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門生》全文閱讀

作者:莫麻公子  道門生最新章節  道門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道門生最新章節第1336章 非去不可(18-11-19)      第1335章 脫離方式(18-11-19)      第1334章 特殊的身份(18-11-19)     

第574章 芳心暗許


  東方墨所在的大殿,乃是妙音院深處一座長老級別的寢宮,算是他臨時的落腳點。
  走出大殿後,他向著一條小路而去,不消多時他就來到了一處鳥語花香,遍布竹林的地方。
  此地靈氣充沛,隨著山風吹拂在臉上,讓人神清氣爽,心曠神怡。
  而在他前方不遠,還有一座***墨樓”的閣樓坐落著。
  到了此地,他微微閉眼,就感覺到那股讓他內心寧靜的熟悉氣息,就在前方春墨樓中。
  上次向著牧心袒露心懷,被那兩個妖族修士硬生生攪亂,如今處理完手中事情,他自然要再來詢此女一番。
  “嗯?”
  就在這時,當他神識下意識的一掃,口中一聲輕咦,似乎發現了什麼。
  下一刻他身形唰的一下,驟然消失。當他出現時,已經在春墨樓當中了。
  他一眼就看到書堂內一個身著黑色長裙的女子,正將一隻似乎是畫卷之物收裹起來,而後就要放進自己的袖口中。
  而在此女麵前的一張寬大的木桌上,還擺放著筆墨紙硯等物。
  一隻麋鹿小獸正匍匐在木桌上,神色恬靜的樣子。隻是看到東方墨出現後,此獸驚慌失措,更是化作一道綠光,躲到了閣樓牆角的位置,看向他身軀都瑟瑟發抖起來。
  東方墨對此視而不見,而是身形一閃,就出現在牧心的身後,更是大手伸出,握住了此女放進袖口那幅畫卷的一端。
  “你拿的什麼東西!”
  此時他的胸膛幾乎都貼在了此女的玉背上,湊在她耳邊問道。
  “放開!”
  牧心冰冷的說道。
  “給我看看!”
  東方墨用力一拽。
  但下一刻他卻發現牧心死死將畫卷抓在手中,沒有絲毫鬆手的意思。
  見此東方墨更加來了興趣,他將一隻大手放在此女的腰間,體內陽極鍛體術更是忽然運轉起來。
  “唔!”
  僅此一瞬,牧心體內的元柔鍛體術也不知不覺的遙相呼應,使得她猝不及防下身軀一顫。
  東方墨眼疾手快,趁此機會一把就將此女手中的畫卷抽了出來。
  在一陣哈哈大笑中,他將畫卷舉在眼前,呼啦一聲,一幅三尺長度的水墨畫頓時攤開。
  隻是當他看到畫卷當中描繪的一幅畫麵後,大笑聲戛然而止。
  墨跡尚未幹涸的畫卷上,勾勒的是一副熊熊燃燒的火海。
  火海中,一個容貌英俊的年輕道士,懷抱著一個美的不可方物的女子。
  那道士神色決然,周身撐開了一層罡氣,將那女子緊緊護在懷中,與周遭的火海對抗著。
  畫上的兩人表情惟妙惟肖,就連每一個細微的動作,都極為傳神,兩人的樣子,赫然就是他和牧心二人。
  僅此一瞬,他不禁想起當年他在八卦煮丹爐中,救下此女的場景。
  他完全沒想到此女會畫出這麼一幅畫來。
  而對於東方墨搶奪畫卷的霸道舉動,牧心神色惱怒,呼吸都有些急促起來。
  隻是當東方墨忽然看向她,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後,此女眼中閃過一抹慌亂,更是不敢直視他的眼睛。
  這時,以東方墨的耳力,甚至能清晰的聽到此女的心跳在怦怦加快。
  事到如今,他豈能不知自己在此女心中的地位。
  不過他也奇怪,這些年來可沒和此女見過幾次,卻能博得佳人的芳心,暗道自己魅力還真是不淺。
  隻見他伸出手來,勾起了此女的下巴。他低頭看著此女,神色怔然的說道:
  “和小道結成道侶吧。”
  聞言,平日清冷無比的此女,臉色泛紅。這一幕使得東方墨一愣,牧心這幅姿態,對於他的誘惑簡直無法抵禦。
  但隻是片刻後,牧心終於抬起頭來,並注視著他的目光。
  此女臉上的紅暈漸漸消退,隻見她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幽蘭的清香噴在東方墨臉上,道:“不行!”
  反應過此女的話後,東方墨邪魅一笑:“既然你心中有我,而我心中也有你,又為何不行。”
  聽到“我心中也有你”幾個字,牧心臉色通紅,但定了定心神後,此女接著道:“至少現在不行。”
  “那何時行。”東方墨追問。
  “看本姑娘的心情。”牧心道。
  東方墨一陣愕然,實在想不到,平日冷若冰霜的此女,竟然會有如此一麵。
  “撲哧!”
  而看到他錯愕的樣子,牧心展顏一笑,一股香風再度噴在了東方墨的臉上。
  目睹此女的笑容,東方墨有些失神起來,他下意識道:“真美。”
  牧心沒好氣的瞥了他一眼。
  “有風落葉美嗎!”
  聞言,東方墨神色一抽,但還是點頭道:“比她美。”
  “那有南宮雨柔美嗎!”牧心又道。
  東方墨依舊認真的點頭:“也比她美。”
  當然,他所說的並非虛言,此女的美在他認識的人中,無人能及。
