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驕戰紀》全文閱讀

作者:蕭瑾瑜  天驕戰紀最新章節  天驕戰紀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天驕戰紀最新章節第2635章 元磁神山(19-07-22)      第2634章 來自鹿先生的考驗(19-07-22)      第2633章 對弈(19-07-22)     

地六百五十四章 血色風雲起


  噗!
  那拍案而起的西溪林氏大人物都來不及反應,就被一抹刺目的火光洞穿咽喉。#雜ㄨ誌ㄨ蟲#
  他瞳孔猛地凸起,神色間寫滿驚怒和駭然,似猶自不相信。
  轟!
  旋即,他整個人就焚燒起來,那間,就化作灰燼,撲簌簌飄灑一地,死的屍骨無存。
  而赤鷹王已經重返林尋肩膀上,沐浴火焰似的赤紅羽翼收斂,燦燦若紅寶石似的眸子中閃過一抹不屑。
  就這種垃圾,也敢當麵褻瀆主人尊嚴?
  這就是自尋死路!
  全場死寂,落針可聞。
  本來,今晚是一場盛大而喜悅的聚會,林家三大旁係力量大人物匯聚一堂,為籌謀奪取洗心峰的事情而歡聚。
  可誰曾想,突然火光一閃,一位大人物就如同枯葉般,被焚化一空,活生生死在了眼前。
  這一幕可太過駭人,一些賓客驚得差點尖叫出來,原本熱鬧和喜悅的氣氛也是蕩然無存,被一股驚悚寒意所取代。
  那少年和身邊的赤色神鷹究竟是誰,竟敢跑來西溪林氏的地盤上行凶殺人?
  眾人再看向大殿門口的林尋時,目光已經變得不同,帶上一抹驚疑和凝重。
  真正見過林尋真容的,終究是少數,大部分林家三大旁係力量的族人雖然對林尋恨之入骨,可根本就不知道林尋什麼模樣。
  不得不說,這絕對是個諷刺。
  隻有林天龍、林念山、林平度等寥寥一撮人,第一時間認出了林尋的身份,可他們卻如遭雷擊,如見鬼魅,早已呆滯在那。
  一個早已被確認是死人的家夥,卻居然突兀地出現在麵前,那種震撼,別提有多衝擊了。
  “年輕人,不管你什麼來曆,目的又是什麼,無緣無故地就跑來撒野行凶,這可就太過分了!”
  一個須發如銀,神色威嚴的老者起身,冰冷開口。
  他是西溪林氏的大長老,林天龍的兄長,名叫林天渾,他久經風浪,此刻倒顯得很冷靜,沒怎麼色變。
  “哦,是嗎?”
  林尋神色淡然,視大殿眾人如無物,負手於背,悠然走進了大殿。
  這讓林天渾微微色變,意識到有些問題,可他兀自有些無法相信,一個小少年而已,怎敢如此膽大包天?
  “好囂張的一個小家夥,別以為仗著有些能耐,就可以欺負到我們林家來了,像你這種角色,充其量隻不過是個炮灰,說吧,究竟是誰派你來的,你可清楚得罪我林家的後果?”
  林天渾皺眉,神色沉著,下意識地認為,林尋是某個大勢力派來的,否則,這樣一個小家夥,給他天大的膽子,隻怕都不敢跑來行凶。
  “你倒是說說,得罪你們會有什麼後果?”
  林尋黑眸幽邃而淡然,神色自若,掃視全場人。
  他說話的時候,林天龍、林念山、林平度他們已經從呆滯震駭中清醒了一絲,回過神來。
  隻是他們的臉色卻奇差無比,渾身顫粟,一副驚怒交加,難以置信的模樣。
  附近其他一些大人物這時候也終於意識到不對勁,尤其當看見林天龍他們的神色時,更是心中驚疑。
  堂堂三位旁係力量的執掌者,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可今天怎麼隻一個少年登門而已,就讓他們驚成這樣?
  “,還真是個不撞南牆不回頭的愣頭青,不怕告訴你,此次我們林家三支力量匯聚一堂,背後更有左、秦兩大上等門閥勢力撐腰,這等力量,隻怕是你這種愣頭青根本無法知曉的。”
  林天渾輕笑,當說到左、秦兩家撐腰時,他眉宇間更湧起一抹傲色,“年輕人,說說吧,究竟是誰派你來的!今天你若不給出一個滿意的交代,可就……”
  顯然,他這是在威脅恐嚇,隻是還不等他說完,就被林天龍打斷:“大哥!,別說了,這家夥就是林尋!”
  林天渾頓時不屑:“什麼林尋,敢跑來我林家行凶,就是天王老子……呃,你說什麼,他他他……”
  隻是話說到一半,他才猛地意識到什麼,臉色驟變,眼瞳擴張,一副活見鬼的模樣,驚得連話都說的磕磕絆絆。
  “他是林尋!?”林天渾憋得太難受了,終於說出了這個名字,卻早已是滿麵驚容,眼珠子差點掉出來。
  林尋!
  而此時,全場都已悚然色變,意識到了原因所在。
  那個一襲月白色衣衫,在夜色中一人一鷹飄然而至的少年,竟是那早已被確認死在湮魂海深處的林尋!
  許多人都已驚得噌地站起身來,五官都被震駭之色充斥,盡是難以置信之色。
