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門生》全文閱讀

作者:莫麻公子  道門生最新章節  道門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道門生最新章節第1275章 師兄你(18-10-20)      第1274章 種族大戰(18-10-20)      第1273章 修士大軍(18-10-20)     

第511章 撕破臉皮


  “快走吧,這洞口很快就會關閉。”
  見此一幕,淩亦轉過身來說道,語罷他當先就向著洞口當中行去,身影很快就消失無蹤。
  肉山男子雙掌一拍大地,隨著一聲悶響,東方墨赫然感覺到地麵都震動了一下,此人便借力站了起來。
  在咚咚的腳步聲中,肉山男子當仁不讓的也走進了那個洞口。
  “二位,請吧!”
  李炎亦看了一眼肉山男子的背影,就看向東方墨和商清二人做出一個月有請的動作。
  “還是李道友先請吧,小道怕你走在後麵搞什麼鬼。”東方墨神色嚴肅的說道。
  “撲哧!”
  聞言,一旁的商清瞬間笑了出來,沒想到東方墨說的如此直白。
  李炎亦一愣,隨即神色抽了抽,而後轉身向著洞口走去。
  就在這時,前方的洞口泛起一股黃光,並且猶如水波扭動起來,看樣子是要關閉了。
  “商道友請!”
  東方墨對著商清一伸手。
  商清沒有客氣什麼,身形一晃就沒入了那即將關閉的洞口當中。
  至此,東方墨眼神有意無意的瞥了身後一眼,隨即同樣邁動腳步向前行去。
  “波!”
  當他走進那道即將封閉的洞口時,隻聽一聲輕響傳來,他好似穿過了一層結界。
  東方墨並未回頭,可他清晰的感應到刺客少女就在他身後一尺,幾乎是貼著他的背後進來。他鼻子下意識的抽了抽,好似還能夠聞到一絲細微的幽香。
  當東方墨幾人全部進入洞口後,在外麵的山崖崖壁上,那個洞口漸漸隱匿了下去,變成了一片光禿禿的石壁。
  這應該是一種極為高明的幻術禁製,尋常人可看不出絲毫端倪。
  眼看東方墨和商清二人進來,在前方等候的李炎亦心中稍稍舒了口氣。
  於是他轉身就向著前方一條通道行去。
  商清略一沉思後,緊跟上了李炎亦的步伐。
  隻有東方墨並未妄動,此時他正駐足看向前方。
  他發現腳下的這條石階通道,和之前他進入無為子所在的乾清宮的石階通道一模一樣。不僅石階通道所用的材料,就連構造都是一樣的。
  打量片刻後,東方墨才隨著眾人向前走去。
  隻是前行了數百丈,東方墨就隱隱感覺到一股淡淡的熱氣撲麵而來。
  而越是往走,那股熱氣就越是強烈。
  東方墨向前看了看,隻見通道的盡頭,好似微微的紅光泛起。看來已經快要到那八卦煮丹爐的位置了。
  想到此處他看向前方李炎亦和肉山男子,神情越發顯得淩厲。
  不多時,最前方的淩亦當先走出了通道口,此時他抬頭看向前方。而在昏暗的環境當中,他臉上倒射出一片火光。
  盡管東方墨早就從淩亦口中得知了一些情況,但當他走進來後,還是有些訝然。
  隻見他門幾人如今所在的,是一處巨大的石室,不,應該叫做地宮。
  應為此地空曠至極,足有方圓數百丈。
  而在正中間,還有一隻龐然大物懸浮在空中。
  仔細一看,這龐然大物,乃是一尊三足兩耳的大鼎。此鼎足有十丈高,整體呈現渾圓的形狀,有點像一隻酒壇。體積更是占據了這地宮的三分之一大小。
  而在鼎身上,銘刻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紅色符文,使得整個大鼎看起來都紅彤彤的,並且鼎上還散發出一陣劇烈的法力波動,讓人心神動搖。
  最惹人注意的是,在鼎的兩耳上,束縛了兩根丈許粗細的鐵索,鐵索繃的筆直,沒入了地宮兩端的石壁中。
  似乎正是這兩根鐵縮的束縛,才使得大鼎懸浮在半空。
  在大鼎的下方,包括東方墨幾人腳下的地麵,刻畫的是一副八卦圖案。不過在圖案的中心,也就是大鼎的正下方,八卦圖陰陽魚的位置,被一股黃橙橙的岩漿代替。岩漿正不斷冒著滾滾熱氣,焚燒在大鼎的底部。
  那熱氣看似毫無形狀,可東方墨有種直覺,恐怕化嬰境修士觸及,不死也會退層皮。
  顯然那岩漿應該是一種地火,用來溫煮八卦煮丹爐之用。
  不過東方墨的目光很快的就從大鼎上收了回來,轉而看向他腳下的八卦圖。
  他一眼看出他腳下的八卦圖,赫然是一座陣法。他雖然對陣法一竅不通,可他知道以八卦布置出來的陣法,必定複雜到了極致。
