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戰兵》全文閱讀

作者:巔峰的神  近身戰兵最新章節  近身戰兵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近身戰兵最新章節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永遠是少爺(18-09-03)      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新的時代(18-09-03)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塵埃落定(18-09-03)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亡族


  花城,往日繁華的外城,在一炷香的時間,變得滿目瘡痍,華麗宏偉的建築,成了殘垣斷壁,被鮮血浸染。
  幾十萬人,要麼化為飛灰,要麼橫屍在血泊中,到處是殘肢斷臂,到處是肉身爆裂後所剩的碎肉骨渣。
  這,儼然最血腥的戰場。屠
  戮數十萬生靈的各路強者,已圍住內城,他們麵無表情,似乎剛剛殺死的人,皆是螻蟻,無論死得多慘,無法使他們內心產生哪怕一絲波動。
  內城。目
  睹血腥屠戮的花家人,有的呲目欲裂緊握雙拳,想衝出去,為慘死的族人報仇,有的則被嚇破膽。“
  與其等死,不如拚死一戰!”花
  藏嶽嘶吼,宣泄滿腔悲情。“
  絕不能衝動,事已至此,咱們這些老家夥,肩負的最重要的責任,是如何保證不被滅族。”
  花藏山說著話環顧一眾族老,充滿悲憤的臉上,多了一抹倔強,族老們或沉默,或點頭。
  “那就得殺出去。”
  花藏峰說完咬牙,凶相畢露。花
  藏山道:“防禦法陣還能撐一段時間,我們必須想出最穩妥傷亡最小的方法,帶著族人離開武威皇朝。”
  “用傳送法陣……”“
  所料不差的話,花城所在這片區域,已被封住。”
  花藏山瞥一眼提及傳送法陣的族老,傳送法陣……小孩子都能想到的逃遁之法,圍攻花城的各方勢力,豈能想不到。數
  十族老聽話藏山這麼一說,蔫兒了。就
  在這些老頭子琢磨對策之際,一顆顆仿佛流星的巨大火球,垂直落下,砸向花城的內城。轟
  !
  最先砸落下來的火球在內城上空數百米爆開。阻
  隔火球的無形屏障,也在火球衝擊下,產生肉眼可見的劇烈波動。內
  城的男女老幼紛紛仰臉,愈發驚恐不安,花家五位老祖也駭然失色,修為越高,越能清楚感知火球的威力。
  這是準帝的手段。火
  球接二連三落下,防禦法陣產生的無形屏障,承受的衝擊,越來越猛烈,不斷劇烈波動。內
  城地麵,一棟棟華麗建築,一座座宏偉宅邸、殿閣,都在搖晃,好似下一秒就會崩塌、傾覆。
  一些孩子哭喊起來。
  不少大人也時不時驚叫。
  以花逸海為首的少男少女們,惶惶不安。
  這之前,他們個個自命不凡,藐視蒼生,把弱者視為螻蟻,隨意踐踏、欺淩,而今,他們也成為了別人眼中的螻蟻。“
  為什麼會這樣……”花
  逸海望著天空,痛苦呢喃,弄死沈浩,隻是他的小目標,他有更高的目標,更遠大的理想。然
  而這突如其來的滅族之禍,擊碎他所有夢想與憧憬,就算今天活著逃出去,喪失顯赫家世、高貴身份,誰還把他當回事。
  天空出現一個巨大火球。這
  火球的體積,是先前那些火球體積的十多倍。花
  藏峰看到火球,失聲喊:“不能讓它砸下來!”早
  就忍耐不住的花藏嶽,一咬牙飛出樓閣,衝天而起,衝出“防護罩”,想憑一己之力阻擋火球,卻被對方三位神王聯手一擊,打落虛空。
  白鶴童子化為一道白光,及時接住花藏嶽。
  噗!花
  藏嶽狂噴一口血。隻
  是這時候沒人在意花藏嶽的傷勢,全呆呆看著巨大火球砸下來,轟的一聲……無形屏障瓦解。
  這意味著防禦法陣徹底崩掉。內
  城的建築,頃刻間垮塌大半,無數花家人被震倒在地,若非防禦法陣在崩掉前抵消了巨大火球的衝擊力和爆炸產生的殺傷力,不知多少人得在瞬間喪命。
  花家十幾個小輩兒從正在垮塌的樓閣飛出。“
  你們退入族長的宅邸。”一
  位族老無比焦急衝著花逸飛等少男少女喊話。
