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門生》全文閱讀

作者:莫麻公子  道門生最新章節  道門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道門生最新章節第1397章 布陣完畢(18-12-16)      第1396章 拖延跟布陣(18-12-16)      第1395章 一身麻煩(18-12-16)     

第490章 石塔九層


  隻見在他麵前的石塔,方圓有著十餘丈,呈現六邊形。通體是一種死灰色的材質建造,顯得有些厚重。
  而在塔中的六麵石壁上,則有諸多的燭盞,靜靜地燃燒,散發出淡黃色的火焰,將石塔內襯托的有些昏暗。
  之前東方墨和銀角妖族的大戰雖然驚心動魄,不過他還是注意到了在石塔的某一麵牆壁上,有一條向上的階梯。
  將石塔第一層掃視一圈,都沒有任何發現,他便將目光投向了那條階梯通道。
  注視良久之後,他隔空將骨牙吸了過來抓在手中。
  “這石塔小道好不容易才打開,可第一層什麼都沒有,不如你走在前麵先探探路,我等去第二層看看,你覺得如何。”
  “老子覺得不如何,憑什麼要骨爺爺探路!”骨牙被東方墨打亂了思緒,再一聽到他的提議後,立馬不滿的吼道。
  “如今小道法力虧空,實力隻能發揮不到一半。你銅頭鐵骨,想必沒什麼東西能夠傷你,自然是你探路最為穩妥。”東方墨並未跟這老賤骨兜什麼圈子,而是直言不諱。
  聽到他的話,骨牙長了長下巴,但最終什麼都沒有說出來。
  如今他心中正鬱悶不已,東方墨之前在他麵前炫耀的那個盒子,一看就不是凡物,如果真被這小子封印起來,可就滑天下之大稽了。而且他極為感興趣的三生術,很有可能就在東方墨腰間的儲物袋中。那麼現在看來,跟他來橫的可不是明智之舉。
  想到此處,他立馬從東方墨手中掙脫,隨即就一言不發的向著那樓梯口飄了過去。
  見此,東方墨一聲冷笑,而後一甩拂塵的緊跟其後。
  在東方墨提醒下,骨牙的速度並不快,因為這石塔當中,他不知道會不會有危險,如果發生什麼意想不到的事情,他也好有個反應的時間。
  而就在向著二層走去的時候,他心中忽然想到,第二層會不會和第一層一樣,有一個化嬰境的活死人守護著,要是如此的話,他恐怕二話不說,轉身就逃。
  不過這個念頭隻是剛剛升起,他就打消了。因為要是第二層有化嬰境活死人,之前他和銀角妖族的鬥法,早就將其驚動了,不可能這般死氣沉沉。於是他定了定心神,專心致誌的警惕起來。
  “嗒……嗒……嗒……”
  盡管他已經刻意的壓製了腳步聲,可當他的靴子踩踏在不知是什麼材質的階梯上,依舊發出了一聲聲清脆的聲響。
  而隨著緩慢且有節奏的腳步聲,二人的身形漸漸沒入黑暗,消失在階梯中。
  在石塔的第二層內,一個雙目冒著幽幽綠焰的骷髏頭,靜悄悄的飄了上來,這景象說不出的詭異。而在骷髏頭身後半丈的位置,還緊跟一個手持拂塵,身形修長的道士。
  當二人終於從階梯來到第二層時,東方墨有些訝然的皺了皺眉。
  因為石塔的第二層內,除了六麵牆壁上燃燒的燭盞之外,竟然和第一層一樣,空無一物。
  他四下環顧好幾遍,甚至在牆壁上敲敲打打,又將燭盞逐一檢查了一次,依舊是什麼都沒有發現。
  “要不要繼續上去?”此時骨牙看向他問道。
  “當然!”東方墨肯定的回答,他怎麼可能走到第二層就打道回府。
  於是骨牙再度向著第三層的階梯口飄去,一人一骷髏頭,很快就消失在第二層中。
  ……
