由來的就想到了當年那個老說書,而一想到老說書,他又想到了被他藏進千機箱中,那隻始終無法打開的儲物袋。
  “那你又是怎麼知道這一切的。”片刻後,東方墨像是想到了什麼,看向青年男子質疑的問道。
  在他看來,這些都是數萬年前的秘辛,而眼前的此人隻有神遊境中期,不可能活那麼久。
  “哼,我乃是司馬家三長老的玄孫,以我的身份和地位,這些東西並不難知道。”青年男子一聲冷哼。
  東方墨上下打量了此人一遍,而後一聲輕笑,看來此人的身份在司馬家中也有些不簡單。
  而接下來,他又問了諸多想要了解的事情,其中還包括一些司馬家的密事。而對於他的問題,青年男子雖然惱怒,但最終還是一一告知。畢竟東方墨發了誓,隻要他如實相告,也不怕對方反悔。
  直到小半日之後,東方墨才閉口不言起來。
  見狀,青年男子遲疑片刻後,就試探著說道:“你想問的我已全部說了,你也該兌現承諾放我離開了吧。”
  東方墨回過神來,接著伸手一招,此人周身的火幕就化作一簇小小的黃色火苗激射而回,被他咽入腹中。纏繞在此人脖子上的碧遊絲也咻的一聲,重新繞在了他的食指上。
  “請便。”
  做完這一切,他看向青年男子微微一笑,並客氣的伸了伸手。
  

Snap Time:2018-12-13 12:31:44  ExecTime: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