  這些少男少女從出生那天開始,花家就投入巨大資源進行培養,雖然天資根骨都不是特別出眾,但在族老眼中,也算可造之材,是延續花家的希望,得拚盡全力保護。
  “撤入宅邸!”
  花逸海也吼一嗓子,懵了的少男少女們這才往後撤,惶惶如喪家之犬,還未撤入宅邸,那位向他們喊話的老者,就被一道神王拳印擊爆。
  頂尖神將,麵對神王的霸道拳印,脆弱如朽木,差點嚇尿花家一眾小輩,他們以最的速度逃入花藏山的宅邸。
  這座龐大宅邸也布有重重禁製,是偌大花城最後的安全地帶,十幾個少男少女退入宅邸,劇烈喘息,不是累的,是嚇的。
  哪怕有重重禁製阻隔,他們依然能聽到宅邸外廝殺動靜,你看我,我看你,不知如何是好。
  宅邸外,或者說整個內城,花家成了神的強者,與來犯之敵,在各處廝殺、血戰,以命搏命。圍
  攻花城的強者,也開始不斷隕落。督
  戰的七位神王,眼神逐漸凝重,花家底蘊深厚,況且內城集中著全族精英,這麼打下去,傷敵一千自損八百。他
  們率領的,是自家精英,如果傷亡太大,最後瓜分了花家,不一定劃算。
  幾位神王對視,想要出手。花
  家五位老祖,加上白鶴童子,與這幾位神王對峙。
  七對六,花家這邊,花藏嶽已經受了重傷,可這不算太大劣勢。花
  家這幾位神王拚死一搏的話,率眾圍攻花家的七位神王未必占絕對上風。
  七位神王不約而同仰臉望天。
  “別指望沒露麵那位還會出手,這一戰,不隻我們花家遭殃,你們也得被削弱,到最後,恐怕你們什麼都分不到。”花
  藏山這話令對方七位神王皺起眉頭。“
  你們花家有不臣之心,且作惡多端,為皇主分憂,剿滅你們,是我們七大族的職責所在。”一
  位神王怒斥花藏山。
  其他六位神王點頭附和,都是一副同仇敵愾的姿態。
  事已至此,就算他們七大族真會被皇族坑慘,也沒法抽身。…
  ………………十
  幾位神王廝殺。
  地動山搖,異象紛呈。
  當花藏山、花藏峰、花藏巒,接連墜下虛空,摔在地上,意味著大戰進入尾聲,即將落幕。
  僅數百花家人聚集到三位老祖身邊,且個個帶傷,勉強支撐,其他參戰的花家人,皆已戰死。被
  人攙扶著的花藏山環顧四周,心如刀絞那麼痛,百萬族人,隻剩下不足千人,幾近滅族。代
  表七大族那七位神王,此時隻剩五位,其中兩位受傷不輕,至於消失的兩位……身死道消。
  這就叫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圍攻花城的上萬強者,更是傷亡過半。
  而昔日宏偉繁華的花城,幾乎變為廢墟,隻剩花藏山等人身後的幾座宅邸,是完好無損的。“
  殺!”虛
  空中。
  一位殺紅了眼的神王嘶吼。付
  出這麼慘重的代價,若不把花家人斬盡殺絕,這位神王心頭之恨難消。“
  老祖,撤入宅邸!”幾
  人焦急勸花藏山。“
  撤入宅邸,苟活一時而已,滅族之禍降臨,身為家主,我豈能苟活!”花藏山呲目欲裂,顯露必死決心。“
  老祖……”
  “都別說了!”花
  藏山怒吼。同
  一時間,強敵潮水般湧過來。宅
  邸內。
  碧月郡主、花飛雄以及百餘成神的護衛聚集在一座大殿前,一個個焦急惶恐,如熱鍋上的螞蟻。
  花飛雄猶豫要不要帶著百餘護衛殺出去,歸根結底,這廝沒豁出命去拚的魄力,否則哪會猶豫。
  “別衝動,你是我夫君,他們絕不敢動你。”
  碧月郡主緊緊挽住花飛雄臂彎,怕她男人衝出去,衝出去等於白白送死,扭轉不了危局。“
  你的身份,保不住花家,也保不住我。”花飛雄頹然閉眼,平日驕傲霸道的花家麒麟兒,流下兩行淚。就
  在昨天,他還躊躇滿誌,時隔一天,一切都變了,他不甘心,不想死,偏偏束手無策。
  “夫君,我一定保住你。”碧
  月郡主哽咽,真的很在乎花飛雄。
  啪!
  花飛雄甩手一耳光,打在碧月郡主臉上。猝
  不及防的碧月郡主,驚詫捂臉,傻傻看著突然爆發的花飛雄。
  “這一切,都是你們皇族的陰謀,你……也是幫凶,嫁給老子,無非想麻痹老子,麻痹整個花家!”花
  飛雄圓睜兩眼,麵目猙獰。
  

Snap Time:2018-09-19 07:07:31  ExecTime:0.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