  這時,一個手拄拐杖滿臉皺紋的老翁,和一個約莫三十餘歲但風韻猶存的美婦,正速度奇快的穿梭在溢散著白色迷霧的蓬島某處。
  老翁手拿著一副地圖,不時的翻看,似乎在確認自己二人的路線是否正確。
  由於蓬島實在是太大了,而他們手的地圖,標注的隻是蓬島上某一個區域,所以他們找了良久,才找對地方。而今正順著地圖上標注的路線,向著其上畫了一個半圈的位置疾馳而去。
  即便以二人的沉穩心態,如今神色浮現了些許焦急,畢竟苦等了一百多年蓬島才現世,而他們要找的那處石塔,又事關重大,容不得半點閃失。
  因此,一路上但凡有活死人,或者不開眼的修士阻攔,二人絕無二話,直接斬殺。而以兩人化嬰境的修為,可謂神擋殺神,無人能阻。
  ……
  東方墨和骨牙二人自然不知道這些,他們花了一刻鍾的時間,極為緩慢的走到了第七層。可是二人一路走上來,卻發現每一層石塔都空空如也。
  東方墨的臉色已經由最初的警惕,變成了現在的陰沉。
  這兩個月他馬不停蹄,甚至將自己身中噬心蠱的事情都暫時壓下,終於找到了地圖上畫出半圈的位置,並將腳下這座石塔從地底找出。而後他又和一個化嬰境的活死人驚險苦戰,最終艱難險勝。若是到頭來,他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的話,恐怕他會直接被氣的吐血。
  掃視一圈,他不甘的收回了目光,隨著嗒嗒的腳步聲,他和骨牙最終來到了石塔第八層。
  到了此地,東方墨放眼望去,終於無法忍受的神色抽了抽。不出所料,第八層依舊空無一物。
  骨牙回頭瞥了東方墨一眼,他本想說兩句風涼話諷刺一番,可發現這小子臉色鐵青後,話到嘴邊又被他硬生生的咽了回去。這天殺的明顯在氣頭上,萬萬不可去招惹。
  於是他沒有停留,繼續向著第九層飄了上去。
  第九層,也是這座石塔的最後一層,要是其中依舊什麼都沒有的話,東方墨已經做好了打道回府的準備。畢竟仔細一想,此行他並非一無所獲。至少他將銀角妖族斬殺後,得到了一根獨角,一粒妖丹,還有一隻暫時無法打開但價值卻不可估量的儲物袋,算得上收獲頗豐了。
  然而當他二人剛剛踏過一半的階梯,他眼中就閃過一抹異色。因為他看到斜上方有一層朦朧的青光灑了下來。
  有青光,就說明這第九層不可能也空無一物了,應該有什麼東西。
  骨牙顯然也發現了這一點,於是他立馬放緩了速度,慢慢的向著第九層靠近。
  當二人終於接近第九層的入口後,果然看到有一層朦朧的青光,不過這層青光卻將入口的位置封閉的嚴嚴實實。
  “禁製!”見此一幕,骨牙有些詫異。
  東方墨來到近前,看著斜上方的青光禁製,他臉上非但沒有沮喪,反而露出了一抹驚喜的神情。
  隻要打開這層禁製,第九層中說不定就有什麼意想不到的寶物。
  “這是什麼禁製!”於是他看向骨牙問道。
  “老子怎麼知道。”骨牙沒好氣的罵了一句,這青光沒什麼特別之處,他又怎麼可能一眼冒出具體的虛實。
  對此東方墨並未在意,而是走上前來,略一思量後,他就手指掐訣,彈指間一柄翠綠的木劍激射而出。
  “咻……!”
  木劍毫無花哨的擊在了青光上,而後不出他所料的爆開成了靈光。
  不過東方墨卻發現,他隨手一擊,使得那青光凹陷了尺許深度,看來這禁製並不強。
  於是他法力盡數鼓動,毫無保留的屈指連彈,就見數柄木劍連連激射而出。
  “……”
  然而連續不斷地爆裂聲響起,他所催發的木劍無一例外的爆開。至於斜上方的青光禁製,依舊隻是凹陷一個弧度而已,並未被破開。
  可東方墨看的仔細,這一次他全力出手,和之前隨手一擊,那青光凹陷的弧度竟然一模一樣,都是尺許深度的樣子。
  “哼!”
