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劍皇》全文閱讀

作者:半步滄桑  至尊劍皇最新章節  至尊劍皇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至尊劍皇最新章節第二四七五章 時空之靈(19-07-22)      第二四七四章 第九殿現(19-07-22)      第二四七三章 主墳中的存在(19-07-22)     

第三百零九章 黑夜的強請


  “銀澄閣下,至少讓我試一下血煞分身的威力,再撤去不遲啊!”
  看著消散的血煞分身,秦墨臉色有些難看,他還沒嚐試過,一體雙身的威力呢!前世,他隻有在夢中,夢到過自己凝聚一具分身,掌握這種強大的力量。
  “試個鬼啊!你小子又沒修煉分身武技,無非就是多一個自己戰鬥而已!”銀澄舔了舔爪子,慢條斯理道:“反正的總綱部分,肯定是要進入武殿,才能嚐試能否補全了!”
  聞言,秦墨不禁歎息,喃喃道:“也隻能如此了,希望在武殿中,存放著完整的,或者,能夠在進入武殿期間,推演補全這門功法的總綱吧。”
  取出那本,這本秘籍比之七天前,足足增厚了一倍。
  這七天的時間,秦墨閱覽了數千本玄級典籍,以此來增加自身的武學底蘊,並在銀澄的幫助下,終於將大部分的缺失補全。
  可是,這門神秘功法遠遠稱不上完整,因為缺少最核心的總綱。
  缺乏總綱,根本難以將修成,至於秦墨剛才的情況,能夠凝練一具血煞分身,乃是在的情況下,才能夠辦到。
  一旦撤去,血煞分身立刻消散,根本無法維持。
  對此,秦墨很無奈,隻能寄希望於七天後,武殿開啟之日,他進入其中後,能夠補全這門神秘功法。
  “唉!七天的辛苦,獨缺總綱,真是……”秦墨扼腕不已,他本來還打算,若能在武殿開啟之前,將補全,就能在武殿中另外領悟一門絕世武學呢!
  誠然,他現在修煉的每一種武學,皆是堪稱頂級,但是,隻要是身為武者,誰能拒絕絕世武學的誘惑力呢?
  “其實呢,這七天以來,還是大有收獲的嘛!就比如的進階,,本狐大人就覺得這是最大收獲啊!”銀澄眯著眼睛,這般說道。
  聞言,秦墨翻了翻白眼,對於這頭狐狸來說,確實是它的最大收獲。
  七天的時間,秦墨已將這種神奇針法初步掌握,作為的進階之技,確實堪稱是神奇。
  每天,在這頭狐狸身上行針一遍,即使秦墨對於這種針法,掌握的還並不嫻熟。但是,已將銀澄身上的寒毒,又是拔除了兩成。
  現在,銀澄身上的,已是拔除了四成,使得這頭狐狸很是高興。按照這樣的速度,大約一年左右,就能將它身上的寒毒,拔除殆盡。
  不過,隨著的逐步拔除,銀澄身上散發的氣息,也是越來越可怕,即使並不刻意,隻要靠近之後,就能感到一種如山似嶽般的威壓。
  “實是一部神物,我們秦家當初在西翎戰城,到底是怎樣的家族呢?”
  秦墨不禁有些好奇,擁有這樣一部神物的家族,為何會敗落,家族中的一支流亡到焚鎮。那是否意味著,在西翎戰城境內,還有秦氏族人存在?
  一連串的謎團,在秦墨腦海中產生,旋即他搖了搖頭,將這些念頭拋諸腦後。現在的他,還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並沒有時間去理會這些。
  “明天開始,就給簡月璣補全刀骨吧!”秦墨心中思忖著。
  忽然,他思緒一動,瞅向屋外,皺起了眉頭,同時,銀澄也是身形一閃,竄入了他的袖子。
  “有人來了。”
  “不止一人,實力很強。”
  一人一狐同時覺察到動靜,隨即撤去青焰陣法,整個木屋中恢複如常。
  展開“耳聞如視”,秦墨的六識如潮水般湧動,立時之間,木屋周圍的情景,乃至整片鐵柳樹林的情景,一一顯現在他的腦海中。
