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劍皇》全文閱讀

作者:半步滄桑  至尊劍皇最新章節  至尊劍皇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至尊劍皇最新章節第二四七五章 時空之靈(19-07-22)      第二四七四章 第九殿現(19-07-22)      第二四七三章 主墳中的存在(19-07-22)     

第一二三十章 連過三重


  “嗯?這小石碑會開溜!?”
  連續抓了幾下,都是抓了一個空,秦墨皺眉,他能夠察覺出來,這石碑中蘊含的氣息與戰意攻伐之術無關。更新快無廣告。
  確切的說,這小石碑中蘊含的氣息,若有若無,似是一種幻技相關的奧義。
  “銀澄閣下,這小石碑是來尋你的吧?你還不快點收了?”秦墨轉念一想,已是明白過來。
  他身上與幻術有關的至寶,卻是一件也沒有,自身對幻術也不擅長,但是,身邊與幻術有關的家夥卻是有的,銀澄絕對算是幻術中的絕世強者。
  “哦?這小石碑是來找本狐大人的麼?怎麼看起來有些小啊……”銀澄的心念傳音懶洋洋響起,有些不甘願。
  秦墨一愣,這狐狸轉性了?這家夥可是見寶眼看的主,轉念一想,則是明白過來,這狐狸嫌這石碑太小了,恐怕算不得什麼奇寶。
  畢竟,這是碑林的第一重區域,豐碑中蘊含的奧義,對於這頭狐狸來說,則是看不上的。
  “能夠葬入青蓮山碑林的強者,可都是武尊級的蓋世強者,別看這石碑小,說不定麵蘊含著絕世奧義。”秦墨這般蠱惑。
  銀澄略一沉默,隨即出手,將這塊小石碑收了。
  片刻,燈座空間中傳來銀澄的歡呼:“咦?竟是一門準聖級的幻陣,賺到了。本狐大人果然眼光如炬啊!”
  秦墨撇嘴,實是有些後悔,真不該勸這狐狸,這家夥根本就不懂得“感謝”兩個字怎麼寫。
  環顧一圈,秦墨則是有些不甘心,怎麼一進碑林,首先得到好處的,竟是這頭狐狸。
  於是,秦墨一邊前行,一邊將生平所學的武學,一一的施展了一遍,期望觸動某塊豐碑,得到其中的驚世機緣。
  不過,一直到第一重碑林區域的盡頭,秦墨也是沒有感到任何異動,隻能是無奈聳肩,朝著更深處走去。
  ……
  進入碑林的第二重區域,這的豐碑驟然減少,隻有不足百座,並且每一座都龐大如山嶽,懸浮在高空,似是隨時會砸落下來。
  秦墨依然如法炮製,以實質戰意籠罩全身,沿著驟然變寬的道路前行。
  從頭走到中央,半空中的巨碑有了異動,直接砸落下來,其勢重若萬鈞。
  這一次,秦墨不敢怠慢,他能夠察覺出來,這座巨碑是實物,且是一種天級神鐵鑄造而成。
  一聲巨響,秦墨與巨碑結結實實碰撞了一記,將之轟得四分五裂,一塊數丈高的豐碑垂落,懸浮在他麵前。
  這一塊豐碑,卻依然不是秦墨的,而是高矮子的。
  “哇哈哈……,好東西!好東西!想不到碑林麵,竟還有本大爺荒龍族先輩的豐碑,這麵藏著什麼好東西?”
  高矮子放聲大笑,探查了一下,頓時歡呼起來,“!這可是咱們這一族失傳的無上絕學,雖然是殘篇,也是巨大的收獲啊!墨小子,謝啦!待到荒龍族,本大爺給你介紹咱們族中的絕世美人!”
  “……”
  秦墨很無奈,為何要他硬挨這巨碑砸一下,最後的好處卻歸了高矮子,這明明是他的碑林之行。
  況且,高矮子是荒龍族,雖然對於這一種種族不太了解,但是,從高矮子的尊容,秦墨覺得其族中的大美女,恐怕也美得很有限。
  糾結了一陣,秦墨繼續前行,前往碑林的第三重區域。
  ……
  呼呼呼……
  碑林的第三重區域,剛步入其中,狂風就迎麵而來。
  前方,一片廣袤的空間中,有著一座座豐碑,有的如一把巨劍,橫插天際,有的則如一座巨嶽,橫亙天地之間,有的豐碑頂部,竟是有熔岩奔流而出……
  一座座豐碑極是奇異,也散發著陣陣可怕的波動,令秦墨感到極大的壓迫感。
  與之前的兩重碑林不同,第三重區域的豐碑之間,每一座都相隔很遠,似是相互防備,相互忌憚。
  這片廣袤的空間中,豐碑數量也不足百數,但是匯聚起來的壓迫力,是前兩重空間的總和。
