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至尊》全文閱讀

作者:睡秋  仙路至尊最新章節  仙路至尊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仙路至尊最新章節遲到的完本感言(19-08-06)      後記(19-08-06)      第一千九百三十四章 (終續)(19-08-06)     

後記


  fontcolor=redb/b/font
  千年之後,星空大世界。收藏本站
  豐天星界原本的混沌入口早已在千年之前驟然消失不見,一同消失的還有其餘二十七座星界的混沌入口。
  仿佛整個星空大世界在千年之前變成了一個完美且不存在一絲漏洞的整體,卻也將自身變成了一座封閉的世界。
  而在這一座封閉的星空大世界當中,還存在著一座封閉的星界,那便是豐天星界。
  在千年之前那一場大變之後,混沌入口莫名消失,滯留在混沌入口之外的各方合道境巔峰存在一下子失去了進階混沌境的希望,一場混戰隨即爆發。
  然而爭鋒鬥法的大神通者一個個都是合道境的天尊,近乎不死的存在,一場混戰下來,沒有一位合道天尊隕落,倒是把整個豐天星界摧毀了三分之一。
  在將各自心中的憤怒、彷徨、迷惘、失落、嫉妒等各種負麵情緒發泄一通之後,平靜下來的合道天尊們各自結束了混戰,急匆匆的離開了豐天世界。
  或許是因為這些合道境的存在在遭遇修行道途斷絕的迷惘,後續的各方勢力也似乎忘記了這一座剛剛成型不久的龐大星界,當中孕育著足以令整個星空都為之瘋狂的資源,哪怕它已經被毀掉了三分之一!
  於是,當各方勢力退走,四處查探混沌之地當中究竟發生了什麼的時候,留守在震宮星界的楊沁瑜憑借著自身大羅仙境的修為,以及一種獨創的修行方式,在短短百餘年當中進階合道境,並漸漸將豐天星界當中崛起的各個本土的,以及外域的勢力以及大神通修士,一一掃平、驅逐,漸漸的將半個豐天星界納入到了掌控之中。
  如此又過了數百年,楊沁瑜的修為實力更是高到了一個匪夷所思的境地,在這期間已經漸漸恢複了平靜的星空各方勢力,不是沒有人試圖回歸豐天世界,然而無一例外紛紛敗在了楊沁瑜的手中,哪怕對手不止一位合道天尊聯手,也沒有能夠在楊沁瑜的手中討得半分好處。
  “香火願力!”
  楊君秀用手指撚著一縷奇異的氣息,轉頭看向了身旁之人,道:“你現在修為仍然是合道境?”
  楊沁瑜點了點頭,道:“合道境!”
  “但你的實力卻是深不可測,就連我也沒有戰勝你的把握!”
  楊君秀有些感歎道:“香火願力,果然是一種奇異的力量!”
  楊沁瑜的語氣微微一頓,這才輕聲笑道:“那也隻是在豐天星界,我所掌控的範圍內才行,否則的話,我可不會是當今妖皇陛下的對手。”
  楊君秀“咯咯”笑了起來,神情之間有著幾分毫不掩飾的得意之情。
  千年以降,進步的不僅僅隻有楊沁瑜,還有縱橫星空,重塑妖庭,得到了幾乎所有妖族認同的白虎妖皇楊君秀。
  “父親,你真決定不會離開嗎?”
  一直不曾開口的楊立釗忽然問道。
  千年的時間過去,當初隻是剛剛進階大羅仙境不久的楊立釗,如今也已然是一位合道中期斬卻了兩具三屍化身的存在。
  千年之前在九天星界的混沌入口之外,楊君秀帶著楊立釗一絲一縷的收割造化本源,從而為自身積累了豐厚的底蘊,這才有了千年以來“九尾公子”在星空之中的赫赫威名。
  可以這麼說,楊君秀能夠折服整個妖族,令整個妖族共尊為“妖皇”之位,“九尾公子”楊立釗便是她的左膀右臂。
  聽得兒子的詢問,楊沁瑜苦笑著搖了搖頭,道:“我的修為實力七成以上來自於豐天星界的香火願力,一旦離開,我的修為便要成了無根之木無水之源。況且……”
  說到這,楊沁瑜神色間的苦笑更甚:“況且一旦我離開了豐天世界,這原本完善的香火願力修行體係必將遭受破壞,自然也就無力抵禦星空其他勢力的入侵。”
  這其中或許還有其他的緣故,但楊沁瑜並未提及,而楊君秀與楊立釗大約也能夠猜出一二,不過卻也沒有再多問。
  楊沁瑜見狀便趁機岔開了話題,道:“母親她也不打算離開嗎?”
