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承兩萬億》全文閱讀

作者:俠想  繼承兩萬億最新章節  繼承兩萬億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繼承兩萬億最新章節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溫言、阮語(18-07-16)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不跑,是不是傻(18-07-16)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罵個痛快(18-07-16)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甚是囂張


  汪子瑜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竭力平複一下自己的情緒,忽然想起來,自己現在都已經不在振北集團中了!
  那就算麵前站著這個年輕的小子是大事務官,那又如何?
  自己真的需要怕他嗎?
  你天大的大事務官,你現在管不著我啊!
  汪子瑜想到了這一點,心中頓時霍亮,臉上也露出一抹冷笑。
  “小升大事務官是吧,您真是大人物,今天上午那要是處罰我,簡直輕而易舉。我是一點轍都沒有!”
  汪子瑜眼神明亮,笑道,“可是現在,我已經不是你們集團的人了!咱倆沒有上下隸屬關係,您有什麼問題,也問不著我,而且,我也沒義務跟您配合!”
  汪子瑜越說越興奮,笑聲肆意,“所以,回見吧您!”
  汪子瑜表情都透著幾分囂張。
  林薇薇、雷迎倆人眼見汪子瑜舉止神態,放縱張狂,一個狠狠瞪他,另一個拳頭捏緊,很想上前。
  “怎麼,你還要動手,要打我?”汪子瑜眼尖,看到雷迎的反應,哈哈大笑,一指雷迎,又指了指自己的腦袋,“來來來,往這兒來!反正我已經失業了,沒有飯轍,我不介意從你這兒賺點錢。”
  人,一旦放縱自我,真的很可怕。
  要是甘東省省域產業負責人汪子瑜,那絕說不出這樣的話。
  市儈、潑皮,肆無忌憚。
  眼下“無官一身輕”的汪子瑜,可算卸掉了大包袱,麵對給自己招來禍端的白小升,他不介意自己如此“耍流氓”!
  他就想看白小升氣死,又奈何不了自己的模樣。
  想想都爽爆了。
  白小升也笑了,“沒想到,汪先生還真有如此光棍的一麵,此前我可沒看出來呢。”
  “沒辦法,誰叫現在沒官一身輕。”汪子瑜笑道,“說起來,我還很氣呢,一門心思撲在工作上,矜矜業業忙活這麼多年,到頭來怎麼樣,你們集團就這麼冷酷給我開了,還說什麼,因為我這麼多年辛苦,沒有追責。”
  “你看,你們多不要臉!”
  汪子瑜指著白小升鼻子,還罵了一句。
  罵完了,汪子瑜這個舒坦。
  堂堂的大事務官啊,就這麼讓自己罵,幹看著沒轍!
  這擱以前,那真是想都不敢想啊!
  白小升倒是不氣不惱,笑眯眯看著他,反倒問了句全不相幹的廢話,“汪先生離職了,想去哪兒?”
  這個問題,汪子瑜聽來,問得好。
  汪子瑜甚至給白小升一個大拇指,一臉讚許,“你這個問題算是問著了,我決定,先去一趟新馬泰,然後去趟馬爾代夫。哎,你說我再然後,去歐洲,還是美國啊。”
  汪子瑜眼下得意、囂張,意氣風發。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不是被開除,而是升職加薪了呢。
  林薇薇、雷迎都想啐他一口。
  臭不要臉的!
  白小升笑著道,“你讓我建議啊……”
  “我覺得,你去趟監獄最好!”白小升笑容之下,嘴角勾起一抹冷森,眼神鋒銳,“包吃包住,還能給你的人生,來場二次教育。”
  汪子瑜一怔,繼而捧腹,“不愧是大事務官啊,幽默,真是幽默。不過這口氣也是大的驚人!”
