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門生》全文閱讀

作者:莫麻公子  道門生最新章節  道門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道門生最新章節第1397章 布陣完畢(18-12-16)      第1396章 拖延跟布陣(18-12-16)      第1395章 一身麻煩(18-12-16)     

第361章 三年


  在廣袤的虛空當中,不知多遠的距離,有一片巨大的紫色的星雲。
  這片星雲由繁多的碎片組成,說是碎片,其實每一片,就是修士口中所說的星域。
  而在這片星雲最中心的某個地方,有一座古老的宮殿,浩大的宮殿正中,一個身姿窈窕,容貌驚為天人的女子正安靜的盤坐著。
  某一刻,這女子雙目陡然睜開,露出一雙妖異的紫色瞳孔。
  “不枉本尊大費周章的封印修為,降臨那座屬於人族的無名星域。如今兩座偷天換日大陣已經激活,隻等陣靈成長之後,就給人族一點顏色瞧瞧。”
  語罷,這驚為天人的女子嘴角勾起一絲迷人的弧度,就再度閉上了雙眼。
  ……
  三年後,人族西域……
  放眼望去滿目瘡痍,血流成河。往日靈氣充沛之地,在今日看來,顯得極度匱乏。
  自從數年前那隻絕世大魔從血族大地被放出之後,整個西域頓時掀起了一片腥風血雨。
  婆羅門,化仙宗,太乙道宮,劍穀,薑家,公孫家以及南宮家,七大勢力範圍內的諸多城池,幾乎都被屠戮一空。
  整個西域大半個範圍,在短短一年時間,就被全部夷為平地。
  其中損失最為慘重的,當屬南宮家。因為南宮家緊鄰血族大地,可謂唇亡齒寒,在血族近乎被滅族以後,大魔頭第一個降臨南宮家。所有南宮家修士如臨大敵,甚至平日一些閉死關的長老也紛紛現身,可即使如此,整個南宮家幾乎也遭到了滅頂之災。
  好在關鍵時刻,七大勢力紛紛聯手。一方麵暗中派人遠赴東域,尋找從大魔頭手中逃走的那道士。另一方麵諸多化嬰境修士,開始對大魔頭進行牽製。
  但這大魔頭的修為,雖然受到了法則的壓迫無法發揮,可僅僅是肉身之力,就已經達到了神遊境,遠遠不是這些人能夠阻擋的,據說不少化嬰境修士也開始隕落。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期間,東域不少高階修士也曾前來此地,美其名曰助陣,實則隻為查看大魔頭動靜,是否會對東域大地造成威脅。
  直到兩年前,烏煙四起的西域大地,突然間安靜了下來,那大魔頭猶如憑空蒸發一般。隨之而來的,就是七大勢力聯手之勢瓦解,各自回到了宗門,開始處理善後事宜。
  這一切發生的太過突然,甚至讓人有些猝不及防。
  有人傳聞,說是那大魔頭已經打碎了星域結界,去了域外。也有人說大魔頭被七大勢力所有化嬰境修士,聯手之下給斬殺了。甚至還有人說,在對付此僚期間,不知從哪來一個老和尚,那老和尚身具大法力,將大魔頭給鎮壓了起來。
  雖然眾說紛紜,但唯一的共同點就是,大魔頭的確不見了蹤影,隻留下了猶如廢墟的西域大地。西域七大勢力全都元氣大傷,沒有百年甚至更長時間修養,怕是難以恢複過來。
  而西域的悲慘遭遇,於東域修士而言,不過是一場飯後的談資。
  因為西域太過於貧瘠,即使是那所謂的七大勢力加起來,恐怕也抵不過一個鬼魔宗強盛。也就是說,在東域修士看來,西域的這番經曆,就像是一股勢力經曆了一場劫難而已,這件事情隨著時間的推移,便開始漸漸平息。
  而一條隱秘,又足以震驚整個人族修域的消息,悄然的東域大地傳開。
  隨之而來的,就是有不少年輕的麵孔拋頭露麵,出現在東域各個地方。往日一些深居簡出之輩,也暗中湧動起來。
  不過誰也不知,在東域大地某個深埋地底的地方,有一座方圓十餘,由黑石鋪就的陣法。
  陣法被一陣白光包裹,在正中心,還有一朵足有八九丈高度的血紅色花朵矗立著。