  楊立釗答道:“祖母大人的修為勉強能夠達到金身仙境,哪怕在姑奶奶和我的全力護佑之下,恐怕也無力穿過混沌壁障,更何況這混沌壁障之後究竟存在著什麼,我們也是不知,畢竟當年祖父大人通過混沌本源再九天星界之外留給我們的訊息是在太過簡單和模糊。”
  楊沁瑜點頭道:“這千年以來我一直坐鎮豐天星界,其中的目的也是在守護原混沌入口所在的這片虛空,然而這卻從未發生過任何變化。”
  “不僅是這,便是其他二十七座星界的混沌入口也同樣如此!”
  楊君秀這千年以來縱橫星空,自然有著廣泛的消息來源。
  楊沁瑜看向二人道:“你們就這樣離開,不乘坐星舟麼?至少在穿越壁障的時候有一定的保護作用。”
  楊立釗道:“我將星舟留在了西山,這些年來一直被三叔和姑姑他們使用,帶著祖母大人在星空之中四處遊覽。”
  “這樣也好,至少給楊氏家族留下些底蘊!”
  楊沁瑜低語了一聲,然後笑著看向楊立釗,麵帶讚許之色道:“五百多年前,你三叔便曾帶著你祖母來過這一次,我看到你將西山大舟提升成為了星空巨舟,這很好!”
  豐天星界原先的混沌入口之地,如今已經變成了一片虛空。
  楊沁瑜已經在緩緩後退。
  “這一套你祖父當初留下來的劍陣,想來用來劈斬這片虛空已經足夠了,但願他還記得當初的約定。”
  楊君秀的手中卻已經祭起了一套劍陣,正是四絕劍陣,帶著一絲戲謔看向楊立釗,道:“你來,還是我來?”
  楊立釗摸了摸自己的鼻尖,道:“當然還是得姑奶奶您來!”
  楊君秀“咯咯”一笑,卻也沒有推辭,不過在她做準備的時候,忽然想到了什麼,轉頭將一團靈光拋給了楊沁瑜,道:“這是當初你父親從混沌之中扔出來的兩套法寶中的六道神輪,你自己且留著。”
  楊沁瑜道:“秀姑姑不如帶走?我這尚有萬界虛靈根。”
  “以防萬一吧,一會兒無論我們成功與否,你都要將四絕劍陣搶下,以待今後再有機會使用。”
  楊君秀吩咐完後,又低聲道:“但願你們的父親、祖父,我的義兄早有準備,將我們接引出這方星空世界。”
  “一定會的!”
  楊立釗對於祖父大人有著無限的崇敬,道:“祖父大人定然會出手接引你我的。”
  楊君秀笑了笑,隨即臉色一肅,喝道:“四絕劍陣,起!”
  隨著陣圖徐徐打開,四柄仙劍在其中遊走,並在楊君秀白虎本源的引導之下,最終化作一片劍輪,開始切割這片虛空……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便在楊君秀體內的本源消耗大半,漸漸感覺有些力不從心之際,原本隻是在撕裂與重組的過程當中不斷重複的虛空,忽然間有一道光華如同無中生有一般誕生,並將楊君秀與楊立釗淹沒在了其中。
  這一道光華乍現乍隱,而楊君秀與楊立釗卻已經消失不見,就連原本破碎的虛空都已經恢複,唯留下四處飄散的一張陣圖與四柄仙劍……
  …………
  傲天星界龍宮所在地。
  “完美就意味著衰落的開始!”
  一位合道境的龍尊在水晶宮中舒服的伸展著龐大的本體身軀,語氣幽幽的與眼前一位尚不及他一顆龍睛大的晚輩說道:“當星空二十八座星界中的混沌入口徹底封閉之後,星空大世界看似已經達到了圓滿,卻也徹底被封閉了起來,星空雖大卻也成了一個封閉的圈子,最終將會慢慢的走向衰落。當然,這個過程或許會很長,也許是幾萬年,也許是幾十萬年。”
  “那麼老祖您打算怎麼做?”
