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門生》全文閱讀

作者:莫麻公子  道門生最新章節  道門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道門生最新章節第1389章 我佛有緣(18-12-12)      第1388章 找到了(18-12-12)      第1387章 恐怖的恢複力(18-12-12)     

第344章 半路遇阻


  避風珠顧名思義,乃是專門用來防禦風靈力的冷門法器,此物本身的防禦力對於除了風靈力之外的攻擊手段,並不是多麼的驚人。
  所以在那道厲芒之下,避風珠直接被破開。
  “咻咻咻!”
  風刃將空氣撕裂,向著完全暴露的二人切割而來。
  千鈞一發之際,東方墨手指掐動,周身猛地催發出一層青蒙蒙的罡氣。
  隻是如今的風刃,根本不是之前在青罡風之外能夠比較的,劈在他周身的罡氣上,頓時發出一陣悶響。同時,東方墨就感覺到渾身氣血翻湧,極為難受。
  “哢哢哢!”
  隻是數個呼吸,在他麵前的罡氣就呈現了不支的跡象。
  見此,東方墨神色再度一變,於是想也不想的向著儲物袋一抓,拿出了一麵巴掌大小的龜甲,同時法力瘋狂注入其中。
  “嗡!”
  龜甲震顫,迎風大漲,直接化作了一丈之巨。並且在他心神的操控之下,圍繞著他周身上下不斷地旋轉起來,最後化作了一圈肉眼難見的殘影,將他護在其中。
  “叮叮叮!”
  霎時,風刃劈在龜甲上,發出一連串脆響。
  雖然龜甲不斷地顫抖,但其上各種玄妙的符文噴湧,將風刃暫時抵擋了下來。
  可若是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在龜甲上,有一條細細的裂紋,正是上次對付韓靈的時候所留下的。此寶本來就有所損傷,此時動用,那條裂紋立馬緩緩的增大。
  再看青木蘭,在氣泡碎裂之後,密密麻麻的風刃就要將此女直接淹沒。
  但關鍵時刻,此女手指掐動,周身一層水幕般的波紋浮現,將鋪天蓋地的風刃堪堪阻擋了一瞬。借此機會,其法力瘋狂鼓動,全部注入手中的避風珠。
  頓時又有一層氣泡從避風珠當中撐開,眨眼就將她再次護在其中。
  此刻,兩人幾乎同時抬頭,就看到在二人中間,站著一個手持長劍,氣宇軒揚的中年男子。
  此人一身藏青色華服,右手持劍,左手負於身後,正雙眼微眯,臉上帶笑的看著二人。漫天的風刃在臨近此人周身三尺,就自動的向著兩側滑開
  “凝丹境修士!”
  見此一幕,二人大驚。
  可仔細一想就釋然了,若非凝丹境修為,此人也不可能就這般輕易的站在青罡風當中。
  不過即使華服男子修為高深,東方墨心中一股戾氣也陡然升起。隻因剛才猝不及防之下,中了此人的招,要不是他反應快,恐怕此刻不死也是重傷的下場。
  “哢嚓!”
  就在他心中殺機彌漫的時候,一聲脆響忽然傳來,竟是在他周身不斷旋轉的龜甲,其上的裂紋陡然增大。
  “轟!”
  並且下一息,就徹底爆開成兩半,殘片向著左右兩側激射而去。
  至此,這件陪伴了他數年之久的高階法器,到今日終於報廢。
  在龜甲裂開的那,漫天的風刃再也沒有了阻擋,全部向著他淹沒了過來。
  “嘶!”
  感覺到一道道淩厲的氣息,將他全部封死,東方墨倒抽了一口冷氣。
  於是乎雙手飛快掐訣,隻是呼吸間,在他掌心就有兩團濃鬱的生機浮現而出。同時他猛地一捏,兩團生機立馬爆開,化作了片片靈光,盡數融入了他周身的那層罡氣,罡氣頃刻間就浮現一抹凝固的墨色。
  不止如此,他深知這般手段應該無法將淩厲的風刃完全阻擋,隨即就見他虎軀一震。
  “轟!”
  一股強悍的排斥之力,從他身上猛地爆發,悍然轟在了激射而來的風刃之上。
  雖然這股排斥之力隻是將風刃的速度拖慢了一絲,但當風刃再次劈在他周身那層墨色的罡氣上時,威力已經大減,隻是發出乒乒乓乓聲響。
  “唔!”
  然而即使如此,因為這些風刃的威力實在是太大了,東方墨體內依舊翻江倒海般難受。
  這一切看似繁瑣,實則隻是一個呼吸不到的事情。
  周圍的風刃數之不盡,連綿不絕的劈在他周身的罡氣上。感受到周身擠壓之力越來越重,東方墨想要暴起,將華服男子斬殺的意圖被強行壓了下來。
  於是轉首看了看青木蘭,當發現此女正身處在氣泡當中,並無大礙後,其身形一花。
  “唰!”
  就要繞過華服男子,先躲入避風珠催發的氣泡當中再說。
  不過就在這時,華服男子手中長劍舉過頭頂,毫無花哨的一斬。
  “呼呲!”
  一道足有十餘丈的劍芒,就對著他當頭落了下來。
  感受到一股讓他心驚的淩厲氣息,東方墨神色微變,化作殘影的身形,頓時以更快的速度倒射而回,瞬間站回了原處。
  這番動作下,風刃劈在罡氣上所帶來的擠壓之力更沉重了,而且罡氣隱隱開始顫抖起來,看來是堅持不了多久。
