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作者:迪巴拉爵士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  帶著倉庫到大明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帶著倉庫到大明最新章節第2459章糧耗子(18-09-02)      第2458章糧倉(18-09-02)      第2457章山東,幹旱(18-09-02)     

第1710章沉重的打擊


  “晉王在封地開始收斂了,那些肆虐的宗室子弟據說被軟禁。晉王出麵,清退了不少土地和財物,還鄭重致歉……伯爺,以藩王之尊向百姓致歉,晉王看來是要做賢王啊!”
  “老晉王和先帝是兄弟都不敢做賢王,他一個庶子也敢這般嗎?”
  方醒覺得很有趣,朱濟的舉動在他看來就是小醜。
  “他這是迫不及待了!”
  方醒笑道:“他大概也知道陛下的身體不好,所以擔心事發倉促,到時候他的名聲依舊臭不可聞,那什麼都沒指望……咦!他難道有那個誌向?”
  黃鍾點頭道:“說不準,不過他自己肯定沒指望,必然有內應……黃儼?還是……某位殿下……”
  “朱瞻墉不可能,他隻要是不傻就知道自己沒戲。還有個朱瞻……皇家的孩子為何都那麼不安分呢?”
  朱瞻原先年紀小小就擺出了賢王的派頭,被皇後敲打了一番後好了些。可骨子的那種東西……
  “朱瞻沒有根基,除非百官作死,想把太子換掉,否則他同樣是沒戲!”
  方醒起身道:“此事無需糾結,朱濟的舉動是在洗白自己的名聲,站的很高,連陛下都無法指責,甚至隻能誇讚。”
  隨後方醒進了內院,看到無憂趴在門邊眼巴巴的看著,就歡喜的道:“無憂寶貝……”
  “爹!爹……”
  無憂看到方醒就歡呼一聲,然後出來站在台階上跳著,她看著下麵的台階猶豫了一下,就蹲下來,慢慢的下台階。
  台階不高,可對平衡能力不強的孩子來說就是天塹。
  無憂先伸腳下去夠著,然後趴在上麵,背身往下……
  以前的土豆也是這般下台階的,那時候方醒覺得可愛,可在看到女兒同樣的姿勢後,他卻覺得心軟的一塌糊塗。
  “寶貝……哈哈哈哈!”
  方醒過去一把抱起她,順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坐著,往屋去。
  “娘!娘!二娘,來……”
  張淑慧和小白在屋聽到無憂歡喜的聲音,不禁都笑了,然後看著門口……
  ……
  “哈哈哈哈!陳大人,恭喜了!”
  應天府,一群小吏圍著一個小吏在恭賀著,於謙站在邊上,目光呆滯。
  “陳大人,馮大人可是說了,用不了多久,您就是照磨了,那可是正式踏入官場啊!”
  “府丞大人親自說的話,那肯定是作準的,陳大人,恭喜了!”
  “……”
  陳昂被圍在中間,難掩矜持的道:“都是大家抬愛,在下才能有機會,以後定當相互照應……”
  “多謝陳大人!”
  一陣感謝讓人側目,可這是小吏的地盤,沒人會去惹剛升為吏目的陳昂。
  “至於馮大人,那是瞎說的,馮大人那般崖岸高峻之人,在下哪有機會去他老人家的麵前啊!千萬別亂傳,到時候誰都不討好。”
  陳昂點點頭,轉身時看到了房門外的於謙,就皺眉道:“於謙,你這是什麼意思?”
  於謙的神色呆滯,麵色蒼白,陳昂看了心中得意的同時,就想起了以往兩人之間的交惡經曆,就忍不住想撩撥一番。
  升官發財,人生之意也!
  而錦衣夜行卻是最討厭的,在自己的仇人麵前展現自己的成就,這大抵是大部分人的共同選擇。
  那些小吏看著有些失魂落魄的於謙,不禁偷笑著,有人甚至想討好陳昂,就喝道:“於謙,你這是嫉妒了嗎?”
  於謙抬頭,臉上漸漸多了紅色,目光轉動間,緩緩的道:“在下自問做事兢兢業業,為何是陳昂?誰能告訴我,為何是他?!”
  陳昂搖頭失笑道:“你做事太過僵硬,一年到頭難得在衙門看到你,而且你當年是自願,不,你是求著蹇大人,要求來做小吏,可是後悔了?看來有人說的沒錯,你就是在沽名釣譽!”
  於謙走下來,目光炯炯的盯著陳昂,語氣鏗鏘的道:“在下自願下來做小吏,這是在下選擇的路,可路走好了,在下自問從無錯漏,為何沒有晉升?!”
