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門生》全文閱讀

作者:莫麻公子  道門生最新章節  道門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道門生最新章節第1396章 拖延跟布陣(18-12-15)      第1395章 一身麻煩(18-12-15)      第1394章 驚天一掌(18-12-15)     

第575章 牧心贈物


  東方墨可不知道他走了之後牧心跟禾雨二女說了些什麼。
  此時他心情前所未有的暢快,很快就通過後堂,來到了一處清香的閨閣中。
  到了此地後,他深深的吸了口氣,空氣中還殘留著牧心那小娘皮的香味。
  他四下環顧了一圈,隻見閨閣中的布置極為典雅。
  白色的床榻,梨木的桌椅,還有一麵精致的銅鏡,在銅鏡前有一張供女子妝容的木台。
  而這時,他的注意力被牧心閨房的牆壁上,兩幅畫所吸引。
  其中一幅畫,描繪的是一個道士被一個身著黑衣的刺客,用一柄軟劍刺殺的一幕。
  看到那幅畫,東方墨頓時想起了當年在枯崖城,他和牧心初次相見時的場景,和畫麵中的一模一樣。
  另外一幅則是他被一張大網束縛,神色盡是惱怒,而牧心則低頭看著他,並露出一抹傾城的笑容的場麵。
  這一幅畫麵,讓他想到了當年他在蓬島救下此女後,想要對她動手動腳,反而被此女製住的一幕。
  見此,東方墨嘿嘿一笑,看來自己早就得到了此女的芳心。
  當真是造化弄人啊,原本兩個不死不休的仇人,竟然會走到如今這一步來。
  呼了口氣後,接著他目光一掃,就看到在閨閣中間的梨木桌上,放著一隻玉簡。
  東方墨這才想起來,那小娘皮曾說給自己留了一件東西,於是他大手一揮,桌上的玉簡咻的一聲,被他隔空攝了過來,並抓在了掌心。
  東方墨看了一眼後就將此物貼在了額頭,心神沉浸其中。
  足足一刻鍾後,他才將心神從中收了回來。
  “鐵頭功?”
  此時他口中喃喃,心中更是無比的怪異。
  這種功法他尚在世俗就曾聽過,據說是和尚修煉的武技。這功法能夠將人體最脆弱,也是最重要的頭顱,修煉的刀槍不入,水火不侵。
  隻是牧心留給他的這個鐵頭功,顯然並非世俗中的那種武技,而是一種極為高深的術法。
  這種術法沒有絲毫的攻擊性,乃是一種防禦手段。此術練成之後,不隻是能讓頭顱防禦外力的攻擊,還能護住自己的神識和神魂。
  一經練成,尋常的神識和神魂攻擊,對他就沒有太大的作用。而且最主要的是,即便修為比他高出兩三階的修士,都無法對他進行搜魂。
  東方墨記得當年他被韓靈追殺時,她那隻白色的異獸可是起了功不可沒的作用,一路對他神識進行攻擊,讓他防不勝防,是以才被韓靈追上。
  而且當年他逃亡東域時,曾被卜真人抓住,為此差點被其搜魂。
  要是他當初有這種功法的話,韓靈和卜真人的手段,對他而言威脅可就小多了。
  內心狂喜之下,東方墨毫不客氣的盤坐在了牧心的軟塌上,不知不覺就將心神沉了進去,陷入了修煉當中。
  “呼……”
  也不知過了多久,他長長的吐了口濁氣後,終於從修煉當中睜開了眼睛。
  按理來說,這鐵頭功品階奇高,修煉應該極為緩慢才是,可不知為何,他修煉這佛門功法時,腦海中自動的就禪唱起了淨蓮法王給他的那一卷靜心咒,或許正是這個原因,讓他的修煉速度竟然奇快無比。
  就這樣,他再度閉眼陷入了修煉中,完全不知道外界的時間過了多久。
  在此期間,此術被他從入門,直接修煉到了小成。並且在這個過程中,他感覺到自己神識空靈,神誌清醒,思路異常清晰。沒想到這鐵頭功還有這種作用,實在是意外之喜。
  就在他準備一鼓作氣,將此術修煉到大成境界時,他心中忽然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出現。
  東方墨微微睜開雙眼,抬頭一看,就發現牧心已經來到了此地,此女正坐在木桌前,雙手托著下巴,一雙美眸眨也不眨的看著他。
  見此東方墨心中沒由來一暖,總覺得眼前的曠世佳人對自己芳心暗許,有些匪夷所思。
  “卜真人找你。”牧心開口道。
  “東域來人了?”東方墨問道。
  “嗯。”牧心點頭。
