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極品仙帝》全文閱讀

作者:六一快樂  重生之極品仙帝最新章節  重生之極品仙帝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重生之極品仙帝最新章節第1212章強殺!(18-09-06)      第1211章憑什麼要給你麵子?(18-09-06)      第1210章火鳳涅!(18-09-05)     

第69章歡喜冤家!


  李晨看了一眼墨曦的小腿,像是大人教訓不聽話的孩子一樣訓斥道。
  “喂,你腿傷還沒好呢,誰讓你亂跑的?”
  墨曦嘟了嘟嘴,很是傲嬌的嗔道:“你又不是我什麼人,憑什麼管我?”
  李晨衝她壞壞一笑,湊到她耳邊低聲說道:“別用這樣的口吻和我說話,信不信我讓你變成女仆,好好的調教一番?”
  墨曦聽到李晨要把自己變成他的奴仆,柳眉倒豎,貝齒緊咬。
  “可惡,你……”
  李晨一把就攥住了墨曦的粉拳,淡然一笑:“開個玩笑,別當真!”
  “還有,你瞪眼睛的樣子,好醜,我都不忍直視了!”
  說完,他就仰天大笑兩聲,拂袖出門而去。頗有幾分劍仙李太白的瀟灑。
  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
  墨曦則是氣的鼻子都歪了!
  可惡的家夥,這樣的事情,能是隨便開玩笑的嗎?
  再說了,本姑娘一直都天生麗質好不好,哪醜了?
  哎,真是替你悲哀,年紀輕輕,就瞎了眼睛。
  連銳鋒看著自家大小姐氣呼呼的模樣,禁不住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沒見到李晨之前,她就天天念叨人家。
  見到之後吧,又是各種生氣拌嘴。
  哎,還真是一對歡喜冤家!
  ……
  來到墨家別墅時,墨鶴老爺子正在練習書法。
  他見李晨前來,趕緊放下毛筆,前去迎接。
  李晨微微頷首,算是回禮。
  “老爺子,你先坐下吧,我現在就給你醫治!”
  “現在?”
  墨鶴一臉的詫異,李晨手空空如也,甚至連個藥箱都沒有,他怎麼給自己醫治?
  李晨點了點頭,道:“嗯,對,就是現在。我下午還有課呢,趕著回學校!”
  聽到李晨說自己還要趕著回去上課,墨老爺子則是一臉的汗顏,這怎麼聽著有些不太靠譜的感覺?
  墨曦眨巴眨巴眼睛,好奇的問:“李晨,那你打算怎麼給我爺爺醫治?”
  李晨想了一下,說:“針灸!”
  說完,他就看向墨曦,說:“小丫頭,你去給我準備一盒銀針!”
  “喂,你喊誰小丫頭呢?”
  墨曦見李晨還真拿她當丫鬟使喚,就氣呼呼的懟了一句。
  李晨眼角餘光,順著墨曦雪白的脖頸往下看去,最後落在她那微微隆起的小山包上。
  “你這充其量也就是荷包蛋上立顆棗,難道還不小嗎?”
  墨曦氣的直跺腳,可對此她又無可奈何。
  墨老爺子則捋著銀白色的胡須,笑的打圓場。
  “小曦,達者為師,你去拿銀針吧!”
  見爺爺都發了話,墨曦雖然依舊心有不忿,不過還是乖乖的拿銀針去了。
  就在李晨準備給墨鶴老爺子針灸時,一個渾厚響亮的男子聲音,從門外傳了過來。
  “且慢,先等一下!”
  來人走路虎虎生風,中庭飽滿,濃眉大眼,其長相和墨鶴老爺子倒有幾分相似之處。
  在其身後,還有一名身穿白色大褂,蓄著虯髯胡須,高鼻梁的外國醫生。
  墨鶴見李晨麵色凝重,就趕緊指著來人介紹道:“李晨小友,這位是我犬子,墨城!”
  墨曦上前問道:“二叔,你不是去新港了嘛,怎麼突然回家了?”
  “我聽說老爺子身體抱恙,就把聖母瑪利亞醫院的心血管病專家,麥克斯醫生,給請了回來!”
  墨城隨口回了一句,他臉上雖然帶著笑容,可是眼神之中卻充滿了冷漠,甚至還有一抹不易察覺的敵意。
  他掩飾的很好,可卻依舊沒有逃過李晨的眼睛。
  看來,墨曦這小丫頭,和他二叔相處的並不怎麼愉!
  墨城指著李晨,倨傲的問:“小曦,他是誰啊,看著很眼生的樣子?”
  墨曦回答:“他叫李晨,是來給爺爺治病的!”
  不等墨曦把話說完,墨城就怒目圓睜的訓斥起來。
  “胡鬧,小曦,這治病救人,可是性命攸關的大事,你怎麼能如此兒戲,請一個乳臭未幹的黃口小兒,來給爺爺醫治?”
  墨曦無緣無故挨了一頓訓斥,心委屈極了,可一時半會她又不知該如何辯解,眼睛也就不由的有些濕潤起來。
  墨鶴老爺子見孫女受了委屈,就使勁拍了一下桌子,對著兒子喝道:“你吼什麼吼,是我讓李晨小友給我醫治的,不關小曦的事情!”
  墨城見老爺子息怒,就趕緊賠不是,說:“爹,您息怒,我這也是為了您的身體著想。”