  瀾公主望著眼前懶洋洋的長者,又道:“老祖可有什麼建議嗎?”
  “離開這,離開這座已經沒有了進步空間的星空大世界!”
  有那麼一刻,這頭老頭似乎一下子恢複了活力,但很快便又懶洋洋的閉上了眼睛,道:“當然,這並不容易,甚至還會有著很大的困難,哪怕你如今也是合道天尊也是一樣。”
  “但你有著一個所有合道境龍尊所不具備的獨特優勢!”
  “什麼優勢?”瀾公主下意識的問道。
  “你有著相比於同族更多的選擇機會!傲天星界、周天星界、豐天星界!”
  “當你準備打破混沌入口之地的混沌壁障的時候,可能選擇出手接引你離開這方星空的至尊有三位,孩子,你真的很幸運啊!”
  瀾公主臉上閃過一抹紅色,隨即鎮定下來再次開口問道:“那麼老祖覺得我選哪一個好?”
  龍尊戲謔的聲音傳來:“你自己心早就有了答案,又何必來消遣老人家?”
  說罷,不等瀾公主反駁,便又道:“去吧,混沌背後的事情究竟如何,現在誰也說不清楚。千年之前,在混沌入口封閉之前傳出來的隻言片語,到如今還能起到多大作用?但不可否認的是,那一位或許是最有可能的存在。”
  …………
  眼前仿佛有無數似清晰似模糊的畫麵在接連不斷的閃爍,以至於無論是楊君秀還是楊立釗都已經自己陷入了夢境。
  直至最後一幅畫麵突然停滯,二人這才反應過來他們應當是經曆了一場長時間的穿梭,最終到達了目的地。
  然而不等兩人想要觀察周圍的情形,強烈的眩暈以及惡心襲來,居然讓堂堂兩位合道天尊彎著腰幹嘔了起來。
  “這是,這是……”
  楊立釗喘息著,努力的溝通者體內幾乎耗盡的本源,同時也在適應著周圍已經從本質上變得全然不同的環境。
  “這是洪荒!”
  一道聲音忽然傳來,但絕對不是楊君山的聲音。
  楊立釗顧不得體內強烈的排異反應,猛然抬起頭來,卻突然聽得旁邊的楊君秀尖叫道:“是你,苗君!我哥呢?”
  楊立釗順著楊君秀的目光看去,卻正見得一名修士正在向他們二人走來,而且在行進之際,他的神識感應根本無法捕捉到眼前之人。
  眼前之人的修為遠在他之上,甚至有很大的可能已經踏入到了混沌境!
  楊立釗立馬心生戒備,然而隨即心生沮喪,混沌境的存在,根本不是他所能夠麵對的。
  然而更可怕的是,祖父大人哪去了?
  “稍安勿躁!”
  “苗君”歎息道:“他並沒有死,又怎麼可能會死,他超脫了,成為了超然於一切之上的存在!而我卻被他算計到了骨子,成了這方天地的一部分,現在哪怕想自我寂滅都成了不可能的奢望。”
  “什麼意思?”
  楊君秀的本命仙器已然遙遙指向了“苗君”,哪怕對方乃是混沌境的至尊存在,她仍舊戰意沸騰!
  當踏入這方奇異的虛空之後,楊君秀便已經感知到她進階混沌境就在眼前,或許差的就是眼前這一場酣暢淋漓的鬥法。
  “苗君”看了二人一眼,知道他們兩個不可能通過幾句話便相信自己,當即轉身向前走去,聲音卻留了下來:“跟我來吧!”
  “這究竟是什麼地方?”
  楊君秀跟隨在“苗君”身後一路走過,發現這方天地似乎正在發生著劇變,而且是在快速的膨脹,但到處都能夠感覺到勃勃的生機,而且見到的每一樣已經成型或者正在成型的物事,都能帶給她由衷的親切感,甚至她相信旁邊的楊立釗也有著與她同樣的感覺。
  不知不覺間,楊君秀已經在潛意識的相信“苗君”先後所言非虛。
  這並非是她受到了什麼神通法術的幹擾,而是一種源自於本能的情緒。
  她的義兄楊君山,親手創造了眼前的一切,包括這座正在成長的新天地,或者叫做“洪荒”?