  “哦,小道修煉了多久!”東方墨又問道。
  “快半年了。”
  “竟然快半年了。”東方墨有些詫異,但他還是呼啦一聲站了起來。
  “你練到什麼境界了。”這時牧心抬頭看著他。
  “小道資質愚鈍,足足半年之久,才堪堪達到小成的地步。”東方墨搖了搖頭,一副自謙的樣子。
  “小成?”牧心古怪的看著他。而此女能露出這幅神情,足以說明她心中的震撼了。
  “即使一些佛門高僧,修煉此術要達到入門境界都需要曆時數年,你竟然半年不到,能達到小成。”牧心看著他,心中著實驚訝。
  她猜測東方墨有如此恐怖的修煉速度,絕對不是他天賦過人的原因,因為再逆天的天資,也不可能達到這種速度,必然還有其他什麼緣由。隻是以她的清冷性格,可不會多問什麼。
  聽到此女話,東方墨不用想也知道,必然是那靜心咒的作用。
  “或許是小道身具佛緣,功德無量吧。待小道處理完此間事情,我夫婦二人定要好生聯絡聯絡,增進一番彼此之間的感情,你且在此地靜等小道歸來。”
  隻見他一甩拂塵離去,並頭也不回的說道。
  看著他的背影,牧心俏臉一紅,但並未說出一個字來。她深知東方墨的性格,這種情況隻有保持沉默,才是最好的應對方法。
  ……
  在太乙道宮北辰院的地底深處那座偷天換日大陣前,此時太乙道宮的卜真人,以及婆羅門門主等西域各大勢力的人,全都聚集在此。
  而在眾人身前,還有一個額頭凸出,滿臉皺紋的老翁,以及兩個稍微年輕一些,身著華服的中年修士。
  那老翁手持一件巴掌大小的法盤,圍繞著偷天換日大陣不斷的測算著什麼。在此期間,他和那兩個中年修士,還揮手連連,從袖口中激射出一支支顏色各異的三角小旗,沒入了偷天換日大陣的周圍。
  不眠不休,三人足足忙碌兩日的時間,這才收手而立。
  隻見老翁將法盤一收,又拿出了一根一尺長度的小旗。不過和之前那些三角小旗不同,他手這根呈現赤橙黃綠青藍紫七種顏色,精致無比,極為奇異。
  此時老翁手指掐訣,口中念念有詞。
  某一刻,他將手的七彩小旗一揮。
  “嗡!”
  隨著他的動作,忽然間偷天換日大陣四周,亦是彌漫出赤橙黃綠青藍紫等七種顏色的霞光,所有霞光匯聚起來,形成了一大片朦朧的光霧,將偷天換日大陣遮蔽了起來。
  見此一幕,卜真人等人目中紛紛露出奇異之芒。
  這老翁就乃是東域玄機門的太上長老,之前他們幾大勢力想出來封印偷天換日大陣的辦法,無一行得通。
  而老翁趕到西域後,就馬不停蹄的來到了大陣處,此人一出手,聲勢的確比他們之前浩大的多。
  隻見隨著老翁揮舞手中的七彩小旗,前方七色光霧不斷的翻滾,散發出劇烈的法力波動。
  “地煞為引,天罡七變,凝!”
  老翁忽然一聲低吼,話語落下後,其體內法力潮水一般,瘋狂注入手中的七彩小旗,而後將此物向著頭頂一拋。
  “咻!”
  七彩小旗激射而出,沒入了前方的光霧當中。
  下一刻,就見光霧急劇收縮,最後形成了一層七彩蛋殼一般的東西,將偷天換日大陣嚴嚴實實的遮蔽了起來。
  做完這一切之後,在座的所有人,全都目不轉睛的看著麵前的七彩蛋殼。
  “哢哢哢!”
  可隻是十餘個呼吸,那七彩蛋殼就搖搖欲墜的顫抖起來,下一刻,在一陣哢哢聲中,“砰”的一下,支離破碎。
  見此一幕,卜真人等人神色俱是一變。
  “哎……”
  那玄機門的老翁則歎了口氣,頗為無奈的樣子。
  在眾人身後的東方墨看著這一幕,眉頭一皺。看來這玄機門的太上長老,拿這偷天換日大陣也沒有任何辦法。
  不過這也難怪,此陣已經成長到最終的階段了,完全不是當年他在青靈古跡中看到的那一座,尚在成長初期。
  “偷天換日大陣,陣身堅固無比,完全無法用外力破開。而老朽想要以陣破陣,隻是布置的七絕封靈陣,根本沒有絲毫效果,看來是天意如此了……”老翁搖頭苦笑著。
  聽到他的話,卜真人等人心中一沉,氣氛有些壓抑起來。
  這種找到根源,卻又無法解決的情況,讓他們有些惱怒。
  “讓小道來試試吧。”
  就在眾人臉色難看,又一籌莫展之際,忽然間眾人身後傳來一道年輕的聲音。
  

Snap Time:2018-12-16 03:34:52  ExecTime:0.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