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門生》全文閱讀

作者:莫麻公子  道門生最新章節  道門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道門生最新章節第1333章 蘇雲(18-11-17)      第1332章 尋回黑雨石(18-11-17)      一本朋友的書(18-11-17)     

第576章 七妙樹和白繭


  此人話語剛落,在座所有人將目光齊刷刷的看向了身後。
  當看到說話之人,是一個年輕的道士後,眾人一怔,而後看向了卜真人,並露出詢問的目光。
  卜真人亦是微微一愣,他自然明白眾人從東方墨的打扮,猜測他應該是太乙道宮的人,所以才看向自己。
  但他也是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怪物,此時一笑就立馬開口說道:
  “忘了跟諸位介紹了,這位是方墨方道友,是我太乙道宮的一位客卿長老。”
  話語落下後,他還跟東方墨介紹了一番玄機門長老,以及婆羅門老嫗等人。
  “方道友年紀輕輕,莫非對這座已經成長到最終形態的偷天換日大陣,有什麼破解辦法不成。要知道連玄機門的羊道友,都對此陣束手無策的。”
  此時婆羅門帶著笑臉麵具的老嫗,看向東方墨毫不客氣的說道。
  對於此人的話東方墨並未動怒,隻聽他開口:“辦法談不上,但小道隻要能證實一件事情,或許就有破開此陣的可能。”
  “哼,你隻是化嬰境初期修為,能有什麼好證實的,就連羊道友等人都無可奈何,你還是莫要耽誤我等的時間了。”
  老嫗再度出言相譏。
  “婆簍,既然羊道友都沒有辦法,你難道又有什麼良策嗎?”此時東方墨尚未說話,一旁的卜真人就沉聲道。
  “卜老怪,雖然老婆子也沒有良策,可我隻是實話實說而已。”
  老嫗沒有絲毫退縮。
  “既然你沒有又何必對他人咄咄相逼,實話告訴你,此陣就是方長老看出虛實的,就連東域那座偷天換日大陣的具體位置,也是多虧了方長老相告。”卜真人一聲冷哼。
  而他的話語落下後,眾人看向東方墨,全都露出吃驚的目光,沒想到這一切和東方墨息息相關。
  見此東方墨心中暗罵,卜真人的舉動無非就是將自己推到風口浪尖,好給自己增加一些壓力。若是一會兒自己什麼都沒有發現,恐怕就是卜真人不開口,其他人也不會那麼好說話的。
  “罷了,讓這位小友試試吧,這種時刻能站出來,說明這位小友應該有幾分把握的。實不相瞞,東域的那座大陣,由我玄機門門主前去處置了,可門主和老夫一樣,也拿這座陣法束手無策。如果小友能將這座偷天換日大陣封印,或者破開,那一座陣法無法運轉,另外一座也無法運轉的。”
  這時一旁駐足而立的玄機門長老忽然說道。
  聽到他的話後,婆羅門老嫗嘿嘿一笑:“那方道友就請吧,老婆子等人拭目以待了。”
  其話音一落,其他人也神色各異的看了過來。有的似笑非笑,有的則微微皺眉,還有的麵無表情的樣子。
  見此一幕,東方墨默不作聲的從腰間拿出了一隻小旗,而後體內法力鼓動,小旗上立刻散發出一道黃光將他包裹,接著他的身形就遁入了地下,消失在眾人眼前。
  不過在臨走時,他卻有意無意的看了一眼一個留著短須的英挺男子,而此人正是南宮家的家主南宮正,也是南宮雨柔的父親。