  他遙遙還記得,當年在太乙道宮的術法閣,曾有一座巨大的陰陽魚陣法,懸浮在術法閣上空。
  簡單的掃了一圈後,東方墨又將目光投向了一側仍然神色怔怔的打量著八卦煮丹爐的李炎亦。
  此人顯然和他們一樣,是第一次來到此地,所以不免有些分神。
  見此一幕,東方墨沒有任何猶豫,手腕轉動間,屈指一彈。
  “呲!”
  纏繞在他指頭上的碧遊絲遁於無形,一閃即逝的向著李炎亦的頭顱竄了過去。
  這一擊刁鑽詭詐,東方墨將法力和肉身之力盡數鼓動,加上如此近的距離,即便是肉山男子都沒有反應過來。
  “叮!”
  然而就在碧遊絲要將李炎亦頭顱洞穿時,他脖子上一隻玉佩忽然亮起了一道白光,白光化作了一層光罩將他罩在其中。
  也不知那光罩是什麼東西,碧遊絲刺在其上,竟然無法將其穿透。
  “噗!”
  隻是這一擊的力量實在是太大了,即便沒有擊殺李炎亦,他依舊猶如麻袋一般,鮮血狂噴的倒飛了出去,落在十丈之外,翻滾了好幾圈才停下來。
  “哢嚓!”
  而這時,他周身的白光斂去,脖子上那隻白色玉佩,也化作了粉末灑下來。
  看來此物在碧遊絲一擊之下,已經碎裂開來,完成了它一次護住的功效。
  “咦!”
  東方墨將激射而回的碧遊絲纏繞在手指上,看向李炎亦神色詫異。
  這些有著強大勢力作為靠山的天子驕子就是不凡,竟然有這種護住的寶物在手,讓他異常眼熱啊。
  “找死!”
  這時的肉山男子終於反映了過來,驀然轉身看向東方墨滿臉驚怒之色。
  電光火石隻見,他蒲扇一般的大手,對著東方墨隔空一拍。
  那隻大手瞬間大漲成一隻黃色的巨手,對著東方墨當頭拍了下來,尚未落下,一片巨大的陰影已經將東方墨罩在其中。
  僅此一瞬,東方墨就感覺到一股沛然的壓力作用在他身上。
  “呼!”
  然而他並未動作,一側的商清忽的張嘴,從她黑色的絲巾下吐出了一股無形的氣息,噴在了那隻大手上。
  “呲呲呲!”
  僅此一瞬,那隻大手就開始糜爛,發出被腐蝕的聲音。
  “毒修!”
  肉山男子一聲驚呼,更是快若閃電的抽回了手掌。
  這時他才看到他的手掌上,依舊在腐爛著,還有向著他手臂而去的趨勢。
  “哼!”
  肉山男子一聲冷哼,法力鼓動之下,他身上一股紅光向著手掌流轉了過去,使他皮肉腐爛的趨勢一頓。
  “吟!”
  一聲嘹亮的劍鳴之音響起,根本沒有看到淩亦是如何出手的,一道數丈長的劍芒已經對著肉山男子脖子橫斬了過去。
  “咚!”
  肉山男子腳下一跺,東方墨三人感覺地麵猛地震動,而此人的身形趁機爆退數丈,險而又險的避開了那道劍芒。
  劍芒落空之後,漸漸的消散在空氣中。
  “吟!”
  又是一聲劍鳴之音響起,淩亦手臂舉起,自上而下一斬,這一劍是斬向了躺在地上的李炎亦。
  眼看鋒利的氣息斬來,李炎亦臉上露出些許驚慌,淩亦乃是凝丹境後期修為,而且還是棘手的劍修。而他隻是凝丹境初期,在這道劍芒下,他有一種頭皮發麻之感。
  一旁的肉山男子站穩之後,見此一幕尚在遠處就反手一扇。
  一隻由法力凝聚的巴掌後發先至,拍在了那道劍芒上。
  隨著砰地一聲,劍芒被那法力凝聚的巴掌拍的四分五裂。顯然肉山男子的法力渾厚程度,完全不是淩亦能比的。
  做完這一切之後,肉身男子的身形風馳電掣般,來到李炎亦的身前,將他護在身後。
  而李炎亦從心驚中醒悟過來,臉色紅白交替的站起身,看向東方墨三人殺機閃爍。
  “真是有幾分本事,沒想到你們還敢先動手。”
  肉山男子惱怒異常的掃過三人。
  對於此人的目光,東方墨和商清視若無睹,依舊保持著淡淡的笑容。
  唯有淩亦有些疑惑的看向東方墨二人,之前他看到東方墨二人出手,是以他才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斬向了肉山男子。
  不過他也知道,撕破臉皮是遲早的事,隻是東方墨比他果斷而已。
  “既如此,那我也不藏著掖著了。”
  眼看三人沒有回答,肉山男子從腰間一抓,拿出了一隻四四方方的皮袋。
  這皮袋造型極為古怪,不像儲物袋,也不像靈獸袋,更和東方墨腰間盛裝靈蟲的黑色布袋不同。
  皮袋被肉山男子拿出的瞬間,東方墨從此物上,明顯感覺到一股劇烈空間波動,僅從這一點他就知道,那皮袋中內的空間絕對很大。
  肉山男子將皮袋拿後,淩亦和商清二人身軀同時震了震。
  “乾坤囊!”
  

Snap Time:2018-10-20 10:57:58  ExecTime:0.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