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戰兵》全文閱讀

作者:巔峰的神  近身戰兵最新章節  近身戰兵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近身戰兵最新章節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永遠是少爺(18-09-03)      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新的時代(18-09-03)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塵埃落定(18-09-03)     

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但願是他!


  蘭兒。名
  叫崔蘭。十
  二年前生於玄羽神朝的月亮宮。
  玄羽神朝,南部神洲四大皇朝之一,毗鄰浩瀚鏡湖,而崔蘭的出生地……月亮宮,則是玄羽神朝身份最高貴那位女性起居修行之所。
  生於皇族,崔蘭卻從未因此慶幸,因為上一世,她也出生於不弱於皇族的大族,姓蘭,名玉玉。
  保留著上一世部分記憶的崔蘭,隻慶幸玄羽神朝與她現在的師父有點淵源,使她成為天尊親傳弟子。天
  尊親傳弟子。這
  一身份,別說在南部神洲,哪怕踏入浩瀚星海,足以使絕大多數修行者敬畏、忌憚,包括帝級強者。況
  且,成為天尊親傳弟子,意味著她未來成就,起碼在帝級強者之上,對於未來,她滿懷期待。美
  中不足的是,上一世羞辱過她,讓她顏麵掃地那家夥,不知在哪。
  天尊之徒,皇族貴女。就
  算他修成帝級強者,也得跪。
  上一世的蘭玉玉,也就是這一世的崔蘭,小臉浮現一抹笑,一副完全吃定沈浩的自信表情。
  不過崔蘭隻是希望能羞辱沈浩,讓沈浩低三下四仰望她,更殘忍的想法……沒有,畢竟是沈浩送她轉世。
  這無異於救命之恩。
  本性不壞的她,無法漠視這份恩情,她早已想好,如果沈浩在這世間,就救沈浩三次,三次之後,互不相欠。長
  虹掠空。驚
  動不少修行者。這
  些修行者感知到崔蘭身上的天尊信物,都心驚肉跳,唯恐避之不及。
  一炷香的時間,崔蘭飛臨武威皇朝皇城,這座皇城建在奇峰之上雲海之中,宛若天上宮闕。
  最為雄偉那座宮闕,金碧輝煌,在陽光照射下,耀耀生輝。
  八名著銀色戰甲的神將,衝上高空,擋住崔蘭,正要喝問崔蘭為何擅闖皇城,崔蘭亮出天尊信物。
  八名神將大驚失色,慌忙跪拜。崔
  蘭懶得正眼瞧噤若寒蟬的八名神將,來到最宏偉的宮闕前,冷著臉立於空中,問:“擊殺你朝準帝的凶手,現在在哪?”
  這時候,正在這座宮闕中議事的十數人,以及過百侍從匆忙湧出,為首穿奢華黃袍的儒雅中年人,便是武威皇朝皇主。
  “聖女駕臨,我等有失遠迎,罪過罪過。”
  武威皇朝至高無上的存在,說話間恭恭敬敬欠身,向高高在上的崔蘭表達敬意,順便賠罪。其
  他人,悉數跪下。
  由此可見,天尊之徒這身份多麼尊貴與特殊。
  在浩瀚無邊的大宇宙,聖女這稱謂,專屬於天尊的女弟子,聖子……則用來稱呼天尊的男弟子。
  “場麵話無需多說,回答我的問題即可。”
  崔蘭冷眼凝視盡顯卑微的武威皇朝皇主。
  上一世,帝級強者,道統至尊,是她隻能膜拜的存在,而這一世,帝級強者卻得提心吊膽麵對她。
  今非昔比。這
  種感覺太美妙。
  崔蘭在心感慨唏噓。
  “回稟聖女,皇叔被擊殺的同時,行凶者消失不見,我修為微末,難覓其蹤。”武威皇朝皇主尷尬道出實情。
  皇叔被殺,卻不知凶手在何方,情何以堪!
  “消失不見……”崔蘭蹙眉,並非表達不滿,是很詫異,問:“莫非凶手比你還厲害?”武
  威皇朝皇主麵露苦色搖頭,道:“可以確定,凶手也是準帝,隻是修為詭異,戰力逆天。”“
  什麼來頭?”
  崔蘭下意識問,來的時候就很好奇,師尊為什麼對一個擊殺準帝的行凶者感興趣,此時她也對這個行凶者產生濃厚興趣。“
  說來話長,既然聖女想了解凶手,那我就長話短說……”氣質儒雅的皇主開始講述沈浩來曆。
  崔蘭越聽越覺得有意思,直到聽了花無道這個名字,眸光一凝,失聲問:“他叫什麼?”
  “花無道……”
  武威皇朝皇主見崔蘭臉色陡變,不知所措。
  “難道是他?”
  崔蘭自語,神色變幻不定,腦海中又浮現那英俊麵龐,最後笑了,把武威皇朝一眾強者搞懵了。
  “聖女……”氣
  質儒雅的皇主想問他是誰,又怕冒犯了崔蘭。“
  但願是他……”
  崔蘭還有幾分稚氣的小臉上顯露與年齡不相符的深沉笑意。“
  聖女……他……是誰?”武威皇朝的皇主終於忍不住問崔蘭。
  “不該問的,不要問。”崔蘭冷冷瞥一眼尷尬不已的皇主,轉身離去。…
  …………………
  花家覆滅,近百萬族人慘死。沒
  有一個明確的罪名,沒有誰為此鳴不平。
  這世間,弱肉強食,弱者被淘汰,理所應當,沒誰覺得有什麼不妥,就比如當今皇主的叔叔隕落,武威皇朝無數修士,隻驚歎沈浩的戰力,而非激憤或悲慟。
  少年準帝,幻化九條巨龍,同階強者,莫不俯首。
  類似的傳言,不脛而走,很傳遍南部神洲,激起軒然大波,畢竟少年準帝,當世修行者聞所未聞。
  無數修士想一睹沈浩陣容,領略沈浩的風采,奈何沈浩曇花一現般,消失的無影無蹤。
  黑獄。
  武威皇朝囚禁要犯的地方。花
  家家主花藏山正在形如山洞的牢房中受苦受難,這老頭子被十三根繃直的鏈鎖禁錮在牢房正中。
  老頭子腳下是一個冒出藍色火焰的洞口,這藍色火焰是一種極陰極毒的地火,哪怕是神王,被此火炙烤,亦有生不如死的感覺。
  花藏山痛苦哀嚎,淚流滿麵,不過,這老頭的痛苦並非全是受刑所致,心頭也極度痛苦。一
  個明明能拯救花家的驚世奇才,偏偏被他和一眾族老視為廢物,先是冷落,後來百般欺淩、逼迫。等
  於自掘墳墓!“
  花家該亡!”萬分悔恨的花藏山嘶吼。此
  時此刻,還活著的其他花家人,也在別的牢房,承受地火之刑帶來的巨大痛苦,隻求速死。
  

Snap Time:2018-09-19 07:43:19  ExecTime:0.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