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作者:昨夜大雨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  位麵之紈生涯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位麵之紈生涯最新章節號外:大雨開新書啦......(18-08-08)      番外:月光篇(18-08-08)      第955章:願用一生,換愛你三年(大結局)(18-08-08)     

番外:月光篇


  又是一年開學季,杭師大迎來新生。
  火車站接新生的校車停在校園內,新生們呼啦啦下車,用好奇的目光打量這所自己即將生活學習四年的地方,眼中有新奇也有欣喜,每年的新生都是如此。
  一個紮著馬尾的女孩跳下車,穿著一身簡介的運動衫,青春洋溢,臉上帶著陽光般的笑容。
  “同學,我是接新生的學長,我幫你拿行禮吧。”一位男生走到女孩跟前說道。
  女孩看看男生,問道:“學長你好,你是大幾的。”
  男生接過女孩巨大的行禮箱:“我大三的,學妹,你來自哪。”
  “我來自YN。”女孩說道。
  “你是少數民族嗎。”男生問道。
  “是啊,我是傣族的。”女孩笑著說道。
  “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嗎。”
  “我叫月光。”
  “好美的名字,我知道,傣族月姓原本是長女的意思,大女兒往往稱“月某“,後來慢慢演變成了姓。”男生道。
  “學長很博學啊,竟然連這個都知道,學長你學什麼的。”女孩微微有些驚訝。
  “中文。”
  “哎呀,好巧哦,我也學中文的。”女孩驚訝道。
  辦完入學手續,兩人走到女生寢室樓下,男生道:“我們學校景色還是不錯的,名人也出了不少,我帶你在校園轉轉,晚上請你吃飯。”
  女孩看著男生,似笑非笑的說道:“學長,你們大城市的男生都是這麼直接嗎。”
  “隻是略盡學長職責而已。”男生正義凜然的說道。
  “學長你叫什麼。”
  “我叫秦觀。”
  “嗯,秦觀師兄,我記住了。”女孩接過秦觀手中行禮,留下一串銀鈴般的笑聲跑上樓。
  秦觀看著女孩俏麗的背影消失在樓道,露出一個微笑,不管你是月光還是玉竹,我都會陪在你身邊。
  遨遊星河,經曆萬年歲月,某一日,秦觀終於悟通,神念一動手中多出一物,正是極品先天靈寶月光寶盒,同時也是秦觀的係統月光,從此以後,秦觀體內再無係統。
  至此,秦觀斬出自己的執念,而寄托執念的靈寶,就是這月光寶盒。
  十二品紫蓮穿梭空間位麵,月光寶盒穿梭時空長河,秦觀手托月光寶盒,心中無喜無悲,隨手一劃斬開空間,一步跨了過去,再出現時已經到了地球。
  “既然你喜歡竹子,那就在一個滿是竹子的地方,你喜歡月光,那就在一個能欣賞月光的地方。”
  月光轉世投胎,十八年後,出落成一個亭亭玉立鍾靈毓秀的少女,考上杭師大,踏上這個對她來說非常陌生的城市。
  ......
  小雨嘩啦啦的下著,很有詩意,月光抱著幾本書站在圖書館門口卻有些發愁,沒帶傘,怎麼回寢室啊。
  忽然,她覺得身邊多了一個人,轉頭看去微微有些驚訝。
  “月光,巧啊。”
  “秦觀師兄。”
  “用不用我送你回去。”秦觀撐起一把傘,笑著說道。
  月光微微有些猶豫,讓一個男生送自己回去,這樣好嗎,“太麻煩師兄了。”
  “不麻煩。”
  兩人走進雨中,雨漸漸大了些,月光又往秦觀這邊靠了靠,兩人更近了,一男一女撐著一把傘漫步雨中,畫麵很美,月光偷偷看了秦觀一眼,心髒忍不住跳的了一拍。
  寢室內,幾個女生圍住月光,“月光,說說,那個男生是誰啊,這才開學一個月,就有男朋友了。”
