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門生》全文閱讀

作者:莫麻公子  道門生最新章節  道門生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道門生最新章節第1282章 會合(18-10-23)      第1281章 挪挪窩(18-10-23)      第1280章 見不得人嗎(18-10-23)     

第28章 接取任務


  感覺到脖子上東方墨噴出的熱氣,南宮雨柔臉色微紅。
  可當他看著手心當中,是一塊已經被吸幹了一半靈氣的靈石時,臉色頓時沉的滴的出水來。
  “你…這是打發要飯的嗎!”
  南宮雨柔看向東方墨露出溫怒的神情。
  “師姐哪話,要知道師弟我新進入門,不過十顆靈石而已,如今早已用光,隻剩下這一顆,我知道師姐家底豐厚,看不上這顆靈石,可禮輕情意重,師姐莫要辜負師弟這番情意才是。”東方墨解釋。
  “什麼情意不情意的,大庭廣眾,你這小牛鼻子好生不要臉。”
  聞言,南宮雨柔臉色一紅。
  見此,東方墨眼珠子一轉,何不將計就計,於是繼續道:
  “哎,事到如今我也隻好說明了。自從當日在那平台上見著師姐第一麵,便驚為天人,心意暗許。隻是小道尚有自知之明,我不過一個丙等木靈根的普通弟子,而師姐身份尊貴,又天資過人,這等差距猶如天塹不可逾越。”
  說到此處,東方墨竟然低下了頭,不過從眼角的餘光依然看到南宮雨柔那因為局促而目光閃躲的樣子。
  又說道:
  “至於剛才說替嶽師兄向師姐你送玉簡的事情,我不過隨口敷衍他而已,其他人倒是無所謂,可要是南宮師姐你,那是癡心妄想。因為即便我與師姐絕無可能,但師姐在我眼中就如仙子一般高雅,豈能讓嶽老三這等人隨意褻瀆。”
  再看南宮雨柔,早已羞得不知所措,平日她貴為嬌女,何人敢對他說出此番話來,可當今日聽聞有人對自己暗自傾心,雖然這人讓自己不喜,可內心深處那小女兒般的姿態早已展露無餘。
  “東方牛鼻,休要說出這種話來糊弄我,你以為就能蒙混過關嗎。”
  南宮雨柔略顯底氣不足的喝道。
  “我便知道師姐不信,可如今信與不信已經不重要了,我說出這番話倒也舒坦的緊。若是師姐覺得我東方墨做出了有損妙音院名聲的事情,盡可向鍾師姑稟告就是,我願意接受懲罰。”
  “而師姐要向其他人說我東方墨借其名義,圖謀一己私利我也無話可說,畢竟她們又不是我心上人,我何必在乎。”
  說著,東方墨還注視著南宮雨柔的眼睛,可南宮雨柔哪敢看他,把嬌羞的臉頰轉向了一邊。
  “你…罷了,今日就饒你一次,下不為例。”
  “還有,你最好把心思放在修煉之上,莫要再這般投機取巧,不然修為一直停滯不前。”
  南宮雨柔說道。
  “師姐教訓的是。”東方墨一副受教的樣子,心卻想到若不是這般投機取巧,又哪來的靈石供自己開銷。
  “你當初不是一日功夫就打通了靈脈達到了練氣一層嗎,如今數十日過去了,卻依然停留在練氣一層,就可以看出你平日定然是把心思放在這般投機倒把之上。”
  聞言,東方墨不禁暗自咋舌,再一觀南宮雨柔,身上傳開了淡淡的靈壓,明顯超過了自己不少,遂問道:
  “不知師姐如今是什麼修為?”
  南宮雨柔撇了東方墨一眼,這才老氣橫秋道:
  “前些天不過剛剛突破到煉氣二層而已。”
  “什麼??”