  修為達至先天境界,開啟鬥戰聖體第四層之後,秦墨各方麵的能力,皆是有了質的提升。尤其是“耳聞如視”的能力,一旦啟動之後,千丈範圍內的一舉一動,仿佛是從高空俯視一般,盡數呈現在腦海中,至纖至悉,無一疏漏。
  此時,隻見木屋外的不遠處,三個身影飄了過來,皆是足不沾地,猶如是禦氣淩空,一掠而至。
  先天境界以上的強者,都能做到禦氣淩空,如履平地,但是,先天強者與宗師絕頂強者之間,又有著本質的區別。
  先天強者禦空而行,尚是有跡可循。
  而先天宗師級別的強者,則能收斂周身氣機,憑借地脈之力的蒸騰,淩駕於空,無聲無息。
  這三個身影的修為,鬼魅無聲,分明是宗師境界的絕頂強者。
  木屋外,三人悄然落地,年紀都很大,乃是三個老者。穿著一樣的長袍,顯是經過一番偽裝,但是,偽裝的手法很隨意,並未刻意隱藏身份。
  “羽先生,我們代表神醫館前來,希望你跟我們走一遭!”其中一人開口,語氣不容置疑。
  木屋內,秦墨皺起眉頭,心中升騰怒意,不僅因為神醫館,也因為簡府。
  這七天來,神醫館三番兩次找來,皆被他毫不客氣的回絕。這些情況,簡府中人是很清楚的,並且,鐵柳樹林周圍,簡萬宸也布置了高手,以防有人來打擾。
  對於這位簡帥的行事,秦墨已是很熟悉,也很清楚,他既是做出保證,絕對不會讓人來打擾,就肯定是說一不二。
  現在,卻有三名宗師強者,趁夜而來,周圍的護衛則是毫無所覺,這分明有古怪。
  “簡府的那些老家夥,還真是打得如意算盤,想讓神醫館測試我的醫術,又能賣一份人情。這筆買賣還真是劃算啊!”秦墨目光冷冽,胸中泛起怒意。
  “哼哼,你們人族的心思,一向就是如此。算了,臭小子,反正的補全,也是有眉目了。就這樣一走了之吧,何必給簡府那丫頭修補刀骨呢。”銀澄這般說道。
  秦墨翻了翻白眼,這頭狐狸的心思,他是很清楚的。分明是知曉,一旦簡月璣補全刀骨,人族將會出現一位驚世絕豔的超級天才。這樣的事情,身為妖族的一員,這頭狐狸自是不願看到的。
  “我自有分寸。”秦墨這般說道。
  “你是看那丫頭絕色傾城,動了心思吧?”銀澄擠兌道。
  正在這時,就聽屋外,另一名宗師強者冷哼,寒聲道:“不識抬舉!神醫館三番兩次請你,是給你一份大機緣,一份大造化!你卻將這等好事拒之門外,那就怪不得我們強請了。”
  “何必囉嗦,這小子敬酒不吃吃罰酒,連番推脫,說不定是一個招搖撞騙的江湖郎中。我們直接抓過去,戳穿他騙人的把戲!”又一名宗師強者開口,語氣極是嘲弄,很譏諷。
  這番言語,讓秦墨眉頭皺起,心中越發不耐煩,對主城的神醫館,再無一絲好感。
  “喂!小子,這三個家夥咄咄逼人,你能忍嗎?還不衝出去,將他們三個揍扁?”銀澄性情暴戾,首先受不了了,叫囂道。
  “銀澄閣下準備出手嗎?那我在旁邊喊助威。”秦墨撇嘴,這般說道。
  現在他使用的是偽裝身份,肯定不能暴露身為劍手的身份,既不能施展劍技,也不能使用身上的兩件地器,拿什麼去戰鬥?
  況且,屋外的三名強者,可是先天宗師,實實在在的絕頂高手。就算秦墨躋身先天境界後,實力產生了質的飛躍,也不會認為自己,能夠抗衡三名宗師強者。
  憑他現在的戰力,跨越七段,挑戰半步宗師境界的強者,還是有一拚之力。再進一步,與真正的宗師強者交手,除非開啟“血氣沸騰”,或有一戰之力。麵對三個宗師強者,秦墨能夠想到的,隻能是腳底抹油開溜。
  “哼哼……”
  銀澄哼了兩聲,卻是不再言語,它才不願幹這種沒有好處的事情。
  忽然,一人一狐察覺有異,轉頭看向另一個方向,卻見鐵柳樹林的另一邊,一道魁梧的身影出現,披掛金甲,腰佩寶劍,邁步而來。
  

Snap Time:2019-07-23 00:26:06  ExecTime: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