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始道紀》全文閱讀

作者:暗修蘭  創始道紀最新章節  創始道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創始道紀最新章節第七百零一章,恩怨到頭終有報(18-09-07)      第七百章,還債時刻(18-09-07)      第六百九十九章,粲的恐懼根源(18-09-07)     

第三百七十七章,港口衝突


  在如此擁擠的港口,幾乎可以說是人擠人的狀態,居然還有人坐著巨大的馬車穿行,而且拉車的還不是普通的馬匹,是四匹體型異常高大的龍駒,這些畜牲一旦衝撞起來可以直接撞碎一堵牆,更別說是普通人的身子了。
  馬車上一個小廝打扮的家夥一邊敲鑼一邊朝下麵喊道:“都讓開點,別被撞死汙了我家少爺的馬車,他娘的滾開點,聽不見啊?”
  叫罵聲不絕於耳,人群紛紛躲避,卻見四匹龍駒竟然直直地穿過人群,朝著神戒樓狂奔,兩邊的人紛紛躲避,洛天也跟著人群退到了一旁,透過馬車的車窗可以看見一個穿著白袍,戴著一頂高帽的年輕男子正坐在馬車中,雖然隻是匆匆一瞥,且洛天並不認識此人,但從對方的眼睛能看出那種常年身居高位,出生豪門後不可一世的眼神。
  四匹龍駒不斷地被男子抽打,發出嘶鳴眼看前麵的人躲閃不及就要被撞上了,就在這時候一個魁梧的漢子站了出來,雙掌猛地一拍地麵,四匹龍駒腳下的土地突然隆起,地麵忽然的變化讓四匹龍駒猝不及防下一下側翻,帶著整個馬車翻轉過去,旁邊的人嚇的驚呼起來,眾人迅速躲開,隻看見四匹龍駒在高速奔跑中摔倒在地,馬車向著地麵翻倒,車夫驚慌中先跳下了馬車而就在此時,車子窗戶被人一掌打穿,接著洛天看見的那個年輕人從窗戶跳了出來,身上白袍似是一件寶具,在他跳出來後白袍背後伸出兩條類似匹練一樣的東西,展開後看起來就像是一對羽翼,帶著他的身子輕輕落下,而與此同時馬車已經側翻在了地上發出一聲巨響。
  “主人您沒事吧。”先一步跳下馬車的車夫急忙跑了過來,看上去很著急地問道。
  “滾開。”白袍年輕人冷著臉喝道,車夫也隻能低著頭退到了一旁。
  攔住馬車的壯漢一踏地麵,隆起的土地又恢複了原貌,此人看起來年紀也不算很大,最多四十來歲,但修為應該有地丹境,算的上是好手了,不過讓洛天有些驚訝的是那個穿著白袍的年輕人看上去比洛天年長五六歲,但修為也已到了地丹境,說明此人天賦極好而且看他行事作風和身披寶具又被稱為少爺,隻怕是某個大家族的少爺,那從小得到的資源也自然很多。
  墨涼生點評天下高手,要做兩份排名這件事果然吸引了許多江湖人士來此,其中肯定有不少未出世或者在江湖上比較低調的高手現身。
  “下次別在人群中縱馬,很危險的。”壯漢甕聲甕氣地說道,說完之後轉身就要走,卻見白袍年輕人右手一甩,一道靈光打在了壯漢腳尖前,壯漢停下腳步回頭問道,“什麼意思?”
  “你折了我的麵子,害我差點受傷就想這麼走了?”白袍年輕人盛氣淩人地說道。
  “你想怎麼樣?”壯漢臉色也變的有些不善起來。
  “給我磕頭認錯,叫聲一聲爺爺,我還能饒你一命。”白袍年輕人指著壯漢喝道。
  周圍的人非但沒走反而越聚越多,反正是看熱鬧不嫌事大,最好能看見兩個人打起來。
  洛天看壯漢的穿著打扮不像是大門大戶出來的,穿著非常樸素,也沒個芥子戒指全身家當都背在身上,皮膚也比較粗糙一看就是經常風餐露宿之人,這樣的人一般比較能隱忍,也不會隨隨便便和人動手可一旦被逼急了動起手來,那可不是門派切磋那樣過家家,極有可能因此鬧出人命。
