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挽長歌》全文閱讀

作者:伊人濃妝  月挽長歌最新章節  月挽長歌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月挽長歌最新章節《月挽闌珊·畫君顏》(15-11-10)      《·舊詞賦》(15-11-10)      《·訣別曲》(15-11-10)     

第九十二章漸漸消失


  “最近也不知是怎麼了,總是心神不寧的。”玉顏躺在禦花園的草地上,一襲藍衣在陽光下仿佛泛著微微熒光:“君瀾也不知去了何處,真真是好久沒有見著他,風流也不知他去哪兒了嗎?”
  近些日子風流一直陪在玉顏身旁,不等璃錦一聲令下,風流便不做出任何舉動。而玉顏似乎真不知玉丞相之事,整日拉著風流在偌大的宮廷中東走西逛的,不停歇,也不覺得累。
  玉顏並未注意到風流的眼神有些躲閃,直聽他道:“我怎的會知道他去哪兒呢。”
  玉顏笑笑:“也是阿……”
  風流也跟著他微微一笑:“你急著找楚君瀾做什麼呢?”有煩心的事,與我說,就不行嗎。楚君瀾,他不該與你有任何交集,你還不明白嗎。他是在刻意消失,你沒有感覺到任何嗎?
  “就是,想一起說說話。”玉顏坐起身來,一雙好看的眼睛直視著風流,目光是風流難得見到的認真,他說:“風流,怎麼才能見到楚君瀾,我想見見他,隻是想見見他。”
  可是逍遙,你說這些話的時候,考慮過我的感受嗎?風流莞爾一笑,打趣道:“逍遙可是忘記我與你說的話了?我說過的,若是楚君瀾在,我便不在,我在的時候,楚君瀾定不會在。”
  “風流,你真的,那麼恨楚君瀾嗎?”玉顏有些謹慎,他不想看風流不開心,卻總有意無意的,在風流麵前提起楚君瀾這三個字。玉顏自己也要忘記了,這樣一次又一次提起,是真真想知道楚君瀾身在何處,還是想知道,風流與楚君瀾之間是何關係?他是想知道楚君瀾的下落,還是想知道風流的秘密?
  畢竟,他們誰都不再單純。
  風流狠狠點頭,似是怕自己表達得不夠徹底,甚至握緊了雙拳,咬了咬唇,道:“恨。若是要見他,不如先殺了我。”
  “不許說傻話。”玉顏不由心慌了,連忙伸手覆蓋上風流微涼的雙唇,道:“風流,我說過,我隻當楚君瀾是知己。就算知己難尋,可卻不如你,你是唯一能左右我情緒,左右我思緒的人。”
  風流挪開玉顏的手,微笑道:“是嗎?”可逍遙,你現下,不就正被楚君瀾左右著情緒,左右著思緒嗎?還是說,你當我眼瞎,當我愚昧,當我不會察言觀色,當我對於一切渾然不知麼?
  是什麼聲音?
  是什麼東西,一點點,一點點碎裂的聲音?
  好像有什麼東西,直直墜入穀底。
  是什麼?
  到底是什麼呢?
  玉顏點點頭:“是阿,我怎麼可能因為想見見楚君瀾就殺你?”見風流略帶鄙夷的目光,玉顏不禁彎了彎唇角,貼近了風流一些,微笑道:“若是我殺了你阿,我會自盡的。若是我沒有殺死你,風流,就來殺我吧。”
  “逍遙,你說的話,可是比我說的還要傻。”風流不禁笑出聲來,他沒想到玉顏竟真對他隨口說的一句話這般認真,並且做出回應。
  “是嗎?”玉顏挑了挑眉。
  “是。”風流垂了垂眸子,微笑道:“若是你再也見不到楚君瀾呢?”
  玉顏卻沒有那麼回答。
  風流仿佛並未察覺,繼續道:“楚君瀾出現在宮中,就是替二師兄辦些事情。現下,楚君瀾的任務完成了,他便不該出現在這,何況,他不喜歡這。”
  “這樣……”玉顏點了點頭,眼閃過的,也不知,是不是惋惜。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起,玉顏與風流之間越來越不如從前?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起,玉顏開口閉口都是楚君瀾?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起,玉顏不再整日對風流噓寒問暖?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起,玉顏再沒有提起過有關於他們之間的點點滴滴?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起,衷情於回憶的,隻有風流自己?
  玉顏自然不會發現這些,可風流卻無法忽略這些。
  風流會記住玉顏每一個躲閃的眼神,每一個心不在焉地動作。可風流卻從不說破,他可以承受,可以承受自己意想不到的所有,但他的衷情,也是會隨著裂痕漸漸消逝的。
  “風流?”
  “做什麼?”
  “你在想什麼?”
  “想你。”隻是,你都不知道。
  “想我什麼?”
  “很多。”隻是,你都不記得。
  “那我也想你。”
  “好阿。”可你,能不能做到?
  “我們會一直在一起吧。”
  “嗯。”問題,隻在於你的心。
  逍遙,你的心到底裝著什麼呢。
  為什麼,我越來越看不透了呢。

Snap Time:2019-04-19 08:58:00  ExecTime:0.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