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門生》全文閱讀

作者:莫麻公子  道門生最新章節  道門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道門生最新章節第1280章 見不得人嗎(18-10-23)      第1279章 帶上一起走(18-10-23)      第1278章 我很尷尬(18-10-23)     

第464章 天下烏鴉一般黑


  因為此地在幽冥島上,而且洞府當中還有一層不弱的禁製,加上有影子的守護,所以東方墨這一覺睡的極為踏實,一睡就是三天三夜。
  三日後,他悠悠的醒轉了過來。此時他精神飽滿,肉身之力也異常充沛。
  東方墨盤膝而坐,又呼吸吐納了兩個時辰,最後他長長的吐了口濁氣。至此,他長途跋涉導致的疲累,終於完全消失,各方麵都恢複到了最佳的狀態。
  回想起此行趕到東海艱辛曆程,東方墨一聲歎息。但好在盡管路途波折,最終他還是安然無恙的到達了目的地。
  於是他又開始思量,接下來該做何打算。
  然而琢磨良久,他還是準備和預先的計劃保持一致。
  首要的,是先將此地的情況摸熟,然後再打聽一番東海蓬島的事情。
  他對於那座神秘莫測的島嶼,興趣極濃。因為在島上,說不定就有能讓他離開這片星域的方法。這也是他當初拒絕風落葉的提議,執意要趕到東海的原因。
  當然,若是蓬島之行依然沒有收獲,他就會立馬離開東海,前往西域太乙道宮,去打洞天福地當中那顆產生靈智的不死根的主意。
  那顆大樹活了不知多久,必然知之甚廣,說不定就能從其口中探聽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雖然他曾聽說,自從當年他們參與了洞天福地的曆練之後,那座處在須彌空間的破碎之地,就崩潰消失了。可眼見為實,耳聽為虛,東方墨不會放棄任何一絲希望。
  作出決定後,他便點了點頭。轉而伸手一抓,將數隻儲物袋拿了出來。這些都是之前斬殺了青年書生等人後的戰利品,一路上他沒來得及查看,此時終於有了些時間。
  當他將幾隻儲物袋盡數打開後,神色就開始古怪起來。隻因其中的法器之類的東西並不算多,而且靈石加起來也隻有五六十萬的樣子。其他東西的話,唯有兩三樣沉甸甸的煉器用的礦石,能入他法眼,因為可以祭煉融入他的本命石當中。
  “還真是夠落魄的。”東方墨心中如此想到。
  將這些東西分類收起來後,他就站起了身,並推開了石門,來到了洞府的客堂。
  看著隻有一張石桌,和幾張石凳的空落落的客堂,東方墨隻覺得東海這等散修聚集之地,比起當年的西域還要貧瘠,差了不是一星半點。
  然而不經意間,他忽然發現夏清伊此女所在石室,石門是打開的。他神識一掃,就發現其中空無一人。
  於是他轉過身來,看向淩亦所在的石室,看到石室大門緊閉,東方墨便一聲輕笑。
  淩亦當初的救人之舉,恐怕已經在夏清伊此女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一路而來,他自然看得出此女看向淩亦除了關切之外,美眸中還有一絲異樣的神采。
  想來此時他二人應該在一起,於是他雙手倒背,就向著洞府的大門走去。
  因為他身在洞府內,所以洞府的禁製不需要那麵令牌,也能輕易打開。
  東方墨推開石門後,身形一晃就向著遠處疾馳離開。很快的,就來到了前幾日那條繁華的街道上。
  看著兩旁熱鬧不減的酒肆和客棧,東方墨隨意選擇了一座麵積算大的閣樓,抬步便走了進去。
  剛剛踏入其中,他就聽到一片人聲鼎沸的喧鬧。
  “此次東域大戰啊,可是數千年都沒有發生了,也不知道那些勢力是怎麼想的,竟然會做出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
  “我看不盡然,這些宗門又不是傻子,你覺得沒有足夠的利益驅使,他們會無緣無故的兵戎相見嗎。”
  “不錯,此言有理,隻是這其中的緣由我等不清楚罷了,所以莫要妄言下定論。”
  ……
  東方墨穿過人群,在眾人的談論中,習慣性的直接上了二樓。
  也不知是否是巧合,剛剛走上來,他就看到靠近窗口的某個位置上,一個身形魁梧的男子站起了身,並向著客棧之外走去,應該是準備離開了。
