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承兩萬億》全文閱讀

作者:俠想  繼承兩萬億最新章節  繼承兩萬億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繼承兩萬億最新章節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溫言、阮語(18-07-16)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不跑,是不是傻(18-07-16)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罵個痛快(18-07-16)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報告教官!


  錢浩宇打過電話,麵帶喜色,扭臉對孫二成道,“成了,人馬上就到!”
  孫二成也是眼眸一亮,“來的這位,怎麼稱呼啊?”
  “他把姓氏比較少見,姓厲害的厲,單名一個烽火的烽。厲烽!”
  這名,是很奇特!
  “好名字!光聽這個名字,就知道是個高手,而且絕對是猛人!”孫二成忍不住讚道。
  錢浩宇一樂,揮手讓那幾個保鏢過來,一指他們,“看看,看看這些人,這都是我們錢家花大價錢,請的一流保鏢。他,練過散打,他,練過拳擊。他……”
  錢浩宇一路點指過去,不吝誇讚,“說實話,他們都厲害著呢!”
  那些保鏢都以為宇少這是向人誇讚他們的身手、勇武,所以也個個昂首挺胸,背著手跨立。
  孫二成看得頻頻點頭,讚道,“確實比我們公司那些強太多了,我估計,他們一個打我們那邊倆都可能。”
  “倆?普通人赤手空拳,三個也不是他們對手啊。”錢浩宇冷笑道。
  那些保鏢聽得得意,越發的昂首挺胸,同時也有些感動。
  都說宇少刻薄,今天是真給他們麵子。
  也許是此前他們挨了揍,宇少過意不去吧。
  不過說回來,宇少要是能把誇讚變成獎金,那就再好不過了……
  孫二成頻頻點頭,對錢浩宇所說的,全部認可。
  單瞅這些保鏢脖子粗的跟腦袋差不多,一個個壯實如狗熊似的,那一拳頭下去,絕對讓普通人起不來。
  “來,現在你們都說說,你們是如何被人家厲烽給一秒撂倒,打的毫無還手之力的。”錢浩宇話題一轉,引入想說的正題。
  “……”四個保鏢傻眼了。
  誰說宇少隻懂吃喝玩樂,不喜學習。這欲抑先揚、對比襯托,用的不是超溜嘛!比先說他們這群人是“廢物”,再誇厲烽多強,更能讓人感覺信服……
  孫二成也滿懷期待,看著那四個人。
  那四個大漢頃刻臉皮一紅。
  五分鍾後。
  燒烤店的店員神色恭敬,領著一位大漢走過來。
  離老遠,孫二成就眼眸放亮,忍不住想起身相迎。
  來的大漢,足有一米九的塊頭,赤裸的小臂在燈光下散發古銅色光澤,行進之中,龍行虎步,偏偏讓人覺得有一種說不出的輕盈,似乎每一步都在蓄勢,下一息都能像獵豹一樣衝出去,把任何獵物撕扯粉碎。
  他前行之間,還在左顧右盼,眼神鋒銳冰冷,似乎在徹查每一個角落,搜索每一個可能的危險,尋找每一個值得留意的方向。
  總之,這是個無比可怕之人。
  孫二成從來不覺得自己眼光有多獨特、敏銳,但是一見這個人,就算他也瞧出鋒芒四射。
  “有這樣的人物,還怕今天報不了仇嗎!”孫二成心中情不自禁,無比激動,無比憧憬。
  一想到那個害自己丟了工作的小白臉,一想到那個當眾羞辱自己的大漢,一會兒會向孫子一樣跟自己求饒,就等著自己一句話寬恕,孫二成就有種過電一般的舒爽感覺。
  人生得意,莫過如此啊!
  厲烽走近,就連錢浩宇都滿麵笑容,起身相迎。
  那四個被迫講述自己多不中用的保鏢,再次見到厲烽,頓時低眉順眼,心中那些怨意,早蒸發一空。
  強者就是強者!