  東方墨心思何等敏捷,既然無法靠近青木蘭,那就足下輕輕一點,借力向著前方千丈之外的白光激射而去,想要逃出青罡風的範圍。
  “想跑!”
  見此一幕,華府男子嘴角翹起了一絲冷笑,其身形仿佛能夠融入風中,一晃之下猶如瞬移般,直接擋在了他的前方。同時手中長劍斜斜一撩,對著他腰斬而來。
  “呼呲!”
  淩厲的劍芒再度而起。
  東方墨想要閃躲已然來不及,便牙關緊咬,伸手將拂塵抓在手中,向著前方猛地抽了過去。
  “唰!”
  銀白色的拂絲瞬間拉長,後發先至的抽在了那道劍芒之上。
  “砰!”
  隻此一瞬,東方墨的身形向後倒飛了十餘丈才站穩,再度看向此人時,神色沉的能夠滴得出水來。
  而華服男子“蹬蹬蹬”同樣向後退了三步。隻見此人臉上閃過一抹驚色,沒想到這實力隻有築基後期的道士,能夠將自己逼退。然而這抹驚色隻是一閃即逝,就再度恢複了冰冷。
  “沒想到還真有人會進來,看來留一個人守在此地是對的。”
  這時,就聽他像是自言自語的說道。
  “閣下何人,為何攔住我等去路。”
  聞言,並未妄動的青木蘭看向此人沉聲開口。
  “我是何人你們不用知曉,你們隻需明白,趁著我還沒有改變決定之前趕緊離開,否則方某不介意我的劍下再多兩條亡魂。”
  “離開?我等為何要離開!”
  青木蘭神色同樣冰冷了下來。
  “因為我實力比你們強,你們兩個要是敢硬闖的話,今日我就殺了你們。”
  華服男子話語突然變得淩厲。
  見此,青木蘭眼睛一眯,好似陷入了思索,然而隻是片刻後,此女忽然就像是想到了什麼,漠然開口道:
  “閣下在此守候一年有餘了吧。”
  聽到她這句莫名其妙的話,華服男子神色猛地一變。
  看到此人的神情,東方墨還好,隻是有些狐疑。而青木蘭暗道果然如此,眼中閃過了一縷宛如實質的殺機。
  “難怪不得偷天換日大陣會出現問題,原來是有人搞鬼。”
  此女心中如此想到。
  “恐怕今日留你二人不得,受死吧。”
  華服男子好似被青木蘭看透了什麼,於是改變了放過二人的打算。不等青木蘭反應,揮手間,手中長劍就率先向著她斬了過去,淩厲的劍芒頓時迸發而出。
  “動手!”
  與此同時,就聽青木蘭對著東方墨一聲低喝。
  話語剛落,此女伸手一探,一根造型奇特的挑花枝就被她捏在掌心,電光火石間對著襲來的劍芒一揮。
  “呼!”
  一道粉紅色的霞光從桃花枝上激射而出,轟在了劍芒之上。
  二者交擊,劍芒就像是撞在了一堵無形的牆壁,速度開始緩緩變慢。
  東方墨抬頭看了看青木蘭,又看了看千丈之外的白光,片刻後他就有了決定。隻見其眼中殺機猛的迸發,手中法力頓時滾滾注入拂塵。就見銀白色的拂絲凝成了一股麻繩,在他一甩之下,猶如詭蛇一般,向著華服男子後背鑽了過去。
  剛才此人雖然一劍將他擊退,可他也借此機會看出了華服男子的修為,應該是凝丹境中期。若是他靈根未變異的情況下,單獨麵對此人,其勝算不足三成。可加上一個風落葉所說,修為不下於凝丹境修士的青木蘭,二人聯手要將此人斬殺,應該沒有多大的問題。
  看到東方墨果斷出手,青木蘭神色一喜,法決掐動下,就見那股粉紅色的霞光直接爆開,化作了一股香風,向著華服男子彌漫而去。
  眼看自己一擊不僅沒能將這築基期的女子斬殺,並且此女還有餘力反擊,華服男子一聲冷哼,將手中長劍抽了回來。更是頭也不回的,向著身後已經距離他不足三尺的拂絲刺了過去。
  “吟!”
  長劍發出一聲嘹亮的劍鳴之音,更是挽出了一朵華麗的劍花,就在劍尖即將刺在拂絲之上,華服男子手腕一抖。
  “啪”的一聲,劍身擺動,將擰成一股的拂絲,拍的四散而開。
  見此,東方墨嘴角反而一揚,同時手臂猛地輪動起來。
  “唰唰唰!”
  散開的拂絲,化作一根根銀白色的細線,向著華服男子周身四處罩了過去。
  感受每一根細線上散發的逼人氣息,華服男子神色大變。
  此時其手腕轉動,手中長劍就被他揮舞成一圈旋渦。
  “噗噗噗!”
  就見拂絲全部沒入了其身前的旋渦當中。
  霎時,華服男子臉色一白,身形更是向後急退而去。沒想到他完全低估了這道士的實力,而且此人手中這柄拂塵法器,實在是太古怪了。
  眼看拂絲對他窮追不舍,華服男子好似失去了耐心,隻見他空餘的左手掐訣,口中更是念念有詞。隻是呼吸間,就見他左手成掌,對著右手緊握的劍柄猛地一拍。
  “砰!”
  就見沒入旋渦中的拂絲,全部炸開,而此人的身形一花,瞬間消失在風刃當中。
  東方墨眼睛一眯,就見他耳朵抖了抖。隨即不著痕跡的瞥了身側一眼。
  一聲冷笑之後,將拂塵換做左手抓住。右手閃電般探出,五指張開,對著身側某個位置一把抓去。
  “嘶!”
  一股強悍的吸力驀然傳來,同時在他掌心一麵四四方方的圖案浮現而出。
  

Snap Time:2018-12-13 11:30:21  ExecTime:0.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