  東方墨大吃一驚,這才不過半月的功夫,這南宮雨柔資質也著實了得,就已經快要突破煉氣二層了,難道比當初那白羽凡還要驚人的資質不成。
  “哎,師姐一語驚醒夢中人,師弟慚愧啊,此番事了,定然安心修煉,這就告辭了,師姐保重。”
  想到自己可是早在幾個月前就打通了靈脈,如今更是花費了數十顆靈石,平日絕大多數時間也處於修煉之中,可這修為,不過是在以一種極為緩慢的速度提升,至今隻是勉強觸摸到了練氣一層中期的門檻,而這南宮娘皮隻用了十多日的功夫,就直接突破了二層的境界了,這就是差距,果真人比人氣死人。
  語罷,東方墨竟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眨眼間沒落的身影就消失在了街道盡頭,隻留下南宮雨柔一手握著那被吸幹了一半的靈石駐足。
  當東方墨離去後,南宮雨柔這才反應過來,看著手中的靈石本想不屑扔掉,最終卻臉色微微一紅,鬼使神差的放進了儲物袋中。
  而東方墨回到了自己的洞府後,便拿出了那黑色厚重的儲物袋,咬破手指滴了一滴自己的精血在儲物袋的玉環上,那玉環就像是海綿一般吸收了那滴精血,與此同時,東方墨瞬間就感覺到了與儲物袋一絲若有若無的聯係。
  當他順著這絲聯係心神一動時,便沉進了儲物袋中,感覺到那九丈大小的空間,東方墨不禁露出驚喜的神色。
  於是將所有的東西都拿了出來,包括那把火離子,辟穀丹,三張風行符,還有十數塊靈石,以及諸多雜物,稍微整理一番後,東方墨將其全部裝進了儲物袋中。
  不過當看到那近三十塊玉簡時,東方墨卻皺起了眉頭。
  片刻後,卻歎了口氣。
  “罷了,拿人錢財,替人辦事。”
  不過,他將嶽老三交代要給南宮雨柔還有風落葉的玉簡特意挑了出來。
  要他拿給南宮雨柔自然是不可能的了,至於風落葉,除非東方墨嫌命長,如今躲著那她都來不及,還敢去觸黴頭不成。
  最終看著依然剩下的二十多塊玉簡,東方墨摸了摸下巴,再次思量一番後,又將穆紫雨等上次送過玉簡的人,全部拿了出來。
  最後隻剩下了十多塊,東方墨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第二日晨時,東方墨便出門而去,一路打聽諸位師姐洞府,將玉簡一一送上,若有不在的,也將玉簡留在洞府門口的石槽上,足足花費了三個時辰,這才將最後一枚玉簡送完。
  而這期間,自然遭受了不少白眼,絕大多數弟子都認識東方墨,即便不認識,也因為他連鍾師姑的侄女,南宮師妹都敢調戲的事情而認識了。
  看到這東方墨如今上門,還一臉笑意的送玉簡,所謂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眾女自然給不了他好臉色。
  東方墨卻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全當沒看見。
  當送完了所有玉簡後,東方墨並沒有立刻去南垂坊市,而是來到了事物閣。
  看著那雪白牆壁上的一排排蠅頭小字,東方墨眼睛不由眯了起來。
  此前和良子馬等人相聚兩日之中,東方墨旁敲側擊一番打聽,大概知道了當初他死逃生的那條暗河所在,觀其方向應該是萬靈山脈邊沿某處位置。
  而萬靈山脈乃是南沿郡一處無人涉及的地方,其中靈獸繁多,各種天材地寶不時就會被人從萬靈山脈當中帶出,是以周邊多數宗門家族子弟曆練涉獵之地。
  看著石牆上一排排小字,東方墨眼神最終停在一條名為“采摘柳葉參”的任務上,發布這任務的應該是北辰院丹脈的人。
  像在太乙道宮這等宗門,雖說三院鼎立,但為了資源以及弟子曆練的最大化,所有發布的任務,都會出現在北辰院,南麓院,以及妙音院三院的事物閣上,方便宮門所有弟子接取任務。
  看著一株柳葉參能夠換取十顆靈石的獎勵,東方墨便知道這柳葉參,怕是一種稀少的藥材了,不過他圖的可不是這一株十顆的靈石,所謂不圖小利,必有大謀,他隻不過是借了個名頭外出罷了,隻因那柳葉參所在之地,正是在萬靈山脈邊沿。
  看著這條任務,東方暗自點了點頭後做出了決定,而後穿過了幾麵石牆,來到了事物閣最麵的正堂處,正堂之中有一個年過半百的婦人正閉目養神。
  東方墨走到那婦人麵前,一拱手,口中道:
  “弟子東方墨見過長老。”
  聞言,那婦人睜開了眼睛,當看到麵前是個男子時,不由微微一愣,但隨即便釋然,這東方墨應該就是前些日子剛入妙音院的第三個男弟子吧。
  “你可是要接取什麼任務。”
  婦人的聲音有些沙啞,看向東方墨毫無表情的問道。