  話語落下,隻見他下意識的湊近此女,低頭就要吻了在了此女的嘴唇上。
  然而關鍵時刻,一根青蔥手指卻將他嘴唇堵了回去。
  “東方墨!”
  這時,牧心叫出了他的名字。
  似乎這麼多年以來,牧心還是第一次叫他的真名。於是東方墨便看向了她,靜等著此女接下來的話。
  “在我答應成為你道侶之前,要是你敢拈花惹草,四處留香,我見一個……殺一個。”
  話到最後,牧心湊在了他的耳邊,語氣極為輕柔。
  然而東方墨分明從她話語中,感受到了一股淩厲的殺機。這讓他他根本不會懷疑此女話語中的真偽。
  “你的意思是,你答應之後,就可以了嗎。”東方墨嘿嘿一笑。
  “哼,休要貧嘴,這些年你跑哪兒去了。”這時牧心又像是想到了什麼,看向他惱怒的問道。
  聞言,東方墨霍然想起他花費了六十年突破到化嬰境的事情。
  不知為何,他想到了自己突破化嬰境後,剛剛進入妙音院時,此女就暗中對他出手的事情。當初看來,是他無意間偷窺了一個小輩洗澡,惹得此女憤怒,可如今來看,此女的怒意,應該和他無緣無故消失數十年之久有關係。
  想到此處,他朗聲道:“為夫自然是提升修為去了。”
  “呸,不要臉皮!”
  聽到他自稱為夫,牧心羞得呸了一口。
  就在東方墨還想開口說什麼的時候,忽然間牧心一推他的胸膛說道:
  “你快走,我師姐來了!”
  “走?小道為何要走,你我兩情相悅,小道還怕了你師姐不成。”東方墨依舊無動於衷。
  見此牧心道微微惱怒道:“你去後殿,我給你留了一件東西。”
  “哦?什麼東西。”
  東方墨訝然的看著她。
  “你去了就知道了。”牧心道。
  見此,東方墨用勾住此女下巴的手指,在她臉上輕撫了一下,才意猶未盡的收手,轉而向著後殿的方向走去。
  臨走時,他不經意的看了牆角一隻瑟瑟發抖的麋鹿小獸一眼,而後毫不猶豫的伸手一抓,就要將此獸隔空攝來。
  “你動它一下試試!”
  然而這時他身後忽然傳來牧心冰冷的聲音。
  東方墨動作一頓,一聲冷哼後,便拂袖離開。
  看到他的背影,牧心捂嘴一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被東方墨弄亂的衣襟,神色下一刻就恢複了冰冷。
  不多時,一個身著白衣的女子就走了進來,仔細一看正是禾雨。
  禾雨到了此地後,眉頭一皺。而後徑直到了牧心身旁坐下,看向她直言道:“他來過?”
  聞言,牧心隻是嗯了一個字。
  “真是死性不改!”禾雨一聲冷哼。
  “師姐!”
  這時牧心卻看向了她。
  “嗯?”禾雨一愣。
  “我剛才差點就答應他了。”牧心道。
  “答應他什麼?”禾雨雖然有所預料,可還是美眸一眯的問道,似乎想要確信一番。
  “和他結成道侶。”說話之際,牧心用青蔥手指將耳畔的一縷秀發向後捋了捋。
  “什麼!”
  禾雨大驚失色,更是騰的一下站了起來。
  “你知不知道你在幹什麼!”隻聽此女接著道。
  “我當然知道。”牧心神色依舊平淡。
  “你隻是入世修行,你竟然差點答應了和他雙修,你瘋了。”
  禾雨有些惱怒。
  “所以,我說的是差一點。”
  “你……”
  禾雨被她氣的說不出話來。
  “師姐,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是因為身子給了他,又或許是因為那雙修術法,總之從當年過後,我腦海中時而就會浮現他的樣子。”
  “而且隨著我見他的次數越多,那種念想就越濃。自從當年在蓬島之行後,腦海中幾乎每天都會想起他來。上次他出現在了血塚城之後,又無緣無故的消失了六十多年,這些年我也一直在找他,隻是毫無音訊。”
  “我的修煉的功法能讓自己心如止水,即使天塌下來也能平靜的麵對。可就是在看到他時,總是無法保持寧靜。”
  話語落下,牧心也有些憂傷的樣子。
  聽到她的話,禾雨張了張嘴卻說不出話來,畢竟她也沒有經曆過這種事情。
  沉吟片刻後,就聽此女道:“我佛門戒律森嚴,好在你沒有答應他。”
  “嗯,一切等這次入世修行結束後再說吧。”牧心道。
  “牧心,這次入世修行結束後,無數的入世之人中,中會選出三個身具佛心的人,若是你沒有被選中,那師姐就支持你。”
  “我也是這樣想的,所以並未立馬答應他。不過茫茫人海,入世之人何其之多,我現在連處子之身都不是了,心中也有了情愛這種東西的牽連,又怎麼可能身具佛心呢。”牧心嘴角一揚道,似乎對於此事反而抱著欣喜的心理。
  “哎……希望如此吧。”禾雨歎了口氣。
  接著此女又繼續開口:“隻是師姐不明白,東方墨那小子除了資質好了一點之外,就沒有一個優點,真不知道你怎麼看上他的。”
  對於她的話,牧心隻是笑而不語,伸手一招,遠處那隻麋鹿小獸便飛了過來,落在了她的掌心,被她用手指逗弄起來。
  

Snap Time:2018-11-20 05:35:12  ExecTime: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