  “不是,秦觀學長開學的時候迎新生送過我,今天在圖書館碰巧了,就送我回來。”月光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剛才沒看清楚,原來是秦觀學長啊,那可是最有名的校草來著,校園網上有很多他的帖子呢。”一個女生說道。
  “秦觀學長很有名嗎。”月光疑惑問道。
  “當然有名了,中文係大才子,據說書法已經達到大師級了,還是國家書法家協會會員,他的一副字可以賣好幾萬呢,人又年輕長得帥,你知道,咱們師大女多男少,向這樣的優質男,自然很受學院女生追捧。”
  月光心一緊。
  “那秦觀學長一定有女朋友了吧。”月光問道。
  “好像沒有,據說很多主動出擊的,可秦觀學長好像始終沒有對誰動過心,現在有傳言,說秦觀學長不喜歡女人呢。”有一個女生小聲說道。
  “怎麼可能。”月光聽同寢姐妹這麼說秦觀,心微微有一絲不高興。
  “怎麼不可能,這麼帥,年少多金,不找女朋友,都沒見他對誰出過手,肯定有問題。”女生說道。
  “誰說沒出過手,”月光有些不高興的說道:“我剛來的那天,學長就想請我吃飯來著,隻是我拒絕了。”
  月光主動為秦觀辯護。
  同寢室幾個女生驚訝看向月光,一個個瞪大眼睛,“秦觀請你吃飯,你~拒絕了。”
  “是啊。”
  “月光,你知道你錯過了什麼嗎。”
  “不知道。”
  “天啊,太暴殄天物了,你怎麼就拒絕了呢,要是邀請我,不,我請客都行啊,我隻是看秦學長的照片,都感覺自己愛上他了。”一個女生大聲說道。
  “秦學長肯定是看上月光了,要不然今天不可能送她回來,月光還有機會。”另一個姐妹說道。
  “月光,主動聯係一下啊,人家幫了你,請人家吃個飯算是答謝。”有人提議道。
  月光瞅瞅幾個虎視眈眈的同寢姐妹,小聲說道,“還是~算了吧。”
  雨過天晴。
  新生迎新會上,月光獻上一曲傣族舞蹈,紅色的裙子在空中飄飛,美的像一個精靈。
  忽然,精靈跌倒了,正好最後一個音符結束,月光強忍著鑽心地疼痛,鞠躬下台,迎來一片掌聲。
  在後台,月光疼得抱住自己的腳,臉上的汗都下來了,可後天的同學們都在忙碌著節目,她不想麻煩別人,隻能自己忍著,站起來想要回到寢室,可隻要腳一觸碰地麵就是鑽心的疼,就要往旁邊倒去。
  一隻手伸過來,這隻手臂很有力,將月光攬住。
  “我看到你受傷了。”秦觀看著月光說道。
  “秦學長。”
  月光叫了一聲,她沒想到,別人都沒看出來,秦學長卻看出來了。
  “很疼嗎。”秦觀扶著月光坐下,抬起她的腳。
  月光下意識鎖了一下,卻被秦觀抓住,脫掉舞鞋露出有些腫脹的腳腕,秦觀說道:“我給你揉揉,會緩解很多,要不然明天會腫的走不了路。”
  月光滿臉羞紅,可卻不知道為什麼,沒有拒絕。
  或是舍不得拒絕。
  秦觀按摩的很輕柔,月光沒感覺到疼,而且原本的疼痛也在慢慢緩解。
  “真的不那麼疼了,謝謝學長。”月光高興的說道。
  “你現在還不能走路,我背你回去。”秦觀轉過身,露出寬厚的肩膀。
  月光愣住了。
  她不知道自己應不應該上去。
  “點。”秦觀催促了一聲。
  月光不自覺的就趴了上去,秦觀將她背起,慢慢走出後台,月光現在才反應過來,自己怎麼就真的讓學長背了,一瞬間,她的臉更紅了。
  路燈一段一段的,梧桐樹葉嘩啦啦拍打,路上人不多,路燈將一道重疊的身影縮短又拉長,兩個人都沒有說話。
  到樓下時,月光說道:“宿管阿姨不會讓男生上去,你放我下來,我自己上去吧。”
  “放心,宿管阿姨這時候肯定打瞌睡呢,我們偷偷溜進去。”秦觀道。
  “怎麼可能。”
  可兩人走到宿舍樓門口時,就看到宿管阿姨真的在打瞌睡,秦觀大步走進女生宿舍樓。
  月光嚇得閉嘴不敢出聲,心髒砰砰砰的跳。
  兩人到了宿舍,同寢女生都在新生晚會現場沒有回來,秦觀把月光放下,溫柔的脫掉鞋子,再次給她按摩了一會兒,然後讓月光躺下,給他蓋上被子。
  “睡覺吧,明天醒了就會好了。”