  這個社會崇尚強者,他們這行更是如此。
  “宇少,你找我來,是要對付誰?”厲烽站在錢浩宇跟前,語氣平淡問了一聲。
  他說的很是直接,神色之中又透著一股睥睨,似乎沒什麼對手,值得入他眼。
  “這次請你過來,要對付一個厲害的家夥。”錢浩宇笑道,“我們在這兒遇到了一個仇人,他身邊有個蠻漢很厲害,所以才不得不請你出馬。這位,是孫二成先生,他吃過那蠻漢的虧。”
  厲烽麵無表情點點頭,淡淡瞥了孫二成一眼。
  這一眼,讓孫二成情不自禁咽了口口水,更情不自禁露出一個笑容,主動遞過手,“厲先生是吧,我是孫二成,幸會幸會。”
  厲烽隻看了他的手一眼,又看看錢浩宇,“不好意思,我不喜歡跟人握手。”
  孫二成一愣,隨即笑著縮回手,“無妨無妨,厲先生不喜歡,那就不握了。”
  換個人,孫二成肯定覺得自己這是受到了羞辱,必會惱火,但是麵對這個厲烽,他竟然沒有一絲火氣。
  錢浩宇也不覺得是厲烽不給麵子,隻是對孫二成一笑,“厲烽是有這習慣,我們錢家答應過,許他不拘小節。”
  這一句話,便能看出,錢家對厲烽的看重。
  “宇少,告訴我你們要對付的人,辦完事,我還要回去睡覺。”厲烽淡淡道。
  “好好!”錢浩宇點頭。
  這個厲烽,目前隻是答應來他們錢家,還沒最終簽合同。
  此番能幫忙,錢浩宇已經感覺是莫大的麵子,對其言語的淡漠,並不在意。
  孫二成在一旁把自己經曆過的,講給厲烽聽。
  ……
  大友市這條夜市小吃街,要說哪是最好的去處,莫屬“小食城”,那是一家店。
  店賣十四五種當地美食,從油炸到煮燜,各種類型俱全,而且店幹淨,上下兩層,有幾十張桌子,從來都是座無虛席。
  白小升他們來這兒之後,好容易等到了一張桌子,各自去窗口買小吃,細細品嚐。
  眼下,桌子一邊,隻坐著白小升、林薇薇。
  “小升哥,我怎麼覺得你對大友很熟似的,不光知道這條美食街,還知道這家店,你早跟我們說,我們就不東張西望,費神留意其他地方了。”林薇薇一麵大朵頤,一麵道。
  “還不是我提前準備充分,功課做得好,來之前上網查過了嘛。”白小升對此一笑。
  實際上,白小升有紅蓮這個搜索利器,當初都能給莫昕等人當城市向導,找個區區吃飯的地方,還不是手到擒來。
  倆人說著話,去窗口排隊的雷迎折返回來。
  這家夥麵帶笑容,手端著一個奇奇怪怪的東西。
  那是巴掌寬的鐵盤,一側做成天鵝造型,天鵝引頸向天,脖頸看著是憨粗的鐵棍棍。鐵盤是一塊塊造型精美小巧的糕點,看著無比誘人。
  “怎麼樣,好看吧!據說味道不錯,我一會兒先替你們嚐嚐。”雷迎笑容滿溢。
  這糙漢子,此刻竟然有種萌噠噠的少女心,甚至舍不得先吃糕點。
  白小升、林薇薇不動聲色,瞥了一眼。
  “哎喲,又到我了。”雷迎剛放下盤子,便聽到叫號,看了眼手牌,看了眼那邊的大屏幕,匆忙道。
  繼而,雷迎看看白小升、林薇薇,強調道,“我去去就來,你們兩個,不需偷吃!”
  雷迎說著,居然拿兩根手指指指自己眼睛,又指指他們。
  那意思,“我可盯著你們呢”!