  “弟子想要接取采摘柳葉參的任務,這是弟子的宗牌。”
  隨即東方墨掏出了自己的宗牌,口中如是說道。
  見此,婦人隻是淡淡看了那宗牌一眼,隨後伸手一抓,手中頓時拿出了一隻毛筆,在麵前一塊巨大的石書上開始書寫。
  “妙音院,東方墨,接取任務采集柳葉參。”
  寥寥十數字書寫完畢後,婦人伸手一揮,那數十字便隱若在了石書當中。
  “這柳葉參乃是常年所需,所以任務時間沒有限製,不過此次離去最長不可超過一年,一年後不管任務如何,必須回到宗門報到,除非是你死了,不然若是超過了一年的時限,就會受到宗門禁閉的責罰。”
  婦人沙啞的聲音繼續說道。
  聞言,東方墨點頭應是,對於這任務倒是越加的滿意,能夠有一年的時間。
  “這是傳音符,若有什麼緊急或者特殊的情況,自可向宗門傳信。”
  婦人手中拿出了兩張黃色的約莫巴掌大小的符。
  “謝過長老。”
  見此,東方墨伸手接過,隻是看了看後,就裝進了儲物袋中,這才告辭離開了事物閣,轉而向著南垂坊市的方向走去。
  到了坊市之後,東方墨沒有停留,直奔百寶齋。
  當東方墨前腳剛一踏進百寶齋,便看到了嶽老三正坐在木桌旁獨自小飲。
  嶽老三看到東方墨來了,立刻起身,矮胖的身形擋住了木桌,身後不動聲色的將桌上那石斛收了起來,隨即才一臉笑意的迎了出去。
  “哈哈哈,東方兄果然是個守信之人。”
  東方墨眼力超乎尋常,自然看到了嶽老三的動作,暗自排腹不就是喝了你一壺靈茶嗎,如今見著自己就像是防賊一樣,麵上一笑的說道:
  “嶽師兄有禮了,幸不辱命,雖然費了師弟好一番功夫啊,但值得慶幸的是,大多數玉簡還是親自送到了師姐手,如穆紫雨師姐,黃鶯師姐等人或許是因為外出不在,所以就將玉簡放在了其洞府,相信師姐等人回來了自會看見。”
  聞言,嶽老三點了點頭,這番情形還在他意料之中。
  “不過讓師弟我沒想到的是,嶽師兄這百寶齋的名號可不小啊,好幾位師姐都表示聽過百寶齋的名聲,於是我借此機會更是大肆吹捧了一番,隨即不少師姐當即表態,下次若有需要定然會首先考慮到嶽師兄的百寶齋。”
  “而海棠師姐更是說,她最能需要找器脈的師兄煉製某樣法器,正好差了一種精石,等她手中任務完成了,便會到百寶齋來看看,到時候嶽師兄可要好好把握機會啊。”
  東方墨眼睛眨了眨,看向嶽老三一副你懂的樣子。
  “東方兄果然豪爽,哈哈,下次若有需要盡可到我百寶齋來,我嶽老三既然交了東方兄這個朋友,那麼在價格方麵,自然要給你一個滿意的態度。”
  嶽老三哈哈大笑,暗道這數百靈石還算沒有白花,但隨即有摸了摸下巴,繼續問道:
  “那不知道貴院風師姐,有沒有收到我的玉簡呢。”
  聞言,東方墨心一跳,心道果真是和葛雲那醜漢一般,雖然風娘皮冷了點,可那等姿容其實你們這等癩蛤蟆能染指的,卻麵不改色的說道:
  “風師姐性格清冷,我隻是告訴她替人傳信,見此風師姐倒是沒有推辭,隻是收下了玉簡卻什麼也沒說。”
  聽到此話,嶽老三雖說有些失望,可至少東方墨將玉簡送到了,對於風落葉那等人物,在其心中勉強留個印象也不錯,便釋然開來。
  “嶽師兄放心,既然你我都是朋友,將來我自然會在眾位師姐麵前,替你百寶齋美言幾句,難保下次不會帶上幾位師姐來此打攪一番。”
  東方墨眼帶笑意,這種情況誇一誇海口又不會死。
  “嘶!如此甚好,那為兄就先在此謝過師弟了。”聞言,嶽老三眼中精光一閃,眼珠子轉動,不知心打著什麼算盤。
  “師兄客氣,不過師弟如今接了一個任務,怕是要外出一段時間,這些日子怕是不行了,待我回來之時,定然前來拜訪一番。”
  東方墨繼續說道。
  “好說好說,為兄隨時恭候師弟光臨。”
  “那就不打擾了,告辭!”東方墨一拱手。
  “師弟慢走不送!”嶽老三同樣回禮。
  於是,東方墨轉身再次消失在人群當中。
  隻留下嶽老三看著東方墨消失的背影時,嘴角卻是掛起了一絲譏諷的弧度。
  “小子,就你這把戲我若看不穿,這些年算是白混了,真以為你撿著便宜了,到時候有你哭的。”
  嶽老三隨即背著手大搖大擺的坐回了木桌,再次拿出了石斛開始獨自小飲,神色悠然自得的樣子。
  過渡的章節算是告一段落,明天開始主角差不多開始進入裝X的節奏了。謝謝昨天兩位道友的打賞,多多來點推薦和收藏吧,萬分感謝。
  ;
  

Snap Time:2018-10-23 17:17:54  ExecTime: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