  月光一直臉紅紅的,對著秦觀看過來的目光有些躲閃遊弋。
  秦觀拍拍被子,“我走了。”
  月光張張嘴,不知道說什麼。
  秦觀給她關上門,聲音漸漸消失,月光用被子捂住臉,大口大口的呼吸著。
  用手捂住自己胸口,隔著鼓鼓的XX都能感覺下麵心髒正在急速跳動。
  室友們回來,看月光躺在床上發呆,問她怎麼先回來了,說好看完節目一起回來的,月光隻好說自己腳扭到了,提前回來了。
  “腳扭了你怎麼不說,你不會自己走回來的吧。”一個姐妹問道,上前查看月光的情況。
  “是啊,這麼遠,扭到腳你自己怎麼回來的。”
  月光不會撒謊,告訴他們是秦觀送她回來的,女人們這下來了興趣,圍過來嘰嘰喳喳的問。
  “秦觀學長怎麼知道你受傷的。”
  “他怎麼送你回來的。”
  “他到咱們寢室了嗎,他怎麼上的女生宿舍,天啊,我們寢室沒有收拾,這下丟人了。”
  女人們七嘴八舌的問,月光一一回答。
  “你真幸福啊,能讓秦觀學長背著回來,好浪漫。”
  “看來秦觀學長是看上你了,想要追你啊,月光,一定要把握機會啊,絕世校草啊知道嗎。”
  “原來學長不是同性啊。”
  月光的腳真的好了。
  ......
  秋風起,
  林蔭道上梧桐樹葉落了滿地,風吹過,樹葉飄飄蕩蕩,無數學生三三兩兩走在一起,享受象牙塔寧靜閑適的生活。
  路邊擺著幾張桌子,掛著一條橫幅,上麵寫著“資助貧困學生慈善公益活動。”這是學生會組織的,月光加入學生會,正在給路過的學生發傳單。
  “捐款、捐物、義賣活動,力所能及幫助我們身邊的人,請伸出慈善之手。”
  眾人忙活半天,收效甚微,組織者有些煩惱的說道:“一天了,隻收到5百多塊錢的捐款,還有一些書啊什麼的,就算賣了估計都不夠一千塊錢,咱們這個活動怕是要黃了。”
  月光抿抿嘴,“有一千也能幫助幾個學生不是嗎。”
  “可效果太差了,咱們十來個人,忙了整整四天才弄出來的,就值一千塊錢啊。”
  眾人沉默,更多的是沮喪。
  “現在不是才四點嗎,還有兩個小時呢,我們在多宣傳一下。”月光說著,又拿起傳單繼續對著路過的學生發放起來。
  她發的傳單,很多學生都不願意要,讓月光更加失落,忽然,一隻手接過月光手的傳單,月光趕緊抬起頭,帶著微笑說道:“捐款、捐物、義賣活動,力所能及幫助我們身邊的人~~哦,是秦觀師兄。”
  秦觀一身簡單的毛衫長褲,很幹淨很簡單卻很男人。
  “公益活動,進行的如何。”秦觀笑著問道。
  “不是很好。”月光嘟著嘴說道,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在秦觀麵前露出這樣親密的表情,隻是自然而然的。
  “用不用我幫忙。”秦觀問道。
  “師兄準備捐錢嗎。”月光眼睛亮了。
  “,我捐一副字吧。”秦觀道。
  月光沒覺得怎樣,那個學生會組織者卻是跳了過來,高興的說道:“秦觀師兄,哎呀,謝謝謝謝,真是太好了,能有你一副字,我們這個拍賣會可以開到校外去了,影響力更大了,嘿嘿,您看,我們這是公益活動,如果能多捐幾幅就更好了。”
  這家夥說完,還用眼神挑挑月光,示意月光說句話。
  月光不明所以,看向秦觀說道:“啊,要是能多捐獻一些就更好了。”
  秦觀一笑。
  “好吧,我捐三副字,也好湊一個拍賣會,一副字組織拍賣確實太單調了,也算為校園的貧困學生出一份力。”秦觀道。
  組織者興奮了,咬著牙沒讓自己叫出來。
  等秦觀走後,這家夥一臉興奮的大叫一聲,“夥計們,收攤收攤了,咱們這次算抓到大魚了,有秦觀師兄這幾副字,咱們這個活動肯定是本年度學院最成功的公益活動,月光好樣的。”
  “月光好厲害。”
  “月光,秦觀師兄對你很中意喲。”
  “一事不煩二主,聯絡秦觀師兄拿字的事情就交給你了,月光加油。”
  月光還有些懵,等回到寢室和姐妹們一說,幾個姐妹瞬間炸了。
  “你知道秦觀師兄現在一副字多少錢嗎。”
  “多少錢?”