  雖不知為何會如此,可他顯然失去了耐心,反手一撩之下,“唰”的一聲,手中拂塵化作了一道白光竄了出去,悍然斬在了朦朧的青光上。
  “砰!”
  但聽一聲悶響,銀白色的拂絲彈射了回來,而那朦朧的青光依舊隻是凹陷了一個弧度,就立馬恢複了原狀。
  “這……”
  東方墨有些吃驚了。
  他剛才動用拂塵一擊,威力可比施展的木劍術法強的多,可他分明看的清晰,那青光凹陷的程度,依舊和他之前兩次催發木劍時的一模一樣,都是一尺深度。似乎那青光禁製遇強則強,遇弱則弱。
  驚訝之餘,他就準備上前幾步,試試動用肉身之力能否將這層禁製破開。
  “慢著!”
  但這時,一旁的骨牙忽然出聲。
  聞言,東方墨動作一頓,回頭不解的看向他。
  “骨爺爺知道了,這禁製是一種叫做散靈陣的陣法。”
  “散靈陣?”一聽這個名字,東方墨瞬間就想到了聚靈陣,二者隻相差一個字。
  “不錯,散靈陣和老子上次教你的聚靈陣,結構完全相反。此陣的布置,需要先將靈氣聚集起來,而後再將陣法中的靈氣抽幹,使得陣法處於一種真空的狀態。一經布下,此陣堪稱堅固無比,除非你能將這座石塔轟碎,否則你別想破了這層陣法。”
  “開什麼玩笑。”
  東方墨眼皮一抽,之前他和銀角妖族苦鬥之際,不管是他的本命石,還是銀角妖族的古怪飛刀,都曾擊打在石塔的石壁上,但卻一絲痕跡都沒有留下。雖然不知道這石塔是什麼材質鑄成的,但他深知,以他如今的實力絕對無法將石塔轟碎。
  “那小道豈不是隻能止步於此了?”就聽他有些不甘的問道,顯然他不死心。
  “別著急,雖然硬的不行,但可以來軟的。你將法力注入陣法當中,將整座陣法充斥的滿滿當當,這散靈陣就會不攻自破。”骨牙道。
  聽到他的話,東方墨先是一喜,而後他又想到了什麼,心中有些打鼓起來,並開口問道:“需要多少法力?”
  “額……這個……你如今法力虧空,應該是無法打開的。”看到他的神色,骨牙才想起東方墨如今體內法力十不存一,絕對無法將散靈陣打開。
  “那稍等片刻,小道先下去將法力盡數恢複再上來。”語罷,東方墨轉身就向著石塔之下行去。
  “咳咳……骨爺爺勸你不用了。”然而他剛剛轉身,又聽骨牙有些尷尬的開口。
  “嗯?”這一次,東方墨看向他臉色有些不善了。
  “不是骨爺爺看不起你,即便你的法力再渾厚,全部注入這禁製當中也無法破陣,因為這其中需要的靈氣數量,就連尋常化嬰境修士都隻能望洋興歎,更不是你一個小小凝丹境修士能想的。”
  “那你剛才還說讓小道用法力將陣法填滿,存心糊弄小道不成!”東方墨看著他目中寒光閃爍。
  “骨爺爺隻是說這個辦法可行,什麼時候糊弄你了。”骨牙不甘示弱,眼窩中火焰大漲。
  東方墨沒有心思跟他計較,於是又道:“那還有沒有別的辦法?”
