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鱗》全文閱讀

作者:柳下揮  逆鱗最新章節  逆鱗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逆鱗最新章節第一百一十章要麼給錢(16-01-12)      第一百零九章怒斬賊寇(16-01-12)      第一百零八章不平則鳴(16-01-11)     

第一百一十章要麼給錢


  第一百一十章、要麼給錢!
  石門鎮。
  這是關外重鎮,西風帝國的商家和大漠以及一些遊牧民族易貨交易的地方。一些從關內運送過來的貨物也都約定束成在這卸載,自然有相關合作夥伴前來提貨。把貨物安全運送到石門鎮,才算是這一趟鏢交差完事。
  “石門鎮走一趟,穿金戴銀喝翅湯。”
  這句諺語足夠說明石門鎮的交易額之大利潤之高。
  石門鎮是一座獨立的鎮子,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孤零零地屹立在戈壁之間。
  它雖然隸屬西風帝國,卻又不受帝國邊軍管理和守護。四方商人齊聚於此,倒也撐起了這座孤鎮的繁華。三教九流,魚龍混雜。你很難想象那個坐在角落磕睡的老頭是個帝國重犯,你也肯定不會知道那個機靈地打著算盤的小夥子是個采花大盜----
  石門鎮有一個巨型的拱型大門,以三塊巨石簡單堆砌而成。
  據說是數百年前的邊關守將陸剪的手筆,陸剪以閑雲上品之境鎮守邊關,在麵對大漠強敵來犯時,刀劈青冥山取大石三塊,壘成此石門,並言:大漠敵軍敢越此門一步,吾必擊殺之。
  那些大漠騎兵看到這三塊簡單疊在一起卻又氣勢恢弘的大石門,猶豫再三,全軍撤退。
  石門關因此戰得名,又有人在關後建立鎮子,便有了現在的石門鎮。
  今天不是什麼好天氣,秋風格外的凜冽,沙塵也格外的厚實。
  風塵之間,長長的車隊朝著石門關艱難行進。
  數十輛大車組成的商隊,規模不大也不小,對於見慣了大場麵的石門鎮人來說算不得什麼大買賣。
  可是,讓他們驚奇的是,這數十輛馬車組成的車隊隻見馬和車後麵的貨物,卻不見有馬夫鏢師管事夥計。
  “這是怎麼回事兒?怎麼一個活人都沒有見著?”
  “哈哈哈,隻見過人賣貨,還沒見過馬經商-----難道這些馬把貨物交了之後還能夠收錢點錢不成?”
  “一定是遇到了沙盜,商隊麵的人一個都沒有逃出來-----可是沙盜怎麼沒有搶貨?難道狗改了吃屎的性子?”
  ------
  第一匹馬匹拉著貨車進了石門關,然後是陸續數十輛大車進關。
  從隊伍的最後方,一騎黑色大馬竄了出來。
  馬背著坐著一個年輕少年,一人一劍,就這麼押著整整一個車隊趕了過來。
  少年人黑發黑麵,風塵仆仆。身上的衣服已經看不出原來的顏色,看起來髒兮兮的。
  幾個閑漢想要探一探來路,還沒有走近又臉色駭然地退了回去。
  少年人身上的血腥味道太濃重了,薰得他們幹嘔想吐。
  李牧羊拖著頭馬馬韁,帶著車隊進入了石門鎮的石門廣場。
  他掃視四周,無視別人的指點和議論,聲音嘶啞地喊道:“關中萬利鏢局保的鏢,誰來接貨?”
  人群之中,出來幾個身穿皮襖頭戴皮帽的男人。
  他們騎著大馬,身背弓箭和斬馬#刀,這些人一看就是草原上的遊牧民族。
  為首的大胡子眼神戒備地盯著李牧羊,出聲問道:“你是什麼人?萬利鏢局的鏢師呢?”
  “我是李牧羊,是萬利鏢局鏢頭甘陽的朋友-----你是什麼人?”
  “這批藥材是我們要的。”那個大胡子男人沉聲說道:“你是甘陽的朋友,甘陽到了哪?還有管事和夥計呢?沒有他們的文書,我們怎麼交接?”
  李牧羊伸手入懷,摸出一張紙張,說道:“我把貨交給你,你把銀票交給我。咱們錢貨兩清,然後雙方在這合同上畫押-----這是我從管事身上拿到的。”
  大胡子男人看著那張合同,說道:“他們人呢?”
  “死了。”李牧羊說道。
  “怎麼死的?”
  “被沙盜殺了。”
  “-------”
  聽了李牧羊的話,眾人議論紛紛。
  有人同情萬利鏢局和那些管事鏢師,有人譴責沙盜一次又一次的暴行。
  大胡子男人沉吟片刻,說道:“合同拿來我看看。”
  李牧羊把合同遞了過去。
  大胡子男人接過合同,‘嘶’地一聲就把它給撕了。
  “這生意我們不做了。”大胡子男人說道。他笑地看著李牧羊,說道:“不是熟悉的人,我們做起生意來心沒底,要是貨不對版怎麼辦?要是你送來的藥材是次等貨怎麼辦?要不這樣,你怎麼樣運過來的,就怎麼樣再運回去----”