  “第三重碑林區域,才是真正的機緣之地,也是凶險的開始麼……”
  秦墨隱隱感受到壓力,事實上,對於進入碑林的其他人來說,第二重碑林區域就很凶險。
  隻是,秦墨這段時間的提升太大了,前兩重區域對他毫無影響。
  ……
  砰!
  遠處,高空中懸浮著一座豐碑,呈現一種奇刃的形狀,表麵呈現一道道鮮血的痕跡,散發著極其詭異的氣息。
  猛然間,這座豐碑一陣顫動,其表麵的鮮血痕跡竟是有動起來,如一條條遊動的細蛇,匯聚成一個巨大眼球的圖案。
  這個圖案,腥紅如血,血眼!
  “這是什麼氣息?好熟悉,好仇恨?這是戰意?實質化的戰意!”
  奇刃豐碑上的血眼詭異的眨了眨,驟然鎖定秦墨的身影:“修煉戰意攻伐術的武者,戰營的天才嗎?並且,還是修煉極高深戰意攻伐術的武者!太好了,當初本尊被戰營強者擊殺,今日終於能用戰營武者的血,來洗刷昔日的恥辱!”
  轟隆……
  高空中,血紅眼球圖案一閃,噴射出一道猩紅的光影,一瞬間已是襲至秦墨麵前。
  在奇刃豐碑鎖定秦墨時,後者也感應到這座豐碑的存在,這種感覺就好像是天生的宿敵,發現了彼此的存在。
  “這是什麼?!”
  秦墨體內實質化的戰意狂湧,其身周的戰意鎧甲猛地提升了數倍的防禦力,卻是感到一種狂暴如魔的殺意襲來,與他驟然碰撞在一起。
  轟隆!
  猩紅光影與秦墨撞擊在一起,猶如兩座山嶽的碰撞,一圈圈餘波炸裂開來,朝著四周瘋狂擴散。
  秦墨則是倒飛出去,他並不是被撞飛的,而是察覺到猩紅光影的力量很詭異,想拉開距離,進一步觀察。
  砰!
  那猩紅光影一閃,竟是變成一個人形的模樣,抬手一招,一把血色巨槍出現在手中,槍身一抖,長槍瘋狂旋轉起來,如一條血龍盤旋而至。
  “殺氣!癲狂的殺氣!實質化的殺氣!?這是殺意投影?”秦墨一瞬間明白過來,這種力量詭異在何處。
  這一種實質化的殺意,與實質化的戰意的凝成很相似,兩者又有本質的區別。
  嚴格來說,殺意算是戰意的一種,但又不同,太過熾烈的殺意,很容易讓武者陷入癲狂,心魔叢生,從而入魔。
  “那座奇刃豐碑,是戰營的先輩,因為狂暴的殺意入魔?還是戰營的敵人,因為修煉的武學相近,又相斥,而被殺,埋骨在這?”
  想要獲得答案,其實很簡單,就是將這座奇刃豐碑中的奧義收下。
  秦墨倒退的身形一定,右肩微沉,“鏗鏘”一聲,已是出鞘。
  叮!
  一聲劍吟清越如歌,長劍一顫,卻是驟然化為三道劍光,直掠千丈,如三條劍龍直迎向血色長槍。
  同時,在劍光飛掠之中,劍光不斷變幻,一分為二,三道劍光又化為六道,而後又化為十二道,從不同角度卷向那杆血色長槍。
  經過這兩個月的修煉,的戰意雙分,已被秦墨掌握的無比嫻熟。
  “戰意雙分!戰主殺法?好,好,好……,碰到一個戰主殺法的戰營門人,本尊要將你刺成一團碎肉!”
  那血色光影低吼,任憑十二道劍光刺在身上,依然毫無畏懼的朝著秦墨衝去。
  一瞬間,血色光影已是衝至秦墨身前,血色長槍瘋狂旋轉,就是要刺中目標,卻是戛然而止。
  噗噗噗噗……,這具血色人影的全身,爆起一道道劍光,這是融合實質化戰意的劍氣,在其體內瘋狂肆虐迸射。
  “這是……,戰主殺法第一境後期?真是可惜,本尊逝去後,力量不足生前的百分之一……”
  血色人影呢喃著,身軀開始模糊消散,化為縷縷血氣飄起。
  “確實,這具殺意投影隻有武尊力量的百分之一,大抵相當於武道王者中期。這也是會出現在第三重碑林區域的原因吧,這片區域所遭遇的危險,王者境中期的強者基本能夠應付。”秦墨收劍,卻是很平靜。
  此時,高空中,那座奇刃豐碑也開始模糊,縮小成一柄半尺大小的奇刃碑,從半空中墜落,被秦墨接住。
  “這一塊碑,總算是我的了。”秦墨長籲一口氣,探查了一下這塊碑中的奧義,則是眼皮一跳。
  這塊碑中蘊含的奧義,則是有些出乎意料。
  

Snap Time:2019-07-22 23:53:01  ExecTime:0.0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