  白小升、林薇薇翻了個白眼,同時不屑冷笑,似乎認為雷迎幼稚至極。
  就兩塊糕點,至於嗎。
  雷迎放心了,起身奔那邊去排隊。
  他這一走,白小升、林薇薇便回頭看了眼。
  確認安全後,倆人一人伸出一隻手,極地從雷迎那精美的小盤撈一塊點心,塞進嘴。
  “唔,好吃。”林薇薇嘴巴塞滿,嘟囔道。
  “不錯,一會兒咱倆也要一盤。”白小升也點頭。
  “要不,我再嚐嚐那個?”林薇薇眼盯著盤子。
  “不好吧,一共才六塊。”白小升道。
  而後,這倆人一人又拿了一塊,開心無比地吃起來。
  雷迎還在那邊美滋滋排隊,前麵還有倆人便是他了。
  店外。
  錢浩宇、孫二成帶人來了。
  錢浩宇剛想帶人進去,就被孫二成給攔了。
  “宇少,麵亂糟糟的,一會兒打起來更是盤子碗滿天飛,菜湯亂舞,濺你身上不好。”孫二成貼心勸道。
  實則,他也是怕濺自己身上。
  “再說了,咱進去動手,動靜會鬧得太大,不如叫出來。”孫二成建議。
  錢浩宇想了想,點頭讚同,問道,“你去?”
  “我?”孫二成一愣,趕緊擺手,神色無比堅決,“我可不敢麵對那個蠻漢了!”
  錢浩宇看看自己身後那四個保鏢,“你們?”
  那四個人臉色一變,同時低頭,沒人願意。
  他們可都聽孫二成說了,麵有一個蠻漢如何威猛。
  他們還敢上前觸黴頭?
  “真是一群廢物!”錢浩宇生氣了。
  都不去,難不成要他去?
  錢浩宇這就要點將。
  “我去吧,告訴我,是哪個?”厲烽冷聲道。
  都如此推三阻四的不爽,讓他有幾分不悅。
  多大的事兒,不就是撂倒一個人,早些做完早些回去睡大覺。這有何難!
  方才,厲烽也聽了孫二成講述。
  說那大漢如何凶猛,單手擊倒兩名保安,還提著他脖子走。
  說實話,厲烽沒太大感覺。
  他倒不認為孫二成是誇大其詞,隻不過孫二成描述的那種水平,尚不入他眼!
  在外籍兵團的特種作戰單位,那些變態的人物比比皆是。
  不過他厲烽能看上眼的,也依舊沒有幾個。
  ……
  厲烽既然願意去,錢浩宇、孫二成自然樂意。
  孫二成更是主動透過玻璃往尋覓一番,然後一指,“就是那桌,有個小白臉跟個美女那桌,那個蠻漢不在,應該是買吃的去了!”
  “好。”
  厲烽看了看,點點頭。
  “厲先生,你是想直接動手?憑您的身手,怕是也不需要我們幫了。”孫二成賠笑。
  “弱雞跟女人,我沒興趣動。”
  厲烽冷聲道,然後邁步往走。
  實則,便是那“很能打”的蠻漢,他同樣沒什麼興趣。
  和平年代的人,總以為整個地球都是和平無事。
  殊不知,這個世界,戰火依舊存在。
  在和平中度日的人們,想不到戰場的殘酷,從修羅場活下來的人,那都是羅,一般“很能打”的人,在他們眼中屁都不算。
  錢浩宇、孫二成目光期待無比,在外麵看著,等著。
  “一會兒,就有好戲看了!”
  “厲烽進去先撂倒那個大漢,麵肯定亂作一團,都給我眼睛瞪大點,盯著那小白臉,等他出來就揪住他,帶走!”
  “到沒人的地方,我們好好收拾收拾他,讓那孫子跪地認錯!”
  “然後讓他自己抽自己嘴巴,叫他壞我們好事!”
  錢浩宇眼眸發亮,嘴巴不停地吩咐道。
  孫二成雙眼期待無比,跟那四個保鏢頻頻點頭。
  他們甚至已經預見了,對方悲慘的“命運”。
  厲烽進了那家店,麵容清冷走過去。
  白小升跟林薇薇是背對店門,所以厲烽徑直走到他們對麵,背對店坐下來。
  “這位先生,這有人。”林薇薇一愣,提醒道。
  厲烽點點頭。
  “我知道,我就是找你們的。”
  聽到這句話,白小升、林薇薇俱是一怔。
  找他們的?
