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門生》全文閱讀

作者:莫麻公子  道門生最新章節  道門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道門生最新章節第1275章 師兄你(18-10-20)      第1274章 種族大戰(18-10-20)      第1273章 修士大軍(18-10-20)     

第212章 魔圖第一魂


  黑色的火焰衝天而起,膨脹到了十餘丈的高度。焰光更是籠罩了方圓五六丈的範圍。
  至此,血族童子露出猩紅的牙齦,嘴角不斷的冷笑著。
  即使這人族小子實力不錯,甚至肉身之力能夠和自己勉強對抗,可剛才乃是他全力爆發之下的驚天一指。自己修為比他高,法力也比他渾厚,是以他又能如何阻擋?
  此刻被自己的本命血火焚燒,定然是凶多吉少。
  “東方墨!”
  南宮雨柔一聲驚呼。
  她根本沒想到這一幕發生的如此之快,以至於讓她來不及施展援手。
  童子血紅的眼眸瞥了她一眼,閃過一絲冰冷。
  而南宮雨柔看向他同樣殺機閃爍。
  就在二人劍拔弩張,體內法力紛紛鼓動起來,手中掐訣不斷,就要施展某種手段時。
  隻見從黑色的火焰的當中,瞬間衝出了一個狼狽的身影。
  二人心中一驚,豁然抬頭看向了前方。
  此人正是東方墨。
  如今的他頭發淩亂,臉色蒼白,道袍也有些破碎的樣子。
  其身前的罡氣,方一衝出,就陡然碎裂開來,再也無法堅持。
  若非是之前火焰觸及的一那,其眼疾手快的融入了兩團濃鬱的生機,不然以這黑色火焰的陰冷腐蝕之力,他不死也要退層皮。
  此時方一衝出,其伸手一抓之下,枯骨中一根古怪的木杖呼嘯而來,被他牢牢捏在手中。其手臂一震,一股恐怖的肉身之力融入木杖當中,毫無花哨的對著童子當頭砸了下去。
  血族童子眼中閃過一絲詫異,沒想到東方墨竟然能夠從自己的本命血火當中,安然無恙的逃出來,此時想要召回火焰已然來不及了。
  他手指掐訣間,就向著淩空而來的東方墨一揮手。
  “呼!”
  霎時,一股微風呼嘯,向著他席卷而去。
  東方墨眼中閃過一絲淩厲,第一次見到這童子時,他就施展過這種手段,將兩個血族修士的肉身精元直接吸幹。
  因此手中不死根,想也不想的就豁然落下。
  “!”
  不死根當中灌注了他所有的力量,豈是童子隨手一擊能夠抵擋的。隻見那股微風那泯滅,消散不見了蹤影。
  而血族童子借此機會,身形早已向後急退而去。
  天賜良機,東方墨怎會給他這種機會,一股渾厚的木靈力再注入手中。
  “哢哢哢!”
  隻見三尺長的不死根陡然生長,化作一丈長度,向著他天靈怒砸而下。
  血族童子顯然沒有料到他手中法器如此古怪,此刻一聲冷哼,白嫩的手掌一握,拳頭上爆發出一股血色光芒,對著當頭落下的木杖,一拳轟了過去。
  “哢嚓!”
  一聲清脆的聲響之下,童子的小小的身影,如遭重擊,斜斜飛了出去,落地後砸斷了不少的枯骨。
  他的手臂因為接下一擊,彎曲成一個誇張的弧度,顯然骨頭都已經斷掉了。
  可下一瞬,隻見他的斷臂一陣蠕動,就再次恢複完好。
  東方墨一擊得手,並未乘勝追擊,尤其是看到童子手臂眨眼就能斷骨重接,他知道這是血族獨有的秘術,一般人可學不會。
  因此不再猶豫,不死根一收,揮手就將腰間的葫蘆摘了下來。扒開葫蘆塞子之後,對著他一抖。
  “嗡嗡嗡!”
  甚至不需要他特意的去控製,噬骨蠶方一出現,就立刻感覺到了一股氣血龐大的氣息,正是血族童子,眨眼就向著他撲了過去。
  當看到一股黑風向著自己撲來,以童子的眼力,一眼就看出了這股黑風是由一隻隻細小的蠶蟲組成。
  見到此幕,其眼中不禁露出驚疑不定的神情,因為他從這些蟲子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因此,自然不願意讓這些蟲子近身了。
  其身形猛然站了起來,對著遠處一招手,衝天的火焰熄滅,露出三團本命黑火,就要將其收回。
  而然不等東方墨有何動作,南宮雨柔嬌美的身軀淩空翻騰數圈,玉手一揮,一條輕柔的絲巾就化作了一片巨大的帷幕,瞬間形成一個圓球,將三團黑色火焰包裹其中。
  可感受到黑色火焰當中一股陰冷的氣息,以及絲巾上法力在逐漸衰弱,南宮雨柔神色微微一變,看向東方墨道:
  “動作快一點,我堅持不了多久。”
  東方墨心中那股暴戾以及嗜血,本欲阻攔她出手相助,可轉念一想,也明白自己和這童子還有些差距,便壓製了下來,於是不再阻擋。豁然轉身,向著童子奔了過去。
  見此,血族童子手指連番向著本命黑火指點,三團火焰四處亂竄,想要衝出絲巾的束縛。
  而然那絲巾就像是堅韌又柔軟的牛皮,任由火焰的衝擊,被頂出各種誇張的造型,也無濟於事。
  血族童子終於放棄,轉而看向衝來的東方墨,道:
  “既然你冥頑不靈,那今日就先血祭了你的靈蟲,然後再血祭了你。”
  語罷,他豁然仰頭,發出一聲無聲的嘶吼,下一瞬。
  “噗!”的一聲。
  他的身軀就化作了一片濃鬱的血霧。
  血霧凝而不散,翻滾間形成一個足有兩丈的巨大頭顱,仔細一看,正是血族童子的模樣。
  頓時,東方墨感覺到一股極其危險的氣息,讓他渾身汗毛都豎了起來,不禁身形一頓。
  “嗷!”
  那頭顱將血盆大口,張開成一個不可思議的弧度,露出兩排血色的細密牙齒,一口就將迎麵而來的噬骨蠶吞了進去。
  見此一幕,東方墨本來有些驚異的神情,在看到他將噬骨蠶吞下後,突然變得古怪起來。
  “喀喀!”
  鮮血凝聚的巨大頭顱,嘴唇開合間,臉上露出殘忍的笑容,似乎想要將噬骨蠶咬碎之後,全部煉化。這一幕僅僅看上去,就顯得極為詭異。
  然而下一刻,童子臉上殘忍的笑容一降,隨即露出了驚恐的神色。就見他豁然張口,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
  “啊!”
  更是法力鼓動,就要將口中那些讓他膽寒的東西吐出來。
  可噬骨蠶以嗜血著稱,這童子不僅氣血強大,此時更是崔發出血祭之術,就更加惹得這些蟲子瘋狂了。猶如跗骨之蛆,如何甩也甩不掉。
  本來童子之前小心一些,像午觥那樣,根本不和這些蟲子正麵接觸,以他渾厚的法力,不說能夠傷了這些蠶蟲,可要將它們擋在身軀之外,應該還是能做到的。
  而東方墨向前殺來的原因,就是為了阻擋他,讓這些蟲子近身,將他吞噬。
  不過此時,他已經不需要這樣做了。因為童子的做法無異於自掘墳墓。
  果然,不一會兒就見到那巨大的頭顱,被噬骨蠶從中吞噬,眨眼下巴就已經消失。
  “嗡嗡嗡!”
  或許是因為興奮的原因,噬骨蠶發出震天的嗡鳴聲響,激發了自身全部的凶性。
  “啊!這是什麼鬼東西!”
  童子發出一陣尖銳刺耳的驚叫。他的血祭之法,落在這些蟲子身上,幾乎完全不起作用,自身精血依然被逐漸蠶食。
  “給我去死!”
  下一刻,就見他整個頭顱都燃燒起了熊熊的血色火焰,一股血腥味彌漫開來,讓人聞之欲嘔。
  可即使他消耗了本源,激發血祭之法的所有威力後,落在這些蟲子身上,還是沒有任何作用。眨眼間,他就被吞噬了三分之一的樣子。
  至此,童子終於露出了畏懼的眼神。其法力猛然鼓動之下,身軀“”的一聲,就爆開成血霧飄散。
  “嗡!”
  然而震天的蟲鳴響起,黑色的蟲雲,同樣散開,向著血霧紛紛吞噬而去,轉瞬血霧就又消散了一半之多。
  這些可都是血族童子的本源精血,相當於他的肉身。他被東方墨捏碎指掌,打斷手臂,都可以完好無損的重生。
  可如今被吞噬了本源精血,早已將他重傷,此時甚至想要化作人形都無法做到。
  就在蟲子繼續吞噬,不管他如何閃躲都無濟於事,而他全身的精血已經消失了三分之二後,血族童子發出一聲極其怨毒的聲音。
  “今日之仇我血童記下了,改日必然讓你後悔出生在這個世上。”
  話語落下,隻見血光當中,一團紅影衝天而起,就要向著山下疾馳而去。
  “你跑不掉的,就讓你,成為小道鎮魔圖當中,第一個魔魂吧。”
  東方墨嘴角翹起一絲殘忍,霎時,隻見他抬起了右手,手掌攤開,對著血族童子隔空一攝!
  一股專門針對神魂的奇異力量,從他掌心那四四方方的圖案上陡然爆發。
  “嘶!”
  數丈外,血族童子逃走的神魂,被一股無法抵抗的吸力,給一把抓了過來,在他驚恐的眼神下,瞬間被吸進了東方墨手心的圖案當中。
  (那麼多收藏的道友,每天幾乎以百分之幾的投票率來計算,我也是傷心的不要不要的,各位道友求推薦票啦,我也更有動力呀。)
  

Snap Time:2018-10-20 11:03:01  ExecTime:0.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