  這花朵就像是一隻巨大的喇叭,光禿禿的枝幹上沒有任何的枝葉延伸,顯得古怪。
  讓人詫異的是,這花朵的花蕊,竟然是一張女子的臉。此刻,這女子正一臉陰毒的看著在她前方不遠處,一隻丈許高度的橢圓形血繭。
  隨著她不斷張口,吐出一股股粘稠的血霧融入其中,血繭變得越來越厚,越來越堅固。
  而在血繭當中,則有一個衣衫破爛的道士,正雙目緊閉盤膝而坐,此人不是東方墨還能是誰。
  如今在東方墨周身,有一層水波般的罡氣,將他整個人護在中間,阻擋血繭的瘋狂擠壓。
  自從三年前青木蘭舍身將偷天換日大陣激活,他就被此陣帶著沉沒到了地下。當陣法徹底安靜下來之後,已經不知深埋地底多遠的距離。
  緊接著,他和陣靈血羅妖展開了一番激烈的搏殺。血羅妖隻有凝丹境初期的修為,而且本身乃是木靈之體。東方墨靈根變異之後,對所有木靈之體,有著絕對的壓製,自然也包括她。
  但這血羅妖雖是木靈之體,卻也是此陣的陣靈,占據著地利優勢的同時,她還能借助著偷天換日大陣瘋狂吸收靈力,法力可謂無窮無盡。因此和身具變異靈根的東方墨一番大戰下來,二人竟然誰也奈何不了誰。
  對此東方墨原本不會有任何懼意,可讓他駭然的是,血羅妖和他鬥法的同時,其自身的修為就像沒有瓶頸,竟然在不斷增長。僅僅是這三年的時間,就已經從當初的凝丹境初期,成長到了如今的凝丹境後期,速度堪稱恐怖來形容。並且據他推測,再過不久,血羅妖應該就要突破到凝丹境大圓滿了。
  東方墨想到當初青木蘭也說過類似的話,陣靈修為的提升的速度會非常快,現在看來果然沒有錯。
  這三年來,除了沉睡的魔沙之外,他手段盡顯都無法將血羅妖斬殺。這血羅妖不僅對影子和鎮魔圖的神魂攻擊免疫,而且他的碧遊絲,拂塵,以及本命石將其轟碎的之後,她頃刻間就能再度凝聚,猶如不死之身。
  更讓人他憤怒的是,和之前在血魔宮遇到那隻木靈陣的陣靈不同,血羅妖凝聚恢複之後,其修為以及法力沒有絲毫的損傷。
  事已至此,他心中本來已經萌生了退意,隻是當偷天換日大陣徹底開啟之後,以他的修為,根本無法走出這片十之地。越是往外走,腳下的重力就越發的沉重,加上有血羅妖對他不斷出手,此計自然不可行。
  想到此處,如今他索性直接放棄,轉而做出一副防禦的姿態,隻待想出一條可行的計策。
  “若非有著陣法的輔助,小道早已斬殺她千百次。”隻聽他沉聲說道。
  “嘿嘿嘿,骨爺爺早就給你說過,這陣法了不得。而且這陣靈現在還處在成長的初期,再過一段時間她突破到化嬰境,你就等著被她給煉化吧。”而在他頭頂飄飛的骨牙,則沒有絲毫擔憂的樣子。
  “你的噬陰鬼焰不是號稱克盡血道修士嗎,這血羅妖正在此列。”東方墨看向他開口。
  “小子,別打骨爺爺的主意,你又不是不知道,骨爺爺噬陰鬼焰隻能克製低階血道修士,連築基期都對付不了,更別說這血羅妖了。”
  “哼,那這陣法有辦法破開嗎?”
  “當然有,能布陣,自然就能破陣。天底下沒有什麼陣法是破不了的。”骨牙肯定的說道。
  “可為何我之前的辦法行不通!”東方墨疑惑。之前他以變異靈根操控本命石,將他最強的一擊施展,但這陣法卻紋絲不動。
  聞言,骨牙就像是看白癡一樣看著他。
  “你可知你腳底下這種材料是什麼東西,這叫做魔極鐵,乃是布置陣法的絕佳材料。這種材料本身的堅固程度,即使是化嬰境修士都難以擊碎,若是再刻畫了靈紋,別說是你,骨爺爺擔保這片星域之下,就沒有人能夠將此陣強行攻破的。”
  “魔極鐵!”
  東方墨呼吸一窒。這種材料,他倒是有所耳聞,據說一小塊都可以用來滲入法寶的煉製。沒想到他腳下方圓十都是,卻全部都用來布陣,當真是大手筆。
  “況且你想想看,能夠挪移一片星域的超級大陣,豈是你這三腳貓修為能夠強行破開的!”骨牙再次譏諷。
  聞言,東方墨神色一抽,話雖難聽,可仔細一想似乎的確是這個道理。沉吟片刻後,他像是想到了什麼,突然看向骨牙問道:“這偷天換日大陣,當真能夠挪移一片星域?”