  臥槽!這是在質疑府丞馮平啊!
  一個吏目在大佬們的眼中隻算是螻蟻,可對於小吏們來說卻是登天的梯子。
  這事兒不對了!
  小吏們麵麵相覷,眼神亂飛,沒人敢插嘴。
  陳昂有大佬罩著,而於謙更是進士出身,有名的愣頭青……
  陳昂本以為會有人幫腔,可看到這些小吏都有些退意,就怒道:“你於謙又做了什麼?整日下去,說是勸耕,可誰知道你去了哪?”
  於謙梗著脖子道:“在下在田間地頭為百姓排憂解難,誰都能騙,難道那些百姓都被在下騙了嗎?”
  陳昂語塞,剛被升為吏目的他深知威信的重要性,就低喝道:“你得意什麼?”
  於謙搖搖頭,失落的道:“於某本以為能靠著努力一步步的上去,可沒想到卻是你陳昂上了,這何其不公!”
  “於某一心做事,一年下來鞋子都廢了多少雙?多少雙?啊!不公!這世道不公!”
  於謙揮舞著雙手,眼睛發紅,目光四處梭巡,拚命的嘶吼著。
  “你瘋了!”
  陳昂搖搖頭,隻覺得心中舒暢。
  能讓自己的對頭失態,這是何等的暢。陳昂心滿意足了!
  “我沒瘋!”
  於謙指著陳昂道:“我知道你整日就在溜須拍馬,府丞也不認識你,你是通過誰去走的門路?埋頭做事的被壓製,溜須拍馬的升官,這是大明嗎?這是盛世嗎?無恥!”
  轟隆!
  一記冬雷在空中炸響!
  這是什麼?
  老天爺都看不下去了?
  那些小吏都退後幾步,陳昂看到後就冷笑著,目光俾睨的道:“於謙,本官來告訴你為何……因為你不會做人!”
  陳昂想立威,他看看那些小吏,然後走到於謙的身前,不屑的道:“你整日下去又如何?和那些農戶折騰出了那些增產又如何?外麵說順天府的小吏好不少是因為你又如何?可你不會做人!”
  “我不會做人……”
  於謙擦去嘴角的白沫,露出了苦笑。有些失魂落魄的木然,
  陳昂見狀心中大暢,挑眉道:“上官才是決定你我生死的人,你不會做人,上官如何肯讓你升職?好好學學吧!”
  他有些擔心事情鬧大,到時候傳說中於謙的靠山可要出麵了,所以最後就看似老前輩鼓勵後輩般的,臨走前還拍拍於謙的肩膀,點點頭,一臉的鼓勵。
  於謙靜靜的站在那,很安靜。
  “喝酒,今日下衙了本官請大家喝酒,都去啊!”
  “好,小的們一定去!”
  “陳大人英明,咱們以後在您的帶領下一定能紅紅火火!”
  “哎!秦大人來了!”
  “秦大人,我陳昂能有今日多虧了您和諸位大人,感激不盡,小的今日請客,還請秦大人賞臉。”
  “好!你陳昂做事盡心,這個咱們順天府誰人不知?看看這些人,都是為你道賀的吧?可見你不但做事盡心,人緣還好,這樣的人才能重用!”
  “多謝秦大人誇讚,小的以後定然盡心盡力,為我順天府效命……”
  “……”
  耳邊全是吹捧和矜持的聲音,氣氛熱烈。
  可於謙覺得很冷,渾身發冷。
  他緩緩轉身進了房間,那邊幾個關注著他的小吏看到了,就對陳昂說道:“那於謙自己躲羞去了。”
  “哈哈哈哈!”
  暢的笑聲傳到了於謙的耳中,他呆呆的坐在椅子上,目光放低,看著自己桌子上那些辛辛苦苦整理出來的資料,突然覺得這一切都毫無意義。
  一雙黝黑粗糙的大手猛地在桌子上掃過……
  當自己心中的堅持被現實擊潰之後,還有什麼是值得留戀的?
  紙片紛飛中,於謙喃喃的道:“我想從下麵開始……錯了嗎?”
  他就這樣呆呆的坐在那,地上的冊子紙片靜靜的躺在地上,上麵那些小字一串又一串,一行又一行,可在於謙的眼中卻不再是代表著那些村子和百姓的生活,而是……
  嘲諷!
  “下衙了!陳大人請客,喝酒去!”
  “同去!等我換衣服啊!”
  “賀禮買來了沒有?沒賀禮誰有臉去?”
  “買來了,稍晚咱們一起送給陳大人!”
  “那咱們就不醉不歸,哈哈哈哈!”
  “好!”
  “……”
  於謙起身,身體僵硬的過去看了房門。
  一個個小吏從眼前走過,沒人願意多看他一眼,大家興高采烈的去赴宴,很都走空了……
  一陣寒風從於謙的身前吹來,吹進了屋子,把地上的紙片吹飛,把書冊吹的不住翻頁,仿佛是有一隻大手……
  在操縱著人間,以及……命運……
  

Snap Time:2018-09-18 23:06:13  ExecTime: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