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門生》全文閱讀

作者:莫麻公子  道門生最新章節  道門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道門生最新章節第1282章 會合(18-10-23)      第1281章 挪挪窩(18-10-23)      第1280章 見不得人嗎(18-10-23)     

第507章 潰逃


  這手持三尺青鋒的青年,不是淩亦還能是誰。
  關鍵時刻,噬青緊握手中血刀,自下而上一撩,驀然對著頭頂落下的劍芒斬了上去。
  揮刀的那,他渾身更有一股濃鬱的精血,沒入了血刀當中。
  “嘶啦!”
  一條數十丈長的血色的刀芒,悍然斬在了那道落下的青色劍芒上。
  二者觸及的瞬間,時間都仿佛靜止了下來。
  那的功夫後,就聽“轟”的一聲巨響傳出。猶如幹雷炸響,讓人腦海中都出現了眩暈和嗡鳴。
  一圈毀滅性的氣息,就像波浪一般蕩開,將周遭的山石樹木全部攪碎,波及出數百丈遠才漸漸平息下來。
  東方墨雖然受了一些傷勢,但在這股這股環形氣浪波及而來時,他肉身之力鼓動,一股排斥之力陡然爆發。
  就見轟然而至的強大氣浪,被他從中分開,從他左右兩側蔓延了出去,他並未受到任何影響。
  再看前方淩亦和噬青。
  淩亦身軀猶如磐石一般巍然不動,但若是細看的話,就會發現他臉色極為蒼白。顯然那一劍於他而言,施展出來異常費力。
  而噬青,身軀則微微顫抖著,淩亦雖然隻有凝丹境後期修為,可其蓄勢一擊,他乃是倉促應對,當然有些吃力。
  並且下一刻,他手中的血刀,在一陣哢哢聲中寸寸崩裂,化作了血光消散。
  “噗!”
  一聲利劍入肉的聲音,響徹在眾人的腦海。
  噬青的頭顱,毫無征兆的被一柄刻滿魚鱗紋的軟劍刺穿,劍尖從他眉心冒出了兩寸。殷紅的鮮血,順著銀白色的劍刃滴滴落下。
  刺客少女的身影,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噬青身後,讓人防不勝防。
  東方墨對此女的手段隻覺得心中冷汗直冒,若是沒有和此女的心神感應,被她盯上,恐怕上次骨山上的事情又會重演。
  不過這種痛打落水狗的事情,他駕輕就熟,自然不會放過。甚至不需要他的操控,一陣嗡嗡的蟲鳴聲大作,魔沙再度從四麵八方席卷而來,將噬青覆蓋在其中。
  隨即就聽喀嚓喀嚓的啃噬聲傳出。
  “咻!”
  就在東方墨以為噬青必死無疑之際,一道血光忽然撕開了魔沙的包裹,一閃即逝的消失在白霧當中。
  “血遁之術!”
  東方墨心生詫異。
  沒想到噬青被刺客少女一劍刺穿了眉心,還被他的魔沙包裹著啃噬都能不死。
  但略一思量他便釋然了,血道修士功法詭異特殊,根本不能以常理度之。甚至他猜測,噬青使出血遁之術後,比起他施展血遁之術而言,後遺症都要小得多。
  不過從此人之前遁走時的氣息來看,就算沒死,每個數年甚至更長時間的調養,是別想恢複過來的。
  魔沙將噬青剩下的血液吞噬幹淨後,這些靈蟲沒有任何停頓的,全部向著某個看似空無一物的地方撲了過去。
  東方墨通過心神感應,知道刺客少女就在那,於是他心神一動,強行將這些蟲子操控,使它們停頓在了半空一動不動起來。
  至此,他抓住黑色布袋一卷,才將這些靈蟲,全部收進了其中。
  “嗯?”
  就在他剛剛將魔沙收起來時,他忽然感覺到刺客少女的氣息在漸漸遠去,而且此女離開的方向,正是之前噬青遁走的方向。
  要是他所料不錯的話,此女應該是衝著噬青而去的。
  雖然他不知道此女和噬青之間有什麼仇怨,但以那小娘皮的性格,被她盯上可不是開玩笑的。甚至他猜測,這次噬青很有可能會栽到此女手中。
  可緊接著東方墨就想到,他如今不但受了些許傷勢,而且什麼都沒有得到,豈不是白白被此女利用了一把。
  “該死!”
  從來不做賠本買賣的他,想到此處心中不禁一聲暗罵。
  將本命石收起來後,他又伸手將遠處的那隻紅色小盾招了過來。
  紅色小盾雖然表麵看似毫發無損,不過細看的話,就會看到在此盾的正中心,有一顆小孔。
  正是這小孔,使得紅色小盾如今暗淡無光,沒有絲毫靈性,顯然這件法寶算是報廢了。
