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門生》全文閱讀

作者:莫麻公子  道門生最新章節  道門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道門生最新章節第1396章 拖延跟布陣(18-12-15)      第1395章 一身麻煩(18-12-15)      第1394章 驚天一掌(18-12-15)     

第447章 道別


  “因為東域大亂,沿途不僅會遇到諸多的波折以及危險,而且這次東海蓬島現世,比起以往而言,將更加特殊。”
  “更加特殊?”東方墨瞥了風落葉一眼。
  “不錯,具體緣由我不便多說,師弟隻需知曉,此次蓬島現世,說不定是最後一次,到時甚至會有不少的化嬰境修士進入其中。”
  “竟然是這樣。”
  東方墨喃喃自語,念頭卻在心中飛快的轉動。
  “還有,師弟應該聽說過妖族,據我所知,每一次東海蓬島現世,都有妖族的影子,這次必然也不例外。而且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妖族這次動作絕對不小。要知道同境界的妖族,實力比起我人族而言,強了不止一籌,所以我才說師弟一定要謹慎對待,即使去了東海,也不一定就安然無恙。”
  就在他沉吟間,又聽風落葉此女說道。
  這一次,東方墨短暫的陷入了沉思,風落葉所說並非沒有道理。他此行前往東海,要早個數月還好,如今東域正發生大的動亂,必然是狼煙四起。他此行前不說舉步維艱,但絕對危機四伏,不會容易的。
  至於此女所說,關於妖族的秘聞,他著實震驚了一把。
  但隻是思量一番,他就暗自做出了決定。他原本就打算在突破到了凝丹境後,就會去東海,看看那座神秘莫測的蓬島上,是否有離開這片星域的方法,如今東域動亂,他此行更是刻不容緩。
  他不關心為何東域各個勢力會兵戎相見,也不關心這件事和妖族人族之間的仇怨有什麼關聯,因為這些對他來說,都太過遙遠。他唯獨關心的,就是自己的小命。
  想到此處,他頓時看向風落葉道:“多謝師姐提醒了,不過小道去意已決。而小道的實力師姐應該清楚,隻要小心一點,應該沒有什麼問題的。”
  “既如此,那我也不勸阻,興許過不了多久我也會去東海蓬島,到時候說不定還能再遇見。”風落葉點了點頭。
  “哈哈哈,那小道就恭候師姐大駕了。”東方墨哈哈大笑,對風落葉所說的話,雖然有些疑惑,張了張嘴,但最後還是沒有多問什麼。
  “好,那我等就此別過,此次萬蠱門還有符極門的事情,家族應該得到情報了,不過我也必須立馬趕回去,處理一些緊急的事情。”風落葉道。
  東方墨知曉如今風家三座城池淪陷,此女的事情還有很多,感受到風落葉體內法力漸漸充盈,應該沒有什麼大礙後,於是他拱了拱手。
  “好,後會有期。”
  “後會有期。”風落葉回了一禮,便玉足一踩,身形衝天而起。並且下一瞬,東方墨就看到此女身後,好似有一雙巨大的虛幻羽翅撐開,羽翅一扇,此女轉瞬就出現在天邊,繼而不見了蹤影。
  “好快的速度!”東方墨大驚。
  而看到此女背後那雙虛幻的羽翅,他立馬就想起了風落葉眉心那隻迷你鳳凰,二者之間應該有什麼關聯。
  在原地駐足片刻,東方墨才收回了目光。看了看風栗城的方向,一聲冷哼之後,其身形一花,消失在茂密的林間,向著正東的方向疾馳而去。
  ……
  三個月後,一個身著道袍的身影,正盤坐在一顆古樹之巔,均勻的呼吸吐納,吸收著周遭的靈氣,而此人自然就是東方墨了。
  當日和風落葉分別,他一路往東而行,直奔東海。
  好在他當年在逃出青靈古跡後,為了趕往東域中部區域,沿途他購買了諸多地圖,如今這些地圖正好排上了大用場。