  “對了,爹,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專門從美國,給您請來的心血管病的專家麥克斯醫生,由他給您醫治,肯定能藥到病除!”
  聽說是兒子從國外請來的專家,墨鶴老爺子就趕緊起身,衝其拱手行了一禮。
  “原來是麥克斯醫生,久仰大名!”
  麥克斯隻是象征性的點了點頭,算是回禮,態度極為傲慢。
  他是享譽全球的醫學大家,還曾多次獲得諾貝爾醫學獎提名。平時服務的對象,要麼是總統,首相這些國際政壇風雲人物,要麼就是蓋茨,巴菲特這些資本巨鱷。
  一個已經退居二線的分軍區首長,他還真不放在眼。
  麥克斯倨傲的看了李晨一眼,用生硬的華夏語,很是誇張的對墨城說。
  “城,你們華夏的醫學,就這麼落後嘛,竟然要一個乳臭未幹的毛頭小子,來給你父親治病?”
  說完,他就又指著李晨手中的銀針,表情異常的浮誇。
  “Oh,My,God!我看到了什麼?幾根繡花針,這哪是治病救人,簡直就是謀財害命?”
  墨城陪著笑臉說:“麥克斯醫生,我家老爺子這是遇到了江湖騙子,你不用管他!”
  “城,你說得對,你們華夏的中醫都是騙子,是專門糊弄人,坑騙錢財的把戲!”
  說話時,麥克斯還以挑釁的眼神,瞥向了李晨。
  麵對麥克斯的挑釁,李晨笑而不語,沒做任何回應。
  墨鶴老爺子的傷口,在心髒位置,而且已經有了二十多年的病史,已然病入膏肓。再加上老爺子年事已高,根本就不可能動手術。隻能服用一些特效藥,來抑製傷口惡化的速度。
  不能動手術,那就意味著:再流弊的西醫,也是束手無策。
  李晨還真想看看,這位從開始就貶低中醫,使勁往自己臉上貼金的所謂專家,到底該如何收場?
  麥克斯見李晨不答話,想當然的以為他是心虛呢,態度也就愈發的倨傲。
  “你認為我說的對嘛?”
  李晨冷然一笑,問:“吹了這麼長時間的牛逼,你的蛋疼嗎?”
  麥克斯的漢語水平,僅僅隻是能進行簡單的日常對話,像“牛逼,蛋疼”這樣非常有內涵的詞匯,他根本就聽不懂。
  登時,就見他一臉懵逼的說:“牛逼,蛋疼?”
  墨城狠狠地瞪了李晨一眼,道:“麥克斯醫生,您大人有大量,別和他一般見識。還是先給我父親治病吧!”
  “小曦,你去把老爺子在醫院拍的那些片子都拿過來,給麥克斯醫生看看!”
  墨曦看了李晨一樣,就小跑到老爺子的房間,把造影,磁共振,CT等一係列片子,全都拿了過來。
  麥克斯接過片子,一張張的看去。
  他越看越心驚,原本信誓旦旦的表情,登時就變得凝重起來。寬大的額頭上,甚至還冒出了冷汗。
  “老爺子的病情很不樂觀,尤其是左心房,損傷非常嚴重。能活到現在,已經是上帝保佑了!”
  聽到麥克斯的話,墨曦嚇得臉色慘白,顫微微的問道:“醫生,那我爺爺他能不能動手術治療?”
  麥克斯搖了搖頭,說:“不能,按照你們華夏人的話來說,老爺子已經病入膏肓了。除了上帝之外,誰也救不了他!”
  李晨冷笑,道:“,明明是你自己技不如人,還非得拉著上帝一起丟臉,真替你感覺悲哀!”
  麥克斯勃然大怒,喝道:“年輕人,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能治好他?”
  李晨點了點頭,很是自信的笑道:“當然,要是沒有你們過來搗亂,說不定老爺子他現在,都已經痊愈了!”
  墨城見李晨說他們是在搗亂,登時就火冒三丈。
  “黃口小兒,你說什麼大話呢?”
  墨鶴瞪了兒子一眼,怒聲斥道:“墨城,住口,不得對李晨小友無禮!”
  “爹,你這是病急亂投醫,萬一出了事情……”
  不等墨城把話說完,老爺子就吹胡子瞪眼,沒好氣的打斷道。
  “還能出什麼事情,你帶來的專家,不是都已經給我確診,病入膏肓,無藥可醫了嘛?”
  墨城自知理虧,沒敢再答話。
  墨鶴也懶得理會這個不成器的兒子,他轉身衝著李晨拱了拱手,說:“犬子多有冒犯之處,還請李晨小友見諒!”
  李晨擺弄手中的銀針,說:“沒事,我不和凡夫俗子一般見識。老爺子,時間緊急,我們開始吧!”
  墨城見李晨態度倨傲,滿是對自己的不屑。登時,他心頭怒火就蹭蹭往上冒,咬牙切齒,惡狠狠的想。
  好你個黃口小兒,小小年紀就會口出狂言。等會,你要是治不好老爺子的病,我才要你好看呢!
  ……
  這是3000字的大章,兄弟姐妹們,投張免費的推薦票,支持一下小樂唄!
  

Snap Time:2018-09-19 22:51:58  ExecTime: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