  於是他神色一喜,立馬上前,坐在了此人之前的位置上。
  此刻,一個煉氣期九層的小廝就走了過來,將桌上原本的一隻酒壺和一隻酒杯收了起來,並看向東方墨開口道:“這位前輩需要些什麼。”
  東方墨略一沉吟,便道:“就要和之前那位道友一樣的靈酒吧。”
  聞言小廝點了點頭,便轉身退了下去。東方墨在等待小廝上來之前,則繼續聆聽起來。
  “好在老夫有先見之明,早在半年前就起身,從神道門的地域範圍,一路傳送到了韓家,再從韓家馬不停蹄的趕來東海,若是落在現在,恐怕就不會這麼順利了。”隻聽一個須發皆白的老者,有些感慨的說道。
  “的確如此,往日會有不少的散修來到幽冥島,不過這些時日來的人的數量卻一下子驟減,不用說這些人是被各大勢力的交鋒耽誤了,說不定不少人還永遠無法趕來了呢。”另一人接著附和。
  而話到此處,在座不少人心中都暗自慶幸,顯然他們中,很多都是不久前才來到此地的。
  “對了,你們可知,為何此次東域大戰,卻少有出現化嬰境修士的身影嗎,這著實有些奇怪啊。”這時,又有人問到。
  東方墨正將斟滿的靈酒放到唇邊,聞言,動作陡然一頓,更是側起了耳朵。
  “這個我有所耳聞,好像各大勢力之間有了什麼秘密協定。所以所有的化嬰境修士,都潛伏了起來。但你要問我是什麼秘密協定,這個我卻真不知道了。”這次說話之人,是個身著黃袍的男子。
  東方墨看向此人,就發現他腰間掛著諸多的竹筒以及布袋。由此,他一眼就看出此人是萬蠱門的人。
  對於萬蠱門的人會出現在東海,他並不意外,此地可有不少都是宗門的叛徒,或者棄子。
  “管他有什麼協定,隻要我等不在東域,他們就算打個熱火朝天我也不在乎。不過諸位道友可知,用不了多久,東海也會熱鬧起來,就算東域大戰也阻止不了。”隻聽有人滿不在乎的說道,隨即更是岔開了東域的話題。
  “嘿嘿,道友說的應該是蓬島快要現世了吧。這又不是什麼秘密,我想在座大多數道友來此,也是衝著這個的。”之前萬蠱門的黃袍修士嘿嘿一笑。
  而其他人聞言,則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顯然是心照不宣的默認了此事。
  “咳咳,敢問諸位道友,這蓬島到底何時才會現世呢。”
  就在這時,靠窗的某個位子上,一個身著寬大道袍的道士,輕咳了兩下,看向眾人朗聲問道。
  而開口之人,自然就是東方墨了。東海大多數人身份都不幹淨,他反而不用太過於低調和謹慎,反正天下烏鴉一般黑。
  “,道友一看就是第一次來到東海吧。”在他身旁,一個臉上有著一條刀疤的中年修士輕笑著說道。可從他話語中,不難聽出些許意味深長的意思。
  “的確如此,所以小道知之不多,還望諸位道友能賜教一番。”東方墨點了點頭,甚至極為謙虛的抱了一拳。
  見此,中年修士反倒有些尷尬了,於是就聽他開口道:“東海蓬島降世的時間是不確定的,不過按照以往慣例估算,應該還有不到二十年。”
  “二十年?”東方墨一驚,沒想到期間的時間這麼長。
  那豈不是說他要在此地待上很長一段時間。
  不過仔細一想,留給他的還有將近百年,這點時間還是等得起的。
  接下來,他在此地待了數個時辰,期間和眾人推杯換盞,高談闊論,一改他往日低調謹慎的作風。
  正因如此,他也著實打聽到了不少有用的東西。其中就包括東海這片海域,具體都有多少島嶼,以及有哪些強大的散修。甚至在此期間,他還聽到了諸多有趣的奇聞異事,以及有關於東域的秘辛。
  東方墨興致漸濃,某一刻,他端起酒杯品了一口,而後通過窗口,下意識的望了街道一眼。
  這時,他的目光不經意的,就落在了一個身著長袍,精神抖擻的老者身上。
  隻見老者麵目和藹,留著一頭花白的頭發,正雙手倒背的走在街頭,左瞧右看,一副怡然自得的樣子。
  當東方墨看到老者時,他忽然覺得此人好生眼熟,但又實在想不起到底在哪見過。
  於是他眉頭一皺,開始仔細的回憶起來。
  而就在老者優哉遊哉的,即將消失在街道盡頭時,數十年前某個畫麵,突然浮現在他的腦海當中。
  僅此一瞬,東方墨神色陡然大變。
  “不可能!”
  

Snap Time:2018-10-23 13:58:55  ExecTime:0.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