  “我要是不願意呢?”很明顯壯漢的脾氣上來了,眼神看上去也有些不對勁。
  “那我就打斷你兩條腿,讓你一輩子跪著爬不起來。”白袍年輕人惡狠狠地說道。
  壯漢這一下是真有些發火了,將背著的包裹往地上一扔,其實整個包裹也沒有值錢的東西,所以丟在地上根本就不怕別人去偷,接著往前走了兩步喊道:“想打斷我的腿是吧,你來試試看啊。”
  白袍年輕人還真摩拳擦掌打算動手,就在這時候一旁的車夫急忙跑過來在年輕人耳邊輕聲嘀咕道:“少爺,老爺出門的時候交代過不可以惹事,這並非家族能管的到的地方,萬一出事了老爺怕您有危險。”
  “少廢話,我飛鶴門什麼時候怕過別人,一個江湖散客也敢欺負到我頭上,丟的不是我的臉乃是整個飛鶴門的臉。”白袍年輕人這一說道出了自己的來頭。
  大舜天機邦飛鶴門,屬於大舜比較有名的一個家族,總部在天機邦,分堂以及勢力範圍覆蓋整個大舜,雖然在大舜算不上最一流的超級門派,但還是有名氣有實力的勢力之一,飛鶴門曆史也有一百多年,不算長但如今門內兩個掌事之人都是天丹境以上的高手,所以實力還是過硬的,加上是天機邦內的第一大門派,因此得到了天機邦的大力支持和不少資源。
  這小子這麼狂是因為覺得自己是飛鶴門的少爺所以了不起,洛天估計他涉世還不算深,在江湖上估計沒自己闖蕩過,並不知道這江湖的深淺也不知道今時今日的神戒樓有多少他們飛鶴門得罪不起的高手,要不然也不敢如此高調。
  周圍的人聽見飛鶴門也都嘖嘖稱歎,白袍年輕人見狀臉上露出一絲得意,感覺自家門派被稱讚也能滿足他的虛榮心,當下更加盛氣淩人地看著中年漢子。
  漢子卻不為所動,瞅著飛鶴門的少爺說道:“江湖水深,你莫要以為自己在飛鶴門內做了少爺便了不起了,出了飛鶴門在這大陸上,你和你背後的飛鶴門什麼都不是。”
  這番話說的擲地有聲,讓洛天對此人刮目相看,作為一個看起來應該是散客的修士,居然在知道對方背後有一個龐大門派撐腰的情況下還能如此說話,要不是此人看著是個散客實際上也有強大勢力撐腰,要不然就是因為此人正直不阿,乃是品性端正之輩。
  “今日本少爺不打斷你的腿,我飛鶴門的顏麵何在!”一聲怒吼,白袍年輕人猛地一踏地麵,背後衣服上的匹練再度飄揚起來,那如同羽翼一般的匹練將此人帶到空中,漸漸飛向中年漢子,漢子卻也不躲不閃,從腰間拿出了一對金色的圓環,將圓環套在手上輕輕一甩,圓環上釋放出兩個金色的光圈,光圈漸漸變大,接著互相重疊在了一起朝著白袍年輕人飛去。
  白袍年輕人也是地丹境修為,中年漢子也是,兩個人的小境界也沒相差多少,真打起來至少前十招應該不分勝負,然而平日在門派之中養尊處優的大少爺和在江湖上打打殺殺的散客在實戰技術上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的。
  白袍年輕人壓根就沒將對方的法術放在眼,身子直直地衝向對方,帶著靈力的手掌很便拍在了金色圓環上,圓環一接觸立即退後,白袍年輕人哈哈笑道:“還以為你的法術有多厲害,果然不堪一擊,這種法術怎能和我飛鶴門的高招相比。”
  可話音才落,剛剛潰退下來的金色圓環突然變大,然後一下套住了白袍年輕人的身子,金色圓環突然收緊,白袍年輕人大吃一驚還來不及掙脫,便見金色圓環如同重達千斤,一下子從空中落到了地上,然後重重地摔在地麵。
  “鬆開,給本少爺鬆開……”白袍年輕人怒不可遏地喊道。
  但一旁觀戰的人中卻有人喊道:“這是地獄山的金玉論吧。”
  

Snap Time:2018-09-25 02:59:44  ExecTime:0.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