  “抱歉,我得提醒你,我現在已經被開除出了集團,你還想找我麻煩?調查我,你有這個資格嗎!你還真以為你是公.檢.機關?”
  “關鍵是,你以為老子會配合你的調查?”
  “想什麼呢你!”
  “我已經懶得跟你在這浪費口舌!”
  汪子瑜笑罷,啐了一口,轉身就要上車。
  “汪先生,請留步。”
  身後,白小升道。
  汪子瑜理都沒理,直接去開車門。
  然而,他才拉開車門三指寬,車門便被人用蠻力猛地推上。
  汪子瑜抬眼,頓時嚇一跳。
  那身材魁梧壯實的漢子,不知何時站在他身側,正冷冷注視著他。
  那雙眼睛,凶芒四射,真好似猛獸一般。
  便是他,看一眼都嚇一跳。
  這人什麼時候過來的,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
  這個人是人是鬼啊!
  汪子瑜汗毛乍起,嚇得退開,“你,你要幹什麼。”
  “不幹什麼,請你看點東西。”汪子瑜身後,林薇薇冷硬的聲音也隨之響起。
  待汪子瑜回頭,林薇薇已經上前,且遞過來一遝紙。
  汪子瑜一麵驚聲大道,“我告訴你們,不要胡來,我要喊人的!”
  一麵,他又迫於壓力,看了眼那些紙。
  隻是粗略掃了掃,汪子瑜神色忽然大變,眼神之中,再不複方才的淡定,而是流露出驚懼之色。
  昨天,他想過,白小升掌握著一些證據,卻沒想到,連這些最核心的秘密,都實證無虞!
  這簡直太可怕了!
  “不可能,這不可能!”汪子瑜眼珠子瞪得滾圓,難以置信,看向林薇薇、雷迎,最後看向白小升,“你們是從、從、從哪得到的這些東西!”
  這些東西,竟讓汪子瑜怕的,連話都說不利落了,他想搶那些東西,卻被雷迎一隻鐵鉗般的大手扣住了肩膀,動彈不得。
  “你要?拿去啊。想撕?隨便啊。”林薇薇冷笑,“這些都是複印件,我那兒,有的是!”
  這些東西,可是最核心最機密,可以直接送汪子瑜去坐牢的!
  林薇薇怎麼可能沒有萬全準備。
  “怎麼,汪先生你不牛了,你繼續囂張啊,你繼續狂傲啊。”林薇薇調笑道。
  “這些證據在,我們集團便能向汪先生提起訴訟,不管你人在集團內,還是在集團外。”雷迎麵無表情,看著他道,“哪怕,你跑到海角天邊!”
  “新馬泰、馬爾代夫,歐洲美國,都不是你該待的地方,監獄才是!”
  這番話,讓汪子瑜如遭雷擊,整個人癱倒在車身上。
  “我找人估算了一下,這些證據,可以讓汪先生進去十五到二十年,而且我保證你就是請國際知名律師都不成。”白小升道,“十幾二十年啊,就算有人給你大筆的錢做安家費,你也享受不了咯。”
  “你都這個年紀了,蹲了監獄,有錢你出來後能享受幾天?”
  “還有,等你出來,怕是都難以盡孝,來不及給父母養老送終了!”
  “另外,你猜,你老婆會不會帶著你的錢改嫁,又或者給別的男人揮霍?”
  白小升似乎在感歎。
  他每說一句,汪子瑜臉色就蒼白一分,喉頭滾動,喉嚨發幹。
  白小升說的那些,每一點都極有可能發生。
  再者,坐牢真不是什麼忍一忍能過去的事。三五年,咬咬牙也就罷了,十年二十年,汪子瑜不覺得自己可以咬牙過來,牙咬碎了都不行。
  汪子瑜臉色蠟白如紙,嘴唇發抖,甚至眼淚都嚇出來了。
  “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要不要?”白小升問。
  汪子瑜就像是溺水者,抬頭看向白小升。
  希望中帶著絕望。
  絕望中透著希望。
  “如果……”汪子瑜咬牙道,“我跟你們合作,如果沈培生要以同樣的法子對付我,我怎麼辦!”
  白小升看著他,無比肯定道,“集團給你特赦,以後要是沈培生以同樣辦法對付你,保你無虞!”
  汪子瑜慘然一笑,“就憑你說的,我就信,我怎麼知道,你不是在單純的利用我!”
  白小升笑了。
  “我說的,你可能不信。那,如果是夏老給的特赦,你信是不信!”
  

Snap Time:2018-09-24 08:03:30  ExecTime: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