  “我們好像不認識你,是誰讓你來的?”白小升還算客氣地問道。
  張家,或許汪子瑜?
  白小升猜測。
  眼前這個男人看起來,那真是一身的桀驁與戾氣,看得林薇薇暗暗皺眉。
  這人,不像是職場人物,倒像是打手……
  厲烽冷眼瞥了白小升一眼,看看桌上,伸手拿起鐵質天鵝盤的糕點塞進嘴,大口嚼著。
  對白小升發問,置若罔聞。
  白小升、林薇薇頓時相視一眼,皺起眉頭。
  看來,這個人不是有毛病,那就是來找茬的!
  “你到底有什麼事,不說的話,請你離開,還有,這是我朋友的位子!”白小升眼神一冷。
  白小升總是願意先與人為善,先講道理。
  不過,若是對方情理不通,他也不介意動粗。
  這個男人一來,白小升便注意到他的不同。
  感覺上,他類似當初的雷迎!
  桀驁、戾氣,而且有種殺氣縈繞。
  白小升對其,沒有一點輕視,心滿滿的戒備,甚至腦海中叫紅蓮準備提升腎上腺素,以刺激自己的力量與速度,可以與之抗衡。
  厲烽瞥了白小升一眼,似乎有所察覺,嗤笑一聲看小盤子上長頸天鵝礙事,直接輕描淡寫如同拗鐵絲一樣把憨粗的鐵棍揉成一團,然後把最後一塊糕點拿起來。
  “我就是奔著你們那位沒在座的朋友來的,是有人請我來收拾他。”厲烽道。
  他又瞥了眼白小升、林薇薇,“不過,你們放心,我不會對你們倆人動手,一個弱雞一個女人,不值得我動手。不過一會兒,有人會找你們算賬。誰叫你們,害得別人丟了朋友,又丟了飯碗!”
  這話,讓白小升、林薇薇一怔。
  店外。
  錢浩宇、孫二成真是看得抓耳撓腮。
  “怎麼還就坐下了呢?!”
  “怎麼還不動手?!”
  “厲烽不說了嗎,姓白的還有那女的,不值得他出手,他在等那大漢。”
  “那大漢哪兒去了?”
  “唔……看!來了,來了!”
  倆人議論中,眼眸一亮。
  他們這個角度,很容易看到,雷迎已經回去了。
  “都給我準備好啊,一會兒有好戲看了,還有,盯緊那個小白臉!那個女人,我也要!”錢浩宇搓著手,再度叮囑下屬。
  ……
  厲烽跟白小升倆人說完話,直接把最後一塊糕點丟進了嘴,大肆咀嚼。
  “我的點心,好吃嗎?”一個低沉的聲音,從厲烽身後響起,帶著怒意,“我的盤子,也是你弄的?!”
  人來了嗎!
  厲烽冷笑,站起身,懶洋洋冷笑著轉向對方。
  雷迎陰沉著臉看著對方。
  兩個大漢,終於對上眼了!
  “好戲馬上開始了,打起來,要打起來了!”錢浩宇在門外,那叫個激動。
  孫二成咽著口水,興奮瞪大眼,眼皮眨都不眨盯著,生怕錯過了精彩的雙雄對決。
  也許,一場驚豔絕倫的打鬥,就要開場了!
  然而,店內,厲烽跟雷迎一對視。
  倆人都愣了。
  “你!我說呢,有誰敢吃我的東西,,膽子越來越大了嘛!”雷迎冷笑起來。
  厲烽表情倏然一變。
  原本他臉上那羈傲、睥睨之色,頃刻消散一空,取而代之的是驚懼。
  “教官,好!”厲烽“啪”來個立正,一動不敢動。
  “我艸,錢家的混.蛋,讓我來打教官?他雷迎,是我敢動的?!”