  “哦,好像不是論一副的,是一個字一個字的賣,好像一個字千吧塊錢吧,現在都說秦觀師兄的字是一字千金。”有人道。
  月光驚訝,“有沒有那麼誇張。”
  “誇張嗎,秦師兄的字可是擺進人民大會堂了,我聽我們教授說,秦觀師兄的字,現在是活著的全國最貴的幾個人之一,外麵求字的絡繹不絕,有喊價到一字五千的,就這樣,秦師兄輕易不寫,市麵上根本就有價無市。”
  月光咋舌,這要是寫一副長篇,就價值百萬了。
  月光來到秦觀的書畫室,這裝修的很有古意,她都不知道學校還有這樣一處地方,書房非常大,堪比一間教室,她有些緊張的看著秦觀。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與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詬恥。
  心幾頑而不絕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
  秦觀放下筆,問道:“你覺得這幅字如何。”月光看看秦觀的字,感覺很漂亮很舒服,但是她不知道為何就能一個字值那麼多錢。
  一場在學校禮堂組織的拍賣會,看熱鬧的同學們來了,學校的校長教授們來了,校外的一些人也來了,看著都是有頭有臉的人,開著豪車帶著秘書。
  價格幾萬幾萬的漲,讓月光覺得不真實。
  ......
  秋風蕭瑟涼意更重。
  月光感冒了,咳嗽發燒,難受的不行,她沒有去上課,吃了一點藥獨自躺在床上,玩著手機發了一個心情。
  梆梆梆。
  寢室門被敲響,月光有些驚訝是誰,打開門就愣住了,秦觀提著一個袋子站在外麵。
  “啊!”
  的一聲,月光趕緊關上門。
  月光一臉驚恐,臉沒洗、牙沒刷、大眼袋、頭發蓬鬆、還穿著一身睡衣,就這樣被秦觀全看到了,自己不活了。
  好半天,月光才打開門,“師兄,你怎麼來了。”
  “,我看你微信心情說病了,一個人在宿舍好難受,肚子餓,我來給你送些吃的,有白粥,你吃一些。”秦觀語氣輕鬆自然的說道。
  這一刻,月光心弦顫動。
  吃完粥,秦觀讓月光躺下,坐在床邊兩個人說話,聊學校,聊趣事,聊學習,聊一切能聊的東西。
  漸漸的,月光眼皮越來越重,睡著了。
  秦觀想起身離開,可發現月光的手竟然偷偷在被子下麵抓住了他的衣角。
  秦觀沒動,就那麼平靜的看著月光。
  她睡的很安穩。
  中午,同寢室的女生們回來,看到這一幕都驚訝的瞪大眼睛,秦觀對她們禮貌的笑笑。
  自然而然的,月光和秦觀戀愛了。
  月光很幸福,每天都是樂的。
  轉眼到了聖誕節,平安夜,月光提議去天主教堂玩,向天主禱告,教堂人很多,除了教友大多數情侶。
  排了好久才輪到兩人,月光拉著秦觀走到天主像前,“我們也跪下祈福禱告吧。”月光道。
  秦觀看看上麵仁愛世人的天主,笑著說道:“我就不跪了,他受不起。”
  玉竹不明所以,不過也沒強求,自己跪下禱告。
  兩人出了教堂,秦觀問她,“你許了什麼願。”
  月光說:“我希望,一直樂樂的。”
  秦觀點點頭,“嗯,這個願望很好,你會一直樂樂的。”
  “也不知道天主能不能聽到,會不會保佑我呢,你說,我這個要求是不是太高了。”月光牽著秦觀的手說道。
  “不高,他肯定能聽到,如果他不保佑你,我去揍他。”秦觀笑著說道。
  月光咯咯咯的笑起來,笑的無比開心。
  ......
  她叫月光,或者叫玉竹,又有什麼關係呢。
  既然她忘記了前塵往事,那就開始一段新的人生旅程,不也是很好嗎。
  人生沒有完滿,缺憾亦是風景。
  

Snap Time:2018-09-26 08:43:00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