  他將紅色小盾不動聲色的收進了儲物袋,此物即便報廢,但還能煉進他的本命石當中。所謂蚊子再小也是肉,本命石的重量能增加一點是一點。
  至此,他才轉過身來,嘴角上揚的看向一個手持酒壺,正往口中灌著烈酒的青年看去。
  “東方兄多年不見,別來無恙啊。”
  淩亦將酒壺拿下,用衣袖擦了擦嘴角,而後懶洋洋的說道。語罷,他緩緩向著東方墨走來。
  “淩兄,的確是好久不見。”東方墨心有感歎道。
  當日和淩亦分別之後,他便去找那叫做天殘的凝丹境修士煉製飼蟲丸。後來他又追著虎頭怪人出了幽冥島,並撞見了諸多的妖族修士。
  和妖族大戰一番後,他陰差陽錯的落在了幽冥仙子手中,從此開始了五年之久的尋島之旅。
  所以,這一別就是五年。
  “當年東方兄不辭而別,可真是讓小生和商道友好找啊。”這時,又聽淩亦說道。
  “唉,此時說來話長,並非是小道不辭而別。”東方墨長長的歎了一口氣。
  接下來,他就將當年他煉製了飼蟲丸後的事情娓娓道來,反正這些事並沒有好隱瞞的。
  聽完他的話後,淩亦極為震驚,沒想到東方墨經曆了如此多的波折,而且還落在了幽冥仙子手中。
  “原來如此,看來是小生誤會東方兄了。對了,之前那血道修士是誰,為何會和東方兄戰在一起。”這時淩亦又問道。
  “,或許淩兄還不知道,小道的身份其實是西域修士,而那血道修士是西域血族的人,小道當年跟此人結下了仇怨,所以今日撞見後,此人自然不可能放過小道了。”
  東方墨解釋道。
  淩亦點了點頭,沒想到東方墨也是個大有來曆之人。
  “那暗中隱藏的那位道友,應該是東方兄的朋友吧。這位道友的隱匿技巧還真是絕妙,若非他之前出手,即便是小生也無法發現有人就在暗中。”說完後,淩亦還下意識的掃了掃四周,想必那人依舊在暗中潛伏著。
  “那刺客算是小道認識的一個人,不過他已經追著噬青離開了,淩兄不必如此警惕。”東方墨看著淩亦的舉動有著好笑。
  聞言,淩亦臉上一抹尷尬閃過,但很快這抹尷尬就變成愕然了。
  因為他忽然發現,東方墨如今竟然已經是凝丹境中期修為了。這才短短五年不見而已,沒想到他的進階速度如此之快。
  他瞬間明白,這五年間東方墨必然是有什麼奇遇,隻是這種事情他自然不可能開口去問。
  “對了,淩兄是什麼時候來到蓬島的呢。”東方墨對於淩亦的愕然能夠猜出一二,對此他不願多說什麼,於是刻意轉移了話題。
  “數月前就和商道友一同趕到此地了,沒想到這次蓬島現世後,黑霧頃刻間就變成了白霧,實在讓小生始料未及啊。”
  “的確如此。”東方墨對淩亦的話極為讚同,因為他可是親眼目睹這一切發生的。但轉瞬他又看向淩亦問道:“淩兄剛才說,和商道友一起來到此地的?”
  “不錯,如今商道友就在離此地不遠的一座山穀內潛心修煉,之前小生原本正在給她護法,隻是忽然聽到此地的巨大動靜,才決定過來看看的,沒想到卻碰到東方兄了。”
  “修煉?”
  東方墨麵露古怪,沒想到商清在蓬島上會修煉,此地可是數百年才出現一次,這種機會用來修煉怕是有些得不償失吧。
  似乎看穿了東方墨的想法,淩亦仰頭喝了一口壺中烈酒,這才開口道:
  “東方兄有所不知,商道友此次發現了一朵妖斑冥羅花,此花雖然劇毒無比,但對她毒道修士的身份來說,卻彌足珍貴。又因為妖斑冥羅花隻能在生長之處存活,若是移動會立馬枯死,所以商道友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妖斑冥羅花?”東方墨一聲驚呼。
  此花他是聽說過的,在當初他得到的那本奇花榜上,排名第兩百九十五位。
  據說這妖斑冥羅花兩百年盛開一次,盛開之際奇毒無比,而在花苞狀態的時候,則是一種大補之物,著實奇異。當初他看到這妖斑冥羅花的介紹時,對此還嘖嘖稱奇了好一陣子。
  “看來商道友還真是機緣不淺啊。”東方墨又微微一笑的開口。
  “,商道友的確是機緣不淺。不過東方兄倒不必妄自菲薄,因為小生這也有一場機緣,我想東方兄會感興趣的。”
  此時,淩亦又灌了一口烈酒,而後大有深意的說道。
  “淩中但說無妨。”東方墨眉頭一挑,來了興趣。
  “東方兄可曾聽說過培嬰丹。”
  

Snap Time:2018-10-23 17:15:05  ExecTime:0.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