  “有。”骨牙嘿嘿一笑。
  “砰”的一聲,東方墨一把將這老賤骨抓在了手中。
  “有什麼辦法直接說,小道可沒工夫跟你磨時間。”
  如今他身上還有噬心蠱沒有解,而留給他的時間,還有四個月可活。若非骨牙銅頭鐵骨,他真想教訓這老東西一頓。
  骨牙也看的出這小子要爆發了,於是連忙開口道:
  “要是你有足夠多的靈石,也能將這處禁製打開。”
  “靈石?”東方墨有些驚訝。
  並在此刻,他忽然就想起了當初在那座蛇島上,他的確聽到被他斬殺的王姓修士說過,他似乎急需靈石,否則也不會答應萬蠱門女子,和她一同來截殺自己。
  如今看來,那王姓修士要湊集靈石,十有**也是為了這處禁製。
  而當初他將王姓修士斬殺後,可是得到了上千萬的巨額靈石,並且那萬蠱門女子身上,也有數百萬靈石之多。
  想到此處,他手掌將骨牙鬆開後,又順勢摸了摸下巴,臉上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
  不過雖然對於靈石的數量他極為自信,可他還是想要一個確切的答案,於是看向骨牙道:“大概需要多少靈石?”
  “具體骨爺爺也不知道,主要看這座陣法的大小,反正很多很多就是了。”骨牙回答。
  “那有了靈石後,小道需要怎麼做。”東方墨又問道。
  “很簡單,將靈石往麵扔就行!”
  “嗯?”聞言,東方墨將信將疑的看向他。
  骨牙顯然知道東方墨不信,於是沒好氣道:“這散靈陣完全就是個雞肋的陣法,吃飽了撐的才會去布置。因為布置此陣,需要海量的靈石。布成後陣法雖然堅固無比,可隻要有同樣數量的靈石,也能將其輕易打開,骨爺爺可沒必要騙你。”
  東方墨盡管依舊有些懷疑,不過他還是試探性的拿出了兩顆靈石,稍加琢磨後,就揮手將靈石彈射進了前方的朦朧青光當中。
  “噗噗!”
  隨著兩聲輕響,靈石沒入其中後,就此失去了蹤跡,仿佛水滴沒入了水麵,完全融入了進去。
  於是他對骨牙的話開始相信幾分了,接下來他揮手連連,手臂直接化作了殘影,將一顆顆靈石盡數向著青光中激射而去。
  足足半柱香時間過去了,東方墨就已經破費了數十萬靈石,但斜上方的青光,依舊沒有任何波動。
  隻聽他一聲冷哼,向前走去來到了青光禁製麵前,一把摘下了腰間的儲物袋,手臂一抖之下,將白花花的靈石盡數傾倒了出來,而後肉身之力鼓動,把這些靈石全部推入了青光當中。
  一百萬……兩百萬……五百萬……一千萬……
  不消片刻,當初從王姓修士的手中得到的靈石,已經盡數沒入了其中,可青光依舊沒有任何反應。
  見此一幕,東方墨毫不猶豫的將從萬蠱門女子手中得到的數百萬靈石一並拿出,而後嘩啦啦的傾入了青光。
  “波!”
  這一次,東方墨隻用了兩百萬靈石左右,他麵前的青光毫無征兆的,在一聲輕響之下就碎裂開來。
  與此同時,他頭頂一股濃鬱至極的靈氣撲麵而來,讓他渾身毛孔全部張開,說不出的舒爽,這些應該是之前那些靈石化成的。
  東方墨知道如今可不是吸收靈氣的時候,他抓緊了手中的拂塵,向著青光破碎後露出的第九層入口望去。
  不過入口昏暗陰沉,他看不清任何東西。
  “去看看!”
  隻聽他毫不客氣的向著骨牙吩咐道。
  “你給老子記著。”骨牙心中暗罵一聲,但還是向著上方的入口飄了上去。
  東方墨一提道袍,緊緊跟在這老賤骨的身後。
  隻是數個呼吸的功夫,二人終於踏上了第九層。
  他的目光大概掃了一圈,而後雙目陡然一凝,就被正中一物所吸引。
  

Snap Time:2018-12-16 18:21:02  ExecTime: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