  片刻後東方墨功法一收,將一直玉簡拿出來,貼在了額頭,玉簡當中正是一副龐大的地形圖。
  東域最西側的勢力,是鬼魔宗。鬼魔宗靠右,是風家。而在鬼魔宗和風家的北方,有萬蠱門,緊鄰萬蠱門的,便是符極門了。
  四股勢力,算是處在東域西北的位置。東域遼闊無疆,這種頂級勢力有十幾個之多。
  這四股勢力往東的話,則有南陽山,祖家,神道穀,玄機門,趙家……
  將玉簡收下後,東方墨長長的歎了口氣。
  兩日前,他花費了足足三個月的時間,竟然才堪堪走出了風家和南陽山交界的地域範圍,來到了隸屬於南陽山,一座叫做黑雨城的城池。
  不過尚未靠近此城,遠在數十之外,他就感受到城中傳來一陣劇烈的法力波動。
  東方墨原本靠近些看看是什麼情況,可這時一個慌不擇路的煉氣期弟子,向著他所在的方位談了過來。將此人抓住,逼問之下,他立馬得知了,竟然是祖家族人,勢如破竹一般,已經連破南陽山四座城池,如今已經殺到了第五座黑雨城。
  聽到此人的回答後,東方墨一臉愕然。
  一想到祖家,他就想起了神色倨傲,總是一副以鼻孔視人,在太乙道宮還被他坑了好幾次的祖念琪。沒想到祖家實力這麼強橫,難怪風落葉之前說過,祖家要保下他綽綽有餘的話。
  他並未為難這個南陽山的煉氣期修士,隨手便將他放了。
  得知黑雨城正在大戰,他可不會去趟這趟渾水。刻意繞了一大圈之後,便祭出了遁天梭,繼續向著東海的方向疾馳去。
  這三個月來,他一路將影子放出,利用此獸的特殊能力,提前查清前方的景象,極為謹慎的盡量不與其他人接觸,避免節外生枝。
  可祖家和南陽山成群結隊的修士,隨處可見,所以他的速度並不算快,這讓他異常不滿。照這樣下去,按照東域的龐大,沒有個十餘年,他別想趕到東海。
  “嶽老三你個天殺的。”
  東方墨突然就想到了嶽老三將他傳送羅盤拐走的事情,此刻要是有羅盤在,不用說他的速度會快數倍不止。
  隻是那廝當初可是說,要五十年後才歸還。
  常言道,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更別跟他說什麼五十年了。想到此處,東方墨又有些憤怒的咬了咬牙。
  不過緊接著,他耳朵忽然抖了抖,隨即扭首看向某個方位。
  在他目光中,隻見五個身影正向著西側黑雨城的方向疾馳而去。東方墨從這些人身上的長袍來看,分析應該是南陽山的人,而觀其修為,赫然全部都達到了凝丹境。
  其中三個是凝丹境初期修為的中年男子。還有一個凝丹境中期的婦人,最後一人修為最高,是一個凝丹境後期的老者。
  東方墨舉目眺望,不難猜出,這五個凝丹境修士,應該是趕去黑雨城支援的人。
  黑雨城和當初的風栗城大小和實力相差無幾,這五個凝丹境修士前往,說不定就有著扭轉戰局的作用。
  東方墨收回了目光,他可沒有心思去理會這些人,更不想和他們產生什麼交際,如今趕路要緊。
  “嗯?”
  然而就在這時,忽然間,那個修為最高的老者身形一頓,更是雙目如電的看向了東方墨所在的位置。
  在他腰間有一隻形似老鼠的靈獸,正吱吱的叫個不停。
  “唰!”
  僅僅是呼吸間,此人身形驟然消失,千丈距離轉瞬即至,直接出現在東方墨十丈外。
  片刻間,另外四人同樣反應過來,身形一晃之下,來到老者身側。五人站成一個弧圈,隱隱將東方墨半包圍著,並看向他目光不善的樣子。
  “你是何人!”
  就在這時,為首的老者看向他出聲問道。
  東方墨眉頭一皺,他不願和這些人接觸,沒想到卻被人找上門了。不過這樣也好,他也正愁想找幾個人問路,這些人就送上門了。
  於是他微微一笑開口:“小道不過一介散修,不知幾位道友又是何人。”
  “散修?”
