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門生》全文閱讀

作者:莫麻公子  道門生最新章節  道門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道門生最新章節第1403章 久違的感應(18-12-19)      第1402章 佛引自燃(18-12-19)      第1401章 化幹戈為玉帛(18-12-19)     

第268章 大凶出世


  下一息,就見此僚身雙腿猛地一跺。
  “轟隆!”
  足有十萬丈高的骨山,那間劇烈的震動起來。無數的白骨化作了齏粉,簌簌的灑下。
  不消多時,骨山就向下塌陷了萬丈有餘。
  再看此僚,已經借力衝天而起,巨大的身軀化作了一個黑點,繼而消失在天空之上。
  數年前,人族六大勢力的所有後輩子弟,因為中了血族的奸計,憑空消失之後。
  人族高層很快就發現這些人當中,一些有身份的弟子,魂燈居然以一種恐怖的速度連續熄滅。
  隻是數月的時間,就全部滅光。不止如此,還有幾個勢力的化嬰境長老,魂燈同樣熄滅了。
  不用說,這些人已經遭遇不測,身死道消。
  至此,六大勢力全部震動,對血族此舉可謂怒火滔天。
  於是乎立馬集結了宗門家族幾乎所有的實力,大舉進犯血族。這一次是直接展開屠殺,想要將其滅族。
  六大勢力在兩年前就已經全部趕到了血族大地,更是在今日,攻到了血塚城,也就是整個血族地域的中心位置。
  依照目前的情況來看,不出三年,血族必將全麵淪陷。
  但就在兩族鏖戰正酣之際,便發生了之前骨山突變的一幕。
  眾人發現高聳入雲的骨山,迷障消失,然後開始坍塌。那形似猴子的怪物隨即也不見了蹤影,無不麵麵相覷。
  短暫的寂靜之後,雙方人馬就要再次大開殺戒,可這時眾人有所感應一般,忽的抬起頭來。
  霎時,隻見天空一個小小的黑點浮現而出。
  黑點越來越大,數個呼吸之後,眾人便發現黑點正是之前消失的那怪物。
  “轟!”
  說時遲那時快,這怪物之前衝天而起,如今從天而降,一聲巨響之後,直接砸在了大地上。
  “哢哢哢!”
  大地凹陷了一個大坑,無數的裂縫以大坑為中心,向著四處蔓延。
  築基期以下的修士,不少氣血翻滾,一陣耳鳴之下,仰頭栽進了裂縫當中。
  築基期之上的,全力鼓動法力才堪堪站穩。可依舊臉色蒼白,氣息起伏不定。
  “呼……呼……”
  下一刻,一個魔神般的軀體,從大坑當中緩緩站了起來。
  最先出現在眾人眼中的,是一個巨大的頭顱。
  血紅的臉麵,深凹的瞳孔。酒糟鼻朝天,兩股黑氣噴湧,似是這怪物在不斷的喘息。
  而後是此僚胸口掛著的一串巨大佛珠,一直垂到了胸口的位置。
  其肩頭斜披一張翻滾著魔氣的袈裟,拉到了膝蓋處。
  這幅裝扮,顯得極為怪異。
  但眾人誰也不敢笑話,隻因這怪物戾氣滔天,一股讓人喘不過氣來的壓力,一浪蓋過一浪的壓來。
  就在眾人駭然之際,一陣讓人頭皮發麻的尖銳聲音響起。
  “桀桀桀桀,很久沒有品嚐過新鮮的血液了,雖然都是些螻蟻般的低階血脈,可聊勝於無。”
  語罷,隻見它忽然張開了血盆大口,猛的一吸。
  與此同時,在其麵前數百人族以及血族修士,在一股狂風之下,身軀不由自主的被拉扯上了半空,向著此僚大口而去。
  “啊!”
  ……
  “這是什麼東西。”
  ……
  “快跑!”
  ……
  這些人眼中露出驚恐。緊接著,數百人的身軀尚在半空,就突然縮小,隨後全部沒入了那怪物的口中。
  “吧!”
  此僚驀地一閉口,數百人的聲音戛然而止。
  至此,其眼中露出一絲凶殘,再用力一咬。
  “嘎嘎!”
  一陣似是骨頭碎裂的密集聲響起。
  從這怪物的嘴角,一縷殷紅的鮮血流淌了下來。
  “咕嚕!”
