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挽長歌》全文閱讀

作者:伊人濃妝  月挽長歌最新章節  月挽長歌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月挽長歌最新章節《月挽闌珊·畫君顏》(15-11-10)      《·舊詞賦》(15-11-10)      《·訣別曲》(15-11-10)     

第九十四章正麵交鋒


  總有那樣的一場傾盆大雨,將深埋於心堆積已久的感情毫不留情地衝垮,它們即將坍塌,好似淚如雨下。而戴著麵具從未流露過情緒的你阿,一旦丟失的話,還能再找到它嗎。
  不能吧。
  如果失去的話。
  一抹月白色的纖瘦的身影在豆大的雨點之下迅速遊移,步伐踏過濕潤的土地竟也未發出一丁點兒聲音。他悄聲無息的竄入玉府,在偌大的府邸中穿梭,尋找另一抹身影。這樣大的雨,所有人都窩在屋子,誰也不願出門來讓自己被雨水淋個透。故此,偌大的庭院中,便是空無一人。
  風流自然不是來尋玉顏的,他,是來尋那位被玉丞相劫走的畫師莫衷的。
  “什麼人?!”本想去關窗的玉顏突然望見一抹一閃而過的身影。
  風流聞聲一驚,一個瞬步便越至屋後,逃離玉顏的視線。誰知,玉顏竟不顧雨勢奪門而出,風流以為玉顏發現是他了,可是,玉顏並沒有。玉顏見那身影如此之,他以為,是楚君瀾。
  “君瀾,是不是你?”雨那麼大,玉顏使出好大的勁兒,才沒有讓聲音被雨聲淹沒。而這一聲喚,也恰恰落入風流耳。風流很想站在玉顏麵前,告訴他,我不是楚君瀾,我是易風流。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那麼做,今日,他來玉府,隻有一個目的,並且,務必隱瞞玉顏。
  既然玉顏不知玉丞相要做什麼,那麼,就沒有人會去告訴他。畢竟,突然得知自己的父親那麼狡詐,那麼不堪,對玉顏來說,隻會是一種傷害。就算遲早要知道,風流也不希望對玉顏說出這些的人是自己。
  他怕玉顏會恨自己。
  “君瀾……”一直不見楚君瀾的身影,玉顏不禁有些喪氣,呢喃一聲,便轉身回了屋去。
  風流見狀舒了口氣,也回過身去繼續完成他的任務。玉府並不小,找個人著實是件難事。
  風流並不知道,有一個速度比他還要的人,冒著雨在屋頂上迅速遊移。那個人,他想要看見風流安安全全的從玉府走出來,他不能忍受風流有一點兒意外。
  那個人便是易晨曦。世上唯一一個將瞬步練至登峰造極的人。
  “你放開我!”
  突如其來的一聲喊讓風流身形一怔,心道:就是這了。
  伸出手去,方才碰到門邊又沉沉放下。風流從未做過這種事,他並不知是該停在門外靜觀其變,還是與麵的人正麵交鋒。正躊躇著,眼角餘光突然掃見一抹藍色。風流急忙回過頭去,來人果真是玉顏,他撐著把傘又出了門來,也不知是要去何處,無奈之下,風流隻好咬咬牙,推門而入。
  映入眼簾的,是兩張陌生的臉孔。
  風流細細打量,一襲華衣的,毋庸置疑,定是玉丞相。而被他禁錮著的,便是那畫師莫衷了吧。
  “來者何人?竟敢潛入玉府!”玉丞相冷笑一聲,擒住莫衷左肩的手微微施力。
  風流彎了彎唇角:“你錯了,我不是潛進來的,我是走進來的。”
  玉丞相微露慍色:“,那你的意思是,玉府的人都是吃幹飯的麼!?”
  風流還是笑:“可別這麼貶低你自己府上的人,他們可不是吃幹飯的,我想他們大概是沒有吃飯才對。”
  見莫衷並未有反抗的力氣,玉丞相送開手,朝風流踱步而來:“這麼說來,公子你,卻是看不起我玉府了?”
  “沒有沒有。”風流連連擺手:“像玉丞相這般作惡多端十惡不赦的人,竟能讓文武百官敬仰深信,這樣的能耐,一般人可是沒有的,在下可不敢看不起,在下自愧不如。”
  “你!”玉丞相顯然是生氣了,話鋒一轉,卻道:“你——是梁淵的人?”
  聽見“梁淵”二字,一旁的莫衷突然望向風流。
  風流的笑意更甚了:“我不是靖涵王的人,靖涵王的人,不是在你後麵麼?莫不是玉丞相老眼昏花,連人也分不清楚了?”
  玉丞相終於沉不住氣,手從背後抽出一把精致匕首。誰知,步子還未邁出一步,風流手中的劍赫然橫在玉丞相脖間。
  屋頂的易晨曦扶了扶額,他竟不知風流何時拿走了他的滄羽劍。
  “玉丞相,你若還不想死,就讓你身後的人跟我走,今日之事,你知我知,不會再有第三人知。”
  “不可能!”
  風流將劍鋒又逼近了些,可他卻知道自己絕不會真的動手。
  誰讓他是玉顏的父親?

Snap Time:2019-05-20 19:06:38  ExecTime:0.0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