  “看哪!”
  旁邊傳來楊立釗的低語。
  楊君秀聞言望去,卻見有一方四方天柱聳立在清濁之間,且隨著清濁分離同時加高增長。
  也不知是天柱撐開了清濁,還是隨著清濁不斷分離,使得天柱也不得不隨之增長。
  “那是……山君璽?”
  楊君秀又怎麼可能會錯認義兄的本命法寶。
  “山君璽為什麼會在那?”
  楊君山向著“苗君”開口質問道。
  “自然是他當做撐天柱放在了那。”
  “苗君”理所當然道。
  “你說我哥開辟了這,他為什麼要這麼做?還將自己的本命法寶留在這?”
  楊君秀停下了腳步,周身的煞氣又開始沸騰。
  “因為他要開辟至尊境之後的道途,就必須要在混沌之中開天辟地,而當他講這方天地開辟成功,踏足嶄新的境界之後,自然也就用不到這件本命法寶了,因為已經沒有什麼存在能夠威脅到他了。”
  “苗君”的言語說得極為坦然。
  “那他又是怎麼開辟的這方天地,嗯,洪荒?”楊君秀追問道。
  “苗君”做了一個無奈的手勢,道:“開天神雷破開混沌,法天象地拓展空間,造化本源化生萬物,山君璽撐開天地,撼天仙訣鞏固洪荒虛空,先天混元氣促進萬物輪回,紫霄神雷開啟靈智,三屍化身教化生靈,而我則被融入了這洪荒世界,使洪荒世界誕生了全新的本源意誌,或者按照他所言,我成了這洪荒世界所遵循的他所製定天道的一部分,早已不再是什麼‘苗君’。”
  “那你現在……”
  楊立釗似乎仍舊有些不大明白。
  “苗君”笑道:“其實我就像是一個位麵世界的界主,隻不過這洪荒世界的大小幾乎與星空大世界相當。不過楊君山有一個更為確切的形容,那就是我仍舊是洪荒世界的天道,但天道卻並不是我。”
  “那麼當初混沌之地當中的其他至尊呢?他們要尋找混沌境之後的道途,難道也在混沌當中開辟了新天地?”楊君秀若有所思。
  “應當是如此!”
  “苗君”點了點頭,接著道:“隻不過成功失敗各有不同罷了。”
  “什麼意思?”楊立釗也趕忙問道。
  “苗君”搖頭道:“許多混沌至尊實際上早就已經瘋了,如同魔神一般在混沌之中四處遊弋,神智都不清了,自然也就無力開辟新天地。有的實力差一些,不等將天地開辟出來便已經力竭不支,最終失去了踏足新境界的機會。實力相對高一些的,新的天地雖然能夠開辟成功,卻已經沒有了底蘊和積累去完善新的世界,隻能以肉身身化萬物,整個人的神魂意誌融入到開辟的天地當中,最多隻能以我這般的形象出現。還有的實力足夠,雖然能夠淩駕於自身所創天地之上,卻也被這方天地所束縛,雖然達到了新的境界,卻仍舊隻能困守於混沌之中不能離得太遠。真正能夠超然於新開辟天地之上且不受天地束縛,不受混沌限製,甚至不受一切星空位麵隔絕的存在,恐怕隻有楊君山一人!”
  “說了這麼多,混沌境之後的道途究竟叫做什麼名字?”楊立釗問道。
  “苗君”笑了一笑,道:“更為確切的說,楊道友是給仙人境後麵的境界起了一個名字,稱其為‘聖人境’!”
  “那我哥什麼時候能回來?”楊君秀問道。
  她現在正處在隨時都能夠進階混沌境的邊緣,急切的想要閉關衝階。
  “事實上,沒有楊道友出手接引,你們二位又怎麼可能到這?所以,楊道友早已經知曉了你們兩位……”
  “苗君”說到這忽然閉口。
  “怎麼?”
  楊立釗下意識的問道。
  “那!看!”
  “苗君”指著支撐著天地的山君璽頂端,道:“他已經回來了。”
  四方天柱頂端,楊君山負手而立向下俯瞰,倒映在他眼眸當中的,不止楊君秀與楊立釗二人,還有整個洪荒宇宙!
  

Snap Time:2019-08-21 15:18:57  ExecTime:0.133