  三五息之後,此僚喉嚨鼓動了一下,便將什麼東西咽了下去。再伸出又尖又長的舌頭,將嘴角流淌的鮮血****進口中。
  “血脈太過低下,不過癮。”
  隻聽這怪物有些不滿的說道。
  語罷,它豁的轉身,看向了左側的一群兩族修士,眼中冒出一絲饑餓的綠光。就再次張口一吸。
  “嘶……”
  狂風呼嘯,又是數百人的身形站立不穩,被帶上半空。
  但目睹了之前那些人的下場,如今這些人怎甘如此,一陣嘶吼下,有的拚命鼓動法力,有的拿出了法器揮舞,想要掙脫狂風的束縛。
  然而一切的掙紮都是徒勞,這些修為大都在煉氣期,唯有少數人達到了築基期的修士,根本沒有任何抵抗之力。在絕望的慘叫下,就又一次沒入了那怪物的口中,被此僚咀嚼生吞。
  至此,剩下的人終於反映了過來。
  尤其是遠處幾個凝丹境的修士,連忙祭出了法器,就要向著遠處疾馳。
  “咦?有幾條大魚!”
  可這怪物忽的轉身看向遠處,同時伸手一抓。
  “呼!”
  一隻足有百餘丈,由法力凝聚的手掌,直接破空而去。下一息就遮天蔽日般,擋在了眾人頭頂。
  這巨大手掌猛地一握,幾人就被盡數包裹。
  此僚手臂一彎,那大手折返而回。一張嘴,幾個凝丹境修士就被它塞入了口中。
  就在它張嘴的間隙,在其唇齒處,還能看見無數的肉塊以及白骨。
  “嘎嘎!”
  這些凝丹境修士盡管手段盡出,但依舊隻是一陣脆響傳來。此僚喉嚨一咽,便沒有了動靜。
  餘下還活著低階修士,無不露出驚駭欲絕的神情。使出了保命的手段,以最快的速度向著遠處逃離。
  “桀桀桀桀……”
  這怪物一陣大笑,身形一躍,就從大坑當中跳了出來,向著這些人追殺而去。
  它似乎對這些螻蟻絕望的神情,極為享受。
  其一路追趕,期間不時伸手將一些人族或者血族修士抓起,塞入口中,大口咀嚼。
  見此,剩下的人立即分散開來,向著四麵八方逃遁。
  此僚一陣殘忍的大笑,有時張口猛吸,有時伸手抓取,場麵極為血腥。
  盡管大多數人都被它吞食,可依舊有少數人僥幸逃離。而對於這些漏網之魚,此僚也懶得理會。
  其魁梧的身形追逐著眾人,不多時就消失在了某個方向。
  至此,原地隻剩下了一片狼藉。
  之前還是一片喊殺震天的戰場,隻是半刻鍾不到,就變得廖無人煙。
  ……
  在接下來的數日,血族大地突然冒出了一隻絕世大凶的消息,從少數逃出生天的兩族修士口中傳出。
  但對人族而言,六大勢力的高層,起先以為是血族搞的鬼,於是乎派出了一些人去查看。
  可這些人無一例外,全都一去不返,才引起他們的重視。
  據傳,這件事最終還惹得化嬰境修士出馬。
  然而即使是化嬰境修士,同樣有去無回,並且魂燈直接熄滅。
  到這時,六大勢力紛紛震怒。
  但震怒之餘,更是一陣膽寒,因為這件事已經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控製範圍。
  不知道什麼原因,六大勢力沉默了數日的功夫後,便全部做出了決定。立馬收回了餘下的弟子,暫停此次全滅血族的計劃。
  並且讓這些弟子從各個方向,各自返回宗門,以免被一網打盡。
  期間,六大勢力還對門下弟子,下了一則隱秘的命令。
  讓他們沿途力所能及的,找到一個年輕的人族修士,為此,還專門畫了一張畫像。
  畫像勾勒的,是一個身形修長,麵目平凡無奇的人族青年。
  仔細一看,這青年的樣貌正是東方墨。
  而他們這麼做的原因,是因為東方墨曾經和那大凶近距離接觸過,而且雙方似乎還有過交流。
  六大勢力的高層,都是活了不知道多久的老怪物。仿佛從中嗅到了什麼特殊的味道,故才有此一舉。
  但相比較於六大勢力而言,血族的反應就要快得多了。
  在血族大地某座石塔當中,以黑袍身影為首的四人正在此處。
  “你們三個,立刻將手下所有的族人調動起來,用盡一切辦法,也要將那道士給我抓住,記住,我要活的。”
  隻聽一陣低沉的腹語回蕩在空曠的石塔,言語中滿是不容置於的味道。
  自從黑袍身影當日逃離,後來竟得知那大凶不僅沒有殺那人族小子,並且還開口向那小子言傳了什麼。
  其心中泛起了驚濤駭浪的同時,更充斥著一股狂喜。
  “來看我想要的東西,就在那道士身上了。”
  隻見他用唯有自己能夠聽見的聲音,自言自語道。
  話語落下,其身影瞬間消失,他要親自出馬,找到那道士。
  石塔當中,轉瞬隻留下了噬青等三人。
  但此時噬青眼中兩道熾熱的光芒一閃即逝。因為他知道,恐怕黑袍身影的千方百計想要將此凶放出的秘密,就在那小道士身上。
  於是其身形一晃,同樣消失。他想要以最快的速度,捷足先登。
  接下來,那大凶的出世,使得兩族都身處水深火熱。
  可一股暗流卻悄然湧動。
  ……
  如今在血族大地中部區域的某個位置,這是一片遼闊的戈壁。
  戈壁上,一些暗紅色的巨石聳立著,平添一分荒涼之感。
  在這片戈壁深處,有一塊十數丈高,並不起眼的巨石。
  不同於其他石頭之處的是,這塊巨石好像承受過某種東西的劇烈撞擊。中間出現了一個大洞,周圍還有一些細密的裂紋。
  不多時,隻見這巨石突然顫抖了一下。
  “轟!”
