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劍皇》全文閱讀

作者:半步滄桑  至尊劍皇最新章節  至尊劍皇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至尊劍皇最新章節第二四七五章 時空之靈(19-07-22)      第二四七四章 第九殿現(19-07-22)      第二四七三章 主墳中的存在(19-07-22)     

第一二六七章 提前的劇變


  ??轟!
  猛然間,血湖上的黑焱沸騰起來,連接血魔臂骨的血絲越發明亮,就算沒有青輝的映照,也是隱約可見。
  同時,四周尚未被摧毀的麵具雕像,也是燃起一團團光焰,注入那團黑焱之中。
  那間,四周的虛空扭曲起來,隱約可見一道細微的裂痕,逐漸擴大。
  “糟糕!這團黑焱察覺到危險,想要破開空間逃走!”十三塢主容顏色變,纖手連揮,打出一道道強大的氣勁,封鎖這片空間。
  可是,這的空間太詭異,有著血魔之力的幹擾,並不能完全封鎖。
  虛空中,那道裂痕一點點擴大,按照秦墨的預測,最多七天就會徹底出現空間裂痕,這團黑焱就會逃逸。
  秦墨目光冷厲,他心中狂震,若是任由這團黑焱逃逸,很可能整個南域都會遭到黑焱的侵襲。前世那場黑焱之災,很可能提前一年多來臨,這是他絕不願看到的。
  “我進戰戒看一看。”
  嗡!
  秦墨手指上的戒指發出光芒,一閃而過,他的身形已是消失,進入戰戒的獨特空間中。
  “戰主的佩戒中,有著一道戰主意誌?!”
  聽到狐狸的解釋,十三塢主有些吃驚,卻並不是太意外。
  關於戰主的戰戒,青蓮山所知的太少了,因為自古以來,戰營中能夠得到戰戒的武者,隻有寥寥幾人。
  而這一紀元,則是隻有秦墨一人。
  關於戰戒的作用,除了佩戴者之外,自是無人知曉。蓮池的典籍中也隻是記載,戰戒的佩戴者修煉速度極快,但是,也曾有一位佩戴者因為修煉速度太快,而暴斃身亡。
  現在看來,並不是修煉速度太快而死,而是因為沒有通過戰戒中的考驗,才由此身亡。
  “這個小子,太性急了點。就算戰戒能夠幫助他,加速突破到戰主殺法第三境,也絕不是短短時間能夠做到。”
  十三塢主心中很是憋悶,明明有著半步武主級的強大實力,卻是拿這團黑焱沒有辦法,這種感覺讓她很憤怒。
  ……
  戰戒的空間中。
  轟隆!
  一道雄偉如山的光影出現,端坐在那,如同一座巨山般巍峨。
  “小子,你又來呼喚我做什麼?是覺得第二境中期突破的太容易,想要突破第二境後期?你這是送死的行為!”這位戰主光影緩緩開口,威嚴的聲音在空間中回蕩。
  “前輩,並不是這樣。我是想詢問一下,有沒有可能,在短時間內,突破到戰主殺法第三境?”秦墨這般問道。
  砰!
  一股滔天的戰意爆發,猶如巨大的火山噴發,那是戰主意誌的怒火,如同狂暴的熔岩之海席卷而至。
  “小子,你太急功近利了!本座對你還是很看好的,但是,你這樣急於求成,隻會讓你過早的夭折!明白嗎?戰主殺法第三境,就算你修為達到武聖初期,領悟都是早了!”
  蘊含著怒火的話語,如同驚雷般炸開,戰主的氣息彌漫,竟是比血魔的還要恐怖。
  由此推斷,戰主生前的實力,恐怕也是在武主巔峰,加之精擅戰主殺法,其戰力自非血魔能夠比擬。
  “我也明白,隻是詢問一下前輩,外麵的事態很緊急。”秦墨苦笑,承受著戰主意誌的怒火威壓,全身“咯吱”作響,骨頭仿佛都要被碾碎一樣。
  “黑焱……,你小子說那種能侵蝕神魂的黑焱……”
  聽完秦墨的講述,這道戰主的光影怒氣頓時消失,陷入沉思。
  “想不到,那種黑焱真的存在,並未被徹底抹掉。”
  戰主低沉的聲音再次響起,述說發生在他那個時代之前,流傳一段驚悚的傳說。