  為首老者聽到散修二字後,不禁將他又上下打量了一番。
  “我等是誰,與你沒有任何幹係。”
  老者尚未開開口,在他一側凝丹境中期的婦人卻忽然出聲,並看向他,雙目帶著一抹寒光。
  聞言,東方墨麵色有些難看。雖然不想節外生枝,可要是這些人找死,他倒不介意成全他們。
  “如今戰事緊急,這小子來路不明,說不定就是祖家的人,管他是不是散修,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人。”
  又聽婦人看向為首的老者似是征詢的說道。
  這時,老者從東方墨身上收回了目光,略一沉吟後,就點了點頭。
  “動作快點,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忙。”
  聽到老者的話後,在一側的三個凝丹初期修士神色忽然一獰,而後三人腳下一踩,從三個方向,向著東方墨夾擊而來,尚未靠近,各自已經施展手段。
  其中一人擲出了一隻龜甲,還有一人激發了一張符,最後一人則拿出了一柄怪刃。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
  東方墨沒想到這些人真敢下殺手,這讓他猜測,東域的形勢比他想象的似乎還嚴峻的多。
  可他緊接著就勃然大怒,他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
  隻見他手掌伸出,掌心鎮魔圖浮現,而後漆黑的魔魂之氣噴湧,向著周遭彌漫而去,那間就將衝來的三人籠罩。一隻隻神色猙獰的魔魂魚貫而出,上下遊竄,並張嘴厲嘯著。
  南陽山三人被困後,魔魂之氣猛烈翻滾起來,三股劇烈的法力波動從中傳出。
  “凝丹境魔魂!”
  緊接著,就聽一聲驚呼,而後連續三聲慘叫幾乎同時響起。
  “怎麼可能!”
  老者和婦人相視一眼,他們此時已經感覺不到那三個同門的氣息了。
  於是婦人一臉駭然的看向東方墨,為首老者又驚又怒。
  這道士隻有凝丹境初期修為,可數個呼吸,就連斬同階三人。有這種實力的,絕對不是泛泛之輩,說不定就是結成靈丹的天之驕子。
  “分開走!”
  一想到此處,老者知曉他二人加起來說不定也不是此人對手,於是一聲低喝。語罷,率先向著某個方向疾馳而去,竟然比來時的速度還快幾分。
  “晚了!”
  東方墨邪魅一笑,身軀猛地一震。
  “嗡!”
  一圈無形的波動呈現環形蕩開,隻見波及之處,腳下的草木扭動起來,而後瘋狂生長,交叉纏繞,編製成兩堵巨大的藤牆,將婦人和老者二人阻擋。
  二人連忙祭出法器,全力催發之下,三兩個呼吸,“”的一聲,就將麵前的藤牆轟開。可隨著“咕嚕咕嚕”的聲音響起,漆黑的魔魂之氣已經悄然彌漫,將兩人一並籠罩其中。
  霎時,就聽婦人的驚呼,和老者的怒吼傳來,隨之還有著魔魂的聲聲厲嘯。
  東方墨深知鎮魔圖的威力,不消片刻,隨著“咚咚”兩道沉悶的落地聲,地麵上又多出了兩具屍體。
  愜意的吸了口氣,東方墨掌心一動,將老者和婦人的神魂拘住,甚至不給二人求饒的機會,就將他們吸入了掌心。隨著兩聲慘叫,將其煉化後,又將目光木訥的二人放了出來,並抓緊時間,問出了他想問的問題。
  半刻鍾之後,東方墨已然得到了答案。
  將所有的魔魂吸入鎮魔圖,其身形一晃,就來到老者的屍首旁。伸手在他懷中一陣摸索,當拿出了一麵刻有“南”字的銀色令牌,他神色頓時一喜。
  將幾人的儲物袋摘下後,更是放出魔沙將其肉身吞噬。這才抬頭認準了方向,而後向著一座叫天雲城,屬於南陽山的城池疾馳而去。
  

Snap Time:2018-12-16 12:38:50  ExecTime:0.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