  厲烽內心驚濤駭浪,早把錢浩宇,連帶錢家,罵了個遍。
  雷迎把手東西往桌子上一丟,怒道,“本事沒學多少,學會蹭吃蹭喝了。你說,你是誰的學生。”
  “您的!”
  “我沒有你這樣的學生!”雷迎一腳踹厲烽腿上,把他蹬出去兩步,後者趕緊再度立正。
  這一出,動靜可是不小。
  四周熙熙攘攘的食客,頓時目光好奇。
  一個大漢像孫子一樣,被另一個大漢訓斥,還挨了揍,居然服服帖帖,老老實實?
  門外,錢浩宇、孫二成,連帶那四個保鏢都看傻了。
  這是什麼情況!
  他們聽不到麵的對話,想破頭都理解不了。
  不過還依舊看著,等待著厲烽出來,想問個明白,卻又不敢進去直接問。
  店麵。
  “原來你們是舊相識啊,那就好辦了。”白小升笑著把剛才厲烽出場的話,又說了一番。
  “誰叫你來的!”雷迎怒問。
  “報告教官,是倆人,一個叫錢浩宇,一個叫孫二成!”厲烽大聲回答道,“他們就在外麵。”
  那倆人怎麼到了一起?
  白小升目光一奇,向外看了眼,真的看到外麵鬼鬼祟祟倆人影。
  原來他們是來報仇的,叫來這麼一個大漢對付雷迎,沒想到居然是雷迎的學員?
  “給我滾,順便去給我教訓一下那倆個不開眼的。”雷迎怒道。
  “是!”厲烽一頭汗,又如蒙大赦。
  在集訓營麵對雷迎那番訓練,讓厲烽對眼前這男人敬畏到了極點,也怕到了極點。
  如果可能,厲烽覺得,他與教官這輩子還是不要再見的好。
  “等等!”
  就在厲烽要走的時候,雷迎喝止他,瞪眼對桌上那空盤一努嘴,“你吃的?”
  厲烽一臉汗,不敢不點頭。
  “大家都是舊相識,他吃你兩塊糕點怎麼了。”白小升笑著勸道。
  好吧,厲烽真的隻吃了“兩塊”,不過這筆賬白小升不介意算他頭上。
  “再買就是了嘛。”林薇薇幫腔。
  雷迎瞥了厲烽一眼,問,“你知道怎麼做了?”
  “是,教官!”厲烽手忙腳亂跑到那邊去買糕點。
  於是,門外的錢浩宇、孫二成驚愕看到,他們請來的凶猛的幫手,莫名其妙似乎被人訓斥一番,又跑去排隊買吃的。
  那狗腿樣子,真讓人無語至極。
  “這究竟怎麼回事啊?”錢浩宇無法理解。
  孫二成更是回不過神。
  最後,厲烽出來了,這倆人趕緊過去詢問。
  厲烽沉悶中,將他們這些人帶進旁邊的小巷,說會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訴他們。
  約莫十分鍾。
  厲烽神清氣爽從小巷出來,拍拍手,似乎心情好一些。
  不過瞥了眼那邊那家店,厲烽逃也似的匆匆離去。
  又五分鍾。
  錢浩宇、孫二成,連帶那四個保鏢鼻青臉腫,相互攙扶著出來,一刻不敢待,同樣逃也似的離開。
  厲烽跟錢家合作算是正式告吹,並且厲烽警告,如果錢家還敢找那些人的麻煩,他不介意登門造訪。
  這下子,可把錢浩宇給嚇壞了。
  據說,他還連夜逃離了大友。
  孫二成也再不敢提什麼報仇。
  這事對白小升他們而言,也就算是吃飯間隙的一個小插曲而已。
  三人依舊愉吃了晚飯,回了酒店。
  眼下一切證據準備停當,白小升他們真正在意的是明日。
  拿下汪子瑜!
  

Snap Time:2018-09-24 07:33:49  ExecTime:0.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