  “你……你不是早已經死在湮魂海了嗎?”
  林天渾驚怒,原先的驕傲和得意,此刻都被一股駭然之色取代。
  這個在半年前壓迫得他們三大旁係力量快要喘不過氣的少年,怎會活著回來?為什麼?
  其他人也都如此,驚駭又不解。
  “老東西,我家主人這等人物,豈是一個小小湮魂海能夠困住的?還真是愚蠢。”
  赤鷹王不屑,讓林天渾怒目,也讓他膽寒,這一句話看似刺耳,可無疑證明,那湮魂海也沒有困住林尋!
  林尋不理會大殿眾人的駭然,屹立在那,自顧自說道:“人都到齊了吧,那我有話就直說了,三年前,我給過你們一次機會,讓你們考慮歸順洗心峰的問題。”
  他目光掃視眾人:“可很顯然,你們非但不打算歸順,反倒欲要染指和奪取不該得的東西,你們莫非真當我林尋不敢殺人?”
  當這個“殺人”二字說出,林尋黑眸中驟然泛起一抹凜冽殺機,幽冷而可怖,令全場心中一寒。
  “哈哈哈,可笑,實在是可笑!若擱在以前,你林尋說出如此大話,我等或許還會忌憚三分,可現在,你已自投羅網,在我西溪林氏的地盤上,你覺得你還有活命的機會嗎?”
  林天龍猛地發出大笑,眸子變得冰冷森然。
  他終於徹底清醒,之前,他僅僅隻是被林尋活著的事實而震驚,可不代表他就怕了林尋。
  “是啊,這家夥是一個人!”
  大殿一眾大人物皆反應過來,神色變得輕鬆,再看向林尋時,目光已經帶上一抹憐憫。
  這家夥可真夠狂的,一個人就敢跑來行凶,簡直不知天高地厚!
  在座可匯聚著林家三支旁係力量的一眾大人物,堪稱是陣容強大無匹,僅僅一個林尋,的確無法給他們帶來什麼威脅。
  “以前,你要麼躲在洗心峰,要麼躲在青鹿學院,方才讓你活到現在,可如今,你卻主動跑上門來送死,我是該說你狂妄呢,還是該說你愚蠢?”
  林念山也笑了,神色雍容而得意。
  “哎,這可是咱們的侄兒,是林文靖的好兒子,可惜啊,他偏偏要選擇和我們作對,為了咱們林家以後的前程,看來我等也隻有大義滅親這條路可選了。”
  林平度神色悠悠,內心實在極其亢奮,這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
  在場其他大人物也冷笑,也有人暗自懊惱,感覺剛才被林尋的出現震懾到,顯得太過丟臉。
  一個傻乎乎跑上門送死的小家夥,應該值得高興才對!
  在他們看來,林尋的確很耀眼,年少得誌,一身成就,舉世矚目,可他終究隻是一個少年靈紋宗師而已,是個後輩晚生,想要殺死他,簡直不能太容易。
  當然,他們是潛意識依舊認為,林尋和半年前一樣,僅僅隻是靈海境修為而已。
  這對他們根本造不成什麼威脅。
  故而,他們才會如此有恃無恐,亢奮而得意,和剛才被震駭時的狼狽模樣簡直判若兩人。
  大殿中氣氛又重新輕鬆起來,充滿喧囂戲謔的味道,每個大人物臉上,都帶著或憐憫、或森然、或得意、或興奮的表情。
  有什麼事情比獵物主動送上門更讓人喜悅?
  眼下這一幕,就活生生地應驗了這一點,林尋的出現,或許讓他們震駭,可當清醒之後,他們卻發現,這是一個殺死林尋的千載難逢的機會!
  “一群可憐蟲……”
  赤鷹王忽然歎了口氣,火焰似的眼眸中也帶上一抹憐憫,這些蠢貨都不動腦子想一想,主人既然敢一個人登門,豈是沒有底氣?
  “遺言都已經說完了?”
  這一刻,林尋顯得愈發平靜了,黑眸幽冷,掃視全場,“說完了,就送你們上路吧。”
  遺言?
  一眾大人物勃然大怒,都這等時候了,這小子竟還敢如此囂張,還真是活得不耐煩了啊!
  也有大人物心中感到莫名一陣悚然,林尋太冷靜了,這讓他們隱隱感覺到有些不對勁。
  可是,他們還是想不到,一個半年前才靈海境修為的少年,在這等情況下,又能掀起怎樣的風浪了。
  他所依仗的是那頭赤色神鷹嗎?
  那扁毛畜生或許的確很強大,可是,這並不代表在場之中就沒有人能夠對付它!
  終於,有人似想起什麼,猛地色變,不對,那白馬探花沈經綸和那個朱老三為何沒有一起來?若他們知道這小子前來送死,哪可能會坐視不管?
  更何況,以前的林尋,能夠壓得他們三家喘不過氣來,又豈是那種傻乎乎跑上門送死的角色?
  相反,此子年紀輕輕,就能混出如此多名堂,令天下矚目,哪可能是蠢貨,同齡人之中,隻怕都沒幾個能夠和他比肩的了。
  不對!
  這其中必然另有玄機!
  可是,當這些人反應過來,正要提醒時,已經晚了。
  鏘!
  就聽一縷清冽的刀吟響徹,瞬間如潮水般,轟鳴在整個大殿中,激蕩若風雷!
  

Snap Time:2019-07-23 01:18:14  ExecTime:0.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