  此人當年帶走南宮雨柔時,還曾承諾可以隨意答應他三個請求,隻是東方墨早已將此事拋在了腦後。若是有機會的話,日後他會向此人打聽一番南宮雨柔的消息的,畢竟南宮家的家主,知道的必然比那叫做南宮梅的女子多。
  玄機門長老以及卜真人等看到東方墨消失後,雖然心中好奇,但誰也沒有下去一探究竟的意思,全都靜靜等待起來。
  此時東方墨被土行旗的黃光包裹不斷前行,他神識探開,發現身後竟然沒有人跟來,不禁有些意外,不過這也正好合他的意。
  隻見他下潛了數百丈深度後,就到了偷天換日大陣底部,而在他頭頂的,是一種黑色的石製材料。
  這種材料叫做魔極鐵,此物本身即使是化嬰境修士都無法擊碎。而且其上還銘刻了靈紋,是以眾人更不可能強行破開了。
  東方墨根據當初對黝黑男子神魂的拷問,他很快就來到了陣法底部東南夾角某個位置,到了此地,他抬頭看著頭頂一大片黑漆漆的魔極鐵,開始仔細的尋找起來。
  而很快的,他就看到了頭頂一片整體的魔極鐵上,有一小塊似乎有些凸出,顯得格格不入,若是不細看的話還真發現不了。
  見此東方墨嘴角一揚,不用說這一小塊凸出之處,就是此陣遭到破壞,而後被那兩個妖族修士修補的地方了。
  而一念及此處,他心中不禁奇怪,就連化嬰境修士都無可奈何的魔極鐵,又是什麼東西能將其破壞呢。
  於是他又觀察了一陣,這時就詫異的發現,後來修補上去的那塊魔極鐵,和大陣結合的縫隙處,有一些細小的齒狀痕跡。
  東方墨眉頭微皺,這種齒狀讓他一下子就想起了變異靈蟲魔沙。因為被靈蟲啃食之後,就會留下這種形狀。
  因此下一刻他就像是想到了什麼。
  可為了證實自己的猜測,他身形一閃,向著另外一個地方而去。
  他隻是橫移了數丈的位置,就停了下來,再次抬起頭來仔細的搜尋著。不消片刻,他就又找到了一塊格格不入的凸起處。
  這時,他果然看到了此處和大陣結合的縫隙,依舊有一些齒狀的痕跡。
  至此,東方墨摸了摸下巴,陷入了沉思。
  思量片刻後,他眼中精光一閃,接著就繼續向著陣法之下掠去。
  當年他逃出了偷天換日大陣後,曾在那座陣法之下,發現了一株奇異木靈之物,為此他還三度陷入了幻境,差點隕落。
  而那珠木靈之物,據骨牙說,乃是給偷天換日大陣提供源源不斷地靈氣補給的,好讓此陣成長。
  隻是後來大陣破了後,那株木靈之物,也被他的靈根給吸收了,如今還在他的靈根當中隱匿著,這些年毫無動靜。
  當然東方墨在乎的可不是這一點,而是既然此地布置了偷天換日大陣,那這座陣法之下,就應該和當年那一座陣法一樣,有一個源源不斷提供靈氣的東西。
  他如今要找的,也正是那個東西。
  玄機門的羊姓長老雖然對陣法一道深有研究,可他應該還不知道偷天換日大陣的這種秘辛,否則他之前早就動手了。
  而當初西域那幾個化嬰境老怪,雖然也對陣法整體詳細檢查了一番,可他們不細看的話,就連那兩處修複過的地方都沒有發現,又怎麼知道陣法下麵還別有洞天呢。
  趁著如今還沒有人趕來,東方墨下潛速度極快。
  在此期間他還將神識,以及感靈之術瞬間探開。
  而隻是那間,他就發現了在下方數百丈的位置,果然有一些異樣。
  大喜之下,他法力滾滾注入手中的土行旗。並且此時他手持拂塵,神色極為警惕,上次他可是連續陷入了三次幻境而不知,如今自然是吃一塹長一智。
  當他下潛了數百丈後,便來到了一團丈許大小,猶如透明蛋殼的東西麵前。
  這時他駭然的發現,那透明蛋殼中,有一株約莫尺許高度,但已經幹枯的小樹苗。
  “咦!”