  本就搖搖欲墜的巨石,在這顫抖之下,就像是被最後一根稻草壓死的駱駝,轟然坍塌。
  碎石堆起來足有數丈的高度。
  “噗!”
  不消片刻,正中一塊碎石突然被震成了齏粉,一隻手臂猛地伸了出來。
  “哢嚓!”
  下一瞬,又是一隻手掌探出,將周遭的碎石塊撥開。
  仔細一看,一具渾身淌著鮮血的人影,正奄奄一息的半躺在碎石當中。
  此人****上身,披頭散發。脖子上套著一根金色的繩圈,身旁還有一根古怪的木杖。
  不是東方墨,還能是誰。
  之前那怪物一扔之下,他就像雜物一般,不知道被拋出了多遠的距離。
  足足大半日的功夫過後,他才轟然撞在一塊巨石上。
  本就被那怪物捏的身受重傷,在這一砸之下,他隻覺得五髒六腑都要碎裂一般。
  “咳咳……哇!”
  劇烈的咳嗽之下,他張嘴就吐出了一口熱血。
  至此,才不斷的喘息起來。
  回想起之前的那一幕,他依然心有餘悸。
  法力在體內有走一圈,讓他慶幸的是,雖然身受重傷,但小命並沒有大礙。
  於是乎他努力的盤坐起來,開始吸納周圍並不算充裕的靈氣。
  就這樣,三日的時間眨眼即過。
  某一刻,東方墨忽的睜開雙眼。
  此時的他體內傷勢已經恢複了小半,勉強能夠施展出全盛時期五成的實力。
  若非他在木靈大陣當中,將實力一舉提升到了築基中期,怕是想要恢複到這一步,至少也需要十日的光景。
  “嗡!”
  其神識一動,猶如波浪一般滾滾而出。
  之前能夠覆蓋方圓九千丈的範圍,因為修為突破,實力足足提升了三倍,神識直接蔓延到了近三萬丈的距離。
  而在其的神識當中,他赫然發現了一個練氣九階左右的血族修士,正在這片戈壁當中疾馳。
  見此,東方墨伸手一抓,從儲物袋當中取出了一套寬大的道袍,套在身上後,便向化作一道淡淡的青光,向著那修士所在而去。
  那血族修士是個年過半百的老者,原本他正向著某個方向趕去。可當他繞過一塊巨石後,就在這時,其身前突然多出了一個修長的身影。
  血族老者大驚之下,忽的頓下了身形。
  抬頭一看,發現攔路之人竟然是一個相貌平凡的人族青年。
  但不知為何,見到此人時,其眼中閃過一絲狐疑,暗道這青年有些眼熟。
  隻是片刻後,他便大驚失色。
  因為此人和城主下令讓他們尋找的人族修士何其相似。
  東方墨眼睛一眯,將此人神色收入眼底。
  於是緩緩開口道:
  “這位道友是要前往何處。”
  聞言,血族老者眼珠子一轉,隨即忽然看向東方墨的身後,露出一絲震驚。
  東方墨眉頭一皺,微微轉身,可下一息,卻發現身後沒有任何動靜。
  再次轉過頭來時,那老者身形已經在十餘丈之外。
  見此,東方墨神色一抽,這種把戲他尚未修行時就已經玩爛了,沒想到遭遇了諸多變故之後,大意之下竟然差點著了道。
  “哼!”
  隻聽他一聲冷哼,同時其腳下一跺。
  “噗!”
  一根藤蔓閃電一般鑽了出來,猶如詭蛇一般搖擺著破空而去。
  “哢哢哢!”
  呼吸間就將那老者的身軀纏繞,並且拉了回來。
  藤蔓猶如活物,將此人舉在了半空,懸浮於東方墨身前三尺距離。
  “前輩饒命!”
  見此,那老者神色終於大變,開口求饒道。
  

Snap Time:2018-12-19 14:18:27  ExecTime: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