  李牧羊麵無表情地看著他,等他接著說不去。
  果然,他還是有後詞的。
  大胡子被李牧羊的這種淡定的表情看得有些不太自在,不過應該說的話還是要說完的。
  他看著李牧羊,說道:“你說萬利鏢局的鏢師和管事全都被沙盜給殺了,你又是什麼人?你是怎麼過來的?你又是怎麼得到這批貨物的?”
  “我說過,我是甘陽的朋友。”
  “朋友?你不會是沙盜吧?”大胡子冷聲說道。
  此言一出,石門廣場諸人全都刀劍出鞘,隨時準備衝上來砍殺。
  他們都是商人,靠著這石門廣場吃飯,要是有沙盜敢跑到此地來打主意,那就是搶他們的飯碗斷他們的財路。他們是不惜和其拚命的。
  李牧羊仍然表情淡漠,絲毫不為大胡子的故意激怒所動。
  他看了一眼地上的紙屑,說道:“都是為了掙一口飯吃,何必這樣?為了送這趟貨,萬利鏢局三十二名鏢師全死了,管事和夥計六人也都死了----這些是他們拿命換來的。也是他們這輩子最後一次能夠為家人掙得一點兒苦力錢了。你把錢給我,我把貨給你。咱們就此兩清,不好嗎?”
  大胡子不為所動,聲音冰冷地說道:“我說了,這貨我沒辦法接。我們大漠人最重情義,我說了和誰交易,那就得和誰交易,絕不食言------萬一你是沙盜,你們殺人劫貨,又從我這拿走了貨錢?我對得起我的合作夥伴?我對得起萬利鏢局的那些鏢師夥計?”
  “你想怎麼樣?”李牧羊看著他問道。
  “是你想怎麼樣。”大胡子聲音冷洌地說道:“第一,你可以把這批貨運送回去。從哪兒運來,再從原路運回去。或者運到你們的沙盜大本營也行。第二,你可以把這批貨給我,我們重新商定一個價格------”
  這算是敲詐了。
  如果按照他所說,再把這批藥材運送回去。先不說路上會不會遇到什麼危險,自己還能不能活命,就是這路途折損,怕也是一個天文數字-----那個時候,這批藥材還有什麼利潤?藥材錢從哪來?鏢師餉錢又從哪來?
  至於他所說的把貨物給他,重新議價,那就是赤裸裸地趁火打劫。
  他們吃準了李牧羊不可能再把這批藥材運回去,所以他隻能在這石門針脫手出貨。除了他們之外,想必其它家也不會來和他搶這批貨-----這樣一來,他隨便給對方一點兒錢打發了,不就白撿了這一大批貨了嗎?要知道,藥材可是珍稀玩意兒,運到大漠的樓蘭城,那可都是要價值翻上百倍的。
  “要是這兩條我都不同意呢?”李牧羊出聲說道。
  大胡子和他身邊的眾多同伴哈哈大笑起來,他看著李牧羊說道:“那你想怎麼辦?”
  “你們為什麼都要逼我呢?”李牧羊從腰間取下通天劍,喃喃說道:“你們為什麼都要逼我呢?那些沙盜逼我,所以我把他們全殺了。現在你們也要逼我-----”
  嗆-------
  通天劍出鞘,明亮的光華照耀著石門廣場所有人的眼睛。
  大胡子臉色陰沉,出聲問道:“你說-----你把那些沙盜全都殺了?”
  “是的。”李牧羊看著大胡子說道:“我殺了那些沙盜,還有他們的族人-----”
  “你--------”大胡子顯然不信。李牧羊隻有一個人,而且他是如此的年輕,就算在吃奶的時候就開始練功,又能夠有多大的本事?
  他清楚那些沙盜的能力,也知道沙盜的規模。就算隻是剿滅了一批人,那也需要極大的威能才能夠做到。
  “我不習慣向別人解釋-----”李牧羊長劍平舉,看著大胡子說道:“要麼給我錢,要麼給我死。”
  “------------”
  ------------
  ------------
  關中。萬利鏢局。
  老鏢頭身體無力地跌坐在地上,懷抱著一大盒子銀盒,眼神呆滯,聲音虛弱地說道:“都沒了,都沒了--------”
  破舊小院。
  一個婦人坐在床上逢製衣服,聽到外麵的腳步聲音,臉上的皺紋舒展開來,高興地喊道:“亮子,亮子回來了--------”
  良久,一個陌生的聲音說道:“我不是亮子,我是亮子的朋友------他有鏢要送,讓我來給你送一些東西。”
  李牧羊走到床頭,把一袋金幣放到婦人的手。
  “亮子的朋友?”婦人滿臉疑惑地看著李牧羊,問道:“亮子呢?亮子去哪去了?”
  “他去了--------江南。”李牧羊轉過身去,聲音沙啞,臉上有淚痕滑落。他的身形挺拔,朝著外麵疾走,說道:“他說他的父親去過江南,說那是最繁華最富裕的城池-----他要押著長長的鏢隊趕過去看看。”
  “亮子--------”女人悲聲哀嚎。
  

Snap Time:2018-09-22 23:20:27  ExecTime:0.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