  其話語落下,骨牙似乎來了精神。
  “當然,骨爺爺騙你作甚,那穆小娘皮好大的野心。”
  “哦?此話怎講。”
  東方墨眉頭一皺。
  這一次,骨牙卻沉默了下來,但僅僅是片刻後,它就繼續說道:“其實告訴你也無妨,想來你對那小娘皮的身份也有所猜測,現在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不錯,她乃是妖族。”
  就如骨牙所言,東方墨心中其實早已料到,可聽到他的話,還是有些震驚。
  “妖族和這陣法又有什麼關係?”
  “這就涉及到一些秘辛了,不過骨爺爺今日心情好,就大發慈悲給你說說,反正你遲早也會知道。”
  東方墨眼中精光一閃,做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
  “普天之下,生靈眾多,修行者數不勝數。一些強大的族群,占據著星空中的各處星雲,用以繁衍生息,參悟修行。就如人族星雲,妖族星雲等等。”
  高法則,低法則。
  “而每一片龐大的星雲,都是由著成千上萬漂浮的殘片組成,這些殘片,便稱之為星域了。”
  “照你的意思,那小道所在的這片星域,也是組成一片星雲的殘片之一?”東方墨問道。
  “當然是。”骨牙肯定的點頭,接著又繼續開口。
  “若是骨爺爺所料不錯的話,你所在的這片星域,應該就是屬於人族星雲的範圍。因為骨爺爺在這片星域上,除了一些低階靈獸,就沒有看到過有異族的身影。”
  “而我要告訴你的是,人族星雲和妖族星雲緊緊相鄰,並且兩族之間摩擦極大,仇怨極深。穆小娘皮用九極封天金鎖陣將自己封印,躲過人族高階修士的耳目,以及星域結界的探測,從而降臨這片星域,並布置了一座能夠挪移星域的偷天換日大陣,你說她是為了什麼。”
  “嘶!”
  在他話語落下後,東方墨大驚失色。
  “你是說……”
  “不錯,她當然是在打你所在這片星域的主意。在我看來,這片星域雖然屬於人族,但應該極為偏僻,距離妖族星雲也不算太遠。換句話說,就是夾在兩族之間,不然那小娘皮的手怎麼可能伸那麼長。”
  “盡管這片星域資源貧瘠,法則又受到壓製。可蚊子再小也是肉,若是能夠將這片星域奪去的話,對於人族也算是一定的打擊。”
  骨牙一副將事情來龍去脈,分析的有條有理的樣子,極為得意。
  而聽到他的話後,東方墨隻覺腦海中一片空白。對於這方廣袤的修行世界,又有了一個新的了解。
  不過就在這一瞬間,他突然就想到了當初骨牙和穆紫雨曾經在骨山上的談話,他隱隱從穆紫雨口中聽到了“冥界”兩個字。
  此時看向骨牙,他臉上露出一抹深思。這老賤骨的身份恐怕也不簡單,而且剛才他所說並不全麵,隻涉及到了人族和妖族的事情。於是他抬起頭來,故作好奇的樣子問道:“那除了人族和妖族,普天之下還有多少強大的族群呢。”
  “小子,你是想打聽骨爺爺的來曆吧?”
  骨牙這些年對東方墨脾性,早已了解的一清二楚,怎能不知他心中所想。
  聞言,東方墨眼皮一抽,暗道這老賤骨還真是警惕。
  “嗡!”
  就在他準備再開口旁敲側擊幾句的時候,這時忽然傳來一陣劇烈的法力波動。
  “又突破了”
  東方墨臉色瞬間陰沉下來,這番場景他這三年經曆過兩次,不用看都知道是血羅妖突破到了凝丹境大圓滿。
  “哢哢哢!”
  與此同時,他就感覺到了周身血繭的擠壓,強悍了一倍有餘。
  “該死!”
  若是照此下去,他將毫無翻盤的可能。
  “小子,自古人族妖族勢不兩立,骨爺爺今天難得跟你站在同一戰線,老子這輩子除了討厭和尚,就討厭妖族了,所以骨爺爺決定幫你一把。”
  “嗯?”
  東方墨詫異的看向他。
  “不用覺得奇怪,因為淨蓮禿驢就是妖族,骨爺爺我恨屋及烏。”骨牙惡狠狠的說道。
  “那你可想到了辦法!”
  東方墨暗道這般理由還真是聞所未聞,還是開口問道。
  “之前沒有,現在突然想到了。”
  “什麼辦法!”
  東方墨神色一喜。
  “辦法就在你身上!”
  骨牙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Snap Time:2018-12-16 18:00:56  ExecTime:0.0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