  那是戰營的第二戰主參與的一段傳說,傳聞那一段歲月中,大陸某處發生了巨變,是一個恐怖存在醞釀的陰謀。
  但是,這場陰謀尚未開始,就被大陸的數位巔峰強者發現,並集結當時大陸的眾多巔峰強者,聯手製止抹殺了這個隱患。
  這一段傳說中,就提及了能夠侵蝕黑焱的火焰,第二戰主曾留下的典籍中,就推測那種黑焱並未徹底消滅,很可能有殘餘黑焱逃逸了。
  “青蓮之根也受到侵蝕,外麵就有一團很大的黑焱?想不到,第二戰主的猜測竟然成真。至多七天,這團黑焱就會逸散出去,這確實是一個大麻煩……”
  戰主意誌低語,他有著睿智的眼光,自是能推斷出,若是任憑這種黑焱播散開來,蔓延至大陸,會爆發怎樣可怕的災難。
  秦墨佇立一旁,默默等待著戰主意誌的答複,他正是經曆過前世的巨變,才深深明白黑焱的恐怖。
  隻要有希望,能將黑焱鎮壓,或是煉化,他都願意全力以赴,這是他重生以來的最大願望。
  良久,戰主意誌低沉開口:“小子,你很有勇氣。在短時間內突破第三境的方法,倒是有一個,並且,若是能成功,隻需要三天就可以。不過,其危險性也是一樣的巨大,曆屆的戰戒佩戴者,隻有一人接受了這樣的挑戰,下場則是一個字死!你確定嗎?”
  “隻有一人接受了挑戰,死了?”秦墨眼皮跳了跳,咬牙道:“我能先問一下,是什麼挑戰嗎?”
  “當然。就是與本座的實質化意誌交戰,戰主意誌釋放的力量,就是超越第二境的戰主殺法,通過這樣的實戰,自是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掌握戰主殺法第三境,若是無法掌握,自然就是死了。”
  “事實上,這就是獲得戰戒的真正認可,而不是被戰主意誌賜予戰戒。若是不能成功,也不必要付出性命,隻要放棄戰戒的擁有權就可以,等於是戰戒認主失敗。”
  “想要獲得戰戒的真正認可,條件很簡單,就是戰主殺法第三境!”
  那道戰主的光影似是笑了笑,說出這個殘酷的事實。
  秦墨這才明了,這就是戰戒的認主挑戰,想讓一道戰主意誌認自身為主,是何其困難的事情。
  而在此之前,唯一接受這項挑戰的戰戒擁有者,自是不願放棄戰戒,放棄這份榮耀,才寧願在挑戰中戰死。
  “小子,好好考慮一下吧,其實,你還太年輕,沒必要承受這樣的擔子。青蓮山那麼多武尊、武主級的強者,憑什麼讓你這樣的小子來承擔這樣的重擔……”
  戰主光影這般說著,在勸說秦墨放棄。
  “我是要好好考慮一下。”
  秦墨沉吟片刻,抬頭問道:“前輩,我想問一個問題,對我的決定很重要。若是換成您在我這個年紀,遇到這樣的事情,會怎樣選擇?”
  “嗯……”戰主光影一愣,他沒想到這少年會問這個問題。
  一時間,戰戒空間中陷入沉寂,良久,戰主光影、秦墨都沒有說話。
  忽然,戰主光影大笑,秦墨也是大笑起來,笑聲在四周回蕩,卻是充斥著一種認可的意味。
  “小子,本座果然沒有看錯你。先出去,與外麵的朋友交待一下,也算是提前交代後事吧。”
  戰主光影這般笑著,巨大的手掌一揮,秦墨已是被踢出了戰戒空間。
  呼呼呼……
  此時,血湖上空的黑焱,其表麵跳動著一縷縷長長焰氣,如同是一條條黑色觸手,張牙舞爪,要撐開虛空的裂痕,逃逸出去。
  湖畔,十三塢主和狐狸聯手,已是布置了數道陣法,封鎖這片空間。
  但是,這樣的做法隻能暫時拖延,血晶、血湖中蘊含的血魔之力在境界上強過太多,讓這些陣法的效用大大減弱。
  若是這樣下去,或許堅持不到七天,這團黑焱就能真正的逃走。
  

Snap Time:2019-07-22 23:48:14  ExecTime:0.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