  看到這顆小樹苗後,他一聲輕咦,臉上盡是錯愕。
  因為他發現這顆小樹雖然幹枯,但樹皮表麵上,有一種深紅色,且呈現波浪形的奇異紋路。
  “這是七妙樹!”
  僅此一瞬他就一聲驚呼,想起了這種在奇花榜上,排名第九位的奇珍之物。
  因為七妙術實在是太好辨認了,那種波浪形的紋路堪稱獨一無二。
  而一想到此樹是七妙樹,他就想起了奇花榜上,關於七妙樹的介紹。
  這七妙樹對於人族修士而言,其實沒有什麼太大的作用。
  但此樹開花散葉之後,所散發的一種獨特氣息,對於妖族而言,有著一種天生的誘惑。
  此樹的氣息,能讓妖族修士修為進階的概率,增加三成之多,乃是絕對逆天的至寶。
  可以說此樹出世,必然會引起妖族一片腥風血雨。
  而且此樹還有一個綽號,叫做饕餮樹,意思就是此樹生長需要的靈氣極為恐怖,往往能將一方地域給直接吸幹。
  可是他麵前的七妙樹,顯然已經枯萎了,不用說也是被偷天換日大陣給吸幹的,也隻有以此樹的磅生機,才能讓這麼巨大的一座陣法,成長到最終的階段。
  讓東方墨更好奇的是,如今在七妙樹的一根樹枝上,竟然還吊著一顆拳頭大小,整體呈現梭狀的雪白色繭。
  因為有一層那層透明蛋殼阻隔,所以東方墨神識無法探進去查看。
  沉思片刻後,他動用了兩成力氣,一甩手中拂塵,唰的一下,抽在了麵前的透明蛋殼上。
  “波!”
  讓他意外的是,這透明蛋殼竟然輕而易舉的就被他抽碎了。
  東方墨念頭一轉,猜測應該是七妙樹都已經枯死,這透明蛋殼沒有了靈力補給的原因,才導致其如此不堪一擊的。
  而透明蛋殼碎開後,一股古怪的腥味撲麵而來,讓他微微皺眉。不用說這就是七妙術獨有的那種,能讓妖族修士進階幾率增加的氣味了。
  東方墨上前兩步,來到了七妙樹前,將此樹再三審視一番,確認沒有什麼異樣後,他就將注意力集中在樹上那顆白色的繭上了。
  此時他神識一掃,下一刻被彈了回來,無法沉浸到白繭當中。
  但接著他手掌伸出,一股吸力爆發下隔空一攝。
  “吧嗒!”
  讓他意外的是,白繭就像一顆熟透的果實,被他輕易的拽了下來,並被他隔著數寸的距離捏在了掌心。
  這時他才發現,在這顆白色的繭的底部,還有一個指頭大小的洞。
  他將此物舉過頭頂,透過小洞向著其中看去,就看到了在繭中,有一顆顆比米粒還要細小的晶瑩珠子。這些珠子呈現渾圓的形狀,細數之下,怕是有成千上萬之多。
  “這是什麼東西!”
  東方墨古怪的看著手中的白繭,以及其中晶瑩珠子,頗為費解。
  “嗡嗡嗡!”
  而就在他一陣沉吟時,他腰間的養蟲袋忽然震顫起來,被頂起這個誇張的凸出造型。
  東方墨大駭的看了看腰間的養蟲袋,沒想到魔沙會突然變得暴躁起來。
  又看了看手中的白繭後,他再聯想到之前偷天換日大陣上,那些齒狀的痕跡,心中立馬生出了一種大膽的猜測。
  “將此物放下!”
  就在他處於驚疑不定中,他腦海內突然傳來一聲輕飄飄的話語。寥寥幾個字雖然輕柔,可真當落在東方墨耳中,卻猶如幹雷炸響,一個字比一個字洪亮,直直轟在了他的心神。
  

Snap Time:2018-11-18 05:50:35  ExecTime: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