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門生》全文閱讀

作者:莫麻公子  道門生最新章節  道門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道門生最新章節第1394章 驚天一掌(18-12-14)      第1393章 大麻煩(18-12-14)      第1392章 竟然沒死(18-12-14)     

第621章 魃魔


  如今血族和人族可以說已經化幹戈為玉帛,七大勢力和血族一方,每隔五年會輪流派一位化嬰境長老來此坐鎮。
  之前東方墨來到血塚城的時候,神識微微掃了一下,詫異的發現,此城中如今駐守的化嬰境修士,居然是血族的二首領魃魔。
  而一想到此人,一個滿臉猙獰血槽,麵目醜陋的光頭大漢,就浮現在了他的腦海中。
  想當年,此人在血魔宮的時候,可是一腳將他重創。導致他被血蓮抓住,而後帶到了血魔宮的最後一層,並開啟了那扇大門,從而放出了大魔頭苦藏。
  “此人什麼修為?”這時骨牙問道。
  “化嬰境後期。”東方墨道。
  “那就走吧,趕快去試試。”骨牙有些迫不及待的樣子。
  聞言東方墨呼啦一聲站了起來,卻隨即徑直來到了牧心的身前,開口道:“你去城外等著為夫,為夫殺個人就來。”
  聽到他的話後,牧心隻是沉默了片刻,便點了點頭。
  “你小心。”
  話語落下後,此女嬌軀頓時爆開,化作了一股青煙消散。
  “嘿嘿,你不是號稱這片星域橫著走嗎,怎麼,如今連你那姘頭都要先支開,連個小娘皮都護不住嗎。”
  見此一幕,骨牙打趣的說道。
  “哼,小心駛得萬年船,若是小道孤身一人,自然不會有任何顧忌。但這血塚城禁製極多,而且那血族大首領說不定也在此地。此人當年小道可是親眼見過的,現在想來,他恐怕比卜真人還要危險。”東方墨這時就想起了一個渾身籠罩在鬥篷中,從未見過真麵目的人影。
  對於東方墨的話,骨牙嗤之以鼻,雖然他沒有絲毫的實力,可在他眼中,這片星域上還真沒有能讓他放在眼的人。
  東方墨通過和牧心那種特殊感應,發現此女如今已經走遠後,他揮手將頭頂的黑色蟲雲一收,接著邁步出了閣樓,徑直向著城中心一座巍峨的大殿走去。
  邁步在血塚城的街頭,他渾身散發出一股強悍的威壓,使得無人能夠靠近他一丈。
  他修長的身軀,就像是一柄利劍,還給人一種不敢直視之感。
  “化嬰境老怪!”
  周圍不管是人族,還是血道修士,當看到東方墨後,神色無不大變。不想平日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化嬰境修士,會大搖大擺的出現在血塚城的街頭。
  而當看到東方墨身側,還漂浮著一顆雙眼冒著綠焰的骷髏頭後,這些人更是忌憚無比,猜測那必然是某種厲害的鬼物。
  於是紛紛退避三尺,不敢靠近分毫。
  東方墨此刻盛氣淩人,對於周遭的修士根本沒有多看一眼。不消片刻,他就來到了城中心的血明殿。
  到了此地後,門口有兩個築基期後期的血族修士駐守著。當二人看到出現在此的東方墨,尤其是發現他人族修士的身份,兩人眼中均露出一抹不屑,其中一人更是要出手將他攔住。
  可當感受到東方墨身上,散發出一股獨屬於化嬰境修士的威壓,兩人神色頓時大變,動作也為此一僵。
  東方墨對於這二人視若無睹,一提道袍就邁步走了進去。
  至始至終,這兩個築基期的血族修士,身軀震顫著,沒有人敢多說一個字來。
  因為血明殿當年禾雨駐守時,東方墨就曾來過,如今他輕車熟路的就來到了大殿中。
  這時他就看到此地還有諸多的血族修士在此,細數之下約莫有五六人的樣子,似乎還在商議什麼事情一般。
  這些人大都是凝丹境修士,分別落座在大殿的兩旁。
  而在大殿的正中,則有一個魔神一般的人影端坐著。
  仔細一看,此人身高比起當年的邢伍也不遑多讓,渾身肌肉誇張隆起,臉上還有一條條恐怖的血槽,正是血族的二首領,魃魔。
  因為早就感受到了東方墨的氣息,所以在座的人都像是靜等他的到來一般,東方墨出現在此後,他們並沒有任何驚訝,隻是略顯疑惑的看著他。
  “你是何人。”
  此時魃魔看向東方墨開口問道。
  半年前他就曾感受到東方墨以神識掃了他一眼,當初他也曾回應了一下。暗中觀察了東方墨一番。但發現東方墨隻是在城中一處閣樓閉門不出,並沒有什麼移動後,他也就懶得再去管此人。
  因為東方墨用還靈之術改變了容貌,是以魃魔自然無法認出,他就是當年在血魔宮的那個太乙道宮的道士。
  但話說回來,即使東方墨沒有改變容貌,已此人化嬰境的身份,也不一定能夠記得他這個小小築基期修士。
  至於東方墨身側漂浮的骨牙,眾人隻是看了一眼而已。因為他們全都看出,那骷髏頭身上隻有一些低微的法力波動而已,構不成威脅,是以就收回了目光。
  “是你!”
  然而東方墨還有沒有說話,這時在大殿中左側最前端,坐著的一個黃眉黃發,身形矮小的老者,看著他頓時一聲驚呼。
  “嗯?”東方墨轉身一看,當看到此人時,他神色微變。
  沒想到此人竟然是枯崖城城主,枯崖老人。
  而當他感受到枯崖老人身上的氣息後,眼睛不禁微微一眯。
  “化嬰境初期!”
  沒想到當初此人和血蓮一起,與禾雨爭奪七心佛蓮時,還是凝丹境大圓滿,如今一別近百年,也突破到了化嬰境。
  可他略一思量,便釋然了。當年他還在築基期的時候,此人就是凝丹境大圓滿修士,能突破到化嬰境也在情理之中。
  “枯崖道友認識此人?”
  此刻主座上的光頭大漢看向枯崖老人問道。
  “怎麼可能!”
  但枯崖老人並未回答光頭大漢的話,而是下一刻,就看向東方墨一臉的震驚。
  因為他清楚的記得,當年見到東方墨的時候,他還是凝丹境中期的修為,如今隻是近百年沒見,東方墨赫然達到了化嬰境中期,實力比他還要強一線,這如何讓他不駭然。
  “數十年前,在下與血蓮道友一起,與太乙道宮的禾雨搶奪那株七心佛蓮時,曾見過此人一麵。”
  短暫的震驚之後,枯崖勞人就看向光頭大漢說道。
  “哦?這麼說此人也是太乙道宮的人了?”聞言,光頭大漢目光看向東方墨就有有些不善起來。
  雖然如今人族和血族算是握手言和,但並不是意味著能水乳交融在一起,還是有些隔閡的。
  “是不是太乙道宮的人我不知道,可此人當年隻有凝丹境中期,如今卻有了化嬰境中期的修為,實在讓人匪夷所思。”枯崖老人搖了搖頭。
  “什麼?”
  光頭大漢以及在座的所有人聞言,神色紛紛大變。百年不到,從凝丹境中期,突破到化嬰境中期,這是什麼概念,沒有人敢想象。
  “嘿嘿,枯崖道友我們又見麵了,既然你也在,那如今新仇舊恨就一起算吧。”
  東方墨毫不在意此人的話,而是嘿嘿一笑的說道。
  聽到他的話,光頭大漢一愣,接著他就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看樣子閣下今日是來者不善了,我可是已經幾百年沒有見過有這麼不知死活的人族修士了。”
  話語落下,此人又接著開口:
  “不過想必你也不是籍籍無名之輩,先報上名來吧,到時候人族那些老東西問起來,我也好敷衍一下。”
  其話語囂張至極,沒有絲毫將東方墨放在眼的意思。
  “告訴你名字也好,免得你死的不明不白,小道東方墨,不知道友可記得這三個字。”
  東方墨手掌摩挲著一隻黑色皮袋,看向此人淡淡說道。
  “東方墨?”
  光頭大漢一愣,好似陷入了回憶,因為他總覺得這個名字有些耳熟。隻是片刻間,他眼中就爆發出兩道熾熱的光芒:“居然是你!”
  “看來道友記性還不錯,應該想起來了。”東方墨點了點頭。
  光頭大漢並未回話,而是手掌一番,掌心就多出了一隻潔白的玉球,而後他回收連連對著玉球打出一道道法決。
  霎時,東方墨感覺到腳下地麵震顫起來。若是能夠看到的話,這事就會發現他所在的血明殿,已經被一層暗黑色的結界罩了起來。
  看來他已經打算,將東方墨甕中捉鱉了。
  “廢話真多,是老子的話直接動手,還跟他說個屁啊。”這時一旁的骨牙終於忍不住大罵了。
  “哼!”
  東方墨瞥了這老賤骨一眼,而後一聲冷哼,接著他抓住手中皮袋,向著前方用力一甩。
  “嗡嗡嗡……”
  隻見皮袋中鑽出了一片密密麻麻的黑白二色蟲雲,而後蟲雲發出震天的嗡鳴,向著主座上的光頭大漢撲了過去。
  “找死!”
  光頭大漢尚未動作,一旁的枯崖老人將手中拐杖一跺。此人矮小的身形淩空暴起,擋在了蟲雲之前。
  接著他將拐杖,向著撲來的蟲雲指點而去。
  “咕嚕咕嚕!”
  隻見拐杖末端,湧出一片殷紅的血色霧氣,瞬間將蟲雲淹沒在了其中。
  在他看來,東方墨能夠如此短的時間突破到化嬰境,不用說也是靠外力拔苗助長才有的結果,而他可是實打實的,靠實力日積月累突破化嬰境的,是以即便東方墨修為比他高,可要對付他,枯崖老人也有信心。
  而且再不濟,他身後還有血族二首領在,今日東方墨插翅難逃。
  這時他拐杖中激發的血色霧氣,將那些蟲雲淹沒後,血霧頓時陷入了寂靜。
  至此,枯崖老人嘴角微微上揚,他的血煉大法可是修煉到了極為高深的境地,對付一些蟲子還是沒有問題的。
  “嗡嗡嗡……”
  可短暫的寂靜後,前方血霧頓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融。接著蟲雲瞬間衝出,那將枯崖老人包裹起來,從遠處看他就像一個黑白二色的圓球。
  圓球中枯崖老人一聲冷哼,法力鼓動之下,一層罡氣將他罩住,同時他一把將手中拐杖,向著麵前的蟲雲一斬。
  拐杖上血光大漲,散發出一股讓人作嘔的氣息。
  “!”
  可當拐杖斬在蟲雲上時,就像斬在了繃緊的鼓麵,發出一聲悶響。
  “啊!”
  就在眾人微微啞然之際,球形的蟲雲瞬間收縮,當中傳來一聲淒厲的慘叫。並且慘叫隻是響起了一半,就戛然而止。
  約莫三兩個呼吸,蟲雲一哄而散,可在其中,哪還有枯崖老人的身影,就連他的那根拐杖,也消失無蹤。
  “嘶!”
  僅此一瞬,眾人倒抽了一口冷氣。
  包括一旁的東方墨和骨牙,亦是臉上出現了一抹呆色。
  

Snap Time